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章 冒险

第五章 冒险

  抓蝌蚪是一件儿好玩的事情,因为单纯的抓蝌蚪并不是这个游戏的全部,在之后,要有闲心的话,可以看着蝌蚪慢慢的变成青蛙。

  这件事情,我进行过无数次,无奈都是半途而废,最多看着蝌蚪长出两条腿,就每次都被新鲜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而遗忘了。

  初秋的日头还是毒辣的,在陈重提出了这个建议以后,我和周正都表示赞同...可是在这种毒辣的日头下,要去找一个抓蝌蚪的地方不是那么的容易。

  在厂矿的孩子,在乡下的孩子都是有经验的,抓蝌蚪最好是在雨后初晴的小水洼。

  这么毒辣的日头下,小水洼都干了,哪里还能去抓蝌蚪?

  所以,我自然而然的提出了这个疑问,却不想好像陈重就等着我们问这个事情,当我问出来这个以后,陈重忽然就神秘的看着我和周正说到:“有个好地方的,我去看了,好多好多的小水洼,不仅有蝌蚪,还有小鱼...对了,还有很多蜻蜓!知道吗?蜻蜓最高级的那里也有!”

  蜻蜓最高级的?!我吞了一口唾沫...在我们那里,蜻蜓是分等级的,越大的蜻蜓就越是被捧的高...蜻蜓的王者在我们这里土话的叫法是——青罡!是一种尾巴纯黑色的,只在头部和胸腹的连接有一抹青绿色的蜻蜓。

  要知道,青罡在学校是可以卖钱的,一毛钱一只,在那个时候的很多个夏天,抓到一只青罡一直都是很多孩子的梦想!

  陈重这么一说,显然点燃了我和周正的热血...他说的那个地方简直是我们的天堂...蝌蚪,鱼,很多蜻蜓,甚至还有蜻蜓的老大...

  周正哪里还忍的住,一把放开了正在被他蹂躏着脑袋的小渣,着急的说到:“那还等啥,咱们快去吧?”

  陈重在这个时候,却流露出了犹豫的神色,说到:“可是那个地方...你们敢去吗?”

  “你都敢去,我们有啥不敢去的?”周正脸上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而我蹲着,摸着小渣的脖子...小渣躲在阴凉处,哈哈的喘气,时不时的会舔一下我的手臂。

  “我不是自己敢去,是我跟着赵勇去的。”陈重认真的对我和老周说到。

  我和老周的脸色一下子就跟着变的郑重起来,我说了一句:“你咋和赵勇在一起玩啊?我们爸妈都不让的。”

  说起这个赵勇在我们厂矿这片大地方,在小学孩子的耳朵里可是如雷贯耳...他比我们三个大几岁,已经是小学五年级的人了...他的名气来自于他是一个大人眼中的‘小流氓’。

  小小年纪就伙同很多大孩子,甚至社会上的人在一起玩儿,抽烟喝酒打架偷窃,在小小年纪就无一不精。

  而这个偷窃,并不是像我们这种毛孩子那样去附近村民地里家里调皮性质的...是真正的偷窃,就像偷厂矿里的铜铁什么的卖钱,反正我也不是很清楚。

  大家都不敢惹他,实际上是怕他...我和陈重,周正不怕,好像我们三个在一起后,就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虽然那个时候年纪小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但总之我们也不想惹上赵勇那种人。

  面对我的质问,陈重说到:“我哪里是要跟他一起玩?那天我一个人,被他叫住了...说是让我和他一起去一个地方,我没办法,就跟着去了...你们知道,我也想知道,他神秘兮兮的样子,是想去什么地方?”

  “你是怕了赵勇吧?”周正鄙视的说了一句。

  “我才不怕!”陈重很是不服气,其实多年以后,按照我对陈重那个小子的了解,他那个时候说不怕,是真的不怕。

  我懒得看他们争,原本下午玩耍的时间就有限,我才不想浪费到这种无聊的争论上去,所以就插嘴说到:“别扯了,陈重,你还没有说去哪个地方呢?”

  “废厂区,你们敢不敢去?”陈重这一次又变得认真了起来。

  我和周正这一次是真的愣住了...废厂区,关于这个地方的传说就太多了...大人们讳莫如深,小孩们就喜欢流传各种版本的故事,好比说里面藏有特务啊,里面有杀人犯啊,里面有鬼啊,还亲眼见过啊...

  这些没有哪一个不是带着吓人的色彩的...说起来,我们并不是没有去过废厂区那一片地方,那里甚至是我们玩耍的天堂...因为在那些破败的房子面前,有一大块空地。

  空地上荒草丛生,却是隐藏着各种我们感兴趣的东西...蛐蛐儿,蜻蜓,蝴蝶..有蝌蚪的水洼...

  但实际上,我们都是在那片空地玩儿,从来没敢进入过那些空的废厂矿区...不过,那片空地也被我们叫成了废厂区,陈重如今说这个地方,我们不敢去...那才是让我和周正愣住的原因。

  所以,周正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说到:“那有什么不敢去的?陈重,你真是的...”

  搬出赵勇这个人来,最终说的是这个地方,我和周正都觉得有些无语。

  到底还是小孩子,陈重一看我和周正这个表情也急了,立刻脸红脖子粗的说到:“我说的才不是那片空地,我说的是废厂区,真正的废厂区!那天我被赵勇叫去,他是叫我帮他守着,然后和一群孩子就窜到废厂区了,我在外面玩儿的无聊,就看见里面有很多草地...好多蜻蜓...大片的水洼...反正,反正...”

  陈重也形容不来了,他的词汇量有限,总之急了,就是望着我和周正说到:“你们敢不敢去吧?”

  “敢,怎么不敢去?”周正经不得激,况且那些东西也是真的足够吸引我们,所以周正同意了。

  他们两个望向我,我一向对于这些莫名的没有多大的感觉,放开小渣站了起来,说到:“那就走啊。”

  说完我们三个就朝着废厂区走去了...小渣原本在阴凉处吐着气,在这个时候也一跃而起,跟上了我们的脚步...

  那天的太阳好大,天空却有一种莫名的阴沉...把我们的影子拉的很长..三个小小的身影,一条憨厚的狗儿...

  ————————————————分割线——————————————————

  小孩子总是容易被气氛所影响,一个人害怕可能就会引起一群人的害怕,一个人勇敢可能也会让人一群人勇敢...

  待到我们走到那片空草地的时候,我们已经彻底的兴奋起来,小渣也在我们的身后撒着欢儿...

  毕竟,对一场新的冒险的新奇总是会盖过害怕这回事的,到了这里...我们就被自己的一种冒险精神所打动了。

  那片空地我说过是孩子的天堂...在周末的下午,这里并不冷清...而是有很多孩子在这里聚集,都是差不多大的孩子,一个大院儿的...看见我们三个来了,都纷纷的打招呼。

  在这种时候,我们三个有一种异样的骄傲...因为好像新的冒险,已经把我们和这些孩子区分开来了,我们就要因为废厂区变成英雄,而他们只能是英雄之外的人。

  我期待着我们收获大大的归来,装满了蝌蚪的空罐头瓶儿,间或有一两条小鱼,运气好的话还能抓到‘沙河老板’(一种彩色的鱼,身上有红蓝白的条纹,不能吃)...用草绳绑好的蜻蜓,还全都是青罡,到那个时候,我们就会成为真正的英雄了。

  所以,对于这些打招呼的孩子,我们的脸上都带着拿架子的笑...然后用一种英勇无敌的样子,朝着废厂区大步的走去了。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小女孩看见不对了,对着我们的背影大喊到:“叶涵,你们是要去哪儿?”

  “我们要去那里。”我的声音故作平静,但其实指着那片废厂区的颤抖手指已经出卖了我的各种情绪,兴奋,些许未知的恐惧...

  其实,那一片黑沉沉,仿佛永远不变的灰色的破败厂房,就像是彩色世界里的一张黑白照片...我站在它之外,这样伸手指着它...就像指着一个怪兽!

  我的这句话,无疑在孩子群里放下了重磅炸弹....他们纷纷哗然起来。

  而我和陈重,周正拿捏着英雄该有的架子...大步的朝着那里走去了...只是走着走着,我觉得不对劲儿...

  一转头,看见小渣站在原地没有跟上来,而年少的我如何在一条狗狗眼睛里读出一种叫‘畏惧’和‘犹豫’的情绪?

  我只是愤怒小渣在这个时候的不乖巧...对着它喊了一句:“小渣,跟上...”

  小渣...为何在冰冷的黑暗中,在快要死去的这一刻,我想起你,还是心痛的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