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三章 缘分

第二十三章 缘分

  这一声小渣宣告了我彻底的清醒,在这个时候,哭泣的不止是我妈妈,连我爸爸的声音也跟着哽咽了。

  那个少年人似乎也很是欣喜,我迷迷糊糊的眼中第一个映照出来的影像,便是他对我挤眉弄眼的样子,只是生的俊秀,这番调皮的样子也让人顺眼,颇能生出几分好感。

  我的记忆原本模糊,已经记不得我那个时候对待师兄第一次这样示好,做出了什么反应。

  却是在回忆之中,清清楚楚的看见我对着师兄无力却也友好的笑了一下,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却是看见师兄惊喜的转身对师父说到:“师父,他对我笑啊。”

  这一笑便是缘分的开始,尽管之后面临了那样的沉痛,和深深的被背叛的感觉,也挡不住在记忆之中思念他,思念师父。

  我迷迷糊糊的再次睡了一个下午,到晚上才醒来。

  可是,我睁开眼睛看见的不是熟悉的爸爸妈妈,却是一个老头儿...我记得他,嘴角一丝仿佛玩世不恭的笑容,额头上那道伤痕显得英雄了得。

  一年以前,正是他和那个好看的少年人亲手把小渣送到了我的手中。

  他端着一个瓷碗,坐在我的跟前,碗中袅袅的冒着热气,粥的香甜混杂着药材的清香,让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昏睡的时候,一切的吃食都是妈妈想尽办法的喂给我,实际上又能吃到多少呢?

  原本就个头儿小小的我,这些日子又瘦了一大圈,看起来有些皮包骨头的意思了。

  “就估摸着你该醒了,吃吧。”说话的时候,他很自然的舀起了一勺碗里的粥,对着我没有一丝陌生该有的距离感,一切好像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连那身上的亲切都是。

  好像粥有些烫了,他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了我的嘴边。

  我莫名的,一点儿也不排斥他,张开嘴,温热的粥就被他喂进了嘴里...尽管如此,我还是有些疑惑,抬眼看了一下四周,还是我熟悉的家,妈妈不知道哪儿去了...爸爸就坐在不远处,眼睛通红的看着我。

  卧室的门口倚着一个少年,好奇友善的看着我,嘴角也是带着一丝亲切的笑,看着我看他,调皮的对我眨了一下眼睛。

  在这个时候,我终于完全的清醒了过来,所有之前的事情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入了我的脑海...最后的镜头就停留在小渣看我的那一眼,留恋,分明畏惧却义无反顾,又充满了不舍的一眼。

  我撇撇嘴,口中的热粥是再也咽不下去,眼看着就快哭出来了。

  却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搭在了脑袋上,轻轻的揉了揉,他对我说:“了却了因果,却留下了情。这番感情便是天地留给人们最好的东西,温暖而正面的能量,让人的灵魂在累世中不断的前行,你也别太难过了,小渣如愿了。”

  是那个老头儿在对我说话,可是他的话我听不懂,只是听见他提到了小渣,我一下子就哭出了声音!

  我对他,莫名的没有我对那些陌生人的疏离,从小性格就是如此,很难去接近别人,所以也很少在别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喜怒哀乐,哭更是不可能,却是对着他伤心的,毫无顾忌的哭了。

  或许,是因为他还有那个少年人是送给我小渣的人吧?很多年以后,我都是如此的想...那番变故,让我不肯承认这是缘分。

  看我这样哭,老头儿的眼中闪过一丝心疼,竟然是放下碗,把我揽进了怀里,轻轻拍着我的头。

  “我要小渣。”我哭的伤心,他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只是沉默。

  倒是那个少年人走上前来,强行的揽过我的肩膀,对着老头儿说到:“师父,叶涵还没入门,哪里听得懂你这些话?”然后亲密的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到:“男子汉大丈夫不兴这样哭的,虽然现在小渣不见了,长大了,我们把它找回来就是了。”

  还能找回来?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和鼻涕,看着这个少年人的笑脸,如同看见了希望。

  “我叫唐正川,你以后叫我正川哥吧...长大了,是可以找回来的。如果找不回来,那就是小渣已经投胎了,投胎了,它会变得更好。”他安慰着我,而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叫唐正川。

  “可是,我还是想找到小渣,但是它被怪物抓走了。”想着,我的眼泪又快泛出眼眶...但原本就是不爱哭的性格,我生生的把它憋回了眼眶里。

  “那就长大了去找。”唐正川对着我拍拍了胸膛。

  “为什么要等长大?”我问他。

  “长大了,有本事了,就能打赢那个怪物,就能救回小渣了。”他在那个时候,许了我一个童话...在长大之后,我才知道,这个曾经在少年时安慰了我许久的事情,只是一个童话,美好却不能实现。

  “嗯。”我重重的点头,莫名的相信他们,既然他们送来了小渣,所说的话就不会假,不可否认那番话在那个时候给我的安慰。

  见我安静了下来,唐正川嘿嘿一笑的就这样坐在了我的旁边,而那之前沉默的老头儿则是重新端起了粥碗,一口一口细细的喂我喝下那碗粥。

  这就是我和师父还有师兄的第一次相处...想来就像很久远的岁月之书,被风吹动了扉页...一页页翻到了那幅画面,永远的定格。

  在之后的岁月里,我知道了,那碗粥是师父亲自熬煮给我的,里面加入了珍贵的补身子的药材...那一天,他一定要要求亲自喂我,说我快醒了。

  而那一天,我妈妈还在厨房里忙碌,没看见这一幕,我爸爸的内心却被触动...忽然觉得人与人之间是有缘的,是真的有缘的,这是他之后亲口告诉我的话。

  ——————————————————分割线————————————————————

  我就是这样被救醒了,但是按照云老头儿的话,我这个情况只是治标不治本!在以后的岁月里,我难免会上山,彻底的去掉这一次的病根儿。

  话是这样说,但是我爸妈总觉得云老头儿是隐瞒了一些什么情况,可是他的善意,爸妈都感觉的到,因为基本上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也不好追问太多。

  云老头儿带着唐正川就在我家住下了,我虽然被救醒了,但是整个厂区还莫名其妙的笼罩在灰雾之中。

  人们的情绪好像也受到了影响,在这些日子里越发的不太平...邻里之间莫名的开始吵架,甚至连打架的事情也发生了好几次。

  云老头儿并没有给我爸妈透露他们在这里住几天是为了什么?有些事情,毕竟普通人知道的越少越好,但我爸妈何其聪明的人,只是一两天便察觉出来,他们留下来多半是为了那一次发生在废厂区的事件。

  可是,这种事情又怎么好说破?

  所以,云老头儿顶着我家亲戚的名声留在了厂矿区...每天倒是有大半天的时间不会呆在我家,而是借着这个名义在厂矿区四处的转悠,和人搭话,也不知道在打听一些什么?

  偶尔,在厂矿区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不知道去了哪儿?

  我爸妈猜测是废厂区...毕竟是高人,那个地方他不去探查,才是怪事?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云老头儿怎么可能有本事进的去?毕竟那里是被公安局亲自封锁的,而厂区为了重视,还派了一队人日夜的值班守着,就怕再有小孩子闯进去。

  莫说小孩子,大人也不让进去...原本办这些事情,厂矿区只是三分钟的热度,日子久了,也就松懈了。

  但是这事发也没过多久,正是严格的时候,云老头儿如何能混的进去?

  相比于云老头儿的常常不在,唐正川倒是很喜欢和我玩儿的样子,常常守在我的身边...因为身体的原因,我爸妈暂时还没有让我玩恢复去上学,有了唐正川的陪伴,我倒也不寂寞。

  他会很多东西...写字,画画,围棋象棋...甚至他还告诉我,一种叫古筝的乐器,他也是会一些的。

  他不像其他的小孩子,和我在一起,就是带着我疯玩...而是会教我这些东西,但也不强求,总让我觉得他很厉害的样子。

  在我醒来的第二天,我就陪着我带着那一截烂掉的布绳,说是亲自把小渣先葬着...以后,小渣没死总是找的回来的。

  他郑重其事的念了一段怪异的经文,我听不懂...他却对我说,心里一直想着小渣,祝福就好,他念的东西我并没有必要听懂。

  他给了我一个很小的荷包,然后把我带回来的小渣的毛装进了那个荷包...他说,如果实在想,这就是一个纪念。

  不得不说,小时候师兄在那个年月,很有一本正经好师兄的样子...只是岁月把他变得吊儿郎当了一些。

  那些日子,在他的陪伴下,我渐渐的平静,莫名的心理上留下的阴影也渐渐的被深埋。

  但是,厂矿区却变得不那么平静了!

(今天的三更完毕...大家看书愉快!更多精彩小说推荐 http://www.shizongzui.org/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