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七章 夜行

第三十七章 夜行

  第一次坐火车很是新奇,而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云老头儿口中所谓的下了血本是什么意思?他第一次带我坐火车是买的软卧的票。

  所以,在火车上很是潇洒的又吃又睡,让我小时候心里一度觉得火车是一种最舒服的交通工具。

  直到多年以后自己挤在拥挤的硬座,我的‘热烈盈眶’的忏悔,我也应该下个血本的。

  那个时候的火车速度并不快,也不知道云老头儿是买的什么票,总之我感觉火车就是在不停的停下来,停下来...但我不觉得烦,反而每次停下来,我觉得都是很开心的事情。

  因为在这种时候,总会在火车的窗口出现很多小摊小贩,云老头儿给我买,我就吃!

  遇到停靠的久的,他也会带着我下去溜达一圈,听着不同的站点的人,操着不同的口音,我觉得很新鲜,一路在云老头儿身后鹦鹉学舌‘裸山(乐山)人’‘吃粉了(吃饭了)’,还有卷着舌头的‘嘶啊,嘶啊(是啊,是啊)’.

  每当这种时候云老头儿都觉得很尴尬,一边捂着我的嘴,一边对着那些莫名其妙被‘鹦鹉学舌’的人道歉。

  无奈,他那怪异的被我扯掉一小半的胡子,额头上的伤口...总是让别人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着他,有人甚至问我‘小朋友,这是你的爷爷吗?’

  我估计是把他当成人贩子了。

  反复几次之后,云老头儿就不带我下车了,然后等到我们那个卧铺的人下车,只剩我们两个的时候,二话不说就把我摁在卧铺上,狠狠的拍了好几个巴掌。

  所以等到下火车的时候,我和他的关系降到了‘冰点’,我一路偏着头不理他,但是又很没志气的被一个炸鹌鹑给收买了。

  这一趟火车坐的也不算久,从头一天的下午坐火车,到第二天的下午也就到了。

  下车以后,我明显的感觉到这已经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之前的站点,无论口音怎么不同,我大致还能听懂那些人在说个什么?

  可是到了这里以后,人们说话的腔调完全不一样,开口就是额什么,额什么...尾音总要加个‘咧’。

  但我并不觉得畏惧,反倒是觉得新鲜,总觉得和我家乡的人比起来,这里的男人都多了一种粗犷豪放,女人也显得要豪爽了许多。

  云老头儿挺‘防备’着我的,一路上就没有让我的嘴闲下来过,我吃完了一样东西,他就掏一样出来,吃完了一样,就掏一样...最后,我吃哭了,说我吃不下了,他就让我嚼泡泡糖。

  “你个臭小子太能惹事儿了,我得防着。”他就是这样收拾我的。

  就这样,我不得不一路挺着圆滚滚的小肚皮,跟着他走街串巷,倒也新鲜。

  这个城市不小,而且整个城市带着一种浓浓的古风和沧桑的沉淀感,总是让我觉得很是看不够...云老头儿好像比较喜欢我这种好奇的样子,一路上都跟我讲解着这个城市的典故,说以后有空带我去看看这个城市出了名的什么俑...路山遇见了卖纪念品的,还给我买了一套。

  我至今记得是一匹马儿,一个跪着的穿着盔甲的人,和两个站着的穿着盔甲的人,黑色的,我很是宝贝的拿在手里。

  我也学过一点点小学历史,我知道了这里就是以前的长安,不过历史书那些很是浅显直白的东西,和云老头儿口中给我讲述的完全不能比,从他口中讲出的一切都是那么有趣。

  于是我知道了这个‘六朝古都’,知道了在这里有些什么皇帝,大概做过一些什么?曾经有个什么宫殿,是如何的辉煌。

  云老头儿还和我说:“就在这片儿土地上啊,埋葬着那个厉害的皇帝,墓中有着极大的隐秘,也许有一天也会惊天动地的出世吧。”

  我一直追问是什么隐秘,把他问烦了,他就在我的嘴里塞了三个泡泡糖,哄我说,只要吹出来两个他脑袋那么大的泡泡,他就告诉我。

  我吃过了很多东西,但也架不住和他一起从下午走到傍晚,天都快黑了的时分...如今又是冬天,在这个城市的冬天可没有我的家乡温柔,那飞扬的雪,呼啸的风充满了‘杀伤力’,下火车之前我被云老头儿裹成了一个粽子,走久了也觉得全身都僵了,肚子也饿的很快了。

  “我们什么时候才到啊,山门好远啊,要走到晚上吗?”我已经走的非常疲惫了,只不过云老头儿说了,出家门就是英雄好汉了,没哪个英雄好汉会让人抱着走的。

  所以,我也就努力的坚持着,第一次觉得山门简直就是世界上最远的一个地方。

  云老头儿斜了我一眼,说到:“你想的美,晚上就想要走到山门?我只是带你到我朋友家住一晚上而已,明天我们还要接着赶路。”

  我又不是傻子,一下子发现了问题了关键,非常气愤的猛地就扑到了云老头儿身上,伸手又要扯他的胡子:“你这个大骗子,那你为什么带着我走?我们可以坐公共汽车的。”

  云老头儿怕了,一下子就抓住我的手,好不容易把我从身上扯了下来,说到:“你第一次出门,我不该带着你多逛逛啊?你不想看啊?而且,刚才是谁告诉你那么多故事的。”

  他说的也有道理,我气鼓鼓的从他身上下来了,他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又哄我:“你不想知道最大的秘密了啊?现在你还没有吹出两个脑袋大的泡泡呢!”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又想起来了,从小就有股不服输的劲儿,我又开始专注的吹着泡泡。

  他长舒了一口气,又带着我继续走,也一路继续给我讲着各种的故事。

  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刻意为之,为的就是开始培养我的体力,和锤炼我的身体...配合起来压制我那不安分的狂暴力量。

  终于,到最后我也没有吹出那么大的泡泡,但人已经累的走不动了....我们几乎穿越了小半个城市,从城里一直走到了城郊,那已经是我体力的极限了,云老头儿到底心疼我,见我走不动了,很是干脆的一把抱起了我,继续朝前走去。

  晚上,天气已经很冷了,我缩在云老头儿的怀里,倒也没有怎么被冷到,只是整个城郊的小道几乎没有什么人了,只有稀稀拉拉的灯光,和雪落下来‘刷刷’的声音。

  我莫名的不怎么怕,即便到现在我还不是完全清楚云老头儿究竟是做什么的?但我觉得他能救我,就一定是极有本事的人。

  原本下雪,路上也堆积了一些,我之前走着也觉得路滑的要命,他却抱着我走的稳稳当当,一步一行,颇有些高人淡定的样子...我第一次觉得云老头儿其实厉害的,说不定是隐藏在江湖的大高手。

  而我以后说不定也会被传授什么厉害的武功,想着我就兴奋了起来,像看什么宝贝似的看了云老头儿一眼,云老头儿看见我这种目光,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防备的问到:“臭小子,你想干嘛?”

  “你会不会降龙十八掌?”我很认真的。

  “不会。”

  “那打狗棒呢?”

  “打狗我倒是会,不需要棍子。”云老头儿有点儿乐了。

  “那你会什么?”我有些不满了。

  他像是故意逗我似的,轻轻在我耳边说到:“我会抓鬼,打僵尸,捉妖怪,你看厉不厉害?”

  在这安静的雪夜里,开这样一个玩笑,实在是不好笑的...我想起了那洞中的经历,这一次换我打了一个冷颤,一下子全身僵硬的,警惕的看着四周,手抓着云老头儿的衣襟抓的更紧了。

  “不怕,有我在,鬼什么的,早就躲的远远的了。”云老头儿其实也是‘焉儿坏’的,见我这个样子,继续逗着我。

  “真的,真的有吗?在哪儿?它..它们躲起来吗?”我缩了一下身体,想装英雄好汉也装不下去,到底不是自己的家乡了,这里的城郊类似于乡村的地方一片平台,土地在夜里看着,透过灯光,也烦着黄色,不像家乡的红土地,连绵不断的丘陵...这样想着,我更有种害怕的感觉。

  “在那啊,知道吗?那棵树后,飘着一个游魂,是这个地方过世的老太太,在看着我们呢。”他指着一个地方,对我这样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认真还是开玩笑。

  我害怕的要命,扯着云老头儿的衣服,胆颤心惊的看了一眼他指的那棵树,黑洞洞的,哪有什么老太太?

  “没有,你是骗子。”我自我打气的说到。

  “你看不见多正常,这世间来来往往的游魂就多了去了,擦肩而过也不奇怪。要怪就怪你没有这方面的天分...要你是那老李一脉人的徒弟,怕看这个地方倒是很热闹的,毕竟靠近我朋友的家了,能不热闹吗?说起来,好像我也听说老李山字脉那徒弟长大了,看来又得搅动一些风云了。”他嘀咕着,声音越来越小。

  我也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只知道他说鬼可多了...我抓着他的衣服不甘心的问到:“真的有?”

  他却看着眼前一个矮矮的农家小院儿,说了一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