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章 力量

第九十章 力量

  灵魂的碰撞是无声的,但在这种时候,我看着猫妖的爪子落在老周的身上时...我仿佛听见了‘刷’的一声,在我的眼中是老周原本悲伤的神情一下子变成了呆滞的定格...

  于此同时,我的拳头也狠狠的砸在了猫妖的腰腹间,那是我仅剩的灵魂力,包裹在拳头之上的力量...在这一刻爆发开来,直接而又凶狠的砸向了猫妖。

  是的,情况已经绝望...但不代表我的心是真正的绝望了,在有些事情变成现实之前,我不能去管有多么绝望,只能看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我是没有想到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挥出如此的一拳,最后的灵魂力在我的拳头上爆发开来...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了真正的油尽灯枯...

  猫妖显然没有料到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这样挥出一拳,原本抓到老周的爪子只是从老周的身上划过...并没有像落在我身上的攻击一般,是真正的深入了我的灵魂...

  也只能这样了,只能做到如此了...我脑中就只剩下这一个想法,虽然很遗憾没有让老周完全不受伤...但打断了猫妖的进攻,对我来说也算是很好的结果了。

  ‘噗通’一声,我再一次的躺在了地上,这一次是真正的再没有任何的力气可以动了,一根指头都不能动...在那一刻,我的视线不断的模糊,周围变得时明时暗,我觉得我已经看见了死亡的阴影...

  “放他走,你说的...”我低声的嘀咕了一句,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我知道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听得见。

  “老三...”老周捂着被猫妖抓中的腹部,喊了我一声...在我模糊的视线中,他的脸色苍白,来自灵魂的疼痛,不是那么好忍受的,可是他的双拳捏的很紧,愤怒,仇恨,难过,悲伤...

  “走..药老那里..”我连说话都费劲了。

  在这个时候,刚才在淬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我打了一拳的猫妖...再一次的站了起来...

  在那边,那个一直观战的阴沉男人叹息了一声:“差不多了,到底没有成长起来...能支撑到这个程度,算是不错了。”他的语气就好像在评论一只斗犬。

  猫妖除了恨意和疯狂是没有神智的...在这一刻,它直接找到了刚才攻击它的我...再一次的,它的爪子狠狠的朝着我抓来...

  我感觉我的灵魂快要破碎了...在没有灵魂力的防护之下,只是一抓,我仿佛就可以看见灵魂之上那裂开的,仿若肉体伤口的几道裂痕...

  好痛...我脑中爆炸开来的就是这个感觉,我看见老周双眼就像充血一般的看着朝我攻击的猫妖...他捂着腹部,吼叫着冲上来,给了猫妖一脚,想要把它踢开...可是他却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脚穿过了猫妖的身体...

  怎么可能是有用的?猫妖是灵体啊....所以,对于老周的行为,猫妖根本无视,又是一爪,朝着我的身体抓来...

  “走...”我几乎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在这个时候对老周低声的说了一句...我已经吼不出来了。

  老周捂着腹部,嘴唇发颤...他明白我的意思,尽量活命,他挨了猫妖的攻击,就去药老那里...至于猫妖这轻描淡写,没成功的一击到底对老周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我和老周都不知道,我们也不认识谁,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药老...如果还能遇见苏先生的话...

  这个时候,随着灵魂越来越多的破碎,我已经想不到那么多了...我甚至也感应不到我灵魂的状况...毕竟灵觉越出色的人,对自己的灵魂感应也就越出色...

  所以,我不知道的是,在我灵魂承受猫妖攻击的时候,在我灵魂丹田的位置,一个阵法的阵法也浮现了出来...猫妖的攻击在无意识之间,也触碰到了那个阵法,那个阵法在随着我的灵魂一起碎裂...

  老周走了...朝着这个华丽大殿的门外走去...而这里的主人确实守信...老周所过之处,所有的面具人纷纷让路...

  在我的眼中,老周的整个背影都散发着一种叫仇恨的东西,他没有回头,一边走一边撕开了自己的衬衫,在对伤口进行着简单的包裹...一滴滴的鲜血洒落一路,就仿佛是在书写他的恨意...

  我心中莫名的担心,如此深的恨...老周以后会走上一条什么样的路?不要因为我,而让他彻底的偏激起来...他原本就容易这样,不然不会因为小时候的遭遇,就极端的开始相信科学...

  ‘刷’,又是一下,越来越癫狂的猫妖,爪子再次的落到了我的身上...也是,在这一刻,原本走的很坚定的老周,忽然倒在了地上...

  什么?!难道付出的所有努力就这样付之东流?在这一刻,我忽然觉得老天在玩我...

  但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却是不屑的低笑了几声,说了一句:“普通人果然还是支撑不住...不过,既然我答应了,就不会让他死在这里,等一下弄醒他,让他死在外面吧。”

  老周要死?我的牙齿都快咬碎了...但在这一刻,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要四分五裂了...在我身旁癫狂的猫妖,也仿佛是爆发出了最后一击...两只猫爪,重重的落在了我的灵魂之上...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了一种破碎,一种自己连同自己的回忆都开始支离破碎的感觉...下一刻,我感觉自己就会这样碎裂着升上天空...然后每一片碎片都会慢慢的湮灭...

  但却也在这时,我听见了灵魂深处传来了一个声音,就像是一件儿东西破碎之后,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咔擦’声...

  这时我的灵魂彻底破碎了吗?可我还来不及深想,我就仿佛看到了一片大海...一片狂暴的大海藏在我灵魂的深处,只是一眼,就让人感觉到窒息,因为这片大海是全部由灵魂力构成的..充满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力量...

  在海的四周,有一张巨大无比的网,带着繁复而玄奥的纹路,网住了整片的海...那些纹路,我只是感受了一下,就发现至少是地级以上的阵纹...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高级阵纹...但不知道为什么却破碎了一条缝隙..

  在下一刻,那狂暴的大海忽然波涛惊天...一股狂放的力量如同要把我吞没了一般,朝着我涌来...我从来都没有怕过,但是面对这样的力量...我却是怕了,彻底的怕了...我觉得不用猫妖动手,我会被这样的力量彻底的剿碎...

  但是,这股力量并不会因为我怕,就停下来...只是瞬间,它就汹涌的淹没了我的灵魂...而且我觉得我身上好像有某种束缚被解开了!

  “啊...”我几乎是无意识的狂叫了一声,就像死亡之前最后的呐喊...在这一刻,围绕着我的黑衣人依旧静立不动...那个阴沉的男子却是在用他独有的阴沉嗓音评论:“叶正凌倒也还是聪明,为了朋友,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死守...他知道不敌猫妖,干脆就不无谓的浪费力量,用来死守,还能为朋友多争取一点儿时间...只不过可惜的地方在于,他以为他的朋友就是希望吗?”

  阴沉男人的评论听在我的耳中,毫无意义...因为我已经不会思考了,我不知道我接下来会怎么样,但是我的灵魂始终还没有破碎,反倒是被那股强大的灵魂力强行的聚合在了一起...

  “真实可惜,他的聪明,让我错过了他今生本应该最华丽的表演。”那个阴沉男子不无遗憾的样子。

  而那高高在上的男人再一次站了起来,有一种索然无味的感觉...看样子准备离去,在他身后,那四个同样穿着黑袍的人也是如此,只是我看见其中一个回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轻轻叹息了一声。

  我不明白我为何能看的那么清楚...但是,在这个现场还有一个癫狂无比的存在...它的力量在这一刻能感觉终于达到了顶峰...可是它好像愤怒我为什么还不死?

  所以,它再一次的朝着我扑来,锋利的猫爪变成了犹若实质的匕首,带着犀利的破风声,朝着我抓来...

  但是在这一刻,异变发生了...我的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绝强的灵魂力,在瞬间就形成了灵魂盔甲....那汹涌的力量,在猫妖的爪子接触我的一瞬间,一下子就弹开了猫妖...

  我甚至看见了它的爪子在那一刻碎裂了两根...

  而我的身体也在这个时候,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或者,是本能的站了起来,在这一刻,我充满了无限的力量...我根本没有注意到我破碎的衣服之下,肌肤之上,那若隐若现的纹路...就像这世间最精密的艺术品。

  我这是怎么了?我搞不明白,但是我看着猫妖,下意识的就说了一句:“凭你?也敢在我面前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