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九章 天下大乱

第六十九章 天下大乱

  送上门来的线索?我很奇怪的望着老北,他是来查什么的?竟然会说我这二十几条人命案是送上门的线索?我又想起了他问李局长要失踪人口的档案...莫非也是和猫妖有关系?

  “你不是来报案的?怎么不说话?”看我沉默的思考,老北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诶,老北,你不能和我说说你是来查什么的吗?怎么我报的案子就成了线索?”因为我是看见了20几条冤魂,但是我根本就不确定那20几个人一定就是被杀掉的,我可以肯定的只是要这样拘禁灵魂,而且数量那么多,肯定尸骨是要在附近的,否则绝对做不到这样的拘禁,除非是顶尖的大能。

  但猫妖算吗?我觉得不算...因为一个菜鸟般的我都能打散它的一条分魂。

  而像电影中的有些表达也是有道理的...比如说我师父迷恋的组贤...她主要的倩女幽魂,也是魂魄被拘禁,尸骨也不就是放在那树妖的旁边吗?

  我只是凭借着这一点来闹,故意夸大20几条人命的事实...毕竟从哪里忽然挖出20几具尸骨也不是小事儿,这是我手中的底牌。

  在如今我更有优势的是,我面对的是一个修者,那么我说出来的话,他就不会觉得匪夷所思了,所以,我又沉默了一下,很干脆的说到:“其实我并不知道是不是20几条人命,但我肯定的是,我看见过20几条被拘禁的冤魂...而你不用怀疑我为什么说是冤魂,因为它们出现都是有求于我的样子。”

  “你说什么?”老北的茶杯一下子重重的盖在杯子上,眉毛一下子扬了起来。

  “我敢保证。”我以为老北不相信我的话。

  “竟然来的这么快...”可是老北却不理会我的话,而是皱着眉头好像在想另外一个问题了...也因为想的太入神,老北放下了茶杯,手指不停的敲击着桌面,喃喃说到:“如果是这样,那命运肯定是如此了...他怕是也应该回来了。”

  “他是谁啊?”我觉得老北的话我越加的摸不着头脑,忍不住问了一句。

  老北一下子回过了神,说到:“他是谁,他就是我给你说那个靠灵觉吃饭的人,你能认识?”

  “我不认识。”我理所当然的说到,我凭什么能认识,但我从心底倒是很想认知这个人。

  可是老北却好像已经不想说这个话题了...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从我见到他以来,很深重的忧虑神色,又似乎有些担心...在办公室的气氛沉默了很久以后,老北忽然重重的一拍桌子,对我说到:“你现在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的和我说一遍,不能有半点隐瞒...你这样大闹警察局,肯定也有你自己的目的,如果你想完成你自己的目的,就一定不要有半点隐瞒,知道吗?”

  这么严重...我抬头看着老北,他的神色一点儿都不像是和我开玩笑,而我也知道眼前这个人其实是可以信任的,在如此无依无靠的情况下,我也只能这样选择。

  所以,当下,我也不再犹豫,开始一五一十的把从老周来那天的事情大致给眼前这个人说了一次...但其中涉及到苏先生,秦老,还有我自己那个什么灵魂诅咒的,以及我脑海中神秘手诀的,我没有细说,只是几句话带过。

  在这个地方,讲究的是公事公办...这种东西涉及到苏先生,秦老还有我个人的隐私,的确是没有必要去细说什么的。

  而在我说完以后,老北沉默了很久...才说到:“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这里出妖了,而且是出了一只猫妖?”

  “是的,我和它交手了好几次,我非常肯定...那是一只猫妖,吃人的猫妖!不,我不敢确定那20几只冤魂是否是被它吃掉了,我能确定的只是它至少会吃尸体吧?因为那个男人和猫妖形影不离,那一定是和猫妖有关系的....”我也只是大概说出了我的判断。

  但是老北却不说话,而是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木盒子,然后小心的打开了木盒子...在木盒子里有一张玉制的符箓,上面的符文繁复到我根本看不懂的程度,而在符文之下则画有一幅地图...地图我却是一眼就能认出来,是我华夏的地图。

  而这地图却很奇怪,在上面有5,6个红色的印记,就像是那种血玉染上了血色一般...他拿出这张玉符看了半天,然后放回了盒子,却没有关上盒子的盖儿,而是递到了我的面前。

  他对我说到:“不然你自己看看这个,其余的你不用在意,就看地图...看你能看出什么线索来?”

  我疑惑的接了过来,然后看向了那地图...我可以说华夏的每一个城市具体分布在哪里,或许我不清楚,只是清楚每一个省份的分布...可是,我自己所在的城市,却还是非常清楚大致应该位于华夏地图哪里的...于是,我只是几秒钟就看出问题的所在了。

  上面分布的5,6个红点,其中有一个就是我所在的城市...但相比于其它的城市,这里的红只是淡淡的浅红,还不算浓重...但这意味着什么?

  “小家伙,看出名堂来了吗?”老北注意到我神色的变化,盖在了木盒,把盒子收了回来,重新放回了怀里。

  “我看出来了,我这个城市所在的位置是红色的,这意味着什么?”我不禁追问到...在这个城市里生活着,平日我并没有觉得我对它有多么深厚的感情,甚至偶尔会骂骂它交通拥堵,环境整治差劲等等之类的...但在这个时候,我所在的城市开始与众不同起来,我才发现,这里是我的家乡,我还是很担心,想要守护它的。

  就像自己人,自己怎么骂都可以...但是外人来伤害他,那是绝对不可以的感觉。

  “这一张玉符来头可就大了,我学制器,也不能完全的造出一样的玉符...当然,你也不必问它具体的来历,总之是我刚才说那个人留下来的,非常可靠的一张玉符...我只能告诉你,你不用跟我说,我也知道这个城市里有妖出没了...因为有妖的地方,这张玉符都会表现出来,就比如说你看见的红色...而妖越厉害,这红色也就越发的浓重...当玉符开裂的时候,那就是顶级的大妖了,你觉得像不像是在听神话故事?”老北挑着眉毛问了我一句。

  “自然是像!这个世界,有人说有鬼,还能让人信服...有妖这会有人信?可是,我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我敢不信?”我的神色变为了苦笑。

  “开什么玩笑?华夏自古以来的传说,各种妖物数不胜数...最早开始的小说,是在唐朝...那不就是写妖的?而在历史上,各种妖物的传说比起鬼物的传说不知道多了多少?而修者流传的野记,一般都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到现代就该突然消失了吗?”老北再次扬眉,望着我,大有深意的说到。

  我的脑中一下子闪过无数个念头...的确是如此啊,就算人们最熟悉的《聊斋》不也是记载着很多妖物的故事吗?而《聊斋》出现的年代已经是清朝...那为什么近代以来,基本全无妖的说法了呢?

  有的也只是仙家,那种植物,动物修附体‘代言人’的各种传说...而提起妖,化形什么的...就连修者也嗤之以鼻,这根本不应该啊。

  可是老北却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说到:“这天下又要乱了...这轰轰烈烈的时代啊...人心什么时候能醒来?既然踪迹已现,他应该是要归来守护了...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应该做好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只是我很好奇啊,这命运应该不是落在他的身上,那下一个又会是谁?”

  “你在说什么?说评书?”我莫名其妙,我发现我一句都听不懂。

  “什么评不评书的...你也算幸运,不但身在这个时代,见证这个时代...还能参与到这个时代里来,不管是不是打酱油的角色,经历了一段,也算是不错了。功德啊...”老北又恢复了轻松的表情,但是说话越发的神叨叨了。

  如果不是之前李局长对他的态度,我会觉得我在面对一个神经病。

  “那好,现在事情的关键,就是要先找到你朋友吧?他应该不是无缘无故的失踪的,多半与那只猫有关系,对不对?”但是这样瞎说了两句,老北说回了正题,思路还很清晰。

  “就是这个意思...你能明白太好了。”我一下子激动了,我才懒得管我是不是打酱油的,我只知道我的目的是赶紧找到老周,完成赵莹的心愿,其它的事情,看来自然有高个儿的顶着,就不是我这等小人物的事情了。

  “那好,我马上叫李局长过来。”说话的时候,他拿起了电话,拨打着办公室的分机。

  而我还是好奇,忍不住又问了一次:“你到底属于什么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