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章 相遇

第二章 相遇

  那一年,我到底是几岁呢?我不太记得了...不用怀疑,人真的有这个本事,如果不想记得事情,可以强迫自己去忘记,日子久了,这份记忆就比同时期的记忆还要模糊。

  所以,我很难记清楚那是几岁时候的事情,只能模糊的记得大概是6,7岁吧?反正是在我和周正还有陈重经过那次打架,形成三人联盟的事情之后。

  那是一个普通的早晨。

  记忆的怪异之处就在于,我分明连是几岁发生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却记得那个早晨弥漫着湿漉漉的晨雾。

  应该是周末吧,所以我才会被妈妈带去菜市场买菜...对于那熙熙攘攘,充满着异样的气味,又满是熟人的厂矿菜市场,我一向没有什么好感,无奈上一次和陈重周正打架事件发生后,很长一段时间,除了上学时间,妈妈都不肯让我离开她的视线,所以买菜我也被拖着去了。

  那一天说些什么,买了些什么菜,我几乎没有什么印象了,原本以为只是平凡的一天,平凡的一个早上,却在快要离开菜市场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小事。

  只是对于当时来说,是一件小事,现在看来却...

  我们的厂矿是一个大郊区,经常是在厂房之间夹杂着大片的农田,周围也是被农村包围着...离开菜市场的路在很久的曾经也是一条宽阔的土路,在特别的日子里,就比如说周末什么的,在那条路上会来许多小商小贩,买的东西也是种类繁多,但一般都以农产品为主。

  用我们当地的话来说,这样约定成俗聚集起来的集市,就叫‘赶场’。

  一般我对这样的赶场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毕竟那些农场品和花花绿绿的衣服,都不是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能够感兴趣的。

  但是在那天,我却被一个小摊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个卖药材的摊子,在这个中医已经有些没落,西医大行其道的时代,一般人的对药材的知识已经少的可怜。

  但那个摊子却是被一群老人围着,其中还有在我们厂矿区都比较有名的一个老中医,他的神色最为激动。

  对于有些传承,遗忘的可能只是年轻一辈,不见得老一辈就会因为一些原因,就放弃一些流传下来的习惯。

  原本我妈妈对这个摊位是不感兴趣的,但是见到老中医神色激动的样子,就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也算是看一个热闹...因为在我妈妈眼里老中医还是厉害的,我们家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在一般情况下,都是找他,基本上都是很快的药到病除。

  在我印象中,这个老中医都是云淡风轻的样子,那么激动的神色,连我都有点好奇,何况我妈妈?

  所以,我们就挤进了这个摊位,但是摊位上摆的东西确实让我失望...那些晒的干干的药材,黑乎乎的,我是一个都不认识。

  我模糊的听见周围的老人在说,这是什么药,那是什么药,好像不多见的样子,也不敢肯定的样子...反正我是一团浆糊,只是注意到这个摊位的摊主是一个很怪异的老头儿。

  瘦,脸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从额头拉到眼角,却不难看,也不狰狞,反而看久了,莫名的让人觉得英雄了得。

  皮肤白,却充满了某种沧桑的感觉,看起来老,就是因为一笑,脸上就有如同刀客出来的沟壑。

  他和周围的人都不同,明明老了,但一头长发却是黑色的,随意的挽了一个发髻,顶在脑袋上...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袍子,因为瘦,感觉袍子很大,就这样松松垮垮的批在身上。

  他的神态懒洋洋的,眼睛半闭着,却是嘴角微微上翘...给人一种亲近感。

  只是到了以后,他这种神态我看久了,特别是当他翻着手中那些宝贝杂志的时候,我就会莫名的感觉到猥琐,心里嘀咕一句,这个老头儿,那个时候我怎么会觉得他既亲切又英雄了得?

  肯定是年纪小的关系。

  这就是他第一次出现在我生命中,很平常,也很突然的一次交集。

  却让我充满了某一种好奇和激动,因为在那个时候,《射雕英雄传》已经开始在全国热播,我虽然看不懂,却知道电视里的人都会武功...他们的特点就是这样梳着头发,这样老头儿会不会也是一个会武功的人?

  这样的想法,让我越想越是激动...那些乏味的药材早就被我抛在了脑后,一双眼睛只是盯着他看。

  他好像有察觉似的,忽然就睁开了眼睛,也是盯着我看。

  他的眼睛很亮,嘴角依旧是向上勾着...就这样淡淡的笑着和我对视,我莫名的不怕...反而是越发的好奇和亲切,在这样的对视中,周围热闹的集市都好像安静了,整个市场的人也好像消失了,就剩下我和这个老头儿。

  那个时候,我还小...不懂这种感觉就像命运的注定。

  只是那么的一两秒的时间,奇异的感觉就被那个激动的老中医略带犹豫的声音给打断了:“老道爷,这些药材我..我全部都要了,行不行?”

  什么是老道爷?那个时候我不懂...不过,仔细想起来,在那个年代,偶尔是会看见道士打扮的人行走,人们也不会觉得奇怪。

  毕竟在那个年代,还是有很多道士坚持着古老传承的打扮...不像如今,若非必要,是不会正式身着道士的行头的。

  面对老中医的问话,那个老道爷并没有什么反应...外人觉得可能还在考虑,但我知道,他依旧把目光是落在了我的身上,在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我,我莫名的不在意也不怕。

  “老道爷,我知道这些药材珍贵,我的金钱也是有限...但愿意拿出所有的积蓄,来换你的药材...我...”面对老道爷的这种态度,那个老中医更加的激动了,挤出人群,又是上前一步,言辞切切的恳求到。

  那个时候的人们纯真,并不会因为一个老中医认出了药材的价值,就心怀各种想法的来哄抢,或者,那个时候的人们已经有清楚的认知...药材自然是要在医生手上,才能拿来救人,这些药材值不值钱这个问题,并没有多少人会去考虑。

  在这个时候,那个老道爷才终于收回了在我身上的目光,盯着那个老中医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人?”

  很突兀的一个问题,却是见到老中医一个抱拳,郑重的说到:“不敢自夸医术,却是有一颗悬壶济世之心,这些药材若我有,定能救下许多人。”

  老中医的话在我听来,有一种听不懂,晕乎乎的感觉...而我妈妈,早就被这新鲜事吸引了,自己也激动的不得了...她和我爸爸一样,是一个异常爱看热闹的人,并以看到了热闹为荣,以前觉得很不可理解,现在却觉得想起来就很‘可爱’。

  只不过在这种稀奇的热闹下,她还不至于忘形的忘记了我,把我的手还是牵的紧紧的。

  面对老中医的话,那个老道爷不置可否...只是把询问的眼神看向了周围的人,当中有几个老人好像看懂了其中的意味...纷纷都开始说叨起来。

  “王中医是个好人,看病也是厉害的。”

  “就是,上次我小孙儿得了痢疾,我忙,又忘记带钱,他都说看了再说钱的事情。”

  “对啊,夏天的时候,王中医还会叫徒弟熬点儿清暑茶,免费给大家喝呢。”

  “对的...”

  在这个时候,在老道爷的身边忽然挤出了一个少年,很是随意的把一条狗放在了老道爷的怀中,很小声的说了一句什么。

  奇怪的是,周围的人可能没有听见什么...但是,我却分明听见了他说的话。

  “师父,等到了...咱们差不多该回去了。”

  等到了?应该是等到了那个老中医吧...我自然的就这样想,也并没有因为我听到了他的话,感觉到奇怪。

  我先是注意到那个少年....接着,目光马上就被他放在老道爷身上那条狗儿给吸引了注意力。

  那还是一条奶狗儿...很小,但不好看,灰黑的毛...也不稀罕,就是随处可以见到的土狗...只不过,我记得那条小狗的眼睛又黑又亮,在我看它的时候,它的目光就看向了我...异常的温润。

  只是一瞬间,就打动了我的内心。

  “喜欢吧?”忽然的,那个少年就朝着我说了一句,并且冲着我眨了一下眼睛,笑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小时候,并不懂的形容什么,就是觉得这个少年长的很好看,也很高...他问我一句喜欢吗?我下意识的就开口了。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