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五章 晨别

第三十五章 晨别

  第二天,我起了一个大早。

  但这并不是我愿意的,而是我妈妈‘坚持不懈’的把我叫起了床。

  我装作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执意的想要再睡,但在那边,我爸爸已经拿着毛巾为我擦了一把脸,对我说到:“叶正凌,别捣蛋,你这孩子从来都睡得少,精力多了才去调皮捣蛋,今天装什么没睡醒?”

  我无语,心中有点委屈,也只能翻身起来,慢悠悠的穿起衣服裤子来。

  知子莫若父母,他们果然是了解我的...我虽然昨夜有些失眠,今天还是一大早就醒了,我之所要装作这个样子,也只是想在家里多赖一会儿。

  我心中充满了某种不确定和未知,这让我不安。

  而更多的是不舍,昨天云老头儿的安抚多少有些作用,但情绪并不是几句话就能开解的...而在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在道理的背后,还要经历去支撑,结合着道理,才能有所悟。

  早饭依旧是熟悉的肉包子,稀饭,豆浆,牛奶。

  这是妈妈在厂矿区的食堂去买的,牛奶是我的...他们一般都喝豆浆,喝稀饭。

  这种早饭我曾经抱怨过,吃了那么些年,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吃吃电视里演的面包蛋糕之类的...今天塞在嘴里,却发现滋味儿其实不错,想要再吃,最少也得等五年以后回来了。

  想着这个又有些心酸,只能狠狠的啃了两口包子,权当做情绪的发泄了。

  早饭吃的有些沉闷,云老头儿现在就流露出了一个师父的样子,坚决不准我浪费吃剩下的半个包子。

  他和我爸妈‘狼狈为奸’,我也敌不过,只能勉强吞下了那个半个包子...低垂着眼睛,不去看我妈妈的脸,她不对劲儿,今天老盯着我吃饭,盯着盯着就发呆了,眼中好像还有泪光。

  我只能去想她不对劲儿,想深了,我怕自己难过。

  相比于我妈,我爸表现的比较平静,只不过平常能吃三个大包子,喝一大碗稀饭的他,今天就只吃了一个包子,就不吃了,然后开始不停的抽烟。

  云老头儿吃饭的时候很安静,我也闷闷的不太想说话,所以一顿早饭吃的有些压抑。

  吃完早饭,云老头儿站了起来...我妈妈连忙说到:“我去收碗。”说完,就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速度把桌子收的干干净净。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是我妈吗?以前她收碗什么的可没这么麻利,说不定借口去看个电视,看着看着就忘记了...最后,还是得我爸来收。

  今天却是...我看着我妈的背影,觉得她的双肩抖动的厉害。

  倒是我爸还算平静,掐灭了烟,站起来说到:“云师傅,这就走了啊?我送你们一程吧。”

  云老头儿倒也没有拒绝,点点头说到:“是得走早一点儿,不然赶不到到地方的车就麻烦了。”

  昨夜的雨到现在也还没有停,在雨中,熟悉的院子,熟悉的一切,都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离愁,那边的角落...有一个不怎么漂亮的窝棚,是曾经小渣住的地方,后来小渣没了,那个窝棚我们却舍不得拆,就一直留在那儿了。

  想起这些我有一点儿恍惚,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的小香囊,里面有小渣的毛...如果是小渣陪着我的话..

  这样想着,我的心里稍许好受了一些,在这个时候,云老头儿撑开伞,牵住了我的手,走入了茫茫的雨帘,我爸爸就跟在身后。

  “老叶,我就这样叫你一声。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我要带着你儿子去哪儿,也不告诉你一声。但我山门有我山门的规矩,希望你能理解这一切。”云师傅的声音带着一切歉意,对我爸爸解释到。

  在正常人的眼里,我爸爸妈妈这种行为肯定是脑子不正常才做的出来,把儿子交给一个陌生人,连被带到哪儿去也不知道,就这样让儿子跟着走了,一般普通的人哪里做的出来这样的事情?

  可是事实又怎么去和外人说?可能接二连三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把我爸爸妈妈的三观都给颠覆了...我想,整个厂矿区,只有他们相信,我们一群小孩儿是真的在洞穴里遇见了什么?

  而且,更不能让人怀疑的事情是,云老头儿的确三番两次救了我的性命,他说的话也全部都一一应验了。

  面对云师傅的话,我爸沉默了很久,他原本就不是一个会表达的人,和我们一起走在雨中...他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云师傅,我相信你的。”

  “嗯,这也就够了。”不放心自然是有的,但一句相信的确也就够了,云老头儿看的很分明。

  只不过走了几步的距离,我就听见我妈妈在我们身后叫我...我们停下,回头,却是看见我妈妈提着一些东西追了出来。

  其中一个塑料袋儿,装着的有煮好的鸡蛋,腊肉什么的,还有我平常最喜欢的一些零食,要知道,平时我要吃这些,是必须要挣表现的,今天她却是那么大方,给我买了一大包。

  “看我这记性,都差点儿忘了,这些,云师傅,你们路上吃。”我妈妈说话断断续续的,说完,又蹲下来,给我系上了一条毛线织的围巾,上面有个歪歪扭扭,仔细辨认才能认出来的黑猫警长。

  那是我整个童年第一喜欢的动画角色,我妈能给勉强打出来,已经算是非常不容易了,她那打毛衣的手艺,是出了名儿的闹笑话...曾经还给打出一个长的像机器人的脑袋是四方形的熊猫毛衣,让班里的人足足羡慕了我一学期,他们真的以为是‘高大上’的变形金刚,但只有我知道真相,那是一只熊猫。

  可长大后想起这些,我明白这心意够就够了。

  给我系上围巾以后,我妈妈用力的抱了一下我,转身就跑了,那速度就跟百米赛跑一样,留下我在雨中有些傻愣愣的。

  “走吧。”云师傅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又牵起了我的手...但是走了没两步,我却用力的挣脱了他的手,也顾不得雨大,飞快的朝着院子里跑去。

  “叶正凌,你这臭小子干嘛?”我爸爸急了,以为我临时反悔了,忍不住开口大声的叫我。

  “算了,让他去吧。”云师傅拉住了我爸爸,只是我回头看了一眼的时候,发现他的目光也落在了我的目的地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深邃。

  我跑到了辛夷家所在的地方,开始‘嘭嘭嘭’的敲门,大声的喊到:“阿姨,你们回来没有?阿姨,阿姨...”

  但是回应我的是死一般的沉寂,我不甘心,又使劲了敲了几声,喊着:“辛夷,你在不在?你在就给我开门啊?”

  可惜,那房子是没人在的...我有些沮丧的停止了敲门,然后望着那紧闭的房门说了一声:“辛夷,你肯定是在睡觉,我就跟你说声,我要走了。你以后不能缠着我了,我太高兴了,哈哈哈...”

  我自己在那里笑了几声,觉得挺没有意思的,就转身又朝着云老头儿走了过去。

  我爸爸诧异的看了我几眼,最后手在我脑袋上用力揉了几下,低声说了一句:“这小子...”

  云老头儿没有过多的评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他的兜里摸出了那个温润的烟斗,在手心把玩着,说到:“一切不过都是因果缘分罢了。”

  我爸没明白,也就没有过多的追问...

  很快,我们就走出了这个熟悉的小院,走到了厂矿区里,一路上也有不少熟人给我们打着招呼,我爸爸勉强的应付着,然后跟上云老头儿的脚步...也不过十来分钟,我们就走出了厂矿区。

  “就到这儿吧!回去了吧,老叶。”到了厂矿区的大门口,云老头儿停下了脚步。

  “嗯,就回去。”我爸爸却是站着没有动。

  云老头儿叹息了一声,忽然就松开了我的手,走到了一旁等待...我爸把我拉到了他的伞下,有些愣愣的看着我,一时间,两父子都很沉默。

  就这样过了一分钟,我实在受不了心中这种难过,对我爸说了一句:“爸,我走了啊。”

  我爸却一把拉回了我,忽然很认真的看着我说到:“儿子,你..你去了五年之后..会不会,会不会就和爸爸妈妈不亲了啊?”

  “谁说的,你们是我爸妈!”我大声的吼了一句,然后转身朝着云老头儿跑去了。

  “早知道生个女儿了,这臭小子一点儿都不恋家。”我爸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带着一些欣慰的笑意,又带着一些压抑的哽咽。

  其实,谁说我不恋家的?我只是...我也不知道只是什么?总之,就任由云老头儿牵着,一路朝着东郊路口走去。

  我心里在默念着,跟爸妈告别了,跟陈重周正告别了...就是没有来得及和那烦人的辛夷说一声,心里总是不舒服的。

  可离别,也就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