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章 深入

第八章 深入

  是的,鲜艳的颜色没有了,好像那装满了小鱼儿的浅水洼,飞满了蜻蜓的荒草地在一瞬间都变得破败了起来。

  整个天空原本应该是湛蓝的,在那一瞬间好像也被灰色的雾气笼罩,我们一群人就置身在这样的迷雾里...而不知名的地方好像还传来了冷笑了声音。

  这种感觉让我窒息,让我接连又打了一个冷颤,以至于赵勇在说些什么?我根本就没有听清楚。

  倒是周正拍了我一下,掌心的温度让我冰凉的身体稍微感受到了一丝生气,这才彻底的回过神来。

  刚才的一切好像只是我的幻觉,那个刚才才被我们‘肆掠’过的‘乐园’依旧是生动的,一只蜻蜓停在草叶上,草叶微微的颤动,仿佛告诉我这才是真实?在耳边响起,更加令人心烦气躁。

  “你们觉得怎么样?”这个时候赵勇好像已经说了什么,正在征询着大家的意见。

  我完全没有反应,因为根本没有听清楚他在讲些什么,直到陈重带着犹豫的眼神笑声问我和周正,我才不由得问到:“什么怎么样?”

  “赵勇说,让我们和他一起去到里面,帮点儿小忙...事后,会给我们每个人五毛钱。”周正从小的逻辑能力就很出色,简单的给我说了一下赵勇说了什么。

  五毛?这对于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来说,简直就是巨款...因为十根牛奶冰棒,两张半的贴画,还有各种各样我们渴望的东西。

  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再说小孩子哪能想到那么多?只是整件事情里唯一值得怀疑的就是赵勇的人品。

  那个时候,我已经会背九九乘法表,至少我知道在这里我们有九个人,赵勇每个人给五毛,就要付出4块5的代价,那简直是一笔不可想象的‘巨款’,他能拿出来吗?

  显然我的担忧,就是陈重和周正的担忧,我们倒没觉得赵勇会让我们做什么坏事儿?在这个废厂区能做什么坏事儿?

  所以,陈重就问了一句:“你真的能给我们?”

  赵勇斜了陈重一眼,说到:“出来混讲的就是一个信义,懂不懂信义,就是老子说一不二!要不是有大事要办,我能让你们这群胆小鬼帮忙?不帮就滚,只是以后要敢在学校说起老子的秘密,就等着天天挨打吧。”

  说完赵勇就在等着我们的决定。大雨瓢泼而下,外面渐渐走来了脚步声,相当于是汲水而来,哗啦啦的脚步声,来了不少人。

  一边是五毛的诱惑,一边是暗里威胁学校要收拾我们...这厂矿大院儿里谁家和谁家又不是熟人啊?那是躲不掉的...很清楚明确的选择,傻子都会选...况且6,7岁精力旺盛的孩子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有人犹豫着朝着赵勇走过去了。

  有了一个人带头,其他的小孩子也纷纷的朝着赵勇走去了...就连两个小女孩也是这样,到底还是觉得人多势众的好,也跟着走了过去。

  是的,对这个地方是有恐惧,可是孩子的天性就是好奇,外加小孩子的是非观也不是那么分明...会表达的很直接,对五毛钱的向往也是极大的原因。

  赵勇的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只是一两分钟,除了我们三个,所有的人都走了过去。

  其实我觉得陈重和周正也是想过去的,只不过因为我没动,他们不好意思丢下我....小渣在我脚边更加焦躁的来回攒动,但它到底只是一条不会说话的狗儿,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忽略了。

  我也是想去的,五毛什么的是个诱惑,但更多的是,那么多人给了我某种勇气,我想进去看看。

  看我们三个没动,加上之前我对他的顶撞,赵勇好像已经懒得给我废话了,或许也是不想给我们三个这个机会,只是鄙视的看了我们三个一眼,说了句:“对的,胆小鬼就别去了。”

  陈重最烦别人说他是胆小鬼了,赵勇这么一激,他就激动了,大声嚷嚷了一句:“你说谁是胆小鬼?”

  赵勇对着我们三个比了一个小拇指,然后转身就走,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陈重为之气结,可又说不出一个字儿,我的热血一下子冲到了脑门顶儿,说到:“谁说我们胆小鬼了,我们也去。”

  就是这样,我做出了这个决定...好像是偶然,其实也是必然!

  冲动之下,我拉起周正和陈重就朝着赵勇他们快步走去...小渣一下子就拦在了我的前面,在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了,再次对小渣说到:“你不跟着我,就回家等着我。”

  说完,绕过小渣,再次朝着赵勇他们走去.....在这个时候,赵勇旁边的那个小混混吹了一声儿响亮的口哨,说到:“这还真稀罕,狗儿还会拦路...该不会应了胆小狗儿吧?哈哈....”

  他的话引来了赵勇三人肆无忌惮的嘲笑,我的一张脸硬是憋的通红,我觉得小渣是很勇敢的...有一次我在放学路上遇见了一条草蛇儿,就是小渣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赶走的。方才的寂静,只不过是屋外的人听屋里的动静。

  “小渣才不是胆小狗儿,小渣,跟上!”我大声的说到,在这个时候,还在原地站着的小渣终于也是跟上了。

  没人能知道一条狗竟然会无奈,我也是在这个将死之际,看见自己的回忆,才发现那个时候的小渣是多么的无奈,又是多么的义无反顾。

  我们终于跟随着赵勇进入了那个废厂区...只是穿过了一个废厂房以后,我就感觉到了这里的阴冷!

  依旧还有荒草地,可是已经不是那样生机勃勃的样子了...在这里迎接我们的不是蜻蜓,不是蝌蚪,也没有小鱼儿...而是时不时窜出的一两只灰黑色的壁虎,跳动的癞蛤蟆,还有那水洼子里不知道哪儿来的大鲶鱼!

  一点儿都不诱人的鲶鱼,反而让人感觉到凶狠...我从小就怕蜘蛛,进入这里以后,我头皮发麻的看见了好几只挺着大肚皮的,巴掌大的蜘蛛快速的从墙上爬过....

  蜘蛛,蛤蟆,蜈蚣等等这些毒物,如果是很多的出现在一个地方,按照道家的说法,那就是那个地方阴气很重...毕竟它们是喜阴的。

  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哪里知道这些?只是觉得这里面非常的不好...在破败的厂房与厂房之间,有着说不出的压抑和冰冷!

  我开始打喷嚏,陈重和周正也是...毕竟之前,我们在那个小水洼里肆无忌惮的戏水,现在自然是感觉到冷了...毕竟,阴气重的地方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比周围正常的地方气温要低一些,我们三个的反应再说明不过问题...但还是那句话?谁又知道呢?

  我在想,如果多年后,我再重临此地...偌大的一片废厂区都变成了这么阴气重的样子,我要考虑的恐怖就不单单只是‘厉鬼’的问题了,恐怕是还有更可怕的存在!

  只是这一片记忆的阴影,把这个地方无疑书写上了我记忆中最恐怖三个字,就算没有师父的叮嘱,我也是不大有勇气再探究竟的...谁想到,多年以后,这个地方竟然会变成大片的仓库?充满了某种未知的神秘呢?

  赵勇和那两个混混好像对这个地方很是熟悉...带着我们在厂房与厂房之间的小道里左右穿行,走过了一片又一片充斥着壁虎,蛤蟆,蜘蛛的荒草地。

  陈重眼见,看见一条大的,灰不拉几的蛇...吓得拉着我和周正吞了几口唾沫,但没敢声张...在这个时候,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强烈的刺激到我们敏感的心。萧关,你知道你师父有个大仇人吗?

  我已经不知道我们深入到什么地方了...好像厂房与厂房之间的间隙,天空都变得阴暗了好多...有一种扬起了漫天灰尘的灰暗!

  我的感觉就像穿行在一个压抑恐怖的迷宫...四周都是黑黝黝的,布满灰尘蛛网的破败墙壁,我都分不清楚哪儿是哪儿了?

  在这个时候,一个胆子小点儿的小女孩子忍不住开始哭了...赵勇先是瞪了她一眼,却不想那个小女孩儿哭闹的更厉害了,并喊着‘我想妈妈,我要回家。’

  “好啊,要回去自己滚回去,想回去的都自己回去,老子现在没空送谁出去。要不,就在这儿等着,等我们出来。”赵勇被小女孩儿哭的心烦,推了她一下,然后朝着同样胆怯的大家喊到:“想和我走的都跟上,说给五毛钱就给五毛钱!”

  在这个时候,五毛钱根本就没有什么诱惑力了.....关键是在于,这东穿西穿的,谁还记得回家的路?再说,留下这儿?我看了一件荒草之中正跳动的一只癞蛤蟆,觉得背上起了一窜儿鸡皮疙瘩,这显然也不是一个好主意。

  只是不忍心那个小女孩儿哭的无助...走过去拉着她的手,说到:“你跟着我们吧,等下我们一起回家。”

  有了一点儿依靠,那个小女孩儿不哭了...显然,她肯定也是不敢自己走出去,或者是留在这儿的...回忆的无情之处就在于,事后你会知道也许大着胆子走出去,或者留在这儿都是个相比于之后,美好无比的选择。

  可是却偏偏无法改变,因为只是回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