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章 小渣

第三章 小渣

  只是一句下意识的喜欢,我并没有多想什么。

  因为从小得到的教育就是喜欢也不能强行要求拥有,爸妈对我的最初的期待就在于要学会控制自己。

  所以在小时候看来能拥有一条小狗那简直是太奢侈的事情,尽管这也是很多孩子的梦想。

  可我没想到,我就是一句简单的喜欢,那个老道爷却是抱着那条小狗就朝着我走了过来,一下子就放在了我的手上。

  我下意识的就抱住了那条小狗,奇怪的是那条小狗也没有挣扎,反而是静静的就趴在了我的怀里,甚至伸出舌头来舔了舔我的手...

  在那个时候,我就强烈的感觉到一种被生命打动的感动,我不想放开这条小狗了...

  在那边那个好看的少年并没有注意这边了,而是对着那个老中医说话:“这些药材,我师父同意卖给你了...你给我们买十斤腊味,十斤烧酒,两只卤鸡...就把这些药材带走路吧。”

  “啊?”在那个年代,这些东西不能说便宜,但绝对也称不上让许多家庭‘倾家荡产’,至少在我们厂矿是这样。

  老中医刚才的意思傻子都能听出来,倾家荡产也是需要这些药材的...却不想到头来,就这么些东西就换去了这些药材。

  让周围‘啧啧’称奇,甚至有些人怀疑是不是那个好看的少年人不懂行,随便替老道爷报了一个价钱,就连老中医也忍不住出言提醒:“少年人,你这是你师父的意思?”

  “就是他的意思。”那个少年笑的好看,这样好看的孩子很难让人心生恶感,这么一说,竟莫名的有了一些说服力。

  反观这个老道爷,只是顾着把狗送到我的手里,对于周围的一切置若罔闻...而这么大一场奇怪的热闹,按照我妈妈此刻是更应该全神贯注的,但在这个时候,她哪里还顾得上?

  她忙着拒绝那个老道爷:“哎呀,老爷子,不要的...这狗狗是不要的,我们家孩子很皮,照顾他我都费心,没办法照顾一条狗的。”

  听闻我妈妈这个话,小小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绝望’,她不答应我的事情,我再怎么哭闹也没有用...这是一次次的经历得来的教训。

  但是那个老道爷却是不慌不忙,他只是打量了我一眼,对我妈妈小声的说了一句话:“我看这个孩子的第一眼,就觉得...”

  “就觉得什么?”关于我,我妈妈还是很着紧的,立刻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这娃儿奇了怪了,明明在不到一岁的时候死过一次,又活了,你说是不是奇了怪了?”老道爷的嘴角勾起,笑起来有一种奇异的魅力,让人不由自主的就信服,如今看来,那个少年人的笑容其实是和这个老道人如出一辙。

  “啊,你怎么...?”我妈妈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失控,变得大声起来,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呵呵,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娃儿现在已经没事了,对不对?收下这条小狗儿吧,它该是你娃娃的...只怕往后这不久的日子,娃娃有一场劫难,咱们到时候再说吧。”老道爷打断了我妈妈的话,如此对我妈妈说到,说完以后就飘然转身,把地上的东西连同摆摊的布一把收了,团成了一个包袱,交给了那个老中医,又说了一句什么。

  然后拍了拍那个少年人的肩膀,说了一句:“正川,走吧。”然后就挤出了人群,三五两步就不见踪影,那个老中医也匆忙的离去。

  没有热闹可以看了,人们也就散去了...我妈妈牵着我的手有些冰凉,还在人群中发愣,直到我抱着小狗,拉了拉她的手,她才反应过来,一下子低头看着我。

  我从来没有看过妈妈这种表情,有些六神无主的慌张,脸色发白...眼睛好像还有些红,她莫名其妙的蹲下来,使劲抱了我一下,然后牵着我的手,说了一句:“涵涵,走,我们找你爸爸去。”

  是的,那个时候,我并不叫叶正凌,而是叫叶涵,因为我对渣渣这个小名相当抵制,所以我们全家人都在我爸爸的要求下,改叫我涵涵了...我爸说要尊重孩子。

  我不理解妈妈这样突如其来的情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我只是高兴,妈妈没有再提不要这条小狗的事情了...这让我抱着小狗,忍不住就笑了,心里已经在计划要给这条小狗取个什么名儿了?那小狗好像也知道了我的心思,再次伸出舌头来舔了舔我的手...

  于是,我被妈妈牵到了爸爸的车间,因为忙碌,我爸爸周末还在加班。

  我爸爸是一个严肃的,不怎么爱笑的人...我小时候一度有些怕他,所以不怎么亲近他,所以我妈妈牵我到了爸爸的车间,我就蹲在车间脏兮兮的大门口,逗起这条白来的小狗了,不怎么管妈妈了。

  这条小狗好像对我有些天生的亲近,我把它从怀里一放下来,它就有些偏偏倒倒的,着急的想要再回来我的怀里...我和它追逐,它常因为追不上我的脚步,而着急的发出奶声奶气的叫唤,可爱的很。

  在这个时候,看见它,就仿佛觉得自己没有兄弟姐妹的孤独童年增添了几抹谁也给不了的温暖,因为它对自己依赖,就像一个小弟弟,感觉它一下子就走近了我的内心。

  即便它是那么平凡的一条小土狗,可是我觉得重要...忍不住就在和它逗闹的时候笑得很开心。

  而完全没有注意到,妈妈在那边对从车间出来的爸爸讲述着什么,讲着讲着就哭了,爸爸拍着妈妈的背安慰她...然后忧虑的看了我一眼。

  接着,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就被爸爸抱在了怀里...抱的很紧,用他带着胡渣的脸用力的蹭了我一下...爸爸很少这样表达什么情感,这一下让我觉得非常的不适应,全身都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爸爸抱起我就走...而我忍不住喊到:“小渣呢...小渣还在地上呢!”

  “什么小渣?”爸爸莫名其妙。

  我不敢对着爸爸哭闹撒娇,就指着地上眼睛水汪汪,眼巴巴看着我的小奶狗儿有些胆怯的说到:“它是小渣。”

  我是渣渣,我的弟弟当然就是小渣....我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时候,妈妈也快步走了过来...爸爸看了一眼地上眼巴巴的小狗儿,莫名的说了一句:“它叫小渣啊...好吧,季红,把这小渣带回去养着吧。”

  “敢不养吗?我怕...”妈妈这个时候眼眶又红了,也顺便抱起了在地上的小渣,但是我爸爸瞪了她了一眼,她也就不敢在说下去了。

  然后,我爸爸就这样抱着我快步的离开了车间...妈妈抱着小渣回家,而爸爸却是抱着我,又朝着菜市场那边走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急,慢慢的就变成了跑着去。

  早晨的雾气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的散去了,变成了秋季有些凉悠悠的风...随着爸爸的奔跑,打在了我的脸上,他下意识的用手把我的脸往他的怀里摁了摁...我感觉到他身上有些温暖,在那一瞬间,也发觉没有那么怕我的爸爸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那个菜市场,他满市场的带着我去找那个老道爷还有那个少年...但是这一来一回的耽误,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哪里还找的到?

  在这个时候,爸爸又带着我去找那个老中医去了...巧的是,遇见那个老中医刚刚回来。

  “王中医...”爸爸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终于舍得把我从怀中放下来了,然后问到:“那个..那个老道爷呢?”

  “你喝口水。”面对我爸这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王中医也看不下去了,递了一杯水给我爸。

  可是我爸却没有心思喝水,推开了,只是问到:“王中医,我找他有急事儿,顾不上喝水了...你要知道,就告诉我一声吧?”

  “现在我是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但之前,他卖药给我,说是自己要买一些东西,忙...药就先给我了,让我备齐他徒弟说那些东西,就到东郊路口去找他,我这不是才回来吗?”王中医见我爸真的着急,赶紧一股脑的说了。

  看得出来,他也是好奇,我爸爸这么着急的找老道爷干嘛?可是...这也是不好打听的。

  东郊路口是我们这里的一条交通要道...是要进城也好,还是去到附近的乡镇县城也好,都是要经过那里的...哪里也是热闹的,来来回回会有好多车子,大解放,汽包车(80年代的公交车,车顶上有个大气包)...我很喜欢车,那个时候,总是伙同周正,陈重一起去东郊路口看各种车。

  如果中奖一般的看见了一辆小轿车,我们就会齐声的欢呼,现在想起来,跟三个小逗比一样!

  而我们,现在就是要去那里,那个所谓的交通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