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二章 清醒

第二十二章 清醒

  就算是在回忆中看见当年的一切,看见当年的师父和师兄,我的情绪也在剧烈的起伏。

  我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已经深陷在回忆中,也懒得去想起过后的种种,只是震撼再一次见到师父出手,依旧是我不可企及的高度。

  一只阵纹之笔在我身上行云流水,一条条繁复的阵纹就如同变魔术一般的出现在我的身上,充满了一种神秘而未知的意味。

  在这个时候,师父才像一个真正的高人,之前的一切气度,气场,高人风范在他亲自动手画阵之后,都像是‘浮云’,因为根本不可和此刻的他相比。

  师父画阵的时候,带着一种仙气,是一种真正的神仙风范,潇洒无比,轻松淡然...龙走蛇舞之间,就像自有一番天地。

  就如他所说,此刻只是一个简单的聚阴阵,对他来说,真的是微不足道。

  只是在阵中加入了他独有的变化,形成了复合之阵,复合的那一重是什么,就是到了如今我也看不懂。

  我想如果不是复合了一重未知的变化,师父应该在几分钟之内就完成阵法,只是加入了这一重变化,才让他耽误了十几分钟,才完成阵法。

  阵法完成以后,师父潇洒的一扔阵纹之笔,叫了一声:“正川,准备。”

  就拿出了本门独特的阵印,压在了我的小腹丹田之处...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把阵眼要设在那里,而阵法的变化也出现在那里...只是看见我那个时候还是稚嫩的师兄,在应了一声以后,一个纸人就立在了我头的正上方。

  看着那栩栩如生的纸人,就好像另外一个我一般的立在那里,充满了某种灵气...让我不禁心中感慨,这就是师兄的才能,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聪明的只需稍许点拨,就能无师自通很多东西。

  却是在那一日,那样优秀的他,对我说了我也想象不到的话...我以为他和师父才应该是我一路前行,望着的背影。

  回忆就如同一部褪色的黑白电影,但是在电影中,我爸妈的表情却是如此的丰富。

  他们已经完全的被云老头儿和那个少年露出的几手给征服了...那个云老头儿在我身上描绘的时候,就如同真正的神仙中人下凡,那股洒脱不羁的潇洒风度,让我妈妈觉得如果不是神仙,凡人怎会如此?

  而我爸爸则已经完全的沉默了,一双眼中眼光不停的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那个少年人把活灵活现的纸人放在了我头的上方,他们才完全的清醒过来,我妈看着那个纸人,指着已经是说不出话来,还有谁比她更熟悉自己的儿子?又不是素描,一只毛笔几笔勾勒出的人脸,竟然有八分的相似,神似却是到了十足。

  明明就是没有生命的纸人儿,怎么看着竟然觉得就是自己的儿子?

  但在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们惊讶了...云老头儿的阵印一放,躺在两条长凳上的我就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声....看着就见身上的皮肤下涌起了层层似有非有的黑气儿,然后朝着阵纹所在的地方集中。

  这个过程速度并不快,甚至有一些缓慢...只是能够亲眼看到我身上起了层层的黑气,这个事实比之前任何事情带给我爸妈的震撼都要深。

  我妈妈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我爸爸的手,而我爸爸紧抿着嘴角沉默,脖子上鼓胀的青筋也说明他很不平静。

  主要是在这一个过程中,我发出的声音越来越痛苦...整个人的身体也开始发红,汗水不停的从我身上冒出,身体也在颤抖,分明就是一副用力过度而且快要支撑不住的表现。

  我也有挣扎,却是不怎么猛烈,并没有从长凳上掉下来,只是每一下带出的痛苦,连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

  此时,云老头儿和少年人的神情也极为严肃,相比起来,云老头儿还算淡定,那个少年人却是看着我,眼中流露的全是担心。

  之前,云老头儿有打过招呼,无论发生了什么,不允许我爸妈开口..所以,看着我这么难受,我妈妈也只是捂着嘴流泪,而我爸爸也红了眼眶,看着那黑气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厌恶,在他们看来,毕竟是那黑气折磨了我那么久。

  “你们也无须这么担心,要相信叶涵。这是一场意志的考验,本身抽离这些阴气并不痛苦...痛苦的是这些阴气和他自己本身的力量剥离的过程。如果不彻底的剥离,也无法去压制他本身的力量,他还是会不清醒...如果任由他本身的力量消除这些阴气,力量就会被彻底的释放,他本人是绝对承受不住的。活与不活,旁人也只是外因,他自己才是关键。可是,他是叶涵,他应该能过这一关的。”云老头儿似乎是在安慰我爸妈,实则却看起来像安慰自己。

  我不明白为何只是区区两面,他对我就有如此的感情?那么担心我...只是这些回忆到底还是暖心的。

  面对云老头儿的话,我爸妈只是不停的点头,他们也不懂什么?只能去笃定的相信云老头儿的话,即便那一句我是叶涵,我能过这一关听起来是那么苍白,毕竟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凭什么就一定能过这关?

  而那个少年似乎更加的担心,看着那层层的黑气被剥离,然后涌向阵纹,终是忍不住开口:“师父,这些阴气竟然浓厚到让普通人都能看见,能够完全的拔除吗?叶涵不会留下什么不好的...”

  说着他又沉默了,只是担心的看了一眼我爸妈的神色....在这个,我是师兄到底只是一个少年人,还没到12岁。

  面对师兄的问题,师父并没有直接的回答,而是走到了我的身前,有些怜惜的擦掉了我额头上的细汗,对我师兄说到:“我说过,你了解的只是很少...相信他,比起他的过往,这一些阴气算什么?不算什么...我只是心疼他以后要面对的苦难。”

  云老头儿此时对我的心疼并没有半分的作伪,言语也是真诚之极...只是话语的内容让我爸妈心惊肉跳,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对方,相握的双手也握的更紧了,似乎是在给彼此力量,支撑着一起去面对。

  而少年人也是没有再开口,看他的神情也是的确了解的不多,只是云老头儿说到困难二字的时候,他的神情也黯然了一下。

  再这个时候,黑气已经在我的皮肤下聚集的差不多了,开始疯狂的涌向了那条条的阵纹,在这个时候,云老头儿再次拿起了阵纹之笔,走到了那个活灵活现的纸人身前....再一次的,阵纹之笔仿佛在他的手下活了一般,开始行云流水的在纸人的手心,脚心,下腹之处出现几个奇异的阵纹符号。

  那是锁阴的小阵...是我师门特有的手法,和世间流传的锁阴阵法都极其的不同!

  一个阵纹之符都有很强的效力,可是云老头儿却一口气描绘了那么多...可见这股阴气的厉害!

  在这个时候,阴气的流动似乎到了尽头...云老头儿终于从之前摆放在桌子上的小盒子中,拿起了一根透明的细针...朝着我灵台的方向扎来...

  细针只是扎入了表皮的一层,却稳稳的立着,像深深的扎入了什么东西一样...

  接着,那黑气竟然通过细针被释放了出来...看着就要扩散开来,在这个时候,云老头儿掐动了一个奇怪的手诀...那黑气竟然朝着纸人不停的涌去,从纸人的灵台出开始进入纸人的身体。

  这个过程异常的神奇,再一次将我的父母震撼!他们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而黑气涌动的很快,渐渐的,从浓黑如墨,变得极其淡了...之后,就变得看不见了!

  我还在痛苦的嘶吼,而云老头儿在这个时候,却快速的在纸人的灵台之处也描绘上了一个阵纹之符!

  接着,他神情严肃的在我的胸口又放在了另外一个本门特殊的阵印...我原本就要起身坐起,却在这个阵印落下之时,身体一下子又躺了回去,原本在喉间的嘶吼,也像是被谁生生的掐断了一般,一下子寂静无声了。

  此刻,在我小腹处的那个阵法隐隐在流动,但很快就没有了声息...我闭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只是还没有清醒。

  云老头儿再一次怜惜的为我擦了擦汗,翻动了一下我的眼皮看了一眼,然后抬头对屋子里的人说到:“叶涵已经挺过了这一关。”

  我爸爸立刻欣喜若狂,我妈妈喜极而泣...在这个时候,云老头儿似乎有些疲惫,找了椅子坐下了,但是嘴角却是欣慰的笑,对着我爸爸说:“把他的身子擦洗一下,然后放他到床上休息吧,他应该很快就能清醒过来。”

  而我爸小心翼翼的抱起我,在这个时候,我终于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小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