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五章 夜访

第七十五章 夜访

  一旦找到一个答案,回忆中的各种疑点就铺天盖地的涌现在脑海当中....

  特别是那些散落一地的鱼的画面,让我的心中发冷...正常的家庭怎么可能买那么多鱼?半个巴掌大的鲫鱼5,6条...还有一条大大的鲤鱼...一般的三口之家,吃完这些要吃几顿?

  何况因为他老婆身体的原因,他并没有孩子!而是在家里养了三条狗,两口子当孩子一样的疼爱....

  狗?我的额头上又是冷汗,家里养的狗,猫是哪里来的?在我的记忆中,毛主任家里并没有猫...联想起来,总是心里发冷。

  而且我还想起了一个细节,毛主任有不错的厨艺,所以偶尔会叫我和老周吃饭...但在他家吃饭有个比较深刻的事情就是,每样菜要么不太够吃,要么就刚刚好吃完。

  原因是因为毛主任的老婆把持着经济大权...给毛主任买菜的钱非常有限,说是不能浪费,那哪里可能让毛主任买那么多鱼?

  除了鱼以后,我记得袋子里的东西每一样都挺多的,连牛奶也是进口的....那毛主任他老婆?

  我心中再一次涌起毛骨悚然的感觉,然后一把抓起衣服套在了身上,就准备去找到我随身的黄布包...这才发现是一直挂在老周的家里,那里面有我的本命阵印。

  救老周是不能耽误的,我也来不及收拾什么,尽管心中发冷...我还是决定要去一探毛主任的家,只是我也不傻,知道最终的答案可能呼之欲出...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在关上家门的那一刻,我拨通了老北在走的时候留给我的电话。

  “老北,我想我找到了猫妖和那个所在的地方。”电梯在下行,深夜只有我一个人的电梯,我的声音在电梯里回荡,显得有些沉闷。

  “真的吗?”老北的声音明显有些诧异,还不待我说话,就问我:“你说说看,我大概也有一个怀疑的方向,看能不能对的上?”

  “呵,一个想不到的答案,我找出来的人竟然是老周那个科室的主任,一个有点儿懦弱的老好人,而且猫妖似乎也藏在那里。”我靠着电梯的厢壁,声音有些疲惫的说到。

  毕竟这几天的生活就像坐上了翻滚列车一般,跌宕起伏的让人心情从来没有平静过。

  “医院的人?你的答案和我怀疑的方向一样。那好,我立刻...”老北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但同时也有些压抑。

  “不要大规模的带人来,这毕竟不是普通人世界里的事儿。”我打断了老北的话。

  在那边老北诧异的笑了一声,说到:“这个难道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倒是教育起我来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从电梯里出来了,走出楼道...没想到下过雨的夜晚,那吹来的风竟然让我感觉到了一丝寒意,我也没有心情多说什么,毕竟老北答应来接应,对于我的答案也不怀疑,让我心里安心了不少,所以我随意的说了一句毛主任的地址,说了一句那我先过去,你那边也快点儿,就挂掉了电话。

  车子在去往老周小区的街道上飞奔...街上湿漉漉的水迹被车轮碾压而过,发出了规律的一种水声,在我听来也仿佛一种催促的声音,速度禁不住越来越快....原本十几分钟的路程,被我压缩到了十分钟以内,当车子在小区内停好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背上都是冷汗。

  在这个时候,整个小区已经非常的黑暗...几栋排列的高楼里,几乎就见不到亮灯的人家...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毛主任家所在的位置,也是漆黑一片...倒不像我感知的世界里那样一片血红。

  这种安静让人有一种世界和平,一切都其实挺正常的错觉。

  我的脚步在小区的路上回荡,我掏出了电话,拨通了秦海念的电话...在响了好几声以后,电话那头才传来秦海念迷迷糊糊的声音,显然她已经睡了。

  “你还好吧?”听见她的声音,我的心就平静了一些,一个老周失踪已经够让我抓狂了。

  “三哥,那么晚了还在担心我们啊,我们很好,文奶奶和我都已经睡了。”秦海念的声音带着深深的倦意。

  我很想说我找到了凶手,他就在老周的小区里,你要不要下来?毕竟她是一个玩蛊的,到时候搏斗起来,说不定会有帮助?但我到底什么也没说,只是在电话里说了一句:“那就好,那快些睡吧,我就是问问。”

  秦海念还有些不放心,忍不住追问了一句事情进展的怎么样?被我敷衍了一句,就过去了。

  然后为了保险起见,我关掉了手机....即便是半夜,我也怕我熟悉的亲戚朋友打来电话,遇上我迟迟不接的情况担心,还不如关机。

  我也不知道在这种时候,我为什么还在在意这些细节...可是,回头想一下,有时候人生最温暖的依靠,和最大的前行动力不就来源于此吗?亲人,朋友,还有爱人...那少让他们担心,也是一种下意识的珍惜,我不知道别人,但我自己就是如此。

  有一种执拗的‘自私’,就如刚才...下意识的就没有让秦海念来帮忙,情愿自己扛着,也情愿交情不是太深的老北过来...或许,这就是一种狭隘的‘自私’,因为我虽然懂得敬畏,还不会自认为是拯救天下的英雄,达不到那种大爱。

  我只是爱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想要他们喜乐平安。

  脑子里带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我已经来到了毛主任所在的那栋楼...然后掏出了钥匙...钥匙在清冷的夜色下,泛出金属特有的冷冽光泽,想想一切都还是巧合,冥冥注定只为今天吗?

  那是小区单元楼里的‘门禁’钥匙,那个时候,我和老周去吃饭,毛主任为了方便,给我和老周一人配了一把...在那个时候的毛主任,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吧?

  忽然发现有一种人生如梦的感觉?

  我打开了单元楼的门禁,走近了楼里的大厅...我原本想去老周的屋子里,拿回我的黄布包,可是我没有去...到现在为止,我最大的倚仗是那一组我只记得三个的手诀和奇怪的本命阵印。

  其余的对于我来说,用处都不大...在单元楼这种限制的环境里,我没办法布阵,也可以说是没有时间来布阵,老周每一分钟都很危险,在我心里,毛主任已经被画上了一个吃人的等号。

  所以,我拿什么黄布包?本命阵印给我带来了这个印记,我也下意识的不想动用。

  毛主任住在22楼,电梯的速度不慢,很快就到了该到的楼层....毛主任就住在这层楼走廊尽头的房间。

  楼道有些黑暗,我毫不犹豫的走出了电梯...楼道里的声控灯随着我的脚步声开始一个个凉起,一直伴随着我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毛主任的家。

  我站在他家的门口,我没有破门而入的本事...那我应该怎么样让他开门?我脑子里的想法很多,但是在动作上,我下意识的还是举起了手,一声一声敲响了大门。

  我所用的力气不大,‘咚’‘咚’‘咚’的敲门声在这样的夜里不显得突兀,却很清晰。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仅仅是敲了几下门...在我面前的这扇大门就打开了,一个穿着汗衫,睡裤的男人就站在了我的面前,也没有那一副可笑的老式眼镜了,神情平静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沉和诡异。

  “你来了?要不要进来?”他忽然咧嘴对我笑了,牙齿上有一些红红的痕迹。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难道早就知道我会来?我眉头微皱,然后毫不犹豫的抬起头看着他,对上他那阴沉的不似正常人类的目光,还有他身后一片黑暗的屋子,说到:“你觉得我有选择吗?”

  “有啊,看你是要周正的命,还是自己的命啊?呵呵呵呵...”他的笑声像是在楼道的暗处藏着的悉悉索索的老鼠,让人从心底感觉到不舒服。

  老周的命?我的命?我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了,望着毛主任说到:“既然要我进来,你还不让开?”

  毛主任诡秘的一笑,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答案,就如同一个马戏团的小丑一般,对我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两只眼睛抬眼看着我,嘴角还带着那丝消散不去的诡秘笑意。

  我冷笑了一声,既然来了,我就考虑好了一切,我还怕什么?我抬腿就走近了那件不是一般黑沉的屋子...而一进来,我就像走进了一个黑色的布包里,什么也看不见,但是鼻子里却传来了清晰的属于这个屋子的味道。

  那是一种腥味儿的混合,是鱼腥味和血腥味儿的混合...我的心一下子收紧了,血腥味儿,难道老周?

  而且,我也在暗暗的防备着,既然毛主任变成了这样,他老婆没有理由不知情....莫非他老婆是猫妖?

  一切都显得那么未知,而在我身后,大门‘嘭’的一声关上了,这一下,就像隔绝了我和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