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九章 花儿

第二十九章 花儿

  说完这句话我就有些后悔了,心里有点儿淡淡的内疚感,总觉得自己不地道,有点儿欺负别人小姑娘的意思。

  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说,但她好像不生气一般,也只是看着我,表情也不是生气,也说不上是什么?反正看起来还是呆。

  我被她看的毛毛的,心里那股别扭劲儿又上来了,索性也看着她。

  只是面对她那双干净的眼睛,我看着看着就心虚了,感觉就像自己做错了事儿,我爸爸要收拾我,我倔强的和他对峙那般...到底还是心虚的感觉。

  又是一个闷雷从天空滚过,我终于是败阵下来,有一种服了的感觉..待雷声滚过,我忽然就伸出了手,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非常敷衍的说到:“那你进来吧。”

  说话间,我就把她扯进了屋子,我感觉她的手冰冰凉凉的,在我的手拉住她的瞬间,她的手指似乎是无意的,握着我的手,紧了紧。

  我觉得自己很怪异,之前说那种话,之后又把别人扯进屋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有原则的英雄好汉,懊恼的想拍自己脑袋几下。

  也毕竟是个小男孩,根本也无法面对自己那个年纪时特殊的别扭,在拉她进屋以后,我索性拉亮了灯,大喊了一声:“妈。”然后回头看了她一眼。

  原本我是想说,你就站在那儿别动,但印象很深的是,在客厅白亮的灯光下,她身上的水很快就在水泥地上留下了湿漉漉的痕迹,她也没有进入陌生人家的害怕和不适,反而是看向我的双眼,有了一种高兴的感谢的意思,弄得我倒有些不好意思,到了嘴边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妈倒是起来的很快,带着朦胧的困意,人没有出来,声音倒是先传来了:“咋了?儿子,你是怕打雷了?”

  然后是我爸爸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也跟着传来:“叶正凌,你个臭小子要是半夜也不消停,看老子不抽你。”

  我当时真是觉得着急,我怎么会有这种爸妈,我大声的喊到:“我怎么可能怕打雷?妈,你快点儿出来。”说到自己不怕打雷的时候,我还故意挺了一下胸膛,我没去看身后的她,就是觉得自己又英雄了得了,至于我爸不用去理会他。

  我妈很快就出来了,先是没睡醒也没什么反应的看了我一眼,接着我就看见了我身后的她,一下子就清醒了,接着脸上的神情也立刻柔软了下来,眼中充满了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柔和,一下子就走到了她的面前,有些心疼的拉住她,问到:“怎么到阿姨家来了?”

  “妈妈上班,外面打雷,我害怕。”她开口了,声音还是软的像糯米糕一样,黏黏的,听着就让人觉得心软。

  我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到底不肯承认糯米糕除了黏黏的,还有一些甜甜的,反正这种说话的声音是不可能从我喉咙里冒出来的。

  也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心理,我说到:“真是胆小鬼,还来敲我家的门。”

  她似乎有些畏惧的站在那里,对我妈说到:“我也敲了别人的门,他们没开门。”

  一句话说的我妈那是一个柔肠百转啊,接着我屁股上就被我妈‘啪’的打了一下,转头凶神恶煞的对我吼到:“去睡觉,真该让你爸收拾你。哦,对了,你睡沙发。”然后转头看向她的样子又变得柔和心疼无比。

  我没想到我妈还有这本事,跟川剧变脸似的...心里看着她也不是滋味了,凭什么对我凶神恶煞,对她就那么好?还是不是我妈了?

  心里想着我妈这个‘叛徒’,我别扭的走向沙发,刚趴下,我爸也出来了...看着屋子里站着的她,有些诧异,刚想出声儿,我妈就对他说到:“别吓到孩子。”

  我在心里骂到,你每次和我生气的时候,吼我的声音能把房顶给掀开,还联合我爸收拾我,你就不怕吓到我?

  却不想我爸还真的就沉默了,我妈走过去,小声的和我爸说着什么,渐渐的我爸看着她的样子也变得柔软起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我爸对我流露这种表情,心里酸的跟什么似的。

  就忍不住抬头朝着还站在那里的她做了一个呲牙咧嘴的‘鬼脸’,却不想她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冲着我流露出一丝微笑,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

  弄得我太有挫败感了,一头埋向沙发,手在沙发上锤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分割线——————————————————

  那天晚上的后来,我就在家里的沙发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头下就多了一个枕头,身上就多了一张毛巾被,家里安安静静的,我爸熟悉的呼噜声在屋子里回荡,他们还没有醒。

  她还在我家吗?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这个,原本还有些迷糊的,却一下子就翻身起来了,‘蹬蹬蹬’的跑向爸妈屋里看了一眼,他们还在睡觉,我又跑向自己屋子里看了一眼,她还在,就睡在我的床上,呼吸安安静静,声音小小的,房间安静的就跟没人一般。

  此时,她的头发和脸已经被洗干净了,穿着一件我妈小了的干净衣服,就这样盖着我的小被子,身体蜷成一团,好像有点儿可怜的样子,安静的睡着。

  比起我这个暑假,被晒的跟块泥巴似的,她好白,睡着的侧脸,眼睫毛长长的落在脸上,更像一个洋娃娃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走到了床前,伸手就想摸摸她那白白嫩嫩的脸,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白的女孩子,看见过那么嫩的一张脸,就只是想单纯的触碰一下,看看跟自己有什么不同?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我爸妈的房间传来了动静,我吓得一下子跑出了房间,又快速的在沙发上躺下了,是我妈妈起来了。

  后来的后来,我又睡了过去...迷糊中,好像听见我妈妈回来了,不是很肯定的觉得她妈妈好像也来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我的家里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抱到床上去睡了,而床上则充满了一种不是我的味道,让我觉得别扭。

  可是看见她不在了,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小小的失落。

  这一天,就是我和她认识的第一天...而有缘的人一旦有了一个开始,在之后,缘分就一定会让彼此常常在对方的生命里出现。

  从这一天以后,她就成为了我家的‘常客’。

  也不知道我妈妈和她爸爸是达成了什么‘协议’,总之她会在她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常常到我家来吃饭,偶尔也会来睡觉。

  我爸爸妈妈似乎非常的喜欢她,对着她就各种和颜悦色,至于对着我,好像就各种看不顺眼。

  我得承认她的确很乖,那么小的年纪,就知道帮我妈妈擦桌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且还做的有模有样,对比起来...我这种一天到晚只知道疯玩的主儿,越发的让我爸妈‘看不顺眼’。

  我爸妈‘看不顺眼’我,我就看不顺眼她...可是她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老是爱跟在我屁股后头。

  我是不爱带着她的,谁喜欢有一个小尾巴,呆呆的,怯怯的就这样走在身后啊?我爱玩的,她似乎又不爱玩,每次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好像看着也不无聊似的,就是不走开。

  我多希望她能像以前那样自己去那什么树啊,草啊的旁边自言自语...可是她还偏不!

  我不敢赶走她,除非我想被我妈‘河东狮吼’,或者被我爸铁砂掌伺候。

  但好像除了我,和我一起疯狂的小伙伴都很喜欢她似的...就包括陈重和周正两个‘叛徒’,对她也是不欺负的,偶尔我对她凶了,周正还会说我:“那么可怜兮兮的样子,叶正凌,咱们就别欺负她了。”

  至于陈重,偶尔还会笑眯眯的给她糖吃。

  可怜?哪里可怜了?简直是来和我做对的好吧?爸妈喜欢她,我朋友也喜欢她...我有一种憋屈的‘不活了’的感觉,幸好每天还有克赛安慰我。

  她似乎也很喜欢我的克赛头盔,但我就从来不让她碰一下,她也不恼..偶尔只有我们两个单独的时候,她会跟在我的后头,用她的糯米音,手中拿着一朵我也不认识的什么花,对我说:“我叫辛夷,我妈妈说是辛夷花儿的意思。”

  天知道辛夷花儿是一种什么花?每当这种时候,我就有一种撞墙的冲动,这都是重复多少次了?她好像固执的想要我记得。

  可我不耐烦的样子,也阻止不了她,她会举起手中那个什么花儿,对我说:“辛夷花儿是野花儿,也是木兰花儿,我妈妈说会在路边开很多的,就是它。”

  就是它?阳光下的花儿其实很美丽,就像那个岁月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