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四章 厉害

第二十四章 厉害

  因为厂矿区来人了!

  先是来了一队穿着制服的人,也不知道通过了什么手段得到了厂领导的同意,径直的封锁了废厂区,不仅厂矿区的人不能靠近,就连附近镇子的任何人都不能靠近,之前组织的那个所谓的巡逻队也直接被驱散了。

  接着,是一些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了厂矿区,虽然是偌大一个厂矿区,但是都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熟人,陡然出现那么一些陌生人也是挺显眼的。

  而且那些陌生人很奇怪,虽然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多大的区别,但气质和普通人却截然不同,就算他们刻意的掩饰,都有一种出尘的味道。

  不过,这些陌生人住在厂矿的招待所,平日里也不怎么和厂矿区的人接触,只是偶尔会前往废厂区,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最轰动的是曾经废厂区的老领导来了一个,当然搬厂区基本上就是几个老领导下的决定,只是在做完这件事情以后,他们纷纷被调离了这个地方,这次忽然回来一个老领导,人们开始纷纷的猜测。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况且在那个时候,厂区的大领导也和普通的工人们是邻居。

  很快,就有风声传了出来。

  说这些人是了不得的部队和特工什么的,而废厂区以前是一个特务的聚集点,说是特务在这里藏了什么秘密没有带走,平日里也是有特务混到这里的...失踪的孩子和死去的那个镇上的混混都跟特务有关。

  这个说法和孩子们的遭遇大相径庭,如果只是这样的说法,根本不可能在厂区站的住脚...但也不知道谁传出了流言,说是特务在这里搞过秘密实验,那个什么秘密就跟什么秘密实验有关!

  而秘密实验是什么?有人就说了,是毒气....人吸一口就会产生幻觉,所以孩子们都产生幻觉了..要不然,孩子们说的那些东西,大人们去寻找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了?!

  因为这样的解释,几乎厂区所有的人都接受了这个说法,毕竟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都说的过去了....除了失踪的孩子,但勉强解释为特务的干的,也算说的过去。

  只要一切都是人为的,人们就慢慢安心了...相比于杀人的特务,人们还是会对未知的东西害怕一些。

  厂区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云老头儿却跟没事儿一样的,还是保持着这样到处转悠的节奏,只是偶尔还是会不知道去了哪里?

  唐正川一如既往的陪着我,话很多的样子,我总是感觉他好像很寂寞,到了这里,才像得到了解放似的和我玩在一起。

  孩子的世界简单,大人们议论纷纷的事情根本影响不到我们,只是我觉得我爸爸好像想了很多的样子,有一次我听见他和我妈妈说到:“云师傅怕不是一般人,咱们厂矿区来这些人,恐怕都和他有关系。”

  妈妈很疑惑的问到:“道士那么有本事?来的这些人连咱们厂矿的老大都恭敬的很,不敢得罪,你说是云师傅叫来的?我不信。”

  对于我妈妈这样的回答,我爸爸流露出了一点儿无奈,说到:“你平时挺聪明,到这个时候咋就想不明白?你联系所有的事情来想想,再想想云师傅的手段...最后,你再想想特务这个说法站的住脚吗?我虽然解释不了一切,但我至少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清楚,你就想一点儿,云师傅到底留在这里是为了啥?你忘记你跟我说过的话了啊?你最初在厂矿区大门遇见他,他跟你说了什么?”

  “哎呀!”我妈一拍大腿,望着我爸说到:“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反应过来了,云师傅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妖气冲天’。”

  说着,我妈眼神赫然的看了我爸一眼,我爸低头说到:“我也就是那么一说,那些高人的事儿咱们还是别猜。”

  “这么说来,云师傅是有大本事的人啊。”我妈感慨了一声。

  我爸的神色却变得有些犹豫和悲伤起来,他抓住了我妈的手,看着我妈,真诚的说到:“季红,咱们夫妻这些年,我的心思你一向知道,我这么一想,倒是觉得,咱们的儿子...”

  “你是把涵涵?”我妈的神情也跟着难过了起来,从我爸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来,然后说到:“我不同意,我绝对不会同意!你咋就这么势利,看见云师傅厉害了,你就想着...”

  我爸拉过了我妈的手,说到:“我这哪儿能真的是势利?对,我是想涵涵有个好前途,至少衣食无忧....但这些都不是关键,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云师傅那日里在我家说的话?如果上山当他的弟子,咱们儿子还能过一些平静幸福的日子,如果不是的话...”

  我爸妈说到这里,我已经闯进了屋子里...对于他们的话,我理解不了太多,毕竟云老头儿说什么的时候,我都在昏迷之中....而且,我还是个孩子,我哪里能知道,爸妈这番谈话,其实已经决定了我之后的命运。

  或者,根本也就不是他们决定了我的命运,任何人只能面对命运,去把握方向.....而不能真正的去改命,也付不起那个代价。

  我只是命该如此罢了。

  但这番谈话到底给我留下了印象,我心里在那个时候,就生出了一颗种子,云老头儿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我们家的屋子不大,云老头儿和唐正川来了以后,都是打的地铺...他们好像很习惯这样,根本也不介意,也推却了我爸妈让他们睡床的好意。

  但这还可以将就,吃饭的话,几个人挤在一起是怎么也将就不了了...所以,我们一向是把桌子搬到外边儿的院子里吃。

  那一天,我听说了云老头儿是个很厉害的人,吃饭的时候就特意对他多多关注了起来。

  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拿着一本《大众电影》之类的杂志早早就等在了饭桌...他好像对吃什么东西从来不讲究,我妈做什么,他都能吃的很香,有时两个眼睛就盯着手中的杂志,哗啦啦的就能扒下一碗白饭,然后一个人嘿嘿的笑得很开心。

  我从来都不关注他到底在看什么?只是知道每次这种时候,正川哥都会闹个大红脸,觉得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今天也是同样如此,他笑眯眯的翻开了杂志,因为心里觉得他厉害了,所以特别的关注了他看什么?

  但是我发现他根本就没有看什么文字,就把杂志翻到某一页,上面是两个漂亮的演员,他的眼睛就一直盯着别人看...也是同样的动作,端起饭碗来扒饭,一边看一边笑。

  我不太懂,杂志上两个演员有什么好看的,不禁开口问到:“她们是很厉害吗?为什么你要一直盯着她们看?”

  在这个时候,正川哥剧烈的咳嗽起来,夹了一筷子菜给云老头儿,脸红的说到:“师父,别看了,吃菜。”

  云老头儿却不理正川哥,一本正经的对我说到:“她们自然厉害,我们小叶涵也是一个男人,你长大了就能明白她们的厉害了。”

  “师父...”正川哥非常明显的想要打断云老头儿的话,我爸妈也尴尬的面面相觑...这云老爷子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高人,可现在这副做派,又要怎么解释?

  “明白她们厉害?怎么厉害了?”我不解,长大了我就能明白?

  云老头儿在这个时候放下碗筷,一本正经对我说到:“自然是漂亮的厉害!”

  ‘噗’,正川哥一口白饭喷了出来,我爸也剧烈的咳嗽起来,而云老头儿根本不理他们,而是从衣兜里小心的拿出一张叠的好好的画儿,在桌子上展开了来,爱惜的抚平,对我认真的说到:“但是说起这个来,还是她最厉害,最是漂亮的厉害了!”

  那画儿赫然就是李玲玉。

  这个时候,我妈妈也忍不住要打断云老头儿了...云老头儿却摸着我的脑袋说到:“他们不懂,这就是最自然的表达!食色,性也...发乎情,止乎礼,对于这世间的一切美好,不懂欣赏了,才是糟蹋了老天爷的心意。”

  说话间,他又端起碗来,嘟囔着:“秀色可餐,秀色可餐。”然后就扒了一大口饭!

  我虽然不明白他给我说了一大通什么,但我就是觉得这像一个很厉害的高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