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二章 画阵

第七十二章 画阵

  既然搞不懂,我也就懒得多想了,我明白我回来是干什么的,时间上不允许我有过多的耽误。

  我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拣起了地上那个盒子,虽然明知时间耽误不得,可是看着盒子用的狐狸皮毛,我还是好一阵恍惚,实在是觉得简直引发了一种来自心底的喜欢珍惜的情绪。

  ‘啪’的一声,我终于关上了盒子,像扔炸弹一般的把它扔到了我床底下,这件儿东西来得诡异,对我又有莫名的诱惑力,我总觉得它很‘危险’,但是扔掉我又忍不住,只好采取了如此的方式。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张狐狸皮让我家遭了‘贼’,诡异的是贼又没有偷走它...我一向逼着自己心大,抱着一种难得糊涂的态度活着,加上秦老的话,我知道是祸也躲不过,活好当下吧。

  所以深吸了一口气,我也没有再多想这件事情了...而是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箱子,那个箱子里装着各种法器,也包括之前老北送给我的三清铃法器也有,不同的是,他的法器就是法器,是人拿来用的....而我这里的法器,全是特殊的压阵法器。

  虽说我的门派阵法传承主要是以神奇的阵印为主,但是一些特殊的阵法,还是需要特殊的法器压阵。

  我沉默着从箱子里掏出了一件特殊的法器...这是一个三清铃,绝对没有老北送我的三清铃精巧,如果平常的修者拿着也就是一个普通至极,堪堪能有的法器。

  但是在这里,它是经过了我师门的特别温养,用了特殊的手段刻阵其上,是标准的阵器,我等一下需要借助它来找到猫妖和那个男人。

  拿出三清铃以后...我来到了客厅,盯着那个奇怪的爪印看了一会儿,然后毫不犹豫的把客厅的茶几搬开...把客厅的一切都清理干净了。

  这个时候,客厅中就空出了‘一大块’空地,我拿出准备好的各种材料,开始画阵...因为这个阵法特殊,是绝对不能单单用朱砂画的。

  而我心中没有把握的就是这一个过程...因为阵纹的描绘绝对不是说‘照本宣科’就可以,而是每一道阵纹都要有能量的波动...说简单点儿就是要和天地间各种神奇的能量共振。

  所以,每一道阵纹需要强大的灵魂力来为阵纹‘注入’能量,在这其中,自然有独门的口诀和手法...就如同画符的最后,要结符煞。

  我的灵魂力是浑厚的...我没有把握的在于,我的灵觉差劲,对阵纹的能量波动的感应就差劲...所以每一道阵纹我不能精确的使用灵魂力,节约每一分力量,只能每道阵纹都全力而为...

  而我的灵魂力究竟浑厚到什么地步,除了上一次得到那组莫名其妙手诀,然后用了一个有一点儿具体的概念之外,其余我一无所知....其实一般的修者都对于自己的灵魂力有个具体的概念,但我是真的没有。

  除了灵觉差劲,对于自己的感应也差的原因以外,最大的原因是灵魂力的多少它并不像一潭水一般,有个大小深浅的概念...原本就是凝聚于灵魂周围的力量,只有通过各种形式来表现,就比如说使出的术法的威力...或者是对支撑术法时的源源不绝...或者是通过和他人的对比。

  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注定了我没有可能做这些...来衡量自己的灵魂力!就算有心实验,差劲儿的灵觉也让我使用术法会不那么顺利。

  结合以上,就是我没把握完成这个阵法的根本...而这个阵法在我的师门,被归结为‘玄’级阵法,那是我以前从来没有亲自完成过的阵法....

  “我们师门的阵法图,你都要强行的记住...因为你身为本门的弟子,就算‘天’级阵法在你面前,也是不会对你保密。但阵法是死的,阵纹是活的...各种阵法也是由不同的阵纹构成...在本门阵法图重要,因为那都是各代先祖的智慧,但更重要的却是各种阵纹...那才是真正本门的精华传承。”在入门不久以后,师父正式开始传承我阵法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师父,什么是天级阵法啊?”可是那个时候,我却师门的一切却是一无所知。

  “本门的阵法,按照复杂的程度和威力的大小,分为了‘天地玄黄’四个级别,虽然只是笼统的分类...其中一个级别的最顶级的阵法与入门阵法之间还是有着一些差距,但大致也不算天差地别,才会归为一个级别...而你要记住,在本门,不仅阵法分为这四个级别,就是连阵纹也这样分类...其中..”

  在山门时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可是我却强行中断了回忆,开始描绘阵纹。

  就和做法时要存思一般,描绘阵纹那种专心的程度也基本上和存思差不多了....阵纹之笔在我的手中,随着我手腕的律动...一条阵纹正在成形,但那只是旁观者的感觉,而我自己的感觉,却是随着我阵纹的描绘,我的灵魂力正快速的流动而出,凝聚其上,由此来引发天地间的力量...

  第一道阵纹自然没有什么吃力的地方...但我丝毫不敢马虎,不停的变换着画阵的材料,与阵纹之笔...神情越来越严肃。

  阵法图很多门派都有,也不算秘密,因为有阵法图,画阵之时,就不需要融入自己对阵纹阵法的理解,在其中浮于变化和配合了...但为什么很多修者完不成一个完整的阵法,就是因为灵魂力的不济,或者说是能力的不济...灵魂力不够,灵觉可以为引,让每一道阵纹用到最精确的灵魂力...如果灵觉不济,那么....

  在这个时候,阵法已经被我画完了三分之一...我终于感觉到了来自灵魂的一丝疲惫...这让我的心情沉到了谷底。

  师父说我的灵魂力雄厚,难道就是这个程度?虽然我心知我师门的阵法浩瀚如海...在师父的口中,就算师门最鼎盛的时期,人丁旺盛的时候,能够画出玄级阵法的也不过是其中的佼佼者....可是,他也说过我的灵魂力已经深厚到一个堪比‘金刚’的程度啊。

  我不敢多想...只知道这个阵法必须画出来,才能够救出老周,所以一咬牙,我开始继续....

  又是一条条的阵纹在我的笔下成型...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汗水在我脸上凝聚成汗珠...当阵法进行到三分之二的时候,我的灵魂传来的疲惫,让我连手中的阵纹之笔都差点儿握不住...

  这分明就是灵魂力要‘枯竭’的症状....难道我真的就只有如此?

  这个时候,我正在画一道关键的阵纹...这条阵纹已经被我描绘出来了三分之二...而阵纹讲究的是一气呵成,如果在这个时候中断,这个阵法也就彻底的废了,也就会彻底的宣告我的失败...

  尽管我拿着阵纹之笔的手在颤抖...但是我根本就不舍得放弃...我一定要画完它。

  我咬着压,几乎是压榨自己一般的挥动着阵纹之笔...我感觉到灵魂传来了一阵阵针刺般的刺痛...就如同过度使用灵觉,大脑会胀痛,刺痛一般的感觉...

  但好歹这道阵纹被我完成了...在这个时候,我灵觉再差劲儿,也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力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临界值,如果再消耗下去,就会对灵魂造成损伤了....所以,摆在我面前的就是两个选择,放弃阵法,拯救自己。

  亦或者是继续下去...完成拯救老周的希望。

  莫名的,我却很冷静,拉起T恤,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然后毫不犹豫的扔下手中的阵纹之笔,换上了一支更细的阵纹之笔,因为下一条阵纹需要更细的阵纹之笔来描绘....

  我什么也没有多想的下笔了...按理说,常人会选择放弃阵法,另外想办法救老周...但是,我深知我没有别的办法,那么在我的字典里也就没有退缩。

  师兄曾经说过一句话给我...如果不超越自己的极限,又怎么知道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儿呢?而人却常常用极限这个词语来让自己退缩...而退缩以后,极限就真的成为极限了。

  又是一道阵纹在我的笔下成型...而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传来了一种麻木的飘忽之感...这是灵魂力被压榨干净的表现。

  但同时,我好像看见了在我的灵魂深处...有一个阵法锁住了对应肉体的丹田之位...那是什么?

  我没有多想,继续拿着阵纹之笔在描绘阵法,我不知道...接下来的一道阵纹,是不是废纹,因为没有灵魂力的加持....但我还是继续了...一股异常坚定的意志,什么都不管的决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灵魂深处的那个阵法好像松动了一下,一股浩瀚如海的灵魂力从我的灵魂深处涌出!

  而同时,我的肩膀上...那个莫名的印记在我不注意的情况下,刺痛了一下,颜色变得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