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一章 听闻

第三十一章 听闻

  因为这场忽如其来的‘病’,我被休学了,具体的我不知道,是我爸爸去学校给我办的手续,回来就告诉我,好好的在家养着,暂时不去上学。

  这个决定简直是我有史以来听到的最伟大的决定,因为我算计着的,过不了几天就要期末考试了,暂时不去上学,是不是就意味着期末考试不用去考了?

  对于这个我还不是很确定,所以装作爱学习的样子,小心翼翼的‘焦虑’的问了爸爸一句:“爸,如果我不去考期末考试,那怎么办啊?”

  看着我这个样子,我爸爸举起巴掌,看样子是想一巴掌拍在我屁股上的,但莫名的叹息了一声,只是把手放在了我的头上,说到:“行了,在家好好呆着吧,我还不知道你?不去考试,你不知道有多高兴。”

  到底是一个不经哄的小孩子,听见爸爸这么一说,我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大声的嚷着太好了...高兴到极点的时候,我也没大没小的蹦到了爸爸身上,大喊了一声爸爸,我爱你!

  平日里这样,总是会被我爸爸‘不耐烦’的打断,却不想这一次,却猛地被爸爸抱在了怀里,忽然很低声的对我说了一句:“儿子,爸爸也爱你。”

  我一下子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浑身不自在的用力从爸爸怀里挣脱了出来,用一种有毛病的眼光看了我爸爸一眼,我爸爸被‘激怒’了,终于是一巴掌拍在了我屁股上,生疼,他骂我:“臭小子,你那是什么眼神儿?”

  虽然屁股被拍的很疼,但我也终于放心了,至少这样的爸爸看起来正常一点儿,不会让我感觉不自在。

  在家里‘休养’的日子倒是很爽,吃了玩,玩了睡,看电视也是随便...我唯一的忧虑就在于我是不是要装作‘虚弱’一点儿,真的是在生病的样子?

  我自己心里清楚,那天醒来后,辛夷叫来了我妈妈以后,我就感觉自己没病了...反正哪儿也不疼不痒的,这要是被爸妈知道了,我是不是又得被送去学校期末考试?

  可是,我爸妈好像根本不在意这一茬,根本不提,我蹦跳的再厉害,他们也没有觉得我没病。

  所以,过了几天后,我这唯一的忧虑也打消了,日子过的分外逍遥...唯一的小烦恼则是,辛夷那个小尾巴还是会常常出现在我视线里,有时是在我家吃饭,有时是在我家做作业,因为她妈妈不上‘三班倒’了,没夜班了,她倒是不用在我家睡觉了。

  这可是不能摆脱的‘牛皮糖’啊,虽然牛皮糖也好吃的。

  相对于我,她好像很喜欢呆在我身边,那作业好像也非得守着我才能做完一般...她做作业的时候,我要跑出去玩了,她会默默的放下笔,闷声不响的跟着我跑出去。

  因为这个,我常常就在这种时间被‘逮’回来,我爸吼我:“好好辅导妹妹做作业,臭小子,疯跑什么?一会儿都坐不住。”

  她成绩那么好?用得着我辅导...我觉得我真是烦死她了,之前对她的好印象在这种时候全部都‘飞’了。

  “你干嘛非得‘粘着’我?你一个人做作业不行吗?”她习惯在我的卧室搭着板凳坐作业,她个子小小,我的书桌对她来说,都算大,我在床上翻滚着,确实是半分都坐不住。

  她抬头,大眼睛依旧是怯怯的,有点呆子的感觉,让我怀疑,那天我看着她一笑,那双灵动深邃的眼睛一定是我出现了幻觉。

  “我怕你忽然又病了。”她的声音也有些怯怯,却还是那招牌的糯米糕味儿。

  我忽然内心就有一些感动,闷着忽然就说不出话来了,和她对视之间,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咕噜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从床下拉出自己的玩具箱,拿起那个最显眼的克赛头盔,塞到了她的手里。

  她有些惊喜的看着我,我装作很不在意的跟她说:“你快做作业吧,你做完作业,这个头盔就给你玩儿。”

  “真的?”她有些不敢相信,我却别扭的点点头。

  她冲着我笑,我不看她...窗外,雪早就停了,化雪后的晴天,是那么的难得,虽然只是一个冷晴的天儿,但心里却是暖洋洋的。

  很久以后,我知道,她其实对克赛的头盔并不感兴趣,她好奇的只是,为什么我会把这个红色的,跟摩托车头盔似的东西当做宝贝。

  再过了几天,学校里的期末考试结束了,学校也放了寒假。

  辛夷终于不再是我的小尾巴,因为她被她妈妈送去了一个听说很远的地方,那是她爸爸的老家,说是这个寒假,让辛夷好好陪陪爷爷奶奶,到了春节的时候,她妈妈也再过去。

  我其实很喜欢辛夷的妈妈,很漂亮的一个阿姨,因为我爸爸妈妈对辛夷好的原因,她也对我很好,知道我生病的那几天,我听妈妈说,她也很着急,天天都来看我。

  她妈妈也很温柔,说话声音比起我妈妈的河东狮吼,显得斯文又柔和...而且,自从我爸爸妈妈帮忙照看辛夷以后,她妈妈的气色也好了很多,至少看起来不是那么风尘仆仆,一脸憔悴的样子了,那样就显得更漂亮了。

  我常常就在想,为什么辛夷妈妈那么好?我妈妈就跟母狮子似的?为什么辛夷妈妈那么好,辛夷就那么‘讨厌’?

  这些问题无解,我也不可能说出去....只是对她妈妈好印象是肯定的,简直就是我理想中的妈妈,可是,对于这一次她妈妈把辛夷送走的事情,我在内心却是很不满。

  因为我发现我习惯了辛夷这小丫头跟着我,她不在了,我很别扭...我不肯承认的是,我想她了,想的连陈重和周正来找我玩儿,我都提不起兴趣。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不好的原因,我那个莫名其妙的怪病又发作了...我再一次的陷入了那种身体不能动,只能做着怪梦的无助之中,然后隔些时候又会醒来,唯一不变的就是每一次醒来,那个奇特的符号样的东西都会放在我的胸口。

  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

  爸爸妈妈也跟着焦虑了起来,他们的焦虑尽管在尽量的掩饰,但到底还是被我敏感的察觉到了,并且影响了我,让我的心情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我发现这一次我不用装病了,我是真的病了...我很希望我能好起来,可是这件事情却并不因为的愿望而变得好转,我反而是发作的越发频繁,醒来需要的时间也越来越长,陷入的各种梦中,也越来越怪异,我只是记不得。

  能记得的,还是几个零碎的片断。

  因为这样的折磨,我变得有些虚弱起来,毕竟昏迷的时间,又不能好好吃东西,身体自然是承受不住的...而身体越是承受不住,我就发作的越频繁,就像一个无限的恶性循环,生生的要把我拖入死亡的深渊。

  又是一次发作,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快要过春节的时候了。

  相比于往年春节的热闹,因为我的病,这一次的春节家里显得有些愁云惨雾...原本,每一年,爷爷奶奶是必然要来我家过春节的,外公外婆不定时的也会来,还有一些别的亲戚,不然就是我们去他们那里,但这一年,他们不来,我们也哪儿都没去。

  妈妈还是有准备年货,但也显得心事重重。

  她没想到我临近春节还发作了一次,更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我苏醒的比以往快得多...所以,她和爸爸守着我,在我房间的谈话并没有避讳我,被我听见了。

  “今年春节就守着儿子过吧,再说了,让爸妈来看见他的病,恐怕是不放心的。”是爸爸的声音。

  “爸妈最喜欢正凌了,这春节的事儿还好说,可是这春节一过,他也就10岁了,之后的事情我们还得想办法给爸妈解释啊。”

  “这事儿你别说,我也犯愁呢...而且要把儿子送走,我心里也难受的很,这一走就是5年,哎...”爸爸说话间叹息了一声,房间都是烟雾的味道。

  “可是不送走行吗?你看看吧,这都发作的那么厉害了,比云师傅预料的还早。现在送不送走,我都来不及伤心了,我就担心正凌这个情况撑不到云师傅来,那可怎么办?”妈妈的声音很是难过无助。

  爸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到:“云师傅是说过,可能发作的会比他预料的早,才留下了那个东西,他是有防备的,你瞎操心什么呢?”

  “可是云师傅也说过,那个东西只能用10次,到之后,效果就不大了,之后得靠儿子自己的意志。他说,如果是最糟糕的情况,才会发作的很早...可现在是第几次了,你说?我儿子怎么比最糟糕的情况还要糟糕呢?”妈妈说话的时候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而我的脑子炸成了一团乱麻,我虽然没有长大,但也快10岁了,我至少能听懂他们话里的一个意思,他们要把我送走。

  我要被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