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一章 落笔

第二十一章 落笔

  云老头儿一丝不苟专注的神色自然也吸引了我爸妈的注意力,他们也同时盯着那个小盒子。

  在盒子中那些粉末已经被公鸡血所染红,随着公鸡血慢慢的浸润,那个盒子之中忽然发出了一声咆哮的声音!

  这声音来的突然,却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威势,我爸妈自然分辨不出来什么气场,只是觉得那个声音实在太过吓人,比曾经在动物园里听过的老虎咆哮的声音要吓人很多倍。

  所以,这个声音一吼之下,我妈一下子就差点跌倒,然后被我爸一把扶住。

  我爸的脸色也有一些苍白...但莫名的是我,原本是昏睡不醒的,听见这个声音,忽然一下子就坐起,双眼陡然的睁开,盯住了那个盒子,那个目光冰冷而沧桑,好像经历了千世百劫,已经是尘埃落定那种沧桑。

  这目光中的沧桑带着一丝悲凉的气味,绝对不是一个小孩子该有的目光,在我爸妈看来,我陡然醒转,却陌生的不像自己的儿子,难免心惊。

  可到底是血脉连心,女人家又分外心软一些,看到我这样的目光,我妈妈只是觉得莫名的心酸,感觉我像承受了很多的磨难,竟然捂住嘴,莫名的想哭。

  “云师傅,我儿子这就醒了?”看见我坐起来,我爸爸是挺高兴的,虽然之前被那兽吼吓了一跳,又觉得我那样陌生,可醒了总是比昏睡着不省人事的要好。

  我爸爸只是在担心,目光如此陌生的我,醒来以后还会不会认得他们?或者变为了另外一个人。

  可是云老头儿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爸爸的问题,只是在那声咆哮声响起的时候,快速的从黄色布包里拿出了一个陶瓷的瓶子,拧开瓶盖以后,非常均匀的在那些粉末上洒上了瓶中的清水。

  这些清水皆是山上接来,沉淀过后的雨水...无根之水,未占地气,最是洁净不过,也有不占因果之意。

  随着清水的倒入,那声兽吼的声音已经平息下去,但那个怪异的盒子却莫名的有一些些微的红色光芒,这种光芒非常的微弱,似有还无....我爸妈却是注意到了,好像在那层微弱的红色光芒中,盒子也隐约的浮现出一些纹路,那些纹路勾勒成了各种怪异的东西,似动物,似植物,总之我爸妈是一个也认不出来。

  倒入清水以后,云老头儿又从黄色布包里拿出了一个毛刷,开始细细的调和盒子里的粉末,很快盒子里的粉末就被调和成了一小盒金红色的液体。

  这个时候,云老头儿才放下了毛刷,开始对着那盒金红色的液体掐动各种在我爸妈开来完全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奇怪手势。

  于此同时,之前跑出去的少年人也回到了家里,手里提着竹篾,白纸,还有一张卷起来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

  他进来也不打扰云老头儿,只是静静在一旁站在,只是看着那盒子和金红的液体,眼里流露出一丝震惊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云老头儿才做完了我爸妈看来很怪异的手势,额头上竟然微微见汗。

  在他收势的刹那,我妈就像有感觉一般,感觉到好像一只很厉害的野兽,或许就是刚才发出咆哮那只野兽被锁在了那金红色的液体之中。

  “你们夫妻俩倒是有些慧根儿之人。”云老头儿在这个时候,有些疲惫的样子,端起我爸爸给他准备的茶水喝了一口,这样平静的说了一句。

  “云师傅,你怎么这样说?”我爸忍不住追问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直挺挺的坐起,目光陌生的我,我爸妈始终有些不敢靠近。

  而我也奇怪,在云老头儿做完了那些奇怪的手诀以后,又直挺挺的躺下了...又陷入了胡乱的状态,像刚才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我妈担心的看了我一眼,而云老头儿却不以为意,只是解释到:“从你们俩刚才的神情来看,定是看到了一些什么,听见了一些什么...若是那慧根儿完全闭塞的人,是感觉不到什么的。”

  说话间,他的手轻轻的在那个奇怪的盒子上摩挲了几下,说到:“叶涵刚才也并没有醒来,只不过我之前说过,这盒子原本就与他渊源极深,刚才我用来‘对付’那公鸡的几手,也与叶涵有着极大的关系。他感应到而醒来再正常不过了...”

  我爸妈也听不懂,只是云老头儿展现的这些已经完全的折服了他们,从一定程度上简直颠覆了他们的三观,他们也说不出什么,只是不停的点头。

  心中也泛起了嘀咕,明明才几岁大的儿子,怎么和这个也有渊源,那个也有缘分的...自己儿子到底是什么人?

  也在这个时候,之前那不敢打扰的少年终于敢说话了,他擦了擦汗,对云老头儿说到:“师父,你要的东西已经买来了...可是,师父,你用这个..还有这样的符墨,师弟,不,叶涵他能够承受吗?”

  云老头儿接过了叶涵手中的东西,说到:“他的事情你知道的不多,不用这个,根本无法镇压他自己的力量,但也只是暂时。莫说动用这些,怕是再厉害十倍,到了一定的时候,也不一定压的住。”

  “那要怎么办?”少年的脸上有了忧虑的神色。

  云老头儿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慈爱,轻轻摸了一下少年的头,说到:“从长计议。”

  他们师徒俩只管对话,却听得我父母云里雾里,一颗心也跟着忽上忽下,只是完全不懂,也不好发问。

  少年买来的东西很简单,云老头儿默默的清点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那一个卷好的纸上,神色一下子就变了,他转头有些激动的问到那个少年:“你没有买错?确定是她?”

  少年好像有些无奈,有点儿‘做贼心虚’的看了我爸妈一眼,点头有些没好气的说到:“说到,师父,我没买错。”

  那云老头儿神色一喜,嘴角带着异常满足的笑容,当下就要展开那卷卷住的东西,却被少年慌忙的一把按住,有些焦急无奈的说到:“师父,先办正事要紧。”

  云老头儿有些‘哀怨’的看了少年一眼,竟然当着我爸妈的面,把那卷东西小心翼翼的收进了怀中...他好像习惯了这样,却不知道那白色的的确良衬衫被塞进了一个这样的东西,鼓出来一个圆柱形,十分的怪异。

  可是云老头儿却豪不在意,拿着竹篾,拉过一张小凳子,问我妈妈讨要了胶水剪刀细线等物,就开始忙碌起来。

  而那少年,却是从自己的黄布包中拿出一个方形的盒子,里面是各种调色的彩墨,他开始细细的调起墨水来。

  一时间房间又安静了下来,我爸妈也搞不懂他们在做什么?只是张罗着去洗一些瓜果,好招待这俩师徒,在这过程中,我爸不禁好奇的问了我妈一句:“云师傅那么宝贝的东西是啥啊?我怎么看着像一张画报啊?”

  我妈在洗着苹果,心底也是奇怪,只是莫名的想起了初遇的时候,他问自己市场上有没有李玲玉的画儿,该不会是那个吧?我妈心里的感觉很怪异,云师傅是个高人啊,怎么会如此?可是刚才拿着那卷画报的那样儿,那笑容...我妈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我觉得应该是毛主席的画像,不然就是十大元帅的,我小时候得到过几张,可宝贝了。”我爸还在自言自语的说着,自然就联想到了自己身上。

  我妈用力的搓洗着苹果,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可能是李玲玉这一句话,怕打击到我爸爸,高人原来是这幅模样...而她心里也在嘀咕,如果儿子跟着每年都上山,难道也会变成这幅模样?

  那样的笑容,然后把一个女人的画报塞进自己的怀里?!我妈又生生的打了个冷颤...她实在不忍心把猥琐两个字用来形容云老头儿的笑容。

  洗好了水果,我爸妈进屋了,却只见师徒二人都极其的认真。

  云老头儿的手很巧,只是这一些功夫...用竹篾就编出了一个人形的框架,而那个少年,乖巧的模样,正在帮云老头儿打着下手,把剪裁好的白纸一张张的贴在那个框架之上。

  民间的白事,也扎纸人...我爸妈瞬间就明白了云老头儿要做什么?只是这手艺精巧的根本不是民间的那些人能够比的。

  很快纸人的雏形就出来了,和我一般高,立在那里,身形什么的都像我....简直是巧夺天工。

  在这时,那个少年人就拿起了调好的彩墨,开始在纸人上描画,那下笔极其的精巧..只是三五两笔就勾勒出了纸人的眉眼,竟然和我有八分的相似。

  我爸感慨这少年的画工,心中惊奇不已...而在那边,云老头儿已经选择了一只笔,端着那个盒子走到了我的身前,一下子掀开了我的衣服。

  “最难的关口已经过去,接下来这个阵法也不足道....只是等下发生了什么,你们也都别开口。”云老头儿只是这样吩咐到。

  说话间,那只笔已经蘸满了那金红色的液体,落笔在了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