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五章 重返恐怖之地

第八十五章 重返恐怖之地

  在茫茫的雨帘中,我穿过了那由一栋栋老房子构成的住宅区。

  接着,又穿过了那由一栋栋厂房构成的老厂区....在老厂区的背后那里有一道残破的围墙,过了那里,就是我记忆中的那一片荒草地,在荒草地上,有一栋栋的残破的老房子。

  根据厂矿的老人说那是以前老厂区的地址,后来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就忽然废弃那些好好的厂房不用了...接着,新的厂址就建在了老厂址的旁边...而老厂址那些厂房就这么渐渐的荒废了下来。

  而这些事情已经很久远了,在我已经有些模糊的记忆中,我妈曾经说过这个厂址搬迁,好像是发生在解放后没几年的事情。

  中间真正的原因呢,连厂矿的老工人都不知道,少数几个知情人是厂矿的原领导,他们对这个事儿讳莫如深,后来也都调走了。

  像这种历史中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就多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就会淡然而去,只是发生过什么的地方,总会被人们的各种神秘传说笼罩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就算原因不明,人们也会自然的避开。

  那片老厂区的遗址,总之厂里的大人很少去,遇见不得不通过那个地方的时候,也都远远避开....但那里,却成为了我记忆中孩子们的天堂。

  在那个时候,我们那一群小孩子,总是背着大人去那个地方...荒草中的蜻蜓,下雨天草地里积水的水洼,里面的蝌蚪...给我的童年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抹快乐...

  只不过...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脚下的路到了这里也到了尽头...那道连小孩子都拦不住的破碎围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修好了,一道冰冷的铁门横亘在我眼前...

  什么时候有这铁门的?我微微皱眉,还不知道这十几年不曾改变的老厂区...最大的变化竟然是回忆中这个破败的地方。

  即便我之前曾经看本地的报纸,知道这里被一个家大业大的商人买下来,改建成了仓库..我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记忆中的地方变成了这个样子...充满着一种时代的感觉。

  因为我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新建的围墙,还被贴上了上好的瓷砖,对围墙也那么上心...只能说那个商人太有钱了,没处花吧?

  只能那扇冰冷的铁门,我注定进不去...如果翻墙的话...在雨中,贴着瓷砖的墙怕是有5米高..光洁的瓷砖也让人没有借力的地方,这可是把我难住了...我得想个办法进去啊。

  我眉头微皱...朝着后方退了几步,试图一跃而上,看看能不能够着围墙的顶端...却无奈的发现,我的跳跃能力完全没有达到如此优秀的程度,加上没有借力的地方,我够不到围墙的顶端。

  难道需要搬一些东西过来吗?我还在试探着想办法...但在这个时候,那扇冰冷的大铁门忽然传来了吱呀的声音,接着,我看见那扇大铁门上的一道小门开了,一个在这种天气都穿着黑衣黑裤的男人就倚在门边看着我。

  我回头看着他,他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那个面具很奇怪,有一个长长的突出的鼻子,眼睛处是诡异的笑纹...看起来有点儿像某个岛国的传统面具,但又不是完全一样,因为面具上两侧,有三道鲜红的印记,像是用手指抹上去的...像极了远古人类画在脸上的图腾。

  这么一个怪异的男子,出现在这么一个雨天...况且,这还是猫妖和我相约的地方。

  我的鼻子还在发痒...一转头,又是两股热流从鼻子中流出...我怀疑这样时不时的流鼻血,我会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哟,堂堂叶正凌...搞的这么狼狈啊?不用翻墙了,还是从大门进来吧。”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开口了,语气中不乏揶揄和讽刺的味道,却不知道这种情绪是从何而来的。

  什么叫堂堂叶正凌?我叶正凌什么时候那么有名?需要用堂堂叶正凌来形容?

  这个回忆不怎么美好的地方处处都透露着诡异,可是到了这一步,我又有什么好犹豫的?我也不和那个奇怪的男人做口舌之争...我现在这个样子的确也狼狈,被再次落下的大雨淋了个透...留着鼻血,胸襟上还有氤开的血迹...

  我望着那个男人,故意诡异的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的走近了那道小门。

  我觉得我有一种悲壮的色彩...就感觉像是慷慨赴死的英雄,我都快被自己感动了...却不想那个男人只是不懂声色的看着我跨过了那道小门,然后低声在我身后说了一句:“你不怕?”

  这句话原本没有什么,但我的后背却莫名起了一片鸡皮疙瘩...眼前的地方早已不是小时候那个熟悉的荒草地了,而是被改建成了一个个崭新的仓库,从我进来以后,那些在仓库之中的路灯忽然亮了起来...我还看见这个地方环境挺不错的,在仓库与仓库之间的很多地方,修了小路,小花坛...

  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别人只是一句淡淡的你不怕,就让我后背起了鸡皮疙瘩...这个地方无论再怎么变,也是记忆中最恐怖和压抑的地方,我也许能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别人一句轻轻的你不怕?就像一把洞开了恐怖的钥匙,瞬间引发出了我内心的情绪。

  雨还在下...我被一句你不怕僵硬了身体,站在大门的背后,一时间竟然没有走进去的勇气。

  但我身后那个男人却是‘呵呵呵’的笑了出来,接着,一道铁门关闭的声音就从我的身后响起...我感觉他走到了我的背后,然后像一条阴毒的蛇一般来到了我的耳旁,轻声的说到:“走吧,进来了,你也就出不去了...我是不会动手的,因为还轮不到我,我不够资格。”

  我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终于还是迈动了步子...如果说我有一万个需要转身逃跑的理由,但只需要一个前行的理由,就让我无法后退...只因为我知道老周肯定在这里。

  脚步踏在雨水中,发出了‘噼啪’‘噼啪’的声音...一开始只是两个人的脚步声,但是我每走过一个仓库,就会有新的脚步声加入进来。

  待我走到仓库的中央...我的身后,周围已经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人...统一的黑衣黑裤,统一的诡异白色面具...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谁?而在前方的路上,还有不少黑衣人在靠着墙等待着...明晃晃的灯光之下,他们的脸上全部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我...

  当我从他们身边走过时,他们就自觉的加入我身旁还有身后的队伍...也不说话,只是时不时发出一两声诡异的笑声。

  之前为我开门那个人,始终走在我的旁边...我之所以确定是他,是因为他身上有一种阴沉的味儿,而且始终没有变过位置。

  走过了又一个仓库,来到了记忆中的那片最大的空地...此时,这里已经是小桥流水,假山花草,被改造成了一个园林的样子...可以看得出来,修建这个园子的主人颇有一些品味,这样的园子即便是在雨水中,灯光下...依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而在园子的背后,是一个显得比其它仓库都大的仓库...说是仓库,只是因为它就是单独的,很大的一间房子...但是仔细看起来,说它是仓库是糟蹋了它的建筑风格...因为它很华丽,华丽的就像古代的宫殿,是那种用来开朝会的大殿。

  有些带着岛国的风格...但知道的,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唐朝时期的风格...毕竟岛国的很多建筑是深受唐风的影响。

  “进去吧。”我身旁的那个男人开口了,他的声音是如此的让人不舒服,就像一条阴毒的蛇,再普通不过的话,在他的嘴里说出来,都感觉像是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竟然是这里...这里在以前是一个非常破败的厂房,我记得在这里...有一个类似窑洞的洞子...又像是下水道,又像是防空洞...在这里,有我最恐怖的记忆。

  但在这个时候,我反而忘却了恐惧,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转头看着那个面具男,开口了。

  “既然你说我进来了,就出不去...我想你也不介意告诉我,你到底是个人,还是个妖怪吧?”

  雨水‘哗啦啦’的下着,我双手插在自己的裤带中,就这样死死的看着这个男人...而他,却再一次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