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二章 洞中

第十二章 洞中

  如果长期处于一个恐怖的环境,人其实会麻木。

  只不过是短短的五分钟,我就是适应了地上堆积的蝙蝠尸体和蛇尸,也不去想这些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以为我不怕了。

  但是这个山洞好像就是有摧毁人的心理防卫的本事,在幽深的,只有打火机光芒照耀下的山洞,在经过了一个转弯之后,我们发现了更恐怖的场景。

  在这里,山壁上抹着的水泥已经变得斑驳,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小股流水,缓缓的浸润着斑驳的山壁,形成了一片片潮湿的苔痕,时不时的就会传来一声水滴落地的声音。

  鼻腔里全是潮湿的味道,地上依旧是堆积的尸体,只不过在如此潮湿的环境下,它们也没有腐烂,可能是因为这里的温度太低,就好像一个天然的冰箱。

  越是深入,温度越低!

  我们几乎都已经冻的受不了了,但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关键...再一次摧毁我们心理防卫的是墙上的血手印...是的,在那些斑驳的苔痕之间,偶尔就会出现在一个染血的手印!

  不知道是怎么留下的,在这样有些潮湿的山洞,竟然都颜色鲜红,就像昨天刚印上去的一样。

  “这个,这个...”六子走的一瘸一拐,在看到血手印以后,再也不敢前行了,指着山洞上的血手印,声音就像一个受惊的妇人,慌乱的挥舞着双手,连完整的句子也不能说出来。

  “走。”刘洋到了山洞里以后好像只会说这样一句话了,声音还是那样的让人听了不舒服,而手上的刀子也没有留情,再一次抵住了六子的背。

  六子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哭了,就是那种崩溃的哭天喊地...比我们一群小孩子表现的都要怂,可是他不敢停下步子,只能往前走,不仅是他,连我们都相信刘洋是真的会杀了他。

  我们只能前行,那些墙上的血手印即便看见又能如何?到现在就连我这个小孩子都知道,进入这个山洞恐怕不是为了找什么所谓的金子的?那个刘洋好像另外有目的,但目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小渣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在恍惚的前行中,我好像看见在血手印的下面站在一个穿着黄色军装的人,没有表情,对着我们不停的摆手,但是仔细看却又没有那么一个人存在。

  我不知道自己怕到麻木了,反而在这种时候看见突然出现的那么一个人,不怎么害怕了,尽管他出现的样子有些可怕,苍白的脸,麻木的眼神和表情,军装也有些破烂...我只是揉了一下眼睛,再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存在?却发现依旧是斑驳的山壁,鲜红的血手印,根本没有什么人存在?

  “那儿有人!”我没说话,反倒是周正指着之前我看见的山壁那里,喊了一句。

  这一声无疑就是在大家原本就紧绷的心上再插了一把刀子,顿时...从六子一下子嚎哭着蹲下开始,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再前进了!

  “有鬼,有鬼啊...他肯定看见鬼了。”六子哭得声泪俱下,就像死了亲人一样,那么的坚信周正看到鬼了。

  而小孩子原本就怕这些东西,六子那么一嚷嚷,所有的孩子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再一次的开始哭闹,蹲在地上,纷纷也不敢走了...可是也不敢逃跑,谁敢在这个所谓有鬼的山洞里乱跑?

  周正一听说是自己看见鬼,也忍不住开始大声的哭起来...可是,我却觉得那个所谓的鬼不是那么可怕,可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害怕的周正,只能蹲在了他的身边,手搭在周正的肩膀上,沉默的不知道说什么?

  刘洋在这个时候,大步的朝着周正走过来,一甩手就要打周正,却不想这个时候陈重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窜了出来,刘洋那一下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陈重的身上。

  “小兔崽子。”刘洋喝骂了一声陈重,他以为自己在这个时候已经建立起了绝对的权威,却不想陈重竟然敢挑衅他的权威,他又一脚朝着陈重踢了过去。

  但陈重在这个时候就像一头小豹子一样的毫不退缩,我也站了起来...从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我们三个是一起的,陈重挨打了,我也不能看着。

  可在这时,我却分明看见刘洋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面容枯槁苍白的人,一双苍白的手在刘洋的肩膀上搭了一下,刘洋一下子冷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一个不注意,摔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赵勇朝着刘洋走了一步...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非常安静的山洞,忽然从深处再次传来了一个似有若无的怪异声音,那个出现在刘洋身后的怪人脸上一下子流露出了极度恐怖的表情,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而刘洋一个翻身就爬了起来,脸上的神情更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诡异,他握紧了刀子,看了一眼我们三个!然后毫不留情的一脚,再次踢在了陈重的屁股上,用一种仿佛是带着笑声的声音说到:“走,哪儿有鬼?”

  “呵呵呵,不走的话,那就死在这里,变成鬼吧?我可是会杀人的。”仿佛是若无其事的,刘洋还舔了一下刀子上残留的鲜血,莫名其妙的来了那么一句,又开始驱赶着我们。

  是有鬼的吧!我分明看见了...可是,我没有想到我看见的时候会那么麻木,就好像不太肯定那究竟是不是鬼?也许又只是我的幻觉!

  陈重恶狠狠的看着刘洋,而我在这个时候,拉住了陈重和周正的手...行走在那么恐怖的一个山洞之中,我们需要这种稚嫩却坚定的友情来支撑。

  这么一个有鬼的插曲,又在刘洋的恐怖的威胁下,消弭于无形了...在我心里,认为刘洋比所谓的鬼可怕!

  我们只得继续前行,而这个我以为是防空洞的山洞是那么的怪异,走了一段距离以后,又是一个转弯...而我们更小的时候,是去防空洞里玩过的,所谓的防空洞就是一个直直的洞穴,也根本说不上是太深,这个七弯八绕的洞穴算是什么?

  但年纪小的我能想到的也只能到这里了,再多的也分析不出来了...我只是知道在绕过这一个弯的时候,我们竟然看见一个向下的阶梯,里面的黑暗犹若实质,好像阶梯之下藏着一个很可怕的怪物。

  到了这里,我心中竟然有一种悲凉的感觉,就是感觉自己下去了以后,恐怕是再也上不来了,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却猛地看见那个有着十几个血手印的山洞之中,站着五六个脸色苍白的,穿着黄色军装的人...他们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我们,张着嘴在说着什么的样子。

  我的头皮一下子就炸了,这一幅画面太过可怕,因为我才看清楚那几个人身上都是破破烂烂的,到处都涌着鲜血,像身体也被撕烂了一般,他们在喊着什么,我有些神经质的想要听清楚,却什么也听不清楚...就感觉洞穴中传来如同风声吹过一般的呼号声,就像电视里放映聊斋时的那种鬼哭声。

  我从灵魂中感觉到冰冷,想喊...声音却被堵在嗓子眼儿,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屁股被重重的踢了一脚,然后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下方的阶梯跌去....

  在最后的一瞬间,我好像看见有一双手拉住了站在最前面的一个穿着黄色军装的人,然后瞬间他就消失在了山洞!

  那是什么?我咕咚咕咚的连续滚下了好几层阶梯,才撞倒了山壁,勉强停了下来...身体的疼痛,却无法消解我内心那种看见那些穿着军装的人以后,巨大的恐惧,我总觉得他们可怜又凄凉,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心理。

  可是容不得我思考,我就听见刘洋那如同发疯了一般催促的声音!

  “走,下去...”“走,下去....”

  就好像一个被上了发条的闹钟,只会重复着一个声音,却加入了某种让人胆颤心惊的疯狂....陈重拉住了我,我站了起来...又拉住了周正,我们几乎全是被踢下来的,在这个时候,我们三个成为彼此唯一的依靠!

  打火机的火光照亮了这个朝下的阶梯...在这个时候,孩子们连哭都不会了,在刘洋那发疯般的声音下,只能继续的前行,好像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摆脱刘洋那一叠声的催促!

  相比于外面,这个阶梯显得很干净,也没有那堆积的蝙蝠还有蛇的尸体...也不潮湿,几乎连灰尘都没有!

  只是谁也无法解释,也不敢去想...偶尔出现在那阶梯或者是那山壁上...一道道暗红色的痕迹究竟是什么?我闻到了尿骚的味道...知道怕到了极点,好几个孩子已经尿裤子了吧,可是根本没有办法突破这个绝境。

  我有一种感觉,走完这个阶梯的下方,应该就是终点....我不知道我将要见到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山海秘闻录 http://www.shanhaimiwe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