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九章 救治(上)

第十九章 救治(上)

  一句那要怎么办?把我师父和师兄都问沉默了,因为他们在考虑接下来的事情是否是我爸妈能够承受的?

  时代的背景注定了人们的追求不同,就好比一个时代总是有人们理想的主流...在让自己的孩子进山做个道士永远都不会是时代的主流。

  在这样的沉默下,我父母越来越紧张,以为事情很严重。

  我师父却是越发的沉默,只因为这种事情他不知道如何去说出口,倒是我师兄毕竟是少年心性,在那个时候也不过11,2岁,站出来说了一句:“叔叔,阿姨...你们的儿子与我山门有缘,而且是很深的渊源。抛开这一次的劫难,他也要入我山门...因为...”

  他说到这里,就渐渐的说不下去了,因为在当时我爸妈的脸色已经变了,显然他们接受不了自己的独子将来不是一个大学生,而是一个道士。

  我爸爸也是属于那个年代比较有文化的人了,更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人生安排,可他们偏偏又可能是我的救命人,我爸爸一下子就踌躇犹豫了,不知道怎么开口,一时间愣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只得摸出了一支烟,很是沉闷的抽了起来。

  而我妈妈好像从两次的相遇已经琢磨出一些什么来,说到:“道爷,那上次你把狗给我儿子,也是?”

  “是的,缘分若此,我和小徒上一次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也是等着和你儿子撞缘,你儿子在那个时候有劫难,我们所知的就是那只狗在一定的程度上能帮你儿子渡劫,但天道难以捉摸,是不是能度过一劫,我们也不是太有把握!若能渡过这一劫,他是必然要入我山门的。”既然事情已经摊开,师父索性说了一个明白。

  “可那时你就知道我儿子有劫难,可能是度不过的劫难,为什么不?”我妈妈充满了疑问,但她也知道别人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又怎么好指责?之所以现在敢提出来,是因为那道爷口口声声说我会成为他的徒弟。

  既然要成为他的徒弟,为什么会有劫难也不救?

  师父的神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深深的看着我的父母,许久之后才说到:“你们知道的太多,怕也是要惹来祸事。这世间事岂可尽知?我不能回答你太多,只能告诉你,在当时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小徒必须留守山门,不是说你儿子对我不重要,他很重要,但就如世间是不可尽知一般,在这世间也总有必须要做的事情人,有时可超越一切。”

  “而我师弟也是该历这一劫的,否则也只是欠下无数因果,今日不还,来日也得尽数还清。”师父说完以后,我师兄接了一句话。

  我爸妈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毕竟我师父和师兄说的话离现实的生活太远太远了,并且似是而非,他们也是听不明白,只是有一种深深的不靠谱的感觉。

  “难道道爷,就不能行行好,救救我儿子,我家就只有一个独子,我们实在是...”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妈妈再一次开始哭泣,无论如何她也接受不了,小小年纪就把我送入什么山门。

  不说别的,就算街坊领居知道了,也会戳我爸妈的脊梁骨,不然就是认为我爸妈疯了。

  “就是!”我爸也忽然掐灭了手中的香烟,一向不肯求人的他在我师父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忽然朝着我师父跪下了,说到:“老道爷,你要什么我家都可以给,就是赔上我叶建国的命都可以,只是...”

  我爸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我师父强行的拉了起来,亏得我爸那么年轻的一个壮汉,竟然不能挣扎的就被我师父拉了起来。

  “道家人一切讲究一个缘法,你们既然不愿,我们亦不会强求。命是一定要救的,就算他不入我师门,既然是被我们撞上了,肯定是要出手。除了你儿子的命,这里的事情我们也要处理一下,少不得叨扰几日了。”面对我父母的拒绝,我师父也没有半分的生气。

  就如他所说,道家的事情讲个缘法,再深的渊源,要是没有那个缘分,自然也是枉费...他是不会强求的。

  倒是师兄在旁边有些担心的喊了一声:“师父...”

  我师父摆摆手说到:“正川,你不必插嘴这件事情。”

  我师兄有些讪讪的闭了嘴,而师父却是严肃的望着我父母说到:“之前我也说过,这孩子的问题出在自身,所以要让他彻底的安稳并非一日之功,否则日后发作起来,怕是会更加的严重...他若不入我山门,也得每年你们将他带上山来住上一些时日,到12岁方可。”

  住上一些时日,要做什么?师父自是没有明说。

  但事情能谈到这个结果,已经是让我父母满意之极了,哪里还会不答应?连忙是点头满口的答应,毕竟也是为了救我,在山上住一些时日又有什么了不起?

  原本到这个时候就应该皆大欢喜了,可是我师父却是有些愁眉不展,轻声的对我父母说到:“我没有恐吓威胁之意,只是有些事情不能对你们隐瞒。这一次的劫难就好像是一把钥匙,为你儿子的人生打开了某一扇大门,若是入我山门,还能保得一些岁月,平安的成长...若是在红尘俗世,怕是哪一日..”

  说到这里,师父就没有说话了,言下之意已经很是明白。

  留下我妈妈和我爸爸面面相觑,倒真的是拿不定主意了,毕竟和师父只是萍水相逢,到底是否可信?谁敢拿自己儿子的以后来赌。

  ——————————————分割线——————————————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谈到这里,是再也没有人提起。

  有些决定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下,就如我师父所说,一切都是缘法罢了,若我该入山门,那就必定是要去的。

  我还在床上昏睡...眼下按照师父的说法,是要先救了我再说。

  我父母以为像这种事情,他们应该回避,却不想我师父说到:“你们在这里也无妨,拔出阴气,让他醒来这点儿本事我还是有的。”

  说完,他取下随着背着的黄色布包,然后对着我师兄吩咐了几句,我师兄转身就跑了出去。

  “这位小师傅是去哪里?”我妈有些疑惑不解。

  “你不用担心,买一些东西罢了。”师父也没有过多的具体解释,而是把我从床上抱了下来,让我父母准备了两条长凳,盖上一张布,把我放在了长凳之上。

  接着,他对我爸爸说到:“建国,对吧?你去寻一只雄鸡来,越大越精神越好。”

  我妈妈心有疑惑,对我师父说到:“道爷,之前也有人用过这个方法,可是...”

  我妈妈没有说谎,之前也请来了民间的神婆,也真的是用过这个方法,结果鸡血洒了我一身,那只鸡也没有死,挣脱了之后,在家里乱飞,闹得家里鸡飞狗跳的,好不狼狈,而我根本没见任何起色。

  我师父朝着我妈妈微微一笑,说到:“不用一口一个道爷,我姓云,云世潇...当年师父给的名讳,说是许我一个在世间的态度。你们愿意的话叫我一声云老头儿就好...哈哈,原本就老了嘛!不要一口一个道爷了,听得我全身都是鸡皮疙瘩。”

  云老头儿?这道爷说话的态度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可是我爸妈哪里敢叫他云老头儿?

  只敢叫一声云师傅...接着,我妈妈就问到:“那鸡血没有效果,是不是?”

  “没关系,寻来就好了...雄鸡血的确是好东西,特别是鸡冠子血再是阳气充沛不过....只是民间一些粗浅的用法,不见得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而到了不同的道士手里,却是真有不同的用法。”师父的态度很有耐心,解释起来也不骄不躁。

  那个时候,我怪不得我爸妈‘迷信’,按照我妈的说法就是,由不得让人不信你师父,言谈举止,行事之间颇有风度...做事淡定从容,就是这份气度也会折服许多人。

  我师父这样一说,我爸爸哪里敢耽误?赶紧应了一声,就匆忙的跑了出去。

  而我师父则是让我妈妈搬过了一张矮桌,放在了我的身前....而他就从身上摸出了几只粗细不同的毛笔(我妈妈看来就是毛笔),然后几个大小不一的盒子...最后,又郑重的拿出了一盒东西,打开来摆在了桌上。

  那盒东西是一盒透明的针..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只是看师父的态度,我妈就觉得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心想这云师傅不会来一招金针刺穴?可是金针是金子铸造而成的,这透明的是什么东西?

  我师父自然不会给我妈妈解释这些,准备好了这一切之后...他又从随身的黄布包里拿出了一个空白的盒子,就像磨墨用的砚台。

  只是颜色非常的奇怪?这又是要做什么?

(好吧,师父出手了....和姜师父出手是大不相同,传承不同,自然各具特色...有书迷问我承一会不会出现?求我一定回答,还有道士里的一些小辈会不会?我就在这里说了吧,杨过是主角的江湖,郭靖在不在呢?好了,今天还有一章! 山海秘闻录 http://www.shanhaimiwenl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