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六章 压抑的恐惧

第七十六章 压抑的恐惧

  到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更加的紧张吗?毕竟一扇门外就是看起来一切正常的世界,一扇门内则是异常恐怖的未知...但我却莫名的放松下来,只因为门一关,好像关上了最后的退路,我整个人只有豁出去了,反而松了一口气。

  所以老周和老陈不愧是最了解我的朋友,他们对我的评价异常中肯,一个真正的矛盾体,一个骨子里的‘叶疯子’,在事发之前比谁都想的多,在事发之后比谁都豁的出去,是他们的评价之一。

  而最经典的评价是,平时沉默寡言,甚至有些生人勿进...其实内心火热,对感情一旦拥有就不肯放手,这么一句文艺的话,被‘有才’的老陈总结为‘闷骚’。

  我是闷骚吗?管他的,老陈说话一向很‘笨’,词不达意...喜欢引经据典,却错字满口,我不赞同。

  我扬了扬眉毛...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即便什么也看不清楚,也感觉好了很多...在豁出去以后,消解了紧张的情绪,我原本绷紧的肌肉也稍微有一些放松,想起了老周和老陈,自然也想起了老周的处境,我忍不住在房间里大喊到:“老周,老周,你在哪儿?”

  “呵呵呵...”我的喊声引发了我身后一连窜的笑声,听起来是如此的让人不爽,就好像是一个老巫婆,想努力的装的和蔼,却掩饰不住阴森的发音那种感觉。

  我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火,转头喊了一声:“笑你妹!老周在哪儿?”

  在这个时候,我发现,在我背后一双闪着荧光的眼睛,就像在深夜的猫眼...给人的感觉,因为人的眼睛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效果。

  猫妖来了?我原本放松的肌肉再次紧绷了起来,眉头也一下子皱了起来...这种紧张不是那种之前源于心理上的压力,而是来自于对这里的警惕,有伟人说过,在战略上轻视敌人,在战术重视敌人应该就是我现在这种状态,我忽然觉得我也有挺有悟性的,一下子抓住了伟人话中的精髓,我有点儿得意。

  当然,这只是自我调侃...在逆境之中最无用的情绪是缺乏勇气,而最有用的情绪是乐观,我应该乐观一点儿,不是吗?

  在乐观之下,脑子自然是很清醒的...一开始我判断是猫妖来了,之后,我才发现,这不对劲儿,因为我看过猫妖的本体...像一只小豹子,如果不是站起来的,眼睛的高度不会如此...而我觉得猫妖不至于在我来了以后,就发神经站起来,这只能说明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人,然后他在我身后,也说明了一个问题。

  这是毛主任的眼睛!

  “还能他妈的再超越常识一点儿吗?”我在心里怒骂了一句,然后盯着毛主任低声的说到:“你到底是个人还是只猫?”

  这个问题是我下意识问的,却又引来了毛主任那让人烦躁的一连窜笑声,接着他用一种精神病患者才能有的语气对我说到:“我自然是人,人当然最好了,万物之灵...摆脱兽形,化为人形,不是才有更接近天道的资格?呵呵呵...可是,人有什么好的?丑陋的东西,什么都能往嘴里吃的东西...就是因为这种比猪还不如的天性,好养活,才能成为所谓的万物之灵吧?人,总是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可笑的很,其实他们知道什么?知道什么?他们以为自己看见的世界就是全世界了...人真是可笑,对不对?对不对?你说...”

  很诡异的话,首先一个医院的主任和我谈起了天道,第二开始大肆的指责人类,就感觉他好像就不是人一般...但我的脸色却很平静,在他最后情绪有些失控的癫狂之中,我却还能很平静的打断他,说到:“我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老周在哪儿?”

  原本,我是不紧张的,但在提起老周的时候,我的心中莫名的再次紧张起来...这屋子里充满了怪异的腥味,中间分明是有血腥味儿的,我怕老周...想到这里,我的声音也变得阴沉了几分,对毛主任说到:“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是个什么,如果我的朋友有什么不测,我保证你会变成世界上最惨的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其实,我有一种莫名的不受束缚的本性,如果眼前这个毛主任真的伤害了老周,我想我是不会走什么所谓的正规途径,而是亲自动手打死他,哪怕是我自己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那个我不怕,打死他如果是因,我自然会承受结果...可我要对得起自己的内心。

  面对我的威胁,那个毛主任却是毫不在意,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声,那感觉就像是蚂蚁在威胁一只大象,他对我说到:“现在的年轻人就是那么的没有耐心,你们既然是好兄弟,我那么善良,怎么忍心不让你们见面?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好好想想怎么保住自己的命,另外....”

  说话的时候,他整个人如同抽风一般的在屋子里走动,那感觉好像是在跳舞...我能看清楚,只因为他那双用‘贼亮’都不足以形容的眼睛,简直是黑暗中的微型手电。

  “另外,在这之前,我们不应该谈谈吗?”说话的时候,毛主任猛地摁亮了屋子里的灯...即使是暗红色的光线,也让我忍不住眯了一下眼睛,才适应。

  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个屋子之所以那么黑暗,是因为屋子里透光的地方,全部都拉上了厚厚的,沉重的黑色窗帘,一点儿光都照不进来...而在暗红色的灯光来自我头顶的一个不大的灯泡,上面糊着乌红的一片,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而在灯泡的下面,是一张带着滑轮的单人床,说起来就像把人推进手术室的床...床上也有乌红的痕迹,只是看到这个,我的胃就开始收缩...因为我仿佛看见了一幕场景,在这张床上无助的人,被划破了血管,鲜血甚至溅射到了灯泡上。

  “红色是不是很美?”毛主任的声音阴沉的突兀的出现在我身后,一直不怎么害怕的我,忽然背后就起了一窜鸡皮疙瘩。

  我如何敢把后背对着这样的人?我一下子转过身去,看见的是毛主任莫名的笑脸...还是那样,牙齿上带着糊着红色的东西,一双眼睛很亮,哪有一点儿近视的样子。

  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一个让人看了安心的老实人的脸,如果扭曲阴沉起来也是如此的可怕...毛主任和我对视,我看见了一幅终生难忘的诡异场景,他的瞳孔在慢慢的缩小....慢慢地....

  我的心开始猛烈的加快跳动,我以为我不会怕的...但在这个时候,手心却渗出了很多的冷汗,人类的瞳孔一般都保持在正常的大小,可是你能想象一个人类的瞳孔会几乎占据了四分之三个眼珠吗?看起来就像套环...然后不断的缩小,变成了整个眼珠的三分之二大小才停下来。

  这分明就是猫的眼珠!!!而当人的眼睛变成那样不征程的状态,光亮异常时...你会发现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我知道毛主任和猫妖有脱不了的关系,即便他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都能接受...可是,我怎么能接受一个人变成猫?你无法知道那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我吞了一口唾沫,我感觉我的鸡皮疙瘩一直蔓延到了我的脖子,甚至有往脸上发展的趋势...毛主任还是那副阴沉的表情,坐在了一张四方桌子面前,桌子上罩着一个平常人家常常用来罩菜的罩子,也看不清楚上面摆了一些什么。

  而这个客厅不大,在此时我已经看得清楚...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是凌乱无比,乱的就像一个垃圾场...各种乱扔的牛奶盒子,烟头...衣服...甚至让人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刚才我也是踩着很多杂物进来的。

  “看够了没有?”毛主任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对着我说到:“那个死女人有洁癖,家里非得要干净不可...哈哈哈...现在好了,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敢管我?老子原来那么的不平凡,不,老子就是不平凡。”

  这说的是什么疯话?我心头的恐惧稍微消失了一些,脸上也恢复了表情能力,我的眉头紧皱...毛主任的家就如他描述的那样,之前是那样的干净整洁,我和老周不是没有见过,如今变成这个样子...我的心情沉重了起来。

  之前,我以为毛主任的老婆是不是猫妖只是一个无稽的想法...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毛主任最怕的人就是他老婆,这种惯性的思维让我实在联想不到...联想不到他老婆已经...

  “你到底过不过来?我吃饭已经被你打扰了...你决定要和你边吃边谈!你过来!你过来!!你过来!!!”毛主任的情绪忽然变得无比的暴戾,有一种控制不住的征兆,我还么有动,他忽然站了起来,指着那张带有滑轮的床,对我说到:“不然,你就躺上去!”

  在那一刻,他的脸开始抽搐了,眼神像深林中的野猫看着猎物。

  我不是傻X,我会躺上去?我心里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所以看了毛主任一眼,到底还是走了过去...

  看我走了过去,毛主任的脸色变得平静了一些,刚才大吼鼓起的青筋也慢慢的消了下去....他用一种扭曲的笑容看着我说到:“大吼没有关系,这房子的隔音很好很好的...”

  这个时候,我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坐下了,我强迫自己看着他那怪异的眼睛,问了一句:“你老婆呢?你杀了她?”

  “谁说的,她在啊。”毛主任望着我又是一笑。

  毛主任的老婆在?难道已经同化了?毛主任是公猫,他老婆是一只母猫?这听起来就像一个冷笑话....可是,我却无法笑的出声,看着凌乱的屋子,我只好这样去解释,毛主任的老婆变成母猫以后转了性,从一个洁癖变成了一个粗枝大叶的女汉子。

  我在胡思乱想着...桌子上发出一股怪异的味道...而毛主任的手却已经抓在了罩子上....

  不要,不要打开...我在心中这样狂吼着,我实在不想在看见什么乱七八糟怪异的东西了,我强迫自己看着他的瞳孔,已经是在强迫自己适应恐惧了...在这种时候,我不想再来一点儿更那什么的心理刺激!

  可是,毛主任却不理我的想法...嘴角带着贪婪,忽然一下就打开了桌上的罩子...我的手一下子就在桌子底下握紧了。

  我不是想面对这一切,但我只能面对这一切...他要谈,就是对我最好的消息,我必须要拖延一点儿时间,等着老北,虽然我灵觉很差劲儿,但进入了这间屋子,我就感觉老周还没有死!

  我想闭上眼睛,但桌子上的一切却已经收入了眼底....一个盖着的锅,一个巨大的盘子...我的心跳咚咚咚的加快,但也有一种安慰的意思,至少我不是看见一个人头摆在盘子里。

(大家既然要求我不压着写,那我就放开了,今天一更大章。看山海的人知道山海其实就是道士2,而很多朋友觉得山海少了道士那种深刻的感情描述,多了惊悚,少了深度,其实也不是,只是山海现在还处于切入点当中,是我想换个手法来写山海,调整了一下,相当于插叙,还没有到描写的程度。毕竟是我写的东西,自然有我的感情影子,只是没爆发出来而已。我说过,要完整的构筑一个现代神话,而在神话中充满了我想要和大家探讨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