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章 底牌

第八十章 底牌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不把毛瑞当成是一个人来看了,而是当成一只猫来看。

  我之所以会想出这个乱七八糟的办法,完全是因为想起了我上次和猫妖分魂搏斗的经验...当时它附身在一只猫尸的身上,我就是用自身为诱饵,最终....猫,最主要的是敏捷,不是力量,想要收拾它,就先把它抓住了再说。

  在刚才搏斗的时候,我被毛瑞逼到了这个地步...决定要对毛瑞‘一击必杀’的时候,才想起那个时候我和分魂搏斗的环境还要恶劣一些...而这个时候,在屋子里有那么多东西可以利用,我为什么不好好想想?

  这么奇葩的办法...我涨红着脸,一是因为力量在这一刻超负荷爆发造成的,二是因为那巨大的挤压力...有些‘佩服’起自己来。

  难道我叶少天生适合战斗?刚才那装作害怕的样子,简直是信手拈来的战斗智慧...

  毛瑞此刻距离我有半米不到的距离,巨大的挤压力让他一下子也被挤在沙发和墙之间,诡异的悬空,他完全没有想到我会来这一出...挣扎着,挥舞着爪子还想攻击我,可我怎么可能给他机会?

  我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但我现在非常的肯定...他的力量基本上就是比一个普通人的力量大些,相比以前那个他老婆都可以在打架中,死死压制的他,已经好太多了。

  说起来,毛瑞以前被老婆打,也不是没有被逼急了,反抗过...问题是他打不赢,更不敢离开...这事儿,还是老周当成怪事儿讲给我听的,我还记得他讲这事儿给我听的样子,一脸奇怪的问我,男的怎么会打不赢女的...

  想起老周,我此刻心中有几分焦急...既然抓住了毛瑞,我也不想耽误...在这个时候,一脚蹬开了沙发...然后在挤压力消失的瞬间,毛瑞的身体落了下来,一股难闻的腥味儿扑面而来...

  我憋着气,在这个瞬间,一个翻身,把毛瑞死死的压在了我身体底下。

  这是早就计划好的事儿,所以才做起来那么的行云流水...我此刻非常感谢我平时锻炼的习惯,让我做起来这些动作来,非常流畅...

  毛瑞被我死死的压制住,然后我直起身体...看着毛瑞那一张脸,也顾不得什么,提起拳头,狠狠一拳就砸在了他的下巴上...‘噗’的一声闷响,是拳头和下巴之间的碰撞发出来的。

  我叶正凌可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君子...毛瑞把我弄的那么狼狈,衣服抓烂,全身都是鲜血淋漓的爪印,我能让他轻松?

  但是这一拳,没有让毛瑞像以前那样,感觉到懦弱的害怕...反倒是望着我疯狂的大笑,然后嘶吼到:“你打啊?你有种再打啊?”

  难道这老小子已经不正常到了喜欢受虐?心底爱好SM的潜能被我激发了出来?我非常的疑惑...但是,想起他杀死了那么多人的残忍和冷酷...想起了他那些‘歪理邪说’,我的心中就像烧起了一把无名邪火...

  “你急什么?我马上就满足你!”说话的时候,我就像被愤怒控制了一般,根本什么都没有,在喊完了以后,拳头如同雨点一般的朝着毛瑞落下...整个屋子都回荡着‘砰砰砰’沉闷的打击声。

  这样的发泄只是一分钟,就让我的体力感觉到了疲惫...而毛瑞在我的身下已经被我揍的满脸是血...整张脸也已经变形了..可是,他好像笑的很开心的样子...在我停下来以后,他的眼神变得很冷,对我说到:“继续啊...越是让我愤怒,我就越有力量...”

  这话什么意思?化悲愤为力量的意思吗?但我觉得按照毛瑞的性格,不可能那么轻松的被我制住,连挣扎都不挣扎...而且,猫妖是那么好对付的吗?

  而且,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从开始到现在,就算老北怎么拖延,也应该到了啊?为什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难道老北靠不住?!可是,我直觉老北不是这样的人,那是为什么?在这种凌晨的时分,难道还有路山堵车的情况发生?

  我开始不安...特别是毛瑞那个眼神,让我觉得从心底发冷...我一下子甩了一下头,我刚才完全不该浪费宝贵的时间来发泄愤怒的...我一下子掐住了毛瑞的脖子,这样才让我更有安全感一些。

  “说,老周在哪儿?”这个屋子,我虽然只进到了客厅...但是其它的房间也不是房门紧闭,在搏斗的过程中,我有好几次用眼角的余光看见,那些房间是空挡的...好像堆有东西,但灯光太昏暗,我也看不清楚什么,但看体积绝对不是一个大活人。

  况且,老周的个子不矮...如果被毛瑞绑架在这里,应该是很大的一堆,除非毛瑞把他藏柜子里了,但是有这必要吗?

  毛瑞盯着我,只是阴沉的冷笑,断断续续的声音从他被掐住的喉咙里冒出来:“哈..哈哈..哈,我就..就是不告诉..你,反正..反正他快死了。”

  什么?我的心中一紧,抓在毛瑞脖子上的手忍不住用力了几分,掐的毛瑞连声咳嗽..可是他的眼神越发的得意!

  一下子,一股巨大的危机感开始包围我,我不知道这个危机是从哪里来的...我发现我错了,抓住毛瑞的一开始就犯错了...亏我还以为自己有战斗的天赋!

  我一下子放开了毛瑞...开始抓紧时间就这样骑在毛瑞身上掐动起了手诀...在上一次,我记住了三个手诀,在仓促之下,我用了最简单的一个...在这个时候,我开始掐动的是我记住的三个手诀中最复杂的一个!

  这种危机感,并不是说我灵觉出色...才有这般的感应,而是我现在骑在毛瑞的身上,我已经感觉到了毛瑞的灵魂力在不断的攀升...而这种莫名的灵魂力让屋子里的温度都感觉下降了一点儿...如果是这样我做为一个修者还感觉不到,那我也就妄称修者了。

  看来,毛瑞刚才被我抓住,并没有惊慌,他是有这样一张底牌的...他故意让我揍,原来只是想累积心中的怒火...他说那句话倒真的没有骗我,他越是愤怒,就越有力量...

  而这种力量到底到什么程度,我无法估量,但是我却感受到了压力,毫不犹豫选择了那个最复杂的手诀,而作用到底是什么...我却是不知道!

  原本我门派的传承是阵法,手诀的学习倒不是排在第一的...所以,我的动作也不是那么流畅,我感觉到毛瑞的气场越来越强大...而他看着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冰冷,甚至他的瞳孔都开始诡异的变化...从那么大的诡异瞳孔,渐渐的细成了一条线...那感觉就是在积蓄力量一般。

  快,快一些....我的额头布满了细细密密的热汗...可越是求快,我感觉手上的动作就越是滞待...这样不行,绝对不行...手诀的掐动中,必须脑中一片空明,心境古井无波...不管是什么情况,我要保持冷静啊。

  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也不去求那手诀有多快了...心中也渐渐的冷静,之前我就犯错,在制住毛瑞的瞬间,就应该动用第一个手诀,打击他的灵魂的....可是我却选择了泄愤...我以后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在战斗中无论什么时刻都要冷静。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我的灵魂力开始被一点一点的抽离出来...不,是一开始一点一点,到后来,是大量的被抽离出来...第一个手诀,让我的灵魂力被抽离了三分之一...而这个一个手诀,几乎抽离了我四分之三的灵魂力...如果是那些我没有记清楚的手诀呢?

  可惜,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感觉我被抽离的灵魂力开始如同最温和的流水一般包裹我的身体...一层又一层,如同我的身体周围一点点的水波在荡漾在流动....

  这种包裹让我安心...而它从头一直朝着躯干蔓延...接着是四肢...只要手诀完成,我的全身都会被这样的力量所包裹...

  但是在这个时候,屋里的气温猛地的冷到了极限...感觉就像大冬天的季节,开窗的室内猛然吹进了一股狂风一般...在那个时候,我的手诀还没有完成...却听见一声清晰的猫叫的声音,接着开始剧烈的挣扎...他的力量不值一提...但是却有一股绝大的灵魂力直击我的灵魂!

  就像两个灵魂的碰撞...我感觉我的灵魂受到了一阵震荡...身体也跟随着一阵眩晕...在这个时候,我无法再保持在毛瑞身上坐着的姿势,一下子不受控制的向着一旁歪去....

(今天山海有两章...抓紧时间,咱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