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八章 诊断

第十八章 诊断

  李玲玉的画儿?这思维可真够跳脱的,不了解我师父的人,一般都跟不上他的思维方式。

  正常人的思维方式是直线,偶尔可能是一个曲线。

  但我师父是高低起伏悬崖型,外加断线型的....我觉得全世界能适应他,并跟上他思维的就只有我和师兄了。

  我妈那个时候显然和我师父不熟悉,他那个时候的说法对于和我师兄来说,可以算得上是基本型的跳脱了,都不是高级形态的表现,可是我妈依旧适应不了。

  看着我师父认真严肃外加渴望的脸,我妈这个反应还算快的人,硬是想了三五秒,才小心翼翼的问我师父了一句话:“李玲玉的画儿?那个能辟邪?”

  是的,我的情况街坊领居都说是中邪了,可是说是这么说,中邪了咋办?没人有谱!

  在当时也是悄悄找过人来跳大神的,甚至有个人拿鸡血洒了我一身儿,也没用...我妈妈觉得高人行事不可捉摸,他提起李玲玉的画儿,那指不定李玲玉的画儿真有什么不可捉摸的作用。

  “不,李玲玉漂亮。”老头儿此刻的神色很严肃。

  “啊?”我妈妈愣在了当场。

  在那个年代,李玲玉是红遍了大江南北的,能演能唱,明眸善睐,清丽的容颜是真的当得起漂亮两个字。

  可是,我妈妈很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个道爷要在这里跟她说李玲玉漂亮的事情,难道漂亮的人能辟邪?

  但在这个时候,还没等我妈妈说话,在老头儿旁边那个少年已经闹了一个大红脸,也顾不上什么了,几乎是冲过去捂住了老头儿的嘴,一边鞠躬一边道歉的说到:“对不起,阿姨,是因为我喜欢李玲玉,然后我师父帮我问来着。其实,我们这次来,也可以说是来找你儿子的,你不说我们也会救他的。那个...哈哈...就是麻烦你,如果市场上真的有李玲玉的画儿,麻烦带一张给我就好,谢谢你了。”

  这番话可以说说的那样的语无伦次的样子,但好歹礼节很周到,而且我妈妈也听懂了,他们就是为我而来,无论如何也会救我的意思,内心一下子充满了巨大的惊喜。

  上一次的相遇加上某一种直觉,让我妈妈非常肯定这老头儿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她非常相信,他出现了,我就有救了。

  这个时候,我妈妈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买菜?赶紧的拉着那个少年,说到:“那别说了,我先带你们去我家。”

  她生怕这神秘的两师徒再次消失了。

  —————————————————分割线————————————————

  几乎是一路无话的,我妈妈匆匆忙忙就把老头儿和少年带到了我们家,遇见厂矿大院儿里的熟人,我妈就推说是我们家的远亲来了。

  毕竟,那日在菜市场只是一个小插曲,就算见过的人们又哪里还记得这两师徒?

  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在一路上,那个少年比较引人注目,毕竟是一个相当俊俏的孩子嘛,是个人见了都忍不住夸两句。

  我妈哪有心思顾得上和人寒暄,总是匆忙的应付两句以后,就带着两人往我家赶。

  进家门的时候,我爸爸正在专心的给我煲汤,因为我的情况,我爸连上班也是经常请假了,但那个时候,厂矿里都是熟人,连领导也住在一个大院儿里,都对这个情况比较理解,对于我爸爸经常请假的事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季红,回来了?要你买的小鱼儿买到了吗?”我妈推门进来的时候,我爸没有抬头,炉子上小砂锅里的汤正在‘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整个屋子里都是浓汤的香气,而我爸正在专心的守着这锅汤。

  这是我爸最近去打听的一个方子,就赶紧的回家帮我熬了,因为差一味小鱼儿,我妈那么匆忙的去菜市场就是为了买这个。

  有用没用,他们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对我好的,他们都想试一下。

  也许也是天意,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就这样让我妈遇见了我的师父...也就如师父所说的,缘分到了这儿,我们当年就是不刻意找你,不也遇见了吗?

  “老叶,你看我把谁带来了?”我妈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小鱼儿,一路上绷着的心情到了家里终于得到了释放,一下子声音又再次带着哭腔。

  我爸奇怪的抬头,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让我妈如此激动的?结果,就看着了我妈身后跟着的一老一少。

  我爸爸的脸上流露着疑惑,可是还没来得及发问,我妈就走过来激动的抓着我爸说到:“小渣,他们就是把小渣送给我们家涵涵的人。”

  ‘哐当’一声,我爸的手上原本还拿着铁勺,在这个时候也一下子落在了地上,忽然也跟着激动的语无伦次,说到:“哎呀...就是他们吗?这里是厨房啊(老房子的结构,穿过厨房才能进到正屋),快,带屋子里去,我...”

  倒是我师父淡然了许多,走过去拍拍我爸的肩膀,说到:“还是先看看孩子的情况吧。”

  “好,好...”此刻,我爸爸已经是手足都无措了,听见我师父那么说,双眼已经泛起了泪花。

  从那件事情过去以后,我这样的情况都快持续20几天了,看着别人家孩子都背着书包上学去了,我还在家里昏睡着,其实心里就跟针扎了似的。

  如今出现了转机,就算是一个大老爷们,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很快,我师父和师兄就被带到了我的房间,严格的说起来,这算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可是在那个时候,我却还在说着胡话...那些胡话是我爸妈听不懂的发音怪异的词儿,可是听在我师父和师兄耳朵里却是让他们立刻就变了脸色。

  “师父,师弟他说的分明就是...”稳不住的是我师兄,一听之下就忍不住询问起师父。

  而师父用眼神制止了师兄说下去,实际上....就算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在那个时候说的究竟是什么?他们瞒着我。

  师兄在被师父制止以后,也就不再开口了,可能事情牵涉到一些复杂的事情,两个人在房间里只是沉默...倒是师父,开始检查起我的身体状况,翻翻我的眼皮,查探我的灵台,丹田...一系列的动作看的我爸妈也眼花缭乱。

  其实,我妈妈一直都有注意一个细节,那就是那个少年人老是称呼我为师弟,但在那个特殊的情况下,只顾救我的命了,哪里又顾得上问?

  在这样过了好些时间以后,我师父才停止了对我查探,脸色变得琢磨不定起来,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总是把目光落在外面蒙蒙的天空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同样严肃的还有我师兄,一个少年人却严肃的像个大人,气度也是沉稳...比起我师父,他是直接看着窗外的天空,很是有忧虑的样子。

  “师父,这个事情要怎么办啊?”在沉默了很久以后,师兄再一次的忍不住开口了。

  “不是你和我单独能解决的事情,怕是要费一番手脚。”师父也是叹息了一声,在这个时候,我爸爸正好把茶递到了我师父的手边,一听我师父这样说,立刻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忍不住说到:“师父,你是说?我儿子他这么严重?”

  在这个时候,我师父才回过神来,接过茶喝了一口,对我爸爸摇摇头说到:“不,不是你儿子的事,我说的是另有其事。你们所见所听都不要对外说起才好。”

  “那肯定不会说起。”我爸爸赶紧保证到,然后看了我一眼,说到:“那我儿子...?”

  师父在这个时候放下了茶碗,说到:“你的儿子,今天我就有办法让他醒来,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因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他那天遇见了什么,而是在于他自身。”

  “他自身?”我妈妈皱起了眉头,在想难道我先天就有隐疾?

  “是的,我给你们解释,你们也许不懂...但是你们为人父母,我也不好相瞒。简单的说,在那一天,你儿子怕是遇见了极其厉害的东西,难免阴气入体,大病一场那是必然。但关键的问题在于,你儿子自身..这样说吧,自身也有力量,被那入体的阴气给激发了...现在和阴气缠斗不休。阴气自然是会被驱逐的,你们要相信,你们儿子有这个本事...只是一个小孩子的身上如果藏有一把厉害的武器,早早的被他发现挥舞着,那是不是更危险呢?”师父尽量的找着措词给我爸妈解释。

  让事情控制在他们能听懂的范围内。

  可就是这样,我爸妈还是迷糊,忍不住问到:“那要怎么办?”

(我终于还是坚持着要抓狂的心,把这一章写完了,键盘坏了...那个U字和4字键,老是自动就陷进去,自动打字,而轻轻碰一下能出来一窜,边删边码,几度抓狂...今天就这一章,明天去换键盘。 山海秘闻录 http://www.shanhaimiwe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