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二章 匆匆

第三十二章 匆匆

  我的性格一向是别扭的,至少在那个年纪是如此。

  在意的,喜欢的,讨厌的都学不会用直接的方式表达,反而是闷在心里。

  父母的这番对话让我有一种天都塌了的感觉,我不知道离开他们,我要怎么办?我是该哭闹着,还是求他们?发现自己都做不到。

  于是,一个人悄悄的拉起被子,捏着拳头,深呼吸了好几次,眼泪还是悄悄的流。

  父母谈话的声音在被子外面模糊起来,我沉浸在自己的哀伤里,小小年纪竟然生出一种被抛弃而无助的凄凉感。

  由于太沉浸在这种悲伤之中了,渐渐的,我连外面的动静都听不到了。

  直到我妈觉得我怎么睡着睡着就把头盖上了,觉得奇怪,一把扯开我的被子,才发现我的脸上全是泪水。

  “儿子,你咋了?”我妈心疼的一把就抱起了我。

  我哭的难受,这是我成长到十岁,第一次哭成这样,在妈妈的怀里,连说话都上气不接下气,只是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妈..你..你们不要..我..我了吗?”

  “傻儿子,我们哪会不要你啊。”妈妈一下子把我抱紧在了怀里,我感觉到她温热的泪水也落到了我的颈窝。

  在这之后,我终于得知了全部的真相,爸爸妈妈把我当大人一样的谈了一次话。

  虽然我并不能完全去理解,消化这段往事...但是,我大概也知道了事情的脉络!简单的说,就是我几年前遇见怪物的那一次,落下了病根儿,如果爸爸妈妈不把我送到云师傅那里去,我就会没命。

  但爸爸也和我强调,并不是一直呆在那里,只是要在那里呆个五年,等到读高中的时候,就可以回来了。

  他们的话终于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的往事,那个呆在身边就觉得安心的云老头儿,那个对我照顾有加的唐正川。

  如果是和他们在一起,我发现我还是能勉强接受的...知道了真相,我反而不是那么难过了,至少爸爸妈妈不是要抛弃我,把我送走那就好!

  爸爸在和谈话的过程中,一直很冷静,说了很多鼓励的话,最重要的一句就是他把我当大人了,而大人这两个字在哪个孩子心中不是沉甸甸的?

  他越这么说,我越发的觉得这个事情没什么了不起,因为我是一个大人了。

  想想小小年纪的我还是很好‘哄’的,而想想那个时候看似冷静,其实眼眶一直泛红的爸爸是很难过的吧,只是为了安慰我,一直强忍着...男孩子需要摔打,父亲的影响无疑是大的,父亲的坚强会带动他的坚强,这就是最初榜样的力量。

  我想爸爸是一定明白这个道理的,所谓父爱如山也就是如此吧,沉默,隐忍,却强大,宽厚的屹立不倒。

  这一次谈话好像成了我人生的转折点,经历了这一次谈话,我忽然就像开窍了一般,稍许有一些懂事了...在清醒的时候,也不再是到处的疯玩,知道帮妈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能静下心来,听爸爸对我说的各种话了。

  因为,隐隐明白了孝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心情,至少它的基础之一是由心而发的心疼理解父母,我也开始懂得了一些。

  一家三口在这段日子,过的分外的平静温馨,更多的是感觉到了家人之间互相依靠的那种力量。

  我第一次对家那么依恋起来...可惜的是,我发作的依旧很频繁,爸爸妈妈的神色也一次比一次更焦虑,到最后一次发作的时候,还有一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意味着再过几天,就是我十岁的生日了,那个时候云师傅也就来了,但我没有等到。

  而那一次的发作,是第十一次了,意味着云老头儿留下的东西也保不住我了...按照他的话来说,我要撑下去,只能靠自己的意志。

  记忆到了这里,好像有一些模糊了...可能是因为太过痛苦吧,那一次的昏睡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昏睡,和好像无休止的噩梦,而是伴随着整个身体都撕裂般的疼痛,还有看起来黑暗而舒适的力量不停的拉扯,引诱着我投向那里。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坚持住的?只是记得爸爸妈妈每一天都在耳边不停的呼喊我的名字,这点儿微末的力量支撑着我....另外,好像还有一股力量支撑着我,我能体会那是一股强大的遗憾和愤怒,但我分不清楚这是怎么来的?

  每一次我累了,想要堕落于黑暗的时候,那股力量就会爆发开来,在我的胸腔狠狠的烧灼,让我充满了一种深深的不甘,我不能这样离去。

  所以,我一直在坚持着,生命的烛火却像一直在风中摇摇欲坠...我落不下去,却也感觉我好像醒不来了...直到那一天的深夜,我感觉小腹那个地方一阵阵的刺痛,之后,那难受的那股狂暴的力量好像在慢慢的退去,我终于舒服了一些。

  待到小腹的刺痛消失的时候,我整个人才从无尽的梦魇中挣脱出来,睡的好累...我迫不及待的想睁开眼睛,在努力了很久以后,模糊的灯光中,我又看见了他——云老头儿。

  几年未见,我莫名的对他却有一种不陌生的感觉,而几年的时间,我都已经长壮实了一些,另外长高了不少,他却还是那个样子,未见老,也不见年轻,依旧是英雄了得的刀疤,嘴角一丝笑容。

  “醒了?”他问我。

  我点点头,想要坐起来,却被云老头儿摁着说到:“别动,还得等我拔了针你才能够自由的行动。”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在我小腹的位置密密麻麻刺了不下几十根针,都是那种透明而怪异的针...在灯光下,幽幽的反射着一种奇异的蓝光。

  我再一次的躺下了,看见他来了,心中莫名的不安,小声的问了他一句:“你明天就要带我走吗?”

  我说这话的时候,妈妈忽然就出去了,而爸爸大口大口的吸烟,云老头儿却看得好笑,问我:“那你想哪天走呢?”

  “我...”我说不出话来,我在这里长大,这里的一切我都那么的熟悉,厂矿大院儿,相邻的邻居,我的子弟校,周正和陈重,我的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辛夷,她回老家去了,要是回来发现我不在了,她会不会难过?

  而五年的时间,她会不会就把我忘记了,然后反而和周正和陈重有那么好了?让鸡蛋黄给他们吃?

  这样想起来,我莫名的有些心酸...又不知道自己在酸个什么劲儿,看着云老头儿愣愣的也说不出话来。

  他却好像很理解我似的,拍拍我的脑袋,对我说到:“既然我来了,也不急在一时,你再多呆一些日子也没有问题,只是我少不得要打扰你们家几天了。”

  这无疑是巨大的惊喜,我一下子就开心了不少...而我爸爸则激动的去叫我妈去了。

  在这个时候,我才想起了那个小时候教了我不少东西的正川哥,忍不住问到:“正川哥呢?他没有来吗?”

  “我来了,他自然是来不得的,偌大一个山门他不守着,谁来守着?”云老头儿白了我一眼,眼中既有骄傲,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疲惫。

  “偌大的山门?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地方吗?”我也看电视的,至少受了武侠剧的熏陶,对于什么是山门,帮派脑子中还是有一个具体的概念的。

  “废话,咱们门派可是厉害之极的门派,你以后就知道了。”回想起来,师父的吹牛就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反复的强调我们是牛逼大派,实际上整个山门加起来...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还莫名的有一些憧憬。

  和我聊了没有两句,云老头儿就觉得疲乏了,给我爸妈打了一声招呼,连饭都没吃一口就去睡了。

  反倒是我,好不容易再次醒来,面对妈妈赶着热好的饭菜,吃的就跟一头小猪一样...从爸爸妈妈的谈话中我才知道,云老头儿是今天深夜才到的,到了之后,第一句话就是问我是不是不好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日夜兼程赶到的这里...而在这之前,他觉得心绪难安,即便不敢动用门派里的一个神秘大阵来感知我的事情,也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去找了一个他的朋友为我推算了一番,然后模糊的知道了事情,匆忙的赶来这里的。

  这些往事的种种,无一不在表达他很重视我,很在意我,对我也很真诚....只是我不懂为什么会发生后来的一切?

  云老头儿这一觉睡了很久,伴随着极大的呼噜声,吵得我家一天一夜都不得安宁...他也睡得很沉,即便我爸爸叫他起来吃饭,也是叫不醒的。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人为什么那么能睡,我以为他也像我一样,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昏迷过去了...直到他醒来,才消除了我这个疑虑。

  事实上,云老头儿根本不是一个能睡的人,而是为了救我,消耗了极大的力量而已...这个影响,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直到后来我都在山上呆熟悉了,他菜慢慢的恢复过来。

  这些回忆牵扯起来,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只是记得,那个属于离别的春节,我还是过的很温馨。

  不长的时间,却是和云老头儿迅速再次建立起了一番感情,毕竟他不像上次那样整日都是出去,反而是更爱呆在我的身边...

  时光再一次在这种安宁下流逝...热闹而温馨的春节过去,我是再也没有留下的理由了。


(相信我,山海铺陈开来以后,会非常的好看,设局可能比道士大一些,毕竟主题到以后要紧扣山海二字!现在的温馨时光回头来看才会觉得弥足珍贵吧,毕竟岁月是流淌的。只是这些日子连续的多更有些累了,今天的加更挪到明天吧,第二更大家也不要等了,因为状态不好,我得出去走走,休息一下,找找感觉,会很晚,大家第二天来看。我好像也已经习惯了,这不停欠债,还债的人生,简直是充满了动力和追求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