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八章 人与兽

第七十八章 人与兽

  因为锅里是几只被绑好的活老鼠,毛瑞毫不介意的就伸手进去抓了一只出来,然后小心的给它解开了绳子,原本被解开后活蹦乱跳的老鼠看了毛瑞像看见天敌一般,有些半僵硬的不动了...毛瑞一点儿都不在意的把老鼠捏在手中,然后用力的挤压。

  鲜血从挣扎着的老鼠口中流出,流入了玻璃杯中...我的胃开始急剧的抽搐,毛瑞却一把扔了干瘪的老鼠,端起那个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对我说到:“新鲜的,热的,很好,很美味,你要来一点儿吗?”

  然后他忽然望着我抽搐了一下,诡异的‘瞄’的叫了一声,那表情就像一只冷淡的猫,像极了。

  我无法形容此刻心中的冷,冷的我终于被鸡皮疙瘩覆盖了全身,更要命的是我胃里要命的翻滚....一股酸涩开始蔓延在口中,我强行的压抑着,开始点烟,拼命的吸....尽量想象毛瑞喝的只是一杯番茄汁。

  毛瑞可不管我这些,倒是罕有的对我流露出一丝赞美,说到:“叶正凌,你倒是不错,没有大呼小叫的,也很平静....果然啊,不愧是一个修者,师从一个神秘的隐世门派,看来你肯定也接受这个规则,人可以吃动物,动物也可以吃人....对不对?”

  说着,他又喝了一口老鼠血,原本一只老鼠的血就不太多,这一口已经被他喝完,他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自言自语的说到:“老鼠肉太脏了,血倒是干净的....味道不错,就是不好抓,这些狗东西越来越狡猾了....”{

  我没有理会他的自言自语,在这个时候,我开始莫名的紧张,只因为他的一句话,我是修者,我的传承来自一个隐世的门派....关于这一点,我对秦海念都没有详细的说起过,他怎么知道的?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上前了一步,什么老不老鼠血的,我也已经不在意了,我死死的盯着毛主任,说到:“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你到底是谁?”

  在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想我不安的根源到底在哪儿?回想起来,我在意的只是,既然我的事情都已经被这个诡异的毛瑞知道了,那么师父呢?师兄呢?他们是否...也被盯上了,是否安全?

  我不愿意承认这种想法,是因为当初被赶下山的阴影太重了....可是,感情并不是这样的,并不是说人家不要了,我就能不要,我就会马上没有...即便用情深的那个人,一般都是受伤重的人,不管是什么样的情!

  骨子里就是在乎有什么办法?放不掉也就只有拿着...我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有这种冰冷的理智,偏偏对待的事物却又是自己的感情,这矛盾吗?

  我以为毛瑞肯定不会回答我,肯定会刁难我,没想到我这个问题却激起了他的得意,他用一种神秘的眼神望着我,那诡异的瞳孔越发的亮,他神经兮兮的对我说到:“都跟你说了我不一般...你们这些人类知识弱小的蝼蚁,而我们是神,我们在复活....已经有大人来了,哈哈...大人来了,你知道吗?大人当然是无所不知的...你这点秘密算什么?就算你不知道的秘密,大人也知道!你,即便是我不杀你,大人也会杀了你!当然,我不介意告诉你,我也会成为大人,因为我苏醒的早!我就会变得越来越强悍...”

  他的眼神越来越疯狂,看着我的眼神开始变成了莫名的贪婪,我在这个时候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感觉,我不自觉的从裤兜里拿出了双手...双眼下意识的在屋子里寻找...

  而毛瑞也动了,他开始朝着客厅的一脚走去,但是是防备着我倒退的走去...那张带着滑轮的床,被他碰到...开始‘咕噜’‘咕噜’的滚到一边,他一边退一边对我说到:“所以,我需要人的精血,就是因为我不够强大...我还不能够明目张胆的杀人....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你们人就可以明目张胆的杀动物,变着方法吃,杀人就不可以,什么世道?”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给我说这样的话...我觉得是完全的歪理...就算吃食物裹腹,也是正常的,并非只有人可以杀动物,动物不可以杀人...在野外,一样有被各种动物咬死的人。

  只不过人类聪明,懂得反抗,更加懂得怎么自我保护...就算动物被杀也会反抗的,不是吗?这只是很自然的事情,而人类就算吃动物...也是正常的饲养,然后食用...在这中间,饲养也算是一个因,吃东西活着也是符合自然的天道。

  只要不是为了杀而杀,只要不是莫名的虐杀动物,那样才会遭到报应,而大多数人到底是有良知的,就算是做为食物的动物,正常人也不会看着它们被虐杀,那会遭到主流指责的....而为了活着,正常的生物链是被允许的!

  可惜,毛瑞已经偏激了,给他说这些根本就是没有用的...我倒是奇怪,为什么他要给我说这样的话?

  这个时候,他已经退到了冰箱面前,手抓在冰箱上,然后望着我‘哼哼哼’的冷笑,忽然就说到:“不过,也没有关系,只要我够强大,自然就会得到庇护...不会因为一点儿卑微人的生命,就要付出什么代价!这个世界,敢对强大的人说什么吗?他们一句话,可以死很多人,却没有敢指责...我强大了,就好了...我会跟随着大人,自己也成为大人,还有更大的权力来庇护我。”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感觉我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影,背后覆盖着我不知道的一个个黑暗的身影,就要把我淹没了一般。

  我不懂他到底说的什么,但字面的意思整理一下,我却能理解...毛瑞不是单打独斗,背后应该还有一些什么人,这些人只手遮天,甚至到了能给毛瑞这样罪恶的人以庇护,而且他们还知道很多我的事情....而且!还有原因非杀我不可....

  在我沉思的时候,毛瑞忽然拉开了冰箱...然后望着我笑,说到:“你不是问我,我老婆到哪儿去了吗?我说她在,我没骗你吧...哈哈,她就在这里哦?我带了我的一个小情人来家里,我绑着我的小情人,就这样拉开冰箱的门,让她看着,我是怎么和我那小情人亲热的....哈哈哈,简直太刺激了...在我爽的时候,我扯掉了我那小情人嘴里的毛巾,她放声尖叫,我掐死了她...啊哈哈哈,那感觉不体会一次,你简直不知道有多爽...最后,我软在了她的身上,同时也掐死了她,这高高在上,生死被掌握在我手里的感觉...太爽了。”

  我的全身僵硬着,毛瑞在说些什么...已经在我耳中变成了像苍蝇一般的嗡鸣声,在冰箱里,赫然有几个头...两个人类的,还有三只是狗的...看起来已经是死了一段时间,脸色铁青,眼中布满了大块大块的血块...其中一个是毛瑞老婆的,她脸上还生动的留着表情,是一幅难以置信的表情...另外一个陌生的女人,脸上的妆容都还留着,看起来浓妆艳抹的,而表情完全是惊恐。

  至于那三只狗狗,是闭着眼睛的...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能感觉到它们的悲伤,是悲伤为什么疼它们爱它们的主人会杀了自己?

  如今,这些鲜活的生命竟然像收藏品一样被毛瑞收藏在了冰箱里...一股冰冷的杀意在我心中蔓延,我丝毫不觉得有任何的罪恶,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应该拿着手中的剑,覆灭邪恶的人....当杀不杀,才是对世间最大的罪恶。

  对,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愤怒到如此的程度,愤怒到冰冷...我根本没有丝毫的恐惧,看着毛瑞扭曲的笑脸,我一步步的走向他,我低声的说到:“毛瑞,之前我以为你只是一个变态,如今看来,你还是一个可怜的变态。”

  毛瑞疯狂的笑容一下子停止了,望着我,难以置信的说到:“你说什么?你说我可怜?你竟然说我可怜?”

  “你不可怜吗?你连离开你老婆的勇气都没有,你要放肆也只敢对着她已经死去的头颅放肆,觉得那样就兴奋了吗?你还不可怜?”我一字一句冰冷的说到,一步一步朝着毛瑞逼近....这些话是我故意说来刺激他的,他真正的可怜在于,他已经连自己是人,用人类的方法来处事,来解决问题都不会了。

  用生死这种方式来凸显自己的力量,只能说明从思想上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弱者,他就算拥有了力量,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能凭借力量成为一个变态,而不是一个理智的人。

  可是,这世间,到底是不是只有一个毛瑞呢?有多少人会得到了突如其来的力量,还保持一颗平常心来面对生活,而不是选择疯狂的丧失人性呢?

  答案是肯定有很多人会变得正常的,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是有理智的,会约束自己行为和言语的.....不能的,只能说是兽性未消,或者说披着一张人皮,只能在心里疯狂扭曲的...

  看着我步步逼近,毛瑞的眼里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愤怒,他盯着我吼到:“你才是一个可怜虫,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你为这些蝼蚁愤怒吗?当你成为了更强大的存在以后?你会痛惜蝼蚁的命吗?你肯定不会...你才懒得管踩死了几只蚂蚁。”

  我站在离毛瑞还有两米的距离之处停住了,我看着毛瑞说到:“我确实不知道我踩死了几只蚂蚁...但我自问,我还是会尊重蚂蚁这样的存在,并不因为觉得自己是人,就觉得我要剥夺它们自然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力....只有你这种可怜虫,才恨不得多杀几个来证明自己的力量,我会因为多杀几只蚂蚁就觉得自己很强吗?这就是我和你的区别....一边看不起蚂蚁,一边又要杀了它们才证明自己很强,你说...你可不可怜?”

  说到这里,毛瑞忽然疯狂了...而在他疯狂之前,我一把抓起茶几上的一个铁质托盘,狠狠的朝着他砸去!

(好了,山海的线索拉开一些了...接下来就是真正的高潮部分,和第一卷大家可能想不到的收尾.....希望到时候不要被大家骂,提前说一声,一切都是有安排的。休息一下,写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