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四章 分离(下)

第三十四章 分离(下)

  厂矿区的很多房子都显得有些旧了,空气中弥漫着过春节特有的火药味儿,耳中传来的是时不时一声的鞭炮声。

  牵着云老头儿的手走在这熟悉的地方,看着吻着听着再熟悉不过的一切时,我心中弥漫着强烈的不舍。

  云老头儿似乎有些沉默,嘴里咬着一个烟斗,就这样默默的牵着我前行...我擦干了刚才的一滴泪以后,心中到底有些不甘,又追问了一次:“你是不是现在就要带我走了?”

  “不赶,明天再走吧。”云老头儿吐出了一口烟雾,手里的烟斗被摩挲的很光亮的样子,似乎是为了逗我开心,他拿着烟斗在我眼前晃了晃:“好看吗?一个外国人送给我的。”

  一个烟斗哪有什么好看的?那个时候的我哪儿懂得欣赏所谓的‘大巧不工’,只是觉得就是很简单的一个烟斗。

  也不知道是什么木料的,暗红泛紫的底色儿上面的花纹就像一个个的鬼脸,或许是被主人经常把玩,整个烟斗有一种说不出的油润的光泽,看着温醇厚重。

  喝了酒以后的我,摇摇脑袋,说话非常直接:“烟斗不好看,这木头好看。”

  “哈哈。”云老头儿似乎有些高兴,就将就烟斗敲了一下我晕乎乎的脑袋,说到:“这一下是敲打你,酒不可多。原本应该是三下的,看你还能识货,看出这木头好看,给你减两下。”

  云老头儿可没有留手,这么一下敲下来,敲的我更晕,走两步,忍不住就蹲在路边吐了个天昏地暗。

  “可真出息,第一次喝酒就能喝到吐,真是英雄好汉。”云老头儿眯着眼睛,在旁边很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原本心情就不好,加上酒醉,被云老头儿那么一敲,心里憋着一股火气儿...好不容易吐完舒服一点儿了,我瞪了一眼云老头儿,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喊到:“你欺负人,我不要和你一起走了,我要离家出走。”

  但我一个小孩子能跑多快?醉酒的作用下,脚步更加虚浮,云老头儿好像料到了我会来这一手,我没跑两步,就被他逮住了...任凭我怎么挣扎,总是挣脱不了他的手,感觉比我爸的力气还大。

  他也不管我,就这样叼着烟斗,一把把我抱了起来...10岁的小孩儿他抱着就跟抱一个3,4岁的孩子一般轻松。

  他好像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怒火,还在逗我:“你要不跟我走了?你的病咋办?”

  “爱咋办咋办?怕死不当X产党!”我大声的吼到,颇有一些耍酒疯的意思。

  “哈哈哈哈。”云老头儿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在我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下,骂了一句:“臭小子,还敢在我面前发酒疯!”

  这一下又不轻,疼的我屁股都麻了,被拍这么一下,我心里委屈的要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咬紧了牙齿,就是不想流出来,看着云老头儿的笑容也可恶,恨不得狠狠的咬他一口。

  云老头儿看我这个样子,忽然就收起了笑容,莫名慈爱的望着我,摸了摸我的头,声音也变得轻缓了起来,对我说到:“其实,我知道你心里是难过的,因为就要离开这里,离开爸爸妈妈,你的好朋友了,对不对?”

  我听这话,心里一酸,又不想对着云老头儿服软,恨恨的把头扭到了一边。

  他也不恼,就是这样抱着我,朝着家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对我说到:“送我烟斗的,是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当年...和他分别的时候,我也很难过,你是小孩子,可能还不懂生离死别的沉重,但你要知道,这肯定比你现在要难过的多...但我还是接受了这个事情,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依旧没有看他,但不得不承认,我已经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力,这种离开家的滋味太难受了,我很想摆脱这种难受,我很想听听到底是为什么?

  他一手抱着我,一手捏着烟斗抽了一口,然后悠悠的说到:“因为我想通了啊,人生就是一个离别和拥有的过程,我们都要去适应它。”

  我听不懂他的话,但我很想知道这话背后的意思,终于转头看着他,摇头说了一句:“我听不懂。”

  “说起来,其实很简单的,我们人生的过程中总是在告别一拨拨熟悉的人,就像你小学升初中了,你就会告别一些小学同学,初中升高中了...以此类推,是不是就告别了很多人?而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我们就要告别自己...除了这些人,我们还在不停的告别时光,长大了,就告别了童年,老了,就告别了年轻...所以,你说谁能逃脱这个告别的过程?每个人都要面对的,而到底是用坚强和乐观来面对,还是悲悲戚戚的面对无法改变的告别,只不过是个人的选择?你说,你要选择什么?”

  我低头,心中好像懂了一点儿什么,那种要离别的难过也就似乎少了一些,可是如果是在不停的告别,我们又得到了什么?我心中不懂,看着云老头儿。

  他似乎懂我的意思,摸了摸我的头,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赏,说到:“你到底是有些悟性的,否则你也就不是你了...是想知道得到了一些什么吗?这个现在你可能不懂,但我要总结,那也就只是一句话,得到了共同的岁月和感情,这是谁也不能剥夺的,真正的,属于你自己的。”

  “可是这些有什么用?你说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这些有什么用?”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云老头儿话里的意思,又好像有一些不明白,所以我又问了,我总觉得他说的这些话很能安抚我。

  “有什么用?这个问题对于你这个年纪来说,就太深了...人生到最后,能得到一个无憾无愧安心就是最高的奖励,而从更深的层面来说,这就是这一世锤炼的完满。这些,你不懂,如今你要懂的只是面临离别的态度就好了。”说完,云老头儿拍了拍我的头。

  我的确似懂非懂,只是觉得内心却是被安抚了,伏在云老头儿的肩膀上,有些疲惫的似睡非睡。

  云老头儿就这样安然的抱着我回家,还没有走到家门口,就听见我妈的声音:“叶正凌,你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还叫云师傅一路给你抱回来了。”

  我很舒服,就是借酒伏在云老头儿的肩膀上不肯动,云老头儿自言自语的说到:“千百年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教会你离别的态度...若是一生有所付出,有所回报,有所牵挂,有所慰藉,倒也罢了。就怕你这性子,最是奈何缘浅情深,到时候心念一执,又是一个天地都不依。”

  说完,他叹息了一声,而我整个人有些迷迷糊糊的,都不肯定他是不是真的说了这样的话。

  而尽管迷糊,我的注意力却已不在周围的任何人和事情上...而是看着隔了我家两户的一个房间,死死的看着。

  那是辛夷的家,如今依旧是大门紧闭,冷冷清清的样子...陈重和周正都回来了,为什么辛夷还没有回来?我心里着急,总是觉得不和她说一声,我不能安心,但这又是我小小的心事,不能和任何人说起,我怕别人会笑我。

  因为平日里,我总是对辛夷表现的不耐烦和讨厌,如今忽然说舍不得她了,想和她说一声....

  这样想着,刚才的难过又在心里翻腾了起来,甚至变得有些愤怒...辛夷那个笨蛋,在老家有什么好玩的啊?还不回来?!我以后回来了,绝对不要理她了,肯定不会理她的!

  想着,我甚至捏起了拳头,在这个时候,却身子一轻,原来我妈已经把我从云老头儿的怀里拉了下来,然后用依旧‘咋呼’的语调对我吼到:“叶正凌,你这胆子还真是大了,你还给我喝上了?老叶,出来看看你这儿子,这脸红的都跟猴子屁股一样了...”

  说着,我妈习惯性的在我脑袋上点啊点的,我被点的更加的晕乎,干脆耍赖坐在了地上,我爸出来看见这么一副场景,先是一愣,接着却笑了,拉着我妈说到:“这个随他吧,男孩子哪有不能喝酒的。又不是调皮捣蛋了!”

  他似乎还很高兴似的,一把又抱起了我,说到:“儿子,进屋去睡会儿吧...”然后伏在我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不愧是我叶建国的儿子,但你记住,喝酒是可以,但不能在外面喝怂了,对着真心的哥们,也不能喝输了,要把他们统统都给喝趴下,哈哈...”

  “嘿嘿。”我也跟着爸爸迷迷糊糊的笑,那个年纪还不懂我爸爸为什么给我说这个...直到长大后,我才知道或许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吧。

  是最后一夜了,半夜酒醒,就听见我爸爸妈妈在给我收拾着明天要离开的行李...爸爸低沉的谈话声,还有妈妈小声而压抑的哭泣声。

  偶尔,会有云老头儿的声音,他会说这个也不用带,那个不用拿...到最后他说:“山上什么都有的,冷不到孩子,也饿不到孩子。而我会是他师父,师父就是父亲,孩子这几年的花费自然也是我担了,你们就不要这样了。”

  这些话听在我的耳朵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来着...而窗外,好像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