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七章 求救

第十七章 求救

  我妈妈不是一个容易哭的女人,至少从小到大,我对她哭的记忆并没有多少。

  她的性格中有一种那个时代的女性特有不爱红妆爱武装那种的坚韧,毕竟她成长的那个年代,社会给予她们的宣传就是这样的。

  但是她总是容易为了我的事情哭,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是,我记忆中她不多的几次哭泣,都是因为我。

  为什么她看见我师父就会哭了?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还在病着。

  在那件事情发生以后,别的小孩都进入了‘心理康复’的阶段,可我却还是躺在床上整日昏沉着说胡话。

  大医院早就去了没用,一咬牙我爸爸借了钱,又带着我去了省城的医院,依旧没有用。

  医生对我这种情况说不出个所以然,说傻了吧...人都不醒,还说着胡话,也不好就这样判定吓傻了。

  说不傻吧,这人就没有一个清醒的时候?该如何处理?

  其实,对于医生来说,难医的从来都不是什么身体上的绝症,给人类以发展的时间,总是会有攻克的一天...最难医的是什么?是来自精神的,心理的!这种所谓叫做‘心病’的东西,几千年长长的历史走来,并没有进步多少。

  这也就是所谓的心病难医吧,更何况是涉及到灵魂层面的,这根本就是一个现代科学无法证明的命题!如何去医?

  我就这样被带回了家,天天在家将养着,借来的钱没用完的,爸爸一咬牙让我妈妈全部给我买滋补的东西,男人简单的哲学来看,补了,身体就会好,身体好了,什么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我妈妈自然造做,而且做的更加细心,照料我到不分日夜....毕竟,无论处在何时何地,让一个母亲放弃她的孩子都是不可能的。

  就连母猴子都舍不得放弃死去的幼猴,会一直抱着直到腐烂,都舍不得松手。

  这就是母性!

  我的情况引来了很多人的同情,每天都变着方法找我妈妈探听着情况,这中间是有好奇,当然也有真切的同情,面对这种情况我妈妈总是淡淡的笑,说句在恢复了,并不让别人感觉她的软弱。

  长大后,她就常常给我说,给别人展示软弱没有用,别人同情了,不代表事情就解决了,人,还是要学会面对。

  那个时候,我觉得我妈妈像个哲学家!

  而我,那个时候到底是怎么样的了?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只是记得我反复的做着光怪陆离的梦,梦中有很多的奇怪,可是我竟然全然的不记得.....就是沦陷在一个又一个的梦里,抽身不出来。

  现在想起,我做怪梦这个毛病,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一直到现在将要死去,这件事情也无解!

  可是就算在梦中,我的感官好像还‘活着’....我能感觉在很多个夜里,我说胡话说到天昏地暗的时候,妈妈温暖的怀抱贴紧我,抱着我压抑的哭泣,泪水滴落在我脸上,脖子里的感觉。

  她叫着我的名字,涵涵,涵涵..一次又一次,我很着急,却又陷在梦中,根本无法给她任何的回应和安慰。

  我能知道,又有多少个夜里,我妈妈终于疲惫的睡去,我爸爸却是轻手轻脚的走到我的床边,静静沉默的坐着...香烟的味道飘散在屋里,一坐就是很久。

  偶尔,他粗糙的手会放在我的额头,脸上....偶尔,他会用长满了胡渣的脸磨蹭着我的脸,呼吸声有些阻碍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悄悄的在哭泣。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个晚上,他带着酒气坐在我身边,拉着我的手对我说了好多:“儿子,你快点儿醒过来,爸爸还想等你长大。等儿子长大了,我们就可以一起去钓鱼,一起去打球...你看上的姑娘,爸爸也可以帮你看看好不好看...这些是妈妈没办法帮你做的,你要长大..呜呜....儿子。”

  我依稀记得这些,我感觉很不真实,我爸爸是一个感情压抑的人,也烙上了时代特有的色彩,习惯当一个不多言的硬汉,我没想都他那么难过。

  血脉的相连,让我难过,让我多想去安慰他们...可惜,我偏偏是只能知道,什么都做不到,越是着急,陷在我自己都记不得的梦里越深,胡话说的更加的不可收拾。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我妈妈在厂矿区的大门口遇见了我的师父,听见了那一句妖气冲天,然后哭了。

  她哭是因为她觉得她终于等到了能救我的人,在这个人面前,软弱换来的就不仅仅是同情,而可能是实质性的帮助,她为了我,再也撑不住坚强...如同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了什么。

  总之不是一根稻草,而是一根强有力的树枝。

  “你别哭。”这是我师父对我妈妈说的第一句话,而在他身边,那个少年好奇的看着妈妈,嘴角勾起笑容,很是友善的样子。

  可在那个时候,我妈妈已经哭的喘不过气了,话都说不上来,只是拉着师父不肯放手。

  “阿姨,你的儿子呢?在哪里?”相比于师父,少年人的心性儿总是沉不住气,第一个打听我的却是我的师兄。

  我妈妈来不及回答,只是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情绪,好给这个少年一个答案...当日,他抱给我的小狗,救了我的命,那冥冥之中,就说明这个少年人岂可小视?

  我妈妈没有回答少年人的问题,可是我师父这个老头儿,却是代替我妈妈说了出来:“我想他不会好!正川,你跟随我在山上那么多年,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个地方的名堂?怕是已经事发了!”

  “啊?已经事发了?”老头儿难得的严肃,让这个叫正川的少年一下子脸色也跟着沉重了起来,嘴角的笑容没有了,整个人显得有一种少年人一般不会有的沉稳和威严。

  他紧紧的盯着厂矿看了许久,脸上竟然出现一丝惆怅,声音带着真诚的可惜说到:“师父,我们这样日夜兼程,还是来晚了吗?说好,会有个师弟的,我盼望着呢,不然总是我和你在山..”

  可是他的话却被老头儿摆手打断了,对他说到:“平日里用功一些,怕是早早就会发现!而且就算不发现,教你的那些沉稳心性儿,细心看事的道理又学到哪里去了?我们这一脉所学,一步错,步步错....你没见她(妈妈)哭吗?难道眼睛就长到头顶去了?你是该罚!”

  一听要被罚,少年脸上浮现了一丝头痛的神色,但很快又变得忧虑,不禁对着我妈妈说到:“阿姨,你儿子还活着的吧?”

  这俩师徒之前就在我妈妈面前旁若无人的说了许多我妈妈难以理解的话..如今这少年又问出这么突兀的问题,按理一般人该是发火了,可是我妈妈没有,其实仅仅是两面儿,她就知道了站在眼前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就因为不是一般人,他们说话的方式肯定也会很不同。

  此时我妈妈已经缓过气了,也没有再哭泣,有些不好意思了放开了拉着老头儿衣角的手,对着少年说到:“没有,他也不是要死了,就是整天的不清醒,说着些胡话,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少年不再言语,倒是那老头儿忽然感慨的说了一句:“是有一劫,原本就多劫,这是他该付出的代价!只不过,这一劫过不了,你儿子也就不是你儿子了。”

  说完,转头望着那个少年,老头儿训斥了一句:“你问的话好没道理?我说是你师弟,那就是你师弟,还没入门,你就这样问了,你是不信山门之中那问天之阵了?”

  “师父,不是不信,而是这情况实在是...”那少年有些忧虑的指了一下厂矿区。

  “是啊,这情况实在是....”这一句话,好像也戳中了老头儿的心事,他的神情也一下子变得沉闷了起来。

  这厂矿区是怎么样?我妈妈实在是不会明白的...但这个时候,她如何会放弃救我的机会,很是干脆的就对着老头儿要下跪,带着哭腔对他说到:“求求道长师父,看看我儿子到底怎么样了吧?”

  却不想,那老头儿动作快的惊人,一把就拉住了我妈妈,并不要我妈妈跪下去,他说到:“你这一礼,我当不起!因为这本就是我山门的渊源,如何能接受你这一礼?”

  什么山门的渊源?我妈妈不解,只当是这老头儿拒绝了她,又是要为我强行的跪下去,她在多年以后告诉我,那个时候想的很简单,就算是豁出自己的性命去打动我师父也好,也要他救了我。

  我听了,脸上平静,心中却感动的发颤...也不知父母恩,该如何报,一世为人能还清吗?

  但面对我妈妈的行为,我师父却是强行了拉住了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市场上有李玲玉的画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