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三章 迷

第七十三章 迷

  这样的异变让我始料未及...但在画阵的过程中,不可停下,无论如何这样的变化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好事儿...善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这原本就是我的人生信条之一。

  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想太多,而是利用这样突然出现的灵魂力,画完了整个阵法。

  当阵法的最后一个收笔完成以后,我扔下了手中的阵纹之笔,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微微的喘着粗气,很奇异的是,我的灵魂并没有多大的疲惫之感,虽然灵魂力不再涌出,但我能感觉到那股充沛的力量,也不知道那个神秘的阵法一松动,到底涌出了多少的灵魂力?

  阵法已经完成,只要最后的阵印,还有必要的东西,就能完成我想要做的事情。

  此刻的我状态却奇异莫名的好,微微喘息只不过是因为刚才的紧张情绪....但我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欣喜,反倒是顾不上完成的阵法,从地上一跃而起,几乎是发疯般的冲向了厕所。

  冰凉的水从水龙头里‘哗哗’的溢出...浇在我的脑袋上,让我有些发烫焦躁的情绪冷静下来。

  关掉水龙头,看着镜中的自己,是一张有些苍白紧张的脸,额前的头发还在滴着水...而肩膀上的那道印记,赫然已经更加的清晰,原本模糊的爪印,如今可以清楚的看见,其中三个清晰的爪趾....虽然少了细节,给人一种栩栩如生的感觉。

  我的手不自觉的抚上肩头,被冷水刚刚冲刷过冰冷的手指轻轻的触碰到那个印记,我忍不住自嘲的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到:“这纹身,真实牛逼...不用化妆的,提把砍刀就是黑社会。”

  虽然是自我调侃,但是镜中苍白的脸色却出卖了我,灵魂诅咒...我没有办法那么轻松的面对。

  想着,我忽然一下拉起了自己的T恤...在镜中,我肚脐下方的位置也就和平常人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是..我沉吟了一下,从架子上拿出了自己的刮胡刀,把刀片取了下来...然后口中念念有词,体内的气息开始流转...

  当感觉到一股稍微有些发烫的热血冲到了中指指尖时,我毫不犹豫用刀片割破了那根中指...一滴艳丽的就像红宝石的鲜血,伴随着清晰的刺痛从我的指尖涌出。

  精血...一个人的血之精华,有了它,人的气血才能生生不息...而且还蕴含着一个人莫名的力量,生命的精华...精血是属于老天爷的杰作,赐给人的宝物。

  就算道家人,修者...也不能完全的洞悉精血的奥秘,不过取精血的办法,却是每一个传承都会有的基础法门,毕竟在斗法之时,很多厉害的招数都会用到精血。

  这话是师父给我说的...毕竟,在以前,除了我那牛逼师门,我没有见过任何的其它传承。

  如今,精血就在我的指尖,师父的叮嘱也在我的耳边...一般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精血...第一难以弥补,第二大伤元气...除非是有医字脉的传人守护在旁,才可弥补损失,但动用多了,就算老天爷也没有办法!

  我身边自然是没有什么医字脉的传人,唯一认识的秦老也就是精通草药....也不见得会为这种事情为我出手,可是我还是毫不犹豫的用了。

  带血的指尖快速的点在我的小腹上,在我刻意的挤压下,鲜血混合着精血从指尖的伤口流出...一个奇异的符号被我画在了小腹。

  接着,我静静的看着镜中自己的小腹...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几道若隐若现的阵纹出现在我的肚脐之下...我的眉头紧皱..果然如此!

  师父,原来真的是你!

  阵法是千变万化的,但也有固定的阵法图...但无论如何,阵纹的描绘却是充满了极其浓烈的个人风格...就像书法,就像作画...就算仿造的再精妙,也可以通过细节被高手察觉到。

  我和师父在山上生活了那么久,他几乎贯穿了我整个少年,和青年热血的年代...这阵纹,是师父的风格!

  我之所以舍得用上一滴精血去验证这个事情,是因为刚才在灵魂力涌出,阵法显露的时候...那么惊鸿一瞥,我就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熟悉的师父的风格。

  可是,这是为什么?我的眉头紧皱,指尖的刺痛却比不过心头的疼痛...我的阵法造诣远远不如我的师父,可是这不妨碍我理论知识的丰富,我只是根据这显露的阵纹流露出来的走向,就能判断这是一个封印阵法。

  阵法变幻万千,在必要的时候,平地可承载阵法,峭壁可承载阵法...小溪顽石可为阵纹,大江浮岛亦可为阵纹...山川可为阵,平原可为阵...只要有那能力,天地亦可为阵。

  这就是阵法!师父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豪气干云,但在之后,却也给我说过...这些是能力的问题,但其中,有一种阵法与能力无关,最难刻画阵法的地方,就是人的灵魂。

  因为要在人的灵魂之上刻画阵法,无一不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原因,则是这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是插手了他人的命运...而灵魂本就是上天的禁忌,就算没有插手命运,也不是可以容他人随意‘玩弄’的。

  “师父,这是为什么?”我的手停留在小腹下,划过那些有着熟悉手笔的阵纹,它们却慢慢的消失了,我的小腹处又恢复了平常。

  在我师门的传承中,有很多特殊的符号...说的非常神秘,说是来自于天地道韵所勾勒的原始符号,其中最基础的就是我刚才所画出的那个符号。

  那个符号的作用是显现阵法,也可以叫做显阵符...要配合我师门独特的口诀,和灵魂力的排列方式,才会有作用。

  我不得不感慨,师父的厉害,就算融入了我自己精血的显阵符,而且是洞察我自己身上的阵纹,都只让这刻画在灵魂上的阵法,模糊的显现出了几道阵纹,而且那么快就再次重新的隐去了。

  我的手抓在面盆的边缘,指关节发白...低着头,我已经不敢打量自己的表情...但从灵魂深处传来的一阵虚弱,让我一下子松了手,坐在了地上....补充的灵魂力让我画那个阵法并没有疲惫。

  但是一个传自师门的原始符号,却让我差点儿耗尽了灵魂力...加上取出一滴精血之后的后遗症,让我再也站不住。

  时间在滴答中一分一分的流逝,我干脆躺在冰凉的卫生间地上,静静的休息着....恢复着自己的状态,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以后,我才觉得好了一些,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摸进自己的卧室,拉出床下的箱子之一...在最底下的地方找出了一个洁白的药瓶子,这是师父给我的东西之一,说是这个药丸配合着另外一种药丸吃,可以在滋养身体的同时滋养灵魂力。

  我不知道真假,因为我看书颇多,知道滋养身体的药倒是罢了,这滋养灵魂力的药却颇为珍贵...我那牛逼的破落师门怎么会有的?

  而师父在当时只是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到,我们师门的富裕岂是你可以想象的....关系不到位的,就算拿着再珍贵的东西,要不要出手,我师门的人还要考虑呢!

  可是,我在山上的岁月中,我是从来没有见过谁上门求过我师父师兄....

  这样想着,我还是倒出了这瓷瓶中的药丸,一种是淡淡的褐色,一种是看了就让人清爽的绿色,恰好就是两种配合的药丸...换做以前,就算我觉得我那师父吹牛了,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吞下药丸...可如今,我却是踌躇了半天,才吞下了手中的药丸。

  只因为以前,我相信师父就算吹牛,但也不会害我...但如今,我竟然被他亲自动手封印,我心中难以言明自己的感觉...我不恨,只是心酸为什么会这样?他就算要我的命也无所谓,我在意的是他瞒着我,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这种情况,我该不该相信他?

  药丸入腹...在静待了不到两分钟...我就感觉到奇异的一热一凉两股气息...毕竟修者练气,对身体里的气息分外的敏感...我是分明感觉到了那股热的气息在循环着滋养我的身体。

  而那股稍微有些凉凉的气息却是涌向了我的大脑,带来一种异样的舒畅感,然后奇妙的又流动在全身,滋养着我的灵魂!

  大千世界,真的是无奇不有...这阴阳不同的药丸竟然可以同时使用,并且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补阳神的药丸在滋补灵魂药丸的作用下,不会来的太猛烈,滋补灵魂的药丸又被补阳身的药丸克制着,不会因为阴性的能量伤害肉体。

  看来,我那师父没有骗我....这药的作用,而且我吞服了之后,才知道这东西真的很珍贵,我那师门怎么搞到的?

  可是,这些问题无用....现在我还清楚我要做什么!我从床上站起了起来...拉开了窗户...

  窗外,雨后的夜晚,一轮弯月,月凉如水....而在我的窗台上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的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仙人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