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章 诡

第九章 诡

  就这样,又在废厂区中穿行了七八分钟,我估计我们已经走到了中心的不能再中心的位置了...在这里,蜘蛛变成了一个半拳头那么大的蜘蛛,还随处可见...癞蛤蟆也是,很大的个儿,顶着一身难看的包,若无其事的吞掉了一只枯黄色的蚱蜢,然后跟牛叫似的‘呱呱’叫两声,又跳下去消失不见...很是让人心惊。

  这里简直就是一个恐怖片儿的现场,荒草之中还是不是的传出几声‘簌簌’的声音,也不知道到底是蛇,还是大蜥蜴...

  很多小孩儿都是绷着脸,憋着哭,生怕赵勇把人扔在这儿,赵勇也有些怂了,忍不住问了一句身边的一个小混混:“六子哥,这还没到?”

  “问啥呢,到了我会说的。”在这之前,这两个年纪大的小混混就像赵勇的跟班儿,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对赵勇好像有些不客气起来。

  显然赵勇也没有预料到有这种改变,整个人有些发愣!

  “你愣着干啥?走啊!”那个叫六子的小混混看了一眼赵勇,显然不满意赵勇在这里耽误。

  赵勇的不满写在了脸上,吼了一句:“你怎么说的啊?”

  那个六子冲着赵勇冷笑了一声,然后朝着赵勇走过去,那眉宇间有些凶狠的样子,看起来是想对着赵勇动手...赵勇也看出来了这个意思,低头私下寻找着,抓了半块烂掉的板砖在手里。

  到底是厂矿里的‘名人’,赵勇还是有几分脾气的。

  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小混混带着貌似和蔼的笑容站出来了,一下子拉住了六子,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又把赵勇拉到旁边说了几句,接着又看着他们三个人说了几句话以后,又变得勾肩搭背了起来。

  赵勇显然也是一个早熟的孩子,厂矿大院儿的孩子熟知他家庭情况的,都知道他其实也挺可怜的,是个孤儿...只有妈妈,爸爸在矿上出了意外,死掉了。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家庭原因他才变成了这个样子...所以,我尽管也有一些相对的,或者说是偶尔神奇的成熟..但是他们的世界我也理解不了。

  为什么一下子吼着要打起来了,一下子又好了?

  如果,那个时候的我再大个10岁,不,只要只是7,8岁,也能看出那两个混子不安好心。

  无奈,我也只是一个连路都找不到的小孩子,我怎么会明白?在那个时候,我只想快点儿离开这个鬼地方...什么五不五毛钱,都变得不再重要了!

  就这样,一个小插曲就过去了...我们在穿过了最后两个巷子之后,终于停留在了一片儿空地上!

  这里,和其它的空地一点儿都不去一样...其它的空地因为这个地方荒废已久,所以长满了荒草,积满了水洼...但是这个地方,却是莫名的寸草不生,焦黑的土地上堆砌着一些破烂的砖头。

  显得更加的荒凉和压抑...现在也不过下午4点的光景....按说这么毒辣的日头,不管什么地方也应该是明亮的...

  但是走到了这个地方,总是给我一种感觉,好像马上天就要黑了似的...尽管天明明是亮着的!而且,这里很冷...不管如何,我们在废厂区穿行了半个小时,身上的衣服早干了。

  在这么毒辣的日头下,穿着短衫短裤也是热的...我莫名的冷的有些想发抖,而在我身旁,周正已经在发抖...他八字低,小时候就已经表现的相当明显,至少这些地方非常敏感。(山海秘闻录 http://www.shanhaimiwenlu.com/)

  一切的征兆都那么的不对劲儿,可是我们只是一群无助的孩子罢了。

  这个地方,被深深的封闭在大大的厂矿区的背后...就算我们喊救命,也不可能有人会听见。

  在回忆中看这些往事...才发现天为什么那么不明亮,就像随时要天黑了一般,原来是这里被笼罩了一层层的灰色雾气...人行走在其中,就好像走在一层灰纱之中...自然目光透过,也就觉得天空灰暗了。

  只是行走其中,灰色的雾气渐渐的加重,人是察觉不到罢了。

  起雾,且发灰...这简直是根本不可想象的存在,如果不是一群,而是单独一个的话!而之后经历的事情,让我感觉根本就是单独一个可怕的存在...我到将死之际才发现这个秘密,到底晚了一点儿?

  那么现在的它呢?是不是已经出现了?就算临近死亡,我也感觉到莫大的恐惧!

  可是我无能为力,只能深陷在这一段恐怖的回忆之中...重回了那一天,来到了那片黑色的空地。

  “就是这个地方了。”那个叫六子的混混在这个时候终于是肯开口,确认地点了。

  而相对的在这时,大多的孩子已经开始抱着手臂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了...也是因为恐惧,也是因为冷!

  “就这儿?你该不会骗我吧?”赵勇打量着四周,在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厂房,但是锈迹斑斑的门已经被打开了,半掩着...在厂房的旁边是一个矮矮的山坡,山坡之下挖了一个洞,铁门关闭着,但看样子锁已经被破坏了。

  “我骗你做什么?我前天亲自跟着我二哥他们来的,这厂房里有大量的废铜!我二哥他们卖了好几百块钱...还没弄完!最重要的是...”那个六子一把拉过赵勇,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起来。

  我也听得不是很分明,大概就是听见山洞里...金子...说到这里,六子重重的拍了拍赵勇的肩膀说到:“你也知道我二哥是啥人吧?真正的混社会的人,他们前几天一来就是十几个人,都是大人!这次再来,肯定渣都不剩给咱们...不是看你半天能够带我们混进厂区,你以为这事儿有你的份儿?”

  我虽然小,但大概也听明白了,他们来这废厂区,原来只是来偷那些没弄到现在厂区的破铜烂铁来卖的!

  以前的管理松散,这些也是属于国家的财富不知道多少人打着主意...各个地方都有这样的事情上演...我虽然小,看得多也听得多,一听就明白了。

  但是那什么模糊听见的山洞和金子却是真的毫不知情的...我瞄了一眼那个山洞,其实根本就不会觉得突兀的出现一个山洞会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因为那个年代,因为历史原因遗留的防空洞太多了,这个也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罢了。

  听闻六子说了这些话,赵勇的脸色不太好看,但心情估计是和我们一样,都已经上了贼船,现在说什么也迟了...他估计也看出来这两个混混只是利用他了,估计事后什么也捞不着,毕竟那个叫六子的有个牛逼二哥,但现在又有什么办法?

  我不懂这些,我还是只关心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在这个时候,小渣紧紧的贴着我的小腿,身上暖呼呼的不停的为我传递着温度...让我在慌乱中有那么一丝心安,而爸爸的话也在耳边,不管遇到什么情况,男子汉要勇敢也在激励着我。

  其实小渣的姿势那么像在守护我,只是那个时候谁也没发现...

  赵勇不说话,我们一群懵懂的孩子也只有等着,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显得狡猾一些的混子带着明显的假笑一把拉过了赵勇,说到:“六子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啊?咱们还是先弄东西吧,还指望着你帮我们混出厂矿区呢!而且,这事儿你都参与了,好处怎么少得了你的?不说别的,六子要敢贪墨了...你跟他二哥一说,他照样吃不了兜着走啊?咱们是一条船上的。”

  做为小孩子的我,在那个时候,可听不懂那么复杂的话...只是现在看来,当年那个带着假笑,让我本能厌恶的小混混,好像有些深藏不露的狡猾,我从未仔细的思考过他是谁的问题?

  而到如今,我忽然很想知道他是谁,现在怎么样了?可惜...我却快要死了。

  在这个人的调和下...赵勇三个人的气氛总算是变好了,早熟的赵勇再怎么威名,再怎么早熟,也只是个孩子...否则,也不会极端的表现出表演型人格了!

  在一切安定以后,赵勇就问那个六子:“你说,怎么搞吧?”

  六子在这个时候,终于打开了身上背着的一个单肩帆布包,掏出了好多袋子塞到了我们这些小孩子手里,看了一眼那个厂房说:“也不贪,上次我二哥来,拆了好些机器,有不少生铜还没来得及带走,咱们把这些带走就行了。”

  赵勇疑惑的看了一眼山洞那边,问到:“不去那里?”

  “你要去?”六子看着那里,吞了一口唾沫,莫名的也打了一个冷颤,好像又觉得没有面子,淬了一口,说到:“这鬼天气,说冷就冷上了。”

  赵勇看见六子的表情,也是莫名的有些畏惧,说到:“先进厂房看看再说吧。”

  这个时候唯一没有说话的另外一个混子站在旁边,笑的有些诡异...一群孩子都莫名的集体感觉到一阵冷风吹过,纷纷有些颤抖。

  我想,我也是站到了回忆之外,才看见了这一丝诡异的笑容吧?

(今天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