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五章 离去

第二十五章 离去

  其实有云老头儿和正川哥在家里住着的日子也很好,至少他们的存在冲淡了我大部分失去小渣的悲伤。

  正川哥会常常陪着我,他好像什么都懂,很厉害的样子,跟着他我也莫名其妙的发展出了两个爱好,一是书法,二是象棋。

  云老头儿在家里呆着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他总是很忙,可是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疼爱很真心,他是真的喜欢我...小孩子在这方面很敏感,有时我甚至觉得他在意我,比在意正川哥还要多一些。

  但正川哥也不恼,也不在乎,照样是对我很好。

  他们的出现对于我来说,有些莫名其妙和突然,但是我很习惯他们在的日子,我以为就可以这样长久的过下去。

  但孩子的想法是单纯的,现实却并不是如此。

  随着云老头儿越来越忙,并且已经不加掩饰的去废厂区的时候,我就已经嗅到了一股离别的味道。

  在这一天的晚上,云老头儿单独的叫出了我,手里拿着一件儿黑布遮着的东西,牵着我的手,走到了郊外。

  正川哥并没有来,爸妈似乎也很放心的样子...而我心里的感觉却很奇怪,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心,小手第一次被他牵在手里,感受着他大手的粗糙,我竟然莫名的觉得自己很安全。

  那个时候的郊外,就真的是郊外,连农田也没有,有的只是一片荒草地。

  弯月如钩,清冷的月色洒下来,在已经进入深秋下凉的日子,我和云老头儿站在荒地,感觉有些冷。

  他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转头亲切的看我,嘴角还是那样一丝笑容,问我:“冷吗?”

  我点头.....他脱下了自己的灰色毛背心,裹在了我的身上,什么也没说,只是揉了揉我的脑袋。

  毛背心上有他的味道,我很是安心的站在一旁,也不冷了,只是看着他从背后的黄布包里掏出一根一根的木头,在地上堆砌着...时不时的也抓几把干枯的杂草添加进去。

  “你这是要干什么?”我好奇的问。

  他转头看着我,带着逗乐的语气问我:“人都有个姓名儿,你爸妈叫我云师傅,你正川哥叫我师父,你再不济总可以叫一声云爷爷吗?老是你啊你的...”

  我沉默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想和正川哥一样叫他一句师父,而其它的称呼总是不合适,我不太愿意叫。

  他也不和我争,看我这个样子,也只是再次揉了揉我的脑袋,然后揭开黑布遮着的那件儿东西,赫然就是那个纸人,长的和我很像的纸人。

  我看着心里觉得有种莫名的奇怪感觉,不自觉的退了一步,他冲着我呵呵一笑,问了我一句:“你怕?”

  “我不怕。”我摇头,我是真的不怕,就是看着那纸人长的像自己,有点儿莫名其妙罢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很熟练的生起了一堆火,然后看着那堆木头开始燃烧,一把拉过我,坐到了他的身旁,对我说到:“不怕才是对的。你这小子应该就不会害怕的...这性子啊,也是一样的,不易与人亲近,倔强,但是内心却烧着一把火,有一股义无反顾不回头的劲儿。这千百年来,都是改不过来的,你到底还是你。”

  尽管在这个时候,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可是我竟莫名已经有一点点习惯云老头儿说话的风格了,不管对象是谁,能不能听懂,他总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而且,他有可能上一秒对你说着这个,下一秒想到了什么又对你说着那个,这却是以后长久的相处后,才了解的习惯。

  但在这种时候,这一点点的习惯也让我做出了正确的反应,听不懂他说话的时候,就不问也不回答,反正他也不介意。

  跳跃的火光烧的木材‘噼啪’作响,云老头儿果然也是不在意我反应的...站起来看了一眼火势,点点头,觉得差不多了,就把那个纸人扔进了火堆里。

  熊熊的火光很快就舔着已经有些泛灰的纸人,只是一小会儿就包围了这个纸人。

  “为什么要烧掉它?”我靠在云老头儿的身上,很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他摸出了一个小纸包,里面是整张的烟叶子,他很熟练的卷了一根旱烟,叼在了嘴里,手中把玩着一个显得很是精致的打火机,‘啪’的一声点亮了打火机,点燃了那根旱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才对我说到:“肯定是要烧掉的,里面全是阴气,这段时日里忙,我到忘记处理这件事情了。但是这些阴气太厉害,必须用桃木为引来烧,否则烧不干净,倒是害了人。”

  “那阴气是什么?就是我那天遇见的怪物吗?”火光的热度,旱烟传出的奇异香气,还有毛背心传来的温暖,让我昏昏欲睡。

  靠在云老头儿的身旁莫名的安全感,让我想起那天的怪物竟然也不怎么害怕,迷迷糊糊的就问起了这个问题。

  问题是很幼稚,引得云老头儿发出了一声轻笑,他的黄布包就像一个百宝囊一般,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摸出了一块儿奶糖,塞进了我的嘴里,奶糖甜丝丝的,很好吃,他的声音却显得很悠远,对我说到:“阴气当然不是那个怪物,只是越是厉害的家伙,阴气就越重。你现在还小,这些事情,等你慢慢长大,会遇见很多你必然遇见的人,面对很多你必然面对的事情,到那个时候你就会明白很多了。”

  “我会遇见哪个呢?”我总觉得长大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遥远的就像天上那钩弯月,似乎有些触不可及。

  “会遇见很多啊,对你好的,对你不好的...那些恩恩怨怨的纠缠,老天爷都有其妙的安排,有时候是你身边的人,有时候却是命中注定的,遥远的,却会忽然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人呢。”云老头儿的话似乎很难懂。

  我的眼前却一片模糊了,这种安逸的感觉好像从小到大就不曾有过...细想起来,从懂事起,就莫名其妙的整个人对任何人和事都有一份疏离感和防备感,到底是一种内心深处的不安。

  陈重和周正是除了父母,闯进我内心的两个人...但是,和他们在一起也好,和爸妈在一起也好,都没有那种云老头儿带给我的安全感。

  这种感觉是那么的舒服,有一种脚踏实地,内心自在的感觉,所以我眼前模糊,就是想睡了,下意识的抓住了云老头儿的袖子,问到:“那我什么时候可以遇见他们呢?一定要长大了吗?”

  “也许有的人,你必须长大了才能遇见。而有的人,或者很快就会出现在你生命中...一切都看缘分呐。”云老头儿或许感觉到了我的手拉住了他的袖子,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我也看不懂的心疼,轻轻的摸了一下我的头发。

  “唔。”我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一声,很快就会出现在我生命中吗?这样想着,还莫名的有一些期待,却是真正的睡着了。

  那天晚上,我被云老头儿背回了家里...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爸妈好像想通了一些什么问题,答应了云老头儿,要我去做他的徒弟,但是希望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不要耽误我的学业。

  我也不知道云老头儿和我爸妈是怎么商量的...总之,最后的安排是我十岁以后,他会来接我,他也会在当地给我找一所学校。

  15岁以后,可以回来读完高中...之后,再去跟随他。

  然后,我那天晚上是第一次感觉到生命中有一种叫做安稳的东西出现,接着睡的无比香甜...却是不知道云老头儿带着正川哥出去了,一夜未归!

  那一天晚上,厂矿区的所有人都睡得不安稳...总是听见一些莫名的,似有非有的大动静,在深夜的时候,有人觉得自己甚至要爬起来逃命才对。

  就是这些比较敏感的人,看见了废厂区那边的灯火通明,也不知道在做一些什么?因为废厂区那里早就被那些穿着制服,却没有编号和任何军衔标志的人给封锁了,越是到后来,封锁的越是严格,连靠近百米之内的范围也不可以。

  但是到后半夜,动静就慢慢的小了....人们也都渐渐安心的睡去了,一直到天亮。

  我爸妈也是睡的不安稳的...大概清晨6点多钟的时候,明显一身疲惫的云老头儿带着正川哥回来了...那个时候的我还在熟睡,人们不安稳的一夜,就只有我睡的分外安稳。

  他们没有叫醒我,和我告别...只是云老头儿留下了一件儿东西给我,是一件儿白色的,像金属又像骨头的东西,雕刻成了一个奇怪的符号,让我随身戴着,以后接我上山以后才能取下来。

  正川哥则留下了一副他心爱的小象棋给我,颗颗精致,我爸后来看了,跟我说是上好的和田玉雕刻而成的,因为长期把玩的原因,一颗颗温润的喜人。

  他们就这样走了...而笼罩在厂区的灰雾也随着那一夜,莫名的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