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章 成长

第四章 成长

  但显然,我爸爸并没有那样去看车的情怀,更不会有看见小轿车就欢呼的逗比精神...得到了答案,赶紧的抱着我朝着东郊路口狂奔而去...我能感觉到我爸爸抱着我那紧张的心跳,即便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总是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

  我爸爸把我抱那么紧,好像是很怕失去我的样子。

  东郊路口很热闹...等车的人,方便等车人的摆摊的人...来来往往的汽车...就是看不见那个老道爷和少年人的身影。

  爸爸来回找了几趟,忽然很是丧气...忍不住用额头顶了顶我的额头,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难过的说了一句:“儿子,我们回家。”

  我不明白爸爸究竟是在难过一些什么,而我心里却在高兴,我有了个伴儿,它叫小渣。

  到家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妈妈站在楼外等着我们...我们就住在一个只有一楼的平房,门口就是一个大院儿,小渣在院子里欢腾,好像瞅见了我,也是远远的就迈开四条小腿儿朝着我跑来,还是那样跑的歪歪扭扭。

  “叶涵,你的小渣是有灵性的,对不对?”爸爸牵着我的手,像是带着一种期待的对我说到。

  “爸爸,什么是灵性啊?”那个时候的我不太懂这个词语。

  “灵性,嗯,灵性就是聪明的意思。”爸爸给我解释了一句。

  “那当然!”说这话的时候,我由衷的为小渣感到高兴,自己的小胸膛也挺了挺。

  爸爸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到:“六岁了,叶涵也是个男子汉了,男子汉的意思就是要坚强,坚持...遇见什么困难都不要慌张,要相信自己,要挺过去,就是要勇敢。”

  我不明白爸爸给我说这话的意思,而他嘴里的那窜词语我更只是肤浅的只能理解字面意思,不会明白其中的精神和真正的含义...自然在那个时候,更不懂一个当父亲的担心和焦虑,只能从这个时候来告诫自己儿子的无奈。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我那神经师父的一番话带给了我年轻的爸妈在当时多大的恐惧...但他却是潇洒的带着我师兄在当天就走了。

  “嗯。”虽然不懂爸爸话里的意思,当我还是郑重的答应了。

  在这个时候,小渣已经歪歪扭扭的跑到了我的身边,在我的脚下蹭来蹭去...我一把抱起小渣,笑得开心,它伸出舌头,着急的想舔我,却被我高高的举起,舔不到...妈妈在这个时候冲过来一把把我和小渣搂进了怀里...我感觉她在哭,却觉得奇怪,为什么要哭?

  “儿子!”妈妈摸着我的头。

  我爸爸拍拍妈妈的肩膀,只是很冷静的说了一句:“走,回家吧。今天下午我请个假不去了,在家陪你们。”

  “建国,你不担心吗?我好怕儿子再出现十个月那个时候的事情,你不知道我这心啊...”妈妈把我抱的更新了一些,然后带着哭腔很懊恼的说到:“都怪我,当时就该追着那个老道爷的...可是,我当时脑子一团乱,就想着来找你了。那老道爷既然那么说,肯定就是有办法的。我...”

  爸爸拉起了妈妈,说到:“他不是留下了小渣吗?没事儿,都有我在。”

  “建国...”

  “回家吧。”爸爸从妈妈怀中接过了我,把我抱起,然后拉着妈妈回家了,小渣就跟在我们的脚边...浓雾散去,在那个时候,上午的阳光整暖...我第一次觉得家有一种莫名的温暖,那样的感觉我不太能理解,只是觉得很留恋。

  没人知道灾难会在什么时候降临,即便是有人说当有一劫。

  人能最真切的感受到的只是岁月的流逝...特别是在成长中的小孩子,你可以发现他昨天还不会说话,到今天就可以叫妈妈了...你可以发现他昨天还在襁褓中,可是一晃眼已经开始学着写字数数了。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一生会遇见不好的事,困难,痛苦,甚至是灾难...但在岁月中,如果无视它,也就这么过去了...最基本,不会影响平常的生活,有时这样想...才发现这是不是才是面对人生的正确态度呢?

  总之,在遇见那个老道爷到后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年。

  这一年过的平静且无灾无难...懊恼的只是我的个子依旧长的很慢,勉强保持住了全班倒数第二的身高,为什么说是勉强呢,因为比我矮的那个小姑娘,人家也看起来和我差不多了,我在心里反复的衡量了很多次,甚至是故意走着和她并肩,才发现...我还是比她高一个小冒儿的,这才安心。

  不安心的是我爸妈。

  妈妈牛奶是给我灌了不少...爸爸有空的时候,就会带着我去打打篮球,尽管是一通乱打,也寄托着他的美好情怀...可是没用!

  看着我这么丁点儿,我爸爸常对我妈说:“你看这小子长的挺像我们两个的,这个儿是咋回事儿?我算高的了,你也不矮啊。”

  妈妈每次这种时候都很无奈,只能对爸爸说,等等吧...男娃娃发育的晚一些。

  相比于我的迟缓,小渣却叫我爸妈见识了什么叫真正的成长...当初抱回来的时候,明明只是一条奶狗儿,一年以后,就长成了一条成年狗的大小。

  我爸爸在院子里给它搭了个窝,它住的很高兴...它也经常满院子的疯跑,可是整个院子的人都很喜欢它...包括我的两个铁哥们,因为它就像爸爸那个时候说的,很有灵性,且性子温顺,相当的通人性。

  它就像这厂矿大院里的一道风景,人人都喜爱...半年前,就会为妈妈叼着菜篮子,陪妈妈去买菜了....所以,当初是我一定要抱回来的小渣,到现在,已经成为了我妈妈的‘心头肉’。

  但无论如何,小渣最亲近的都只是我...每天叫我起床的是它,我吃早饭,它就眼巴巴的在桌子下等着...送我到上学的路口,放学的时候,则和我妈妈一起到路口来接我...

  最记得我只要有体育课的时候,喊一声小渣...它就会殷勤的为我叼来白胶鞋...那好像是记忆力永远不能磨灭的画面。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至少它足够冲淡老道爷那几句话给我们家带来的冲击。

  我妈妈常常觉得那场灾难已经过去了...肯定是在小渣的守护下过去的,因为它每天都接我上学放学...

  日子平静的过去...而我最爱星期天,同样的...小渣也是最爱星期天...因为我星期天出去玩,它可以名正言顺的也跟着出去玩。

  在那个时候的孩子乐趣总是有很多,抓鸟摸鱼,在附近村民的地里摘点儿什么...也是能玩的很愉快!

  只不过,这对于我和周正,还有陈重显然就太‘小儿科’了,并不能满足我们那个时候,好像永远无穷无尽的精力...

  “小渣,过来!让我抱抱。”这个星期天的下午,吃过午饭的我们照例在我们的根据地相聚了。

  而我们所谓的根据地是一个废弃的厂房,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但是,在厂房的背后有一颗歪脖子大树,那棵树被我们爬过无数次,后来有一次发现上面多了一个鸟窝...我们常常爬上去看小鸟,为了防止别的孩子发现...于是,这里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我们的根据地。

  呼唤小渣的是周正,他和陈重都很羡慕我有小渣这件事,在回家缠着自己父母讨要没有结果后...他们对狗狗的渴望,只能完全的倾注在了小渣身上。

  听见周正的呼唤,小渣很快就冲了过去...讨好的围绕着周正,对它摇着尾巴,周正揉着小渣的脑袋...陈重也加入了这个队伍,我懒洋洋的倚在墙边看着,深深为我拥有小渣而自豪。

  “今天下午,我们去河边玩儿吧。”周正一边揉着小渣的脑袋,一边这样对我们提议着。

  我们这里的厂矿靠着一条河...那可是我们的天堂,一年四季我们都能在那里找到乐子,是我们最常去的地方。

  “不去,都玩腻了...”我懒洋洋的拒绝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上一次去的时候,陈重非要‘偷’河边村民家的半大不大的小鸡...结果,他逮着鸡翅膀就开始跑,小鸡一路叫,那家的村民一直撵着我们三个,追到厂矿里...

  然后,我们三个自然的各自都被家里抽了一顿...事后,陈重的爸爸评价:“我咋就生了你这么个熊货,偷鸡有逮着鸡翅膀跑的啊?谁不知道要先砸鸡脑袋,把鸡砸晕了?被发现了,你还逮着鸡翅膀不肯放?你脑子里少根筋?”

  看起来,陈重的爸爸偷鸡很有经验!

  但无论如何,这才过不久的不愉快经历,让我们都不想去河边,显然周正也想起了这么一回事儿,沉默了...

  倒是陈重歉意的看了我们一眼(他害我们两个都挨揍了),忽然说到:“不然我们去抓蝌蚪吧。”

  是的,只是抓蝌蚪而已...谁会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