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四章 张忆回

第八十四章 张忆回

  我的时间很紧急,但是这个样子的我去了也只能多送一条命,我要的最好结果是平安无事的救出老周...最坏结果是我送命,老周得救。

  我倒不是伟大,而是因为修者的身份,让我对生死看得很淡,与其让我一直在失去的挚友,而且是因为自己救不了才失去的痛苦下活着,倒不如他活着,我死掉...至少,每年那小子得来给我上上坟。

  不管怎么样设想,我要的结局不是两个人都死...不管谁留着命,至少还能找出真凶,给报个仇,是不是?

  所以,尽管情况很紧急,在秦海念拿来东西以后,我也没有急着就走...而是拿着那个白色的药瓶子,倒出了好几片儿里面的参片儿...这个参片儿是上好的野山参做成的,至于具体还怎么弄的,我也不知道。

  这是师父给我的东西...对于恢复人的精力再好不过...绝对不是现在什么西洋参产品可以比拟的,这东西也是当年别人给师父的,他说是报酬...在之后一股脑儿的给了我。

  以前,我也没有用上这个东西的时候,索性就分成了三份,我自己留了一份,给了老周和老陈一份。

  是药三分毒,就算上好的东西,也不能多吃,就像这个参片儿,师父就曾经对我说过...药性猛烈,如果需要,三天服用一片儿就是了,这个是用几乎已经失传的手段做出来的,是修者的手段,吃多了,再强壮的身体都会虚不受补...到那个时候会压榨身体的潜力,来承受药力...

  我一边想着这些话,一边就把四五片儿参片儿倒在了嘴里,随意嚼了几口就吞了下去...有些干涩的药粉在喉咙里刺的痒痒的...不由得连声咳嗽起来,秦海念慌忙的把水递给我,我喝了几大口...刚刚稍微平静一些,就感觉到胃里心里出现了一股热流...

  原本暖洋洋的挺舒服,但是不到10秒,这热流就越来越烫...就像一团火烧在我的胸腹间,那感觉很难受...人却有一种异样的亢奋。

  我不想秦海念看出什么来,就胡乱的收拾好秦海念拿出来的东西,背在了身上...随便招呼了一句,转身就要走。

  “三哥,你这就走了?”秦海念有一些不放心的样子...之前她交给了我一个竹筒,说里面有一种毒虫...这种虫子的毒能让人陷入幻觉,严重的时候可以让人发疯,就是得精神病...如果到那个程度,就算秦海念也救不回来。

  只不过这种毒还有一种‘副作用’,就是极大的刺激人的潜力...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力量很大,精神也无比的亢奋。

  对于这个,秦海念一再的交代我,不到关键时候,不要给任何人用它...如果用了,一个小时之内,带到她这里来,她还有办法拔毒。

  我随口答应了,但到时候具体会是什么样的情形,谁也不会知道...

  变成精神病是有一些可怕,可到时候说不定连命也没有了...我紧握着手中的竹筒,手上青筋毕现...只是对着秦海念的询问嗯了一声,便朝着大门快步的走去。

  “你,等一下。”却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年轻的男子声音。

  我有些诧异,为什么老周的家里会有一个年轻的男人?我是不是忘了一些什么事儿?然后在转头的时候,看见了一个显得很年轻青涩,长的浓眉大眼,很好看的年轻男孩子。

  长的好看的人,气场都各有不同...只不过,在现在的年轻人当中,却很少有我眼前这个年轻人这样,英俊却充满了一身正气的味道了。

  他的眼睛清亮,很不同于普通人...这是修者精神力强大的表现,在下一刻我就大概能猜测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了,他应该是一个修者!

  “你是谁?”这样想着,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叫张忆回。”他望着我,很简单的回答了一句。

  但是我这个问题的本身不是问他叫什么名字,一般人都能听出来,我是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但也不能就说他回答错了...所以我有点儿无奈的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问你的身份?”

  “你难道忘记了,你拜托我叔叔去接她们两个...但是我叔叔不放心,而且有些事情也不想和普通的警察部门牵扯太深了,所以我叔叔让我来保护她们。我叔叔就是你口中的老北。”他一字一句算是回答的很清楚。

  我沉默的看了他几眼,这个男孩子一身正气,看着就让人有一种放心的感觉...只不过他的衬衣领口,露出了一点点锁骨,在那里可以看见很明显的,已经结成肉痂的伤痕...

  “你是在好奇这个吗?这可以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他望着我笑了,笑容很平和,仿佛那伤口不是长在他身上一般。

  “不,我现在没时间,既然是叫你来保护她们,那你就好好保护吧。”我抹了一下鼻子,痒痒的...胸腹间的热气让我难受。

  “你没事儿吧?”不过看到我这个动作,那个张忆回却有些担心的意味。

  我看了一下,手上全是鲜血,我估计我流鼻血了...没想到那个参片儿的副作用来得那么快,我有些虚不受补的症状了...等一下身体的潜力就会被压榨吧。

  “没事儿,最近有些上火。”我实在是没时间啰嗦了,我发现我其实已经很焦虑,焦虑到我拜托过老北把秦海念和文奶奶带到警察局的事儿都忘记了,却不想误打误撞的她们还在这里,并且受到了一个这样的年轻的人保护。

  是啊,就算来办事儿,老北也不可能孤身一人的。

  “我是想问你,我叔叔怎么样了?”终于,张忆回说出了他叫住我的原因。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说到:“我和他还没有见到,估计他那些也有些麻烦事,但我们会解决的...这个女人还有文奶奶就拜托你了。”

  听闻我这样说,张忆回的神情稍许有些变化,看样子是担心老北...但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充满了某种自信,然后对我说到:“我自然会看好他们的,你快去吧,你和我叔叔都会没事儿的。”

  我看着他,莫名的点点头,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门...现在的年轻人,哪里来的这样的自信?

  车子再一次飞驰在这深夜安静的街道...在开车的时候,我的情绪已经压抑不住的越来越亢奋,以至于车子开得非常快...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在恢复,是一种不正常的速度在恢复...让人感觉到一种想要发泄的冲动。

  我不停的抹着自己的鼻子...因为这鼻血就不停的在流,让我看起来像一个得了血癌的晚期患者,到后面我干脆不管它了...任由这鲜红的鼻血,滴在干净的白T恤上,触目惊心。

  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城市,朝着城郊的方向驶去...这一带的路我再熟悉不过,因为在这个城市的城郊就是我长大的地方。

  我和老周,还有老陈都是厂矿子弟...我们小时候就住在城郊这一带,因为厂矿这种地方一般都在城郊。

  童年是很美好的...毕竟大大的,错综复杂的家属大院之中,从来都不乏同龄的孩子...比起城市的孩子,我们的小时候有着他们想象不到的乐趣,毕竟郊外天大地大的,可以任我们疯玩。

  比起农村的孩子,我们家庭的经济条件还算不错...所以,厂矿子弟有自己独特的圈子。

  曾经的这里,是一个繁华的所在...人多而热闹,但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大大的厂矿开始慢慢变得冷清起来...年轻人出外读书的读书,工作的工作...剩下的老人,也在自己孩子所在的地方买了房子搬了出去,再不济也在城里买了房子。

  所以,曾经热闹的厂矿渐渐变得冷清了起来...剩下只是一些真正的老人,这些老人还坚守在厂矿的老房子里,这里铭刻的是一个时代的回忆。

  “可是如今...”看到了熟悉的地方,我的思绪也很杂乱,自从我上山以后,我的父母也搬离了这里,毕竟在这里曾经发生过我人生最灰暗的回忆...但如今第一次重回,我发现我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抗拒这里。

  ‘吱’一个急刹车,我的车子开到了厂矿区的大门...里面一片厂矿区黑洞洞的,没有几家亮起灯光,再一次的显出了它的落寞和寂寥。

  我把车停在厂矿区的大门外,然后人走了进去...在门卫室有一个打盹的大爷,对于车子的动静,我的进出完全的熟视无睹。

  毕竟随着这里的冷清,越来越多近郊的人觉得这里房子便宜,都在这里租房子住...以前单纯的厂矿区,已经变得鱼龙混杂,这个门卫大爷也懒得管了吧?

  这时候的天空再一次下起了淅沥沥的雨...而这个城市日新月异,只是这一片厂矿区,已经十年没有变过样子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于这里,我是闭着眼睛都能知道哪儿是哪儿...而我要去的地方,就是在我的童年,曾经发生过血案的地方。

(今天还有一章山海,一章道士...而明天会多写一章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