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章 发作

第三十章 发作

  在童年里过的最快的日子就是星期天,而过的最快的月份就是暑假的两个月。

  夏蝉总是会叫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嘶鸣的厉害,仿佛是在替我们说出对这种日子的不舍...这是我生命中最后一个过的像暑假的暑假了,可是那个时候的我还不自知,疯狂的在暑假的最后几天做着各种调皮捣蛋的事情,就连辛夷这个跟在身后的小尾巴也不是那么刺眼了。

  甚至有时我觉得她也挺好,就比如,我和陈重周正常常搞的一件事情,就是喜欢各自从家里那几个鸡蛋,跑到小河边儿上去‘闷蛋’(把蛋放到火堆下面闷熟)。

  但是我们三个都不爱吃蛋白,喜欢吃蛋黄...而辛夷却喜欢吃蛋白。

  每当这种时候,辛夷会帮他们吃蛋白,却不会把蛋黄换给他们,可是,她会用她的那份儿蛋黄换我的蛋白。

  当然,也就是仅仅这种时候,我觉得她挺好...甚至对于她这样的行为,我有一种小小的骄傲。

  但也仅限于此了,该不顺眼的时候,我还是会不顺眼的。

  日子就在这种平静之下流逝,充满了童年那个时候特殊的五色斑斓...我和周正还有陈重,还是那么好..当然,经过了大半个暑假的跟随,我们的三人行变成了四人行,中间多了一个小小的辛夷。

  陈重和周正很是接受她的存在,我觉得他们是叛徒!

  暑假过完,我就是正式升入四年级了...只要读完上学期,寒假一过,我也就10岁了。

  我不知道这个10岁对我意味着什么?我还是像个二愣子一般的过着日子,像那个雷雨夜的心事满怀,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在暑假过完之后,辛夷也已经五岁了,不知道辛夷妈妈是怎么想的,竟然早早就把她送进我们的子弟校,几乎是全班最小的一年级学生。

  我很郁闷的又在我爸妈的威胁之下,多了一件儿事情,上学放学必须带着辛夷。

  这是我不变的日子中,唯一的变化....谁要和一个一年级的小丫头上学放学走在一起?我是很不爽..但没人理会我的不爽,爸爸妈妈不会理会,陈重和周正这两个叛徒也不会理会,他们叫辛夷叫妹妹,很是有一种大哥哥要保护小妹妹的感觉。

  辛夷也会叫他们陈重哥哥,周正哥哥...他们挺好的。

  可我从来不叫辛夷叫什么妹妹,大多数时候是喂来喂去的,她好像也不知道怎么叫我,所以常常给我说话的时候,连个称呼也没有,只会怯怯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这种别扭也让我不爽,叫她喂喂喂的叫得更勤快了,在这种怪异下,我们竟然也能相处下去,甚至在每天早上上学的路上,她会把她早饭不怎么爱吃的肉包子分给我,我把不怎么爱喝的牛奶塞给她。

  有时想想,除了言语上的冷淡,随着时光的流逝,我还真的没有什么欺负她的行为,反而是真的像一个哥哥一般,别别扭扭的照顾着她,等着她上学,牵着她放学...内心也很喜欢,她如果放学早了,就安静的在教室里写作业,等着我的样子。

  出乎意料的只是,辛夷那么小的年纪上学,成绩竟然很好,对比起来,我那只能保证不吊车尾的成绩就刺眼了....我以为我又会在辛夷的对比下,成为爸妈的‘打击’对象,可他们竟然没有,好像从这学期开始,他们对我包容了许多。

  这件事情的发生,让我对辛夷的看不顺眼也少了很多。

  在习惯了一切以后,时间的流动又变得快了很多...似乎只是一转眼,就到了学期的末尾...又是一个冬天了。

  但这个冬天却是很特别...因为在很少下雪的南方,这个冬天竟然下雪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雪,兴奋可想而知,我和周正,陈重堆雪人,打雪仗玩得不亦乐乎...辛夷跟着我们,竟然也罕见的笑得很开心。

  我很遗憾在这里的雪并不像在北方的雪那样,可以厚厚的堆积在地上...只能堆积在各种的还是绿色的植物上,不过这也让人很满足了,在疯狂的放肆了一场过后,我和周正,陈重也是玩累了,一起躺在了地上,辛夷细心的把围巾递给我。

  快10岁的年纪,好像男孩子们就忽然懂得一些事儿了,至少知道了男女的分别,从四年级开始就和女生越发的泾渭分明了,当然,辛夷是除外的。

  陈重特别爱在我们玩累了的时候,拉着我和周正讨论班上那个小女孩子长的好看,‘色狼’的本质在从小就暴露无遗,常常觉得,他当我师父的徒弟恐怕是更合适。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我们也不懂,相比起来,这方面,我和周正都比陈重‘晚熟’,所以他问起的时候,我和周正还回答的一本正经,但是我们说出来的好看女孩子一般都会被陈重否定。

  这一次,我是被问急了,对陈重说到:“这个也不好看,那个也不好看,你觉得谁好看?”

  陈重似乎有些害羞,但还是说出了一个让我和周正‘石破天惊’的答案,他说:“黄亚兰好看。”

  我和周正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吼了一句:“那个肥婆?”

  其实黄亚兰不肥,只是相比于我们班上其它的小女生显得‘丰满’了一些,她不是我们厂矿区的孩子,是附近镇上的,子弟校也收的...但读书晚,比我们的年纪普遍都大了一两岁的样子,可能也是发育了的原因吧,总之就是我和周正眼里的‘肥婆’。

  陈重很是鄙视我和周正,对我们说到:“你们才不懂,班里的女孩子都不像女的,只有黄亚兰才像。”

  周正嗤之以鼻,对陈重说到:“你觉得黄亚兰漂亮,你怎么老是把她的作业本和书藏起来?你肯定是骗我正凌。”

  陈重不说话,只是躺在雪地里,看着天空纷纷扬扬的雪...他‘重口味’的形象,在那个时候就在我和周正心里扎了根儿。

  但是辛夷看见我和周正一惊一乍的样子,被我们逗开心了,在旁边‘咯咯’的笑,我看着辛夷,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对这两个哥们儿说辛夷其实才是最好看。

  可我还没有说出口,忽然就觉得在自己小腹处好像有什么东西绷开了...接着我好像被扔进了铺天盖地的水中,一下子就被淹没的感觉...我的身体好像很努力的想控制这种从身体深处爆发的力量,可是这力量却反制住了我的身体,让我全身都不能动弹。

  渐渐的,辛夷的笑脸在我眼中也变得模糊...我很想喊一声陈重和周正,说一声我难受,可是我说不出话来。

  是辛夷才注意到我的不对劲,很着急的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可是,我只能感觉到从她的小手传来的温度,依旧丝毫不能动弹...周正还以为我开玩笑,笑着抓起了一把雪,一下子塞进了我的领口中。

  冰冷的血好像刺激了我一下,我努力的想说话,想站起来...却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在模糊中,我听见辛夷哭了,我感觉到她的小手拉着我紧紧的不放...我听见陈重和周正慌了,好像在扶起我的身体,把我背在了背上...接着的一切,我全部都不知道了。

  又开始了,那种曾经昏迷时做过的怪梦...一片血色,无人的深林...铺天盖地的兽吼,手中紧握的剑!

  在那个时候完全不记得的梦...在我醒来的时候,竟然能零碎记住了这样的片断....从那以后,这个梦就无法阻止了,不管我是在哪里,总是会不定时的出现在我熟睡的夜晚。

  我眼皮很沉重,但到底还是醒了...感觉自己睡得很累了,一点儿也不想再睡。

  我身上盖着我最熟悉的被子,天花板也是我再熟悉不过的,甚至哪里会有一条细细的裂纹,我都知道...这是我家,我醒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睡在我的家里,感觉胸口很沉重,伸手摸了摸,竟然摸到了一个发烫的东西。

  我拿到手里一看,是那个怪异的像金属又像骨头的东西...是一个奇怪的符号,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这些年的岁月,它一直就被我妈妈放在我脖子上挂着的小包里,和小渣留下的毛放在一起,被我带着...我已经很熟悉它的存在了,我只是很奇怪它怎么跑到了我的胸口去?

  却听见屋子里传来了微小的动静,我转头,原来是辛夷的笔掉到了地上,她此刻就在我的房间里,在高板凳下放了一张矮板凳在写着作业。

  她看见我醒了,眼睛依然是呆呆的,忽然就笑了....这样的笑容我从来没在辛夷的脸上看见过,只是一笑,那双眼睛好像就活了起来,发出了惊人的纯净,又像是一潭深邃无比的潭水...一下子就让人陷入其中。

  也是在这时,我感觉到我的身体中,那股要将我吞没的力量再一次的翻腾,一下子冲上了我的大脑,让我瞬间从那个笑容中挣脱了出来。

  等到我清醒过来,辛夷却是已经跑了出去,叫来了我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