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章 碰撞

第七章 碰撞

  我的害怕只是那么一瞬间,而一晃神过来,阳光正好,站在我面前的陈重头发上还滴着清澈的水珠,每个小朋友脸上都是满足而欢乐的笑容。

  我一下子又觉得不怕了...后来,上山以后,我就常常在想,如果我是个灵觉出色的人呢?是不是悲剧就不会发生?

  但事实上我不是,历史上无数的轨迹该怎么走,还是会按照既定的轨道前行。

  没人感觉到我的害怕,毕竟孩子是最简单单纯的存在,他们在欢呼,因为秘密基地这个说法。

  周正已经跑过来兴奋的揽着我的肩膀,高兴的对我说到:“叶涵,真有你的,秘密基地这个称呼是咋想到的?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对的,这就是小时候的周正,多么的单纯...和长大那个极端的,洁癖的,爱泡妹子的周正好像不是一个人,可是人生不管走的再远,还是会觉得小时候简单的快乐最是快乐。如果当初有读者是刚上高中,现在恐怕连大学都要毕业了。

  秘密基地的说法鼓舞了大家,进去冒险的事情就暂时的被放下了...大家热切的商量着,下一次来冒险是什么时候,有的孩子觉得我们既然有基地了,自然应该封个官儿什么的,以后来的孩子都应该归我们‘管’。

  这就是人类的‘地盘意识’吗?想想孩子的干净就在于不会想到利用地盘来做什么,要的只是你认可我是先来的。

  很愉快的下午,我安静的笑,坐在孩子的中间,搂着小渣...感觉小渣好像也安心了一些。

  仿佛是愧疚刚才吼了那个孩子,它还友好的舔了舔那个孩子。

  我想如果事情发展到这样就停止,我们愉快的回家,那么那个下午也算是幸福...尽管从我们进入废厂区开始,就已经注定早晚都会面对既定的命运,只是可以后悔的话,我不想带上小渣,不想....

  可惜事情想象是美好,历史的潮流却是往前推动的....无论君王也好,小百姓也罢,都没有一颗后悔药可以吃。

  就在我们一群小孩子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声突兀的响声回荡在了旁边我们进入的那个破厂房...原本我们是已经忘记了这个地方流传着各种恐怖传说的事情的,但这一声响声无疑又挑动起了我们最敏感的神经。

  不知道是哪个胆小的女孩子喊了一声‘鬼啊’,一下子所有的小孩子都跳了起来,毫无章法的吼叫着就往外跑!

  在那么一瞬间我也有一些惊慌,但抱着小渣,勉强还算镇定..而周正和陈重很自然的就朝着我靠近,我们三个人倒也没有急着跑,因为在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听见了一阵张狂的笑声,然后看见了三个身影出现在了那个入口的废厂房。

  “哈哈哈,这些胆小鬼还敢来这儿玩?”说话的是一个刻意装着社会上青年说话的声音。

  他故作嚣张的走进来,嘴角上还非常成人化的叼着一根儿香烟,在他的旁边是两个比他年纪还大的孩子...穿着当时最流行的喇叭裤,烫了个我觉得很难看的大卷头,也是叼着香烟,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我们这一群小孩儿。分家的低贱少年,同样拥有可以踩踏家族天才的力量。

  来人我认识,就是那个‘名声显赫’的赵勇,而另外两个人因为经常在厂矿孩子中晃荡我也知道,就是厂矿附近的小混混。

  毕竟厂矿给这里带来了繁荣,这里形成了一个小镇,很多乡下的人搬到小镇来,就成了这里的原住民,这两个小混混就是这样的来历...相对于厂矿子弟,这些镇上的小混混就没那么‘单纯’了,他们事故许多,却还和厂矿子弟混在一起,因为厂矿子弟比较有钱。

  那两个混混的年纪虽然比赵勇大些,但也大不到哪里去,如果在读书的话,应该也就是初中生。

  看见他们出现,我们一群小孩子很自然的就噤声了,也没有乱嚷嚷了...很多小孩子怕赵勇,但赵勇再可怕也只是一个人,肯定没有那谁也没有见过的鬼可怕。

  就是这样三个人,得意的看着我们,好像为了显示他们的‘潇洒’,有一个小混混扔了烟,还故意吐了一口痰,满脸不在乎的样子朝着废厂区的里面走去。

  而赵勇好像有一些‘表演型’人格似的,犹自在那里一个人笑的前俯后仰,好像他笑的越开心就越显得我们胆小,而他非常勇敢。

  再怎么坏,他也只是一个读五年级的孩子。

  我从小对这些所谓的混混啊,老大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单纯的觉得,一个人笑成这样,是有病的,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你笑累了没?刚才是你扔的石头吗?你是要砸哪个?”

  原本赵勇的自我感觉非常良好,没想到被我这样‘吐槽’了一句,一下子火就上来了。

  走过来就推了我一把,吼到:“小豆芽儿,你皮子痒了?找抽?”

  我那个时候个子矮,就这样直接被赵勇喊成了小豆芽,一张脸顿时憋的通红,而陈重和周正自觉的朝着我靠了靠...其实小孩子都怕大孩子的,何况是赵勇这样的,但我们三个一向如此,是不肯丢下伙伴单独走的,就算打不赢挨揍也是要一起的。

  我当时在考虑的问题就是,如果我们和赵勇打起来,能不能打赢?旁边还有两个大混混呢!

  但就在这僵持的时候,小渣却是呲着牙,开始冲着赵勇吼叫了...小渣就是一般的土狗,但体型也不小。

  这样的狗狗对于成年人来说,都有一定的威慑力,何况是赵勇这样一个小孩儿...我记得妈妈的叮嘱,千万不要让小渣咬到人,否则就不能养小渣了,所以又开始赶紧的安抚小渣。

  而赵勇显然怕了小渣,他身边两个混混估计也是一样,所以他赶紧找了个台阶下,故作勇敢的吼到:“打你这个小豆芽儿也没有什么意思,你别让我在学校碰到你!我知道你是几年级的...现在快点儿滚!”

  说着这话的时候,赵勇倒是没有再敢推我,而是带着两个混混有些神神秘秘的朝着废厂区走去。

  陈重很是崇拜的摸了一下小渣,对着小渣比了一个大拇指....而刚才跑的四散的孩子都朝着我们三个聚拢来,有个小女孩子直接就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了,敢和赵勇作对啊,那是很英雄的。

  但我总觉得我小时候有些少年老成的味道,好像天生对这些所谓的强势没有任何的感觉,好像有一种曾经站在了很高的地方,面对过很大的风浪,就已经不会再对小风雨起什么波澜的心了。只为得到、另其叹服的地步。九天有花、芳艳刺手,地有青年、为其拼杀。

  只是小时候我辨别不出来这种感觉,我就是不怕而已,反而长大了因为顾虑多了,这种初心好像渐渐的就被掩埋了。

  “记住,以后不要来这里玩了,这是老子的地盘,以后见你们谁来一次,就打谁一次。”走了一些距离,赵勇大概已经觉得远离了小渣的威胁,忽然回过头来冲着我们一群小孩子大吼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我忽然觉得有一种懒得和他计较的心,一把揽着陈重说到:“我们走吧,他说不来,我们就不来了啊?这里又不是他的。”

  这样的话语立刻引起了一群孩子的崇拜,而我们的确也是玩够了,就很干脆的朝着外面走去。

  赵勇不知道是因为没听见我的话呢,还是因为怕小渣,总之是没有和我计较...只是一个回身,我看见他对着我挥了挥拳头,一幅威胁的样子,大概是在警告我,没有小渣了,咱们就走着瞧。

  我觉得他这样很傻,反而是像一个大人看待他一般,也没理他...可心里到底有些不舒服,那个年龄决定了我的思维高度,我在计较,为什么我就是一颗小豆芽。

  我们以为这样的相遇到这里也就是结束了...却不想没走两步,忽然在身后赵勇大喊了一声:“你们都先站着。”

  尽管有了刚才我和赵勇的碰撞,但这样的小碰撞无论如何也动摇不了他日积月累在厂矿的‘凶名’,何况他身边还站着两个‘狠人’?

  所以,我们一群孩子还是下意识的就站住了,小渣似乎有些焦躁,不停的用脑袋拱着我,只是希望我快一点儿走。

  我看见有一个小混混趴在赵勇的耳边,在对赵勇说着什么...而赵勇看着我们,第一次没有用那种居高临下的样子,反而一下子变得有些故作亲切起来。

  “嘿,我说你们,跟我一起进去吧。”赵勇忽然这样对我们说到。

  在这个时候,废厂区莫名的吹来了一阵风,我未干的身体被这样的风吹过,打了一个冷颤,我肯定是想不明白,赵勇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只是看着赵勇任何那连成一片的破败厂房,我觉得之前看在我眼里的那些鲜艳的颜色好像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