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七章 极限战

第八十七章 极限战

  这个时候,我的全身感觉极其的不适,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那只毒虫造成的后果。

  可是,我不能流露出一点儿的怯懦...在这个我几乎必死的局面中,我还是希望死的有一些尊严...在沉默中,我的身上除了冷热不定,我的双眼也开始充血...看什么东西,都像笼罩在一层淡淡的血色之中。

  但秦海念果然买没有骗我,在我全身感觉不适的情况下,我却感觉一股股汹涌的力量在全身爆炸,这股力量好像已经不受控制,以至于我手臂上的青筋都条条的凸起,皮肤的表面热的发烫。

  不仅仅是如此,我原本浑厚的灵魂力在这个时候更如同沸腾的海水,在不停翻涌的同时,也层层的上涨...

  而精神也陷入了一种异样的亢奋之中...这种亢奋让我急着想要发泄...甚至掩盖过了对死亡的恐惧,只想在这最后一刻死战一场。

  我在裤兜里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然后盯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只是低声问了一句:“你说话可算数?”

  “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除了你必须死这件事情我很在意以外,他,死或者活,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你记住,这是我对你的仁慈,也是我对你的...”他说到最后,声音低沉了下去。

  “好!”在这个时候,我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看了一眼阻挡在老周身前的密密人群,然后毫不犹豫的朝前冲去,而人群在这个时候也朝着我急速的围拢而来。

  随着我的第一拳挥出,战斗终于是开始了...我从来不知道我有如此大的力量,只是简单的一拳,就砸碎了我眼前这个男人的面具。

  面具下是一张普通的脸,破碎的面具碎片划破了他的额头,鲜血流下...可是,他眼中的狂热让他丝毫没有畏惧,反倒是悍不畏死的朝着我打来,我根本不闪不避,在他拳头打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已经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身子...膝盖狠狠的朝着他的腹部撞去...

  果然是需要鲜血祭奠的路...这一开始的碰撞就如此的激烈!而我也没有丝毫的负担...这一群狂热的人在他们的眼中我已经看不出半分人性化的东西...有的只是一种疯癫似的狂热。

  没有负担的结果就是我下手毫不留情...一拳一脚下去,承受打击的人是生是死,我都无所谓...因为我自己在这个时候,我也难以克制...陷入了一种疯狂的暴戾当中。

  “你要记住,我们的传承是特殊的...修的术是道术,可是也要注重身体的力量与技巧...因为我们面对的敌人各有不同,在很多时候,并不是完全的术法能够解决的...甚至在有的力量,力量的作用大于术法。但人力有极限...纯粹的体修方法是传于巫术,但上古大巫的巫术已经失传...所以我...”在激烈的肉搏战当中,我的脑中涌现出一段莫名的回忆。

  这回忆就像是一个长者在给自己的晚辈说着什么...我敢肯定,在我的记忆中绝对没有这样的场景,师父也不曾给我说过这样的话...那这记忆是哪里来的?

  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有些绝望的笑,我不会忘记秦海念对我的叮嘱,这个毒虫会让人产生幻觉...最后陷入疯癫不可自拔,如果我有可能一个小时之内回去,她还有办法,否则...

  我那么快就开始产生幻觉了吗?这个时候,有两个面具男奋不顾身的抱住了我,前方冲过来了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手上赫然拿着一把不知道从哪儿寻来的小刀...

  我一脚朝着那个冲来的男人踢了过去...他惨叫了一声,朝着后方倒去,撞翻了几个人...而我转头,右臂一个用力,其中一个抱住我的男人被我生生的拽到了面前...我大吼了一声,咬着牙,脑袋狠狠的朝着他撞去...

  ‘啪’的一声,又是一张面具碎裂的声音,被我撞中的那个面具男一声不响的朝后倒去...而我这一次也被尖锐的面具碎片刺破了皮肤..瞬间,满脸都是血!

  我却有一种异样的畅快...觉得死之前都战斗到如此的地步,应该就没有遗憾,也应该就是我的宿命!

  “这一次我要去做一件大事,为你求得力量...在这个世间,还能得到逆天的力量,就只有..xxx...的阵...”激烈的打斗还在继续着。

  我也不知道在我的周围有多少的面具男前仆后继的朝着我攻击...我根本记不得我身上挨了多少拳,被踢了多少脚...我明明体内气血翻涌,感觉一口甜血就堵在了喉头...但力量却是无穷无尽一般...

  我手中拿着一把不知道从哪个面具男手中抢过来的钢管...挥舞的声音带着令人颤抖的破风之声...可是我的眼中却是那个坐在椅子上高高在上的男人,我能感觉他在用玩味的眼神看着我。

  我的脑中依旧是摆脱不了的幻觉...那个长者还在对我诉说力量,他要为我求的力量...可是,我就是看不清楚他是谁,连模糊的身影都看不清楚,只感觉在他的背后血气滔天...

  我艰难的前行着...一根银白色的钢管在一次次的打斗中,已经有些扭曲变形了,原本发亮的银白色,也被染上了一层暗红色的鲜血...滴滴的往下滴落!

  我朝着老周靠近了五米...这五米的范围内部知道倒下了多少人,大概十几二十个?有没有打死其中一个?我自己也分不清楚?

  被大雨淋湿的头发...被蒸腾的热气弄干...又再次被沸腾的汗液弄湿,就这样凌乱的搭在额前...一滴一滴的滴在这个大殿的地板上...我喘着粗气,在这个时候,鼻血不停的流淌...而压抑在口中的鲜血也再也忍不住,一口喷了出来...残留的血迹留在嘴角。

  我从来买没有想到我会战斗成这个样子...在十天以前?或许是吧..我记不得了,我还是一个悠闲的古玩店年轻小老板!

  可是时光不可回...我的生命在转瞬之间,就已经陷入了这种完全脱离了以前平凡生活的劫难当中...我只剩下本能的战斗。

  “唔,还有一点以前记载的风采,但这也差远了,不过是最低级的肉搏。”在这个沉默的,只剩下沉闷的,拳拳打击到肉的‘战场’中,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

  是那个最初的面具男,他一直没有参与其中...就站在一旁,那个高高男人所在位置下的阶梯下,远远的观战。

  我之所以不看,也知道是他的声音,只因为他那阴沉的声音太过于叫人难过....就是一条冰冷的毒蛇。

  ‘扑通’一声,又是几分钟高强度的战斗...我的身旁几乎没有什么人了,可我也一下子单膝跪倒在了地上...此时,老周距离我的距离不到三米了...他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虽然双眼睁着,可是眼神却是失焦的...也就是说明他的神智根本不清醒。

  我用钢管支撑着身体...感觉到全身有一种黏黏腻腻的东西将自己包围,我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汗水混合着鲜血组成的独有的感觉...

  “你是我的传人...不管世间的其他人如何评说我们的冷血,你要记住我们坚持的是正义,我们守护的是族群...我们注定孤独...但已经接受了命运,就不能后悔...孩子,过来吧,属于你的传承...从古至今第一人,你得到了完整的...”在我的脑中,那个幻觉还在喋喋不休的存在,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依旧是一片血色中,看不清楚的身影...感觉却有一种说不明白的沧桑。

  “老周...老周....”我低声呼喊着我的朋友,这样高强度的打斗,就算我事先服用了参片儿,使用了秦海念给我的毒蛊...依旧是有消耗完毕的时候...我觉得我快要到消耗殆尽的时候了。

  所以我紧握着钢管的手也在颤抖...努力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有些踉跄的朝着老周走去...只有三米的距离,我就可以救他了。

  我很高兴,刚才那一场被那个阴沉男人看不起的打斗,成功的镇住了剩下的五六个黑衣人...他们看我跪下,又站起来...竟然犹豫着不敢上前。

  又或者,他们只是为了看住我,还有别的原因吧?

  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的眼中只有离我越来越近的老周...在我的幻觉中,我是注定孤独的...那么让我不那么孤独的朋友,兄弟...对于我来说,该有多么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