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六章 事后

第十六章 事后

  事后,我才知道,陈重到底是不甘心,还是冲了回来,想要看看我怎么了?他让周正先跑回去通知我的父母。

  而他和周正已经追上了之前那些小朋友,也算相会有个依靠的一起跑出这个‘恐怖的迷宫’。

  陈重就是如此,从小也就这样了...是一个甘愿为了朋友冒险的人!

  他回来正好就看见我失魂落魄的又要跑回去,所以一把抓住了我,几乎是强行的拖着把我拖出了这个恐怖的山洞。

  我已经对之后的事情记忆有些模糊了,只是记得我的左手紧紧的握着,在那个时候我抱紧小渣的时候,它奋力挣脱我的时候,一撮狗毛留在了我的手中。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外面的天色已经是黄昏,我在莫名爆发了一股力量,挣脱了那只灰色大手以后,整个人除了有一些意识不清醒,连身上的力气也没有了,几乎是小小的陈重扶着我,我们在这个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阴影的地方打转。

  毕竟那么多的小道,错综复杂的砖墙,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迷宫。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蛤蟆叫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压抑,草丛中悉悉索索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蜥蜴还是蛇!

  陈重努力的和我说话,然后悄悄的抹眼泪...我只是用力的握着小渣的毛,心里好像被一团浓重的悲伤压抑着,说不出半句话来。

  我们就这样不知道转了多久..天都快黑了,陈重都快要绝望的时候,终于迎来了转机,我们听见小孩哭闹的声音,听见大人们呼喊我们名字的声音...陈重激动的身体都在发抖,开始大声的回应,声音都在颤抖,带着哭腔,毕竟也是一个小孩子。

  接下来的回应乱七八糟,我记得手电筒的光芒,无数的声音,惊喜的,担忧的,责备的....我记得我妈妈冲过来,一把把我抱在了怀里。

  闻着妈妈身上熟悉的味道,我才觉得稍微回过一点儿神,一下子扑进了她的怀抱,之前如同傻了一般的,在这个时候终于开始大哭起来。

  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是抓着妈妈,喊着‘小渣,小渣’,可是小渣熟悉的身影再也没能出现在我的面前。

  之后,我就病了!

  在我被爸爸背回家的路上,我整个人就迷迷糊糊的昏了过去。

  根据我妈妈之前的记忆,说我病的重,全身发烫,像是发烧,不停的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胡话,都是一个词儿,一个词儿的冒出来,却连不成句子。

  很长一段时间,我妈妈都不愿意和我说,我那天说胡话的时候,到底说了些什么?

  直到很久以后,她才告诉我,我说的胡话很可怕,一个个的词儿她完全听不懂,就像什么咒语一样,听得她害怕极了,反而后来有一个听清楚的字,就是斩!

  但是斩的同音字也多,我妈妈也肯定不了什么,只是觉得我说那个字的神情很可怕,不是狰狞,而是冰冷,在那一瞬间,我妈都感觉我离她好远,于是在我昏睡的日子里,常常抱着我哭。

  而我爸爸一开始是以为我发烧了,从那里找到我以后,就急匆匆的带我去医院,可是医生给开了药,输了液,体温是退下去了,人却始终不见好,弄得医生也怕了,直接让我爸妈带着我去市医院,他们负不起这个责任。

  那是一段乱七八糟的回忆,毕竟牵连到的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还有一群孩子的事情,而且还失踪了两个。

  事后,我知道这些大人组织起来去找过一次孩子,又报了警...也一起去了那个山洞,可是除了几只鞋子,和一截已经破烂的布绳什么也没有找到。

  之前,让我们怕到极点的那个建筑里的洞口,也有警察组织了人下去,可是里面就是几个不深的洞,根本就没有人...这简直就成了一个恐怖的谜题,因为孩子不会说谎,那人到哪儿去了?

  不仅那个洞口里没有人,甚至有孩子说的血手印啊,死人的骨头啊....那些大人都没有看见,纷纷以为我们这些孩子产生了幻觉,在说胡话。

  毕竟回去以后,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大病了一场,只是我最严重!

  最值得一提的是,在那片荒废的地方,发现了刘洋的尸体,怎么死的,也让人莫名其妙...最后得出的结论,应该是这人从小就有心脏病,心脏病发了。

  那截破烂的布绳被我爸爸带回了家,从周正和陈重的叙述里,至少我爸妈知道是小渣最后冲出来救了所有的孩子,而这些大人竟然是那一次借故逃走的赵勇带来的,说明这个赵勇也不是烂到底的人。

  这件事情成了我们那里的谈资,一时间人人都在议论,普遍被接受的说法,就是我们一群孩子走进那个地方被迷了魂,所以才发生了那些种种...他们都觉得像那种荒废了很久的地方,人进去是容易被‘迷’的!

  发生了这样惨烈的事情,大人都纷纷警告自己的小孩子不许去那里玩,只有有一些在厂矿区里年老的人好像有一些忧虑,不过讳莫如深的没说什么,不敢提起曾经让厂里的人猜测纷纷的那个地方,怕人心更不安稳。

  但不管外面的版本是怎么流传的,我爸爸妈妈始终相信最后是小渣救了我们!因为那一个早晨,那段特殊的记忆又被他们想了起来。

  爸爸把那截破布绳收了起来,说是小渣伴随了我一段岁月,又在最后的关头救了我,找不到小渣了,多半小渣是死去了,也要留着这截破布绳,让我亲手把它下葬,就当葬了小渣。

  毕竟这布绳是我亲自绑在小渣身上的,是它最后戴着的。

  这一切都是我在昏睡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但事情到这个时候并没有完,那段时间整个厂矿都陷在一种压抑的气氛里,街坊邻居之间往往第二天在谈话的时候,都会惊奇的发现,好像大家都常常做噩梦。

  疯了一个老人,说是看见了一只巨大的可怕怪兽,要吞了厂矿里的所有人....又有比较敏感的人,说是晚上睡不着,听见有野兽吼叫。

  那群孩子是最大的受害者,失去孩子的父母固然疼痛,还不肯放弃,没有失去孩子的父母也在拼命的想办法去安抚孩子,填平已经给孩子造成的阴影。

  在这件事情里,所有人都以为最让人痛恨的就是刘洋,无奈他已经死了,也算是付出了最大的代价,还能怎么办?

  周正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变的,因为他的父母拼命的用科学的理论去给他解释这一切,让他找到某种安全感,他也因此变成了在之后,极端的想把什么事情都试图用科学解读出来,解读不出来,就会陷入焦躁的情绪。

  这只是为了弥补缺失的安全感,在以后的以后,我们发生的一切,他又接受的很快,其实是因为一是他根本从骨子里就没有忘记过这件往事,只是勾起了他的回忆。第二是他毕竟已经成熟到了一定的地步,终于用勇气去直面自己,而不是一味逃避了。

  更何况,在他身边,还有我这样一个生死之交的好朋友!

  但不管如何,岁月不能跳跃着去度过,这一件往事造成的种种后果还在继续,直到他的出现。

  他是谁?他自然就是我的师父,亲手把小渣交到我手里的那个人...他出现的那天很普通,没有穿道袍,甚至是穿着一件当时比较流行的的确良白色短袖衬衫,带着一顶干净的帽子,那挽了一个发髻的长发也就藏在了帽子里,手里牵着一个少年,好看的不得了,那个少年自然就是我以后的师兄。

  那一天,我妈妈说是一个晴天,但是那一段日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厂矿好像就没有晴天。

  整个厂矿区,无论是厂区,还是家属大院都让人感觉雾蒙蒙的.....附近镇上的人不知道我们厂矿到底是在生产什么?有人说,远远的看着我们的厂矿整个都笼罩在一片灰雾里。

  师父就是这么牵着师兄的手出现在了厂矿区的大门,看了一眼巨大的厂矿区,淡淡的说了一句:“妖气冲天!”

  而就是莫名的缘分,这句声音不大的话,就正好让满腹心事的,正好走出厂矿区要去买菜的我妈妈听见了,她莫名的一回头,正好看着的就是我师父。

  还是那样无所谓的,好像带着笑,又英雄了得的脸!旁边那个少年还是唇红齿白,好看的让人觉得像是从电视里走出来的。

  可我妈一下子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