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九章 绝望的守护(二合一章节)

第八十九章 绝望的守护(二合一章节)

  人生总有很多时候会让人感觉到绝望...而这种绝望往往不是因为在当时堆积了多么多的困难,让人窒息...却是好比在攀登山峰的时候,忽然一个挫折,就让你从山顶滑落...不仅否定了以往的每一个努力,还让你深刻的体验到从成功到失败那种天堑一般的距离。

  其实,我是不在意的任何绝望的...只因为在有一次讲解用道心面对人生的时候,师父给我讲过这么一段儿话...生命是流动的,时间也是流动的...如果不是绝望到你要放弃生命..那么时间和生命总会推着你前行,人在这个前行的过程中就被绝望锤炼了一次,回头再来看,任何时候的绝望都不叫绝望。

  只有放弃了自己的绝望叫做绝望!

  人到来这世间的第一件事情,还是得学会什么叫面对...就如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即便是哭,也要看是面对这锤炼的过程。

  我和老周配合之下,就要解开老周身上的绳索了...我们那个活一个的简单单纯的目的就要达到了...但是被扔到这里的猫妖却变异了。

  在这么多黑衣人的咒语之下...我感觉有什么我未知的东西被召唤出来了..而猫妖落地之时,就被这未知的东西给包围了,然后就出现了我们眼前这个猫妖!

  猫妖的本体我是再熟悉不过...就是一只豹子大小的猫..如今它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魂魄本身异常的凝视,而体积也变大了不少,有狮子那么大。

  其实大小往往不是衡量的标准,关键在于魂魄要表现成这样,必须要有足够的灵魂力!

  之前的猫妖是充满了人性化的感情色彩的...就比如有着不屑,怨毒,得意等各种感觉...通过灵魂也能表现出来!可在此时,你只能看见疯狂!

  在它站起来的那一瞬间,我和老周还在努力的解着绳子...可是在它站起来以后,我和老周都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因为那股气势,让人毛骨悚然的气势,即便它只是站在我们的身后一动不动,一声不发,我们也感觉到悲伤像有无数的冷刀子轻轻的刮过!

  “解绳子,解开绳子就算救走了老周。”这是我在看见这个莫名强大的猫妖之后,心中唯一的念头...我很庆幸我在关键的时候都那么理智,可惜的只是我的行动并不能配合我的思想...全身感觉到僵硬而冰冷...甚至我连说出这句话的可能性都没有。

  行咒的声音还在继续,猫妖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我和老周身后...而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却是终于站了起来,面具之下,看不清楚任何表情,却能听见他那怪异的声音在我耳旁回荡:“叶正凌,即便是你要死,也让我看看你的风采...当然不是属于你现在的风采。任何来的太容易的荣耀,都不叫荣耀...你要记住,我不是在玩弄你,而是逼着你,死的灿烂。”

  我很想骂娘...我感觉这个冰冷而理智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疯子!我叶正凌什么时候风采过?泡妹妹或者被妹妹泡时的风采吗?他却要我去成全一个什么荣耀!而且还冠冕堂皇的暗示是让我死的不遗憾!

  那本质是什么?就是一只抓住猎物的狮子,在拼命的挑衅猎物,让猎物爆发出最大的潜力,和它搏斗,来成全它王者的风范!

  这个比残忍还更加的残忍!

  我的指尖冰凉,我只来得及吞了一口唾沫,下一刻,我转头...整个人都有些癫狂的开始解着老周身上的绳子...老周比我慢一刻反应过来,但是下一刻就开始疯狂的配合我!

  这个绳子捆的非常有技巧,我甚至都怀疑这绑老周的人,是不是参考了什么岛国的片子...绑的如此有技巧还结实...但我们也就要解开了!

  可是在这个时候,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又坐下了,对着下方的我们毫不留情的喊了一声:“战吧...”

  然后,我和老周就听见了一声凄厉的猫叫...

  剩下的,就是我一开始说的,绝望的感觉!

  在那一刻,我的手中还抓着绳子...我甚至来不及回头,我就感觉到一个巨大的阴影朝着我扑来...下一刻,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锋利的爪子毫不留情的朝着我抓来!

  我来不及做任何的闪避动作...我就感觉到灵魂上的一阵撕裂感...我一下子趴在了地上....我以为在下一瞬间,我就会死去,因为灵魂被撕裂,但是没有!

  只因为,我和猫妖大战的时候,我动用了第三个手诀,在身上组成了‘灵魂盔甲’,当时战斗以后,虽然变得破破烂烂,但它到底还在!任何手诀都配有解术的方法...毕竟强行解术是有着极大的自伤和反噬的...

  可是,我并不会解术的方法,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也只能任由着这样,准备到时候再来想办法...没想到,就是这样的巧合,在猫妖第一下凌厉的攻击下,这灵魂盔甲再次救了我一命!

  当然,光凭灵魂盔甲是没有办法的...我这个时候才知道,它到了一定的点会自动抽取我身上的灵魂力做为补充!有多少抽多少,然后恢复到一定的状态....就好比有一个警戒线,过了那个警戒线,它就会开始抽取...一直修补到安全线,它才会停止。

  这样说来,这个手诀根本就是一个双刃剑..如果不解术的话,灵魂力不停的被抽取...灵魂没有灵魂力的滋润,就面临着受损,干枯...变成没有油的汽车,空有架子,再也不足以支撑人。

  时间一久,甚至魂飞魄散...而且,在干枯的情况下,它还要强行抽取的...这个魂飞魄散的过程来得更快!

  原来,任何事情都不是没有代价,不可能无限的使用....但在关键的时候,我服用了参片儿,外加使用了秦海念的虫子...所以灵魂力是再次恢复到了雄厚的程度,才一下子挡住了猫妖的进攻!

  至于那灵魂上的撕裂感?就好像隔着盔甲砍你一刀,你也能感觉到你被砍了...这是一个道理!

  一击,只是一击...我那刚刚恢复的灵魂盔甲,就再次变得残破...好在我的体内,还有着充足的灵魂力,在这个时候...让我不至于绝望!

  既然已经注定是要死了...那还不如死的灿烂一些,当然这是成全我自己的灿烂,和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说的灿烂无关!

  ‘瞄’,猫妖再次嘶吼了一声...根本不给我和老周喘息的空间,又一次的朝着我们扑来...在这个时候,原本属于猫妖的厉害的阴毒开始发作了,我感觉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冷的感觉!

  直接的就好像要冻僵灵魂,在深刻的冷冻之中...还能感觉到一种冰冷的刺痛,就好像一把锋利的钉子,在不断的敲入你的肉体!

  这样的感觉,让我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更加的苍白...因为任何一种感觉都并不是人类能够忍受的...但命运在这个时候让你忍受,又有什么办法?

  猫妖的第二击,又是针对我...我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灵魂被撕裂的感觉再一次的传来...在这个时候,我刚刚从趴着的姿势,换成了有双臂支撑着身体的姿势...

  真狠...我的汗水从额头一滴滴滴落在地上,心中只有这个感觉,接着我继续支撑着身体...我想站起来...我开始痛恨为什么偏偏是力量要消耗的这么快?

  让我连站起来的动作都做的如此狼狈?

  可是时间不会为任何人停留,同样不会为我叶正凌停留...我的狼狈只是属于我自己的,猫妖即便变得疯狂,最恨的也是我...在这样占尽了优势的情况下,它的第三次攻击毫不犹豫的到来了...

  又是一下...这一次,我支撑起了身体,单膝的跪在了地上...面对着我的老周,双眼开始流泪...猫妖的速度变得太快了,三次攻击不过是在短短五秒之内...

  老周终于从这个绝望的情形中反应了过来...在猫妖攻击的当时,我是分明看见老周想为我挡一下来,却来不及时的恨的...在这个时候,他终于更加的清醒了,他哭了...我们当朋友二十年的时光,这是他非常有限的在我面前第三次哭!

  “啊...”老周狂吼了一声,开始疯狂的解着自己身上的绳子...静脉流出的血液染红了他的衣服...糊弄在他的身上,看起来比我的狼狈也好不了多少...更何况他还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此时看起来就像一个被人敲得头破血流的人!

  “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我一定...”老周跟个疯子似的开始碎碎的念着,泪水不停的流,他已经不知道了...理智如他,陷入了这种半癫狂的境界,一定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猫妖的第四次攻击来了...在这个时候,我才踉跄的屈膝站起...身子都还没有恢复平衡....又是一下攻击,灵魂传来的刺痛,让我一下子又跪倒在了地上!

  我抬起头...眼前已经是一片血色,血色之中眼中映照的是老周癫狂而痛苦的脸...他在这刻就像是有感应一般的也看着我....我看着额前刘海滴落的不知道是汗滴还是血滴的水滴...忽然轻声的就对老周说了一句:“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老周也默然的跟着念叨了一句...眼中虽然还是疯狂,却又忽然变得温暖而坚定!

  那是多久远以前的往事了?那个放学的下午...有二十几个书包里装着砖头要打我们的人在学校门口堵着我们...我,老周,陈重三个人相伴而行,我们三个只是说了一句:“这算什么?”

  那个时候的夕阳很美,落日很漂亮,风吹的校门外的竹林沙沙作响...把我们三个的影子拉得很长...很无聊的学校恩怨,却在那个时候莫名的有了一种生死与共的悲壮!

  那是一个值得铭记的下午,那么小的少年,不知道畏惧的互相陪伴,就是感情中的刻骨铭心!

  到了现在的情况,也不见得比那个时候更加的难过...毕竟小小年纪的打斗哪知道轻重,可是我们迎了上去..我们没有背叛...我们只是说着那算什么?

  即便是错误的事情,年少的冲动,我们不见得是对的...但感情是真的,心情是诚的...那是生命中的不可复制,到了这一刻...依旧也不会改变!

  “所以说啊...这算什么?”在这个时候,猫妖再一次的朝着我攻击而来...我原本浑厚的灵魂力,也开始急剧的缩水...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狂吼了一声,一下子站了起来!

  “解绳子!”我只对老周这么说了一句...然后一个转身挡在了老周的面前,根本不需要多余的言语了...他和我都明白,这个时候就豁出命去成全另外一个吧!

  只要那个时候的我们三个...只要能跑掉一个...就还有被解救的希望...就还有‘杀’回来的机会...那个时候是幼稚,这个时候就是成全与信任!

  猫妖的攻击再一次毫不犹豫的落在了我的身上...我长长的嘶吼着...如果不这样吼叫,根本无法发泄来自灵魂的通路,那种冰冷,那种刺痛...可是,痛苦是属于我的,意志也是属于我的!

  我让我的意志不被痛苦所屈服...那还是我能做到的事情!

  再也没有比意志更脆弱的东西了,有时候它像一张纸...也再没有比意志更强悍的东西了,有时候它就是万里长城...是否强悍,是否脆弱,只在于意志的主人,就是自己...想要把它给建设成什么样子?!

  我不会屈服的...不会...

  在这个时候,猫妖的影子就像一团乱舞的黑色风暴,不停的围绕着我...给我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终于的,是灵魂力要到了尽头了....

  不过短短的一分钟...也不知道我给老周争取的时间够还是不够?

  “这算什么?”我死死的咬着牙齿...从齿缝之间蹦出了这样一句话....但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好像也听见了这句话...他的声音滚滚的传来,对我和老周说到:“既然那么鄙视的说着这算什么?就要像个男人一般冲过去啊...这样死挨着,你们这又算什么?”

  我的意识开始被痛苦折磨的有些模糊...但我又觉得好笑,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急了吗?开始怂恿着我们战斗了吗?是不是让他错过了一场好戏?

  即便这句话完全的陌生...但其中的意义我听着却有些耳熟...这种悍不畏死的冲锋风格绝对是陈重的风格!他是那种能为了兄弟不顾一切,甚至挡刀子的人....说的很江湖气,但陈重就是那种人!

  猫妖的又一次攻击落在了我的身上...我的灵魂力快枯竭了...我心里计算着,只要再有一次,我就应该会挡不住了吧?

  “好了没?”我没有回头,轻声的问了老周一句...声音充满了疲惫...但问话平常的就像我在什么地方等他做什么一样的自然。

  “马上。”老周回答的也很平常...只是声音颤抖,带着哭腔...

  我已经记不清楚猫妖攻击了多少次了...这个时候的它也显得有些疲惫,在这一次,竟然罕有的落地...稍许的停顿了一下。

  毕竟攻击也是消耗的灵魂力...它也必须稍许的恢复恢复...

  我的眼前依旧是一片血色...我感觉秦海念所说的幻觉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但这一次不是什么神秘的身影,莫名的传道...而是一幅幅我们小时候的画面...就像画报一般的翻过。

  “我想老陈了。”我没回头,忽然对老周说了那么一句...在此刻我还站的那么笔直,我是不是该佩服一下自己,风流倜傥,淡然沉静的叶少?

  “我也是..”老周的声音开始哽咽。

  “帮我向他问好,多的就不说了。”我轻声的说到...在这个时候,猫妖好像恢复的差不多了...开始围绕着我们踏动了几步,好像在找最佳的攻击角度。

  “老三...”老周叫了我一声,再也说不下去了...我知道以他的性格,现在是在无声的流泪吧?

  在这个时候...猫妖再一次的朝着我们扑了过来...最后的一下,我转头看了一眼老周...如果在死之前能这样看一眼自己的朋友,也算是一种幸福吧?

  他此时已经解开了绳子,正在从身上扯落着这些麻烦的绳子...他的脸上血水和泪水混成了一片,已经看不出来脸上本来的肤色...还是觉得他黑的样子比较好!

  “告诉我爸妈,我回山门清修了..辛夷回来的话..告诉她,我出远门了...”我忽然对着老周大吼了一句。

  老周在这个时候,一把扯掉了绳子...想朝着我冲过来...扶住我..可是哪里来得及?猫妖的攻击看似轻描淡写的落在了我的身上...却是耗尽了我最后的一点儿灵魂力...我的灵魂一下子感觉到了火烧般的痛苦...那是一种枯萎的痛苦...

  而术法却还在抽取着灵魂力...直到我灵魂开始萎缩了...才停住了抽取,堪堪的挡住这一击...

  我仰面着朝天倒下...没有了灵魂力支撑灵魂...干枯的灵魂也不足以支撑身体...除非还有别的力量,就好比灵觉出色的人,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可惜我没有...

  ‘噗通’我倒在了那精致的凉席上,整个人却莫名的有一种轻松...我做到了,老周解开了绳子...那个男人会信守承诺的吧?我真的,我终于做到了!

  “老三啊...”我听见了老周的嘶喊...可是,没有什么了...我做到了!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看着猫妖双眼中诡异的,疯狂的...红光!没想到它一个扭身,爪子朝着毫无防备的老周抓了过去...

  “不!”我大喊了一声,身体却无法动弹...这一刻,我才知道什么是绝望的潮水...将人彻底的淹没!

(这章5600多字,相当于两个2800多字的单章...为了不影响大家阅读的感觉,把两章放在一起了...好吧,山海写到这个份儿上...大家肯定看得很憋...但第一卷的结尾那个...为了避免挨骂,我会说更加憋的,在明天就会揭开...但是只是第一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