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八章 朋友

第三十八章 朋友

  到了?如果告诉我这就是山门的话,我觉得我会很失望的。

  在火车上,云老头儿不止一次的和我吹嘘过山门有多么牛逼,问他如何牛逼了,他又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摇头不说。

  如果只是这个农家小院儿的话,我想我会很失望,毕竟心理落差太大了...但就算是这里,我也没有办法,既然已经跟来了。

  算了,狗不嫌弃家贫,儿不嫌母丑。

  我一向很会自我安慰,云老头儿把我放下来,牵着我的手,好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拿出他的烟斗在我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说到:“咋就不长脑子?路上就和你说了,现在就想走到山门,那是你做梦。这是我朋友家,先在这里住一晚,想着既然也出山了,顺道看看他好了。”

  说话间,他看了一眼那个大门紧闭的农家小院儿,牵着我的手就往那里走去。

  我心中不满,但想着可能四周都有‘鬼’的情况下,倒也不敢太过得罪云老头儿,只能小声的嘀咕:“老是敲我,也不怕把你那宝贝烟斗给敲坏了。”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夸奖我说到:“还是你聪明,倒是提醒了我。以后不用这个敲你了,随身备着一个石头好了。”

  “.....”我无语的看着云老头儿,从来就没有见过那么‘无耻’的大人,还要和小孩子争,也深刻的感觉到了一种作茧自缚的‘自坑’。

  云老头儿‘嘿嘿’的笑着,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说话间,已经带我走到了这农家小院的门口,然后抬手敲门。

  在安静的夜里,这敲门的声音分外的刺耳,在安静的雪地里传出很远的样子。

  很快,小院儿里就有了动静,一个显得比较轻盈的脚步走到了门前...很是干脆的‘吱呀’一声就打开了门。

  小院中有着昏暗的灯光,而我抬头一看小院中的人,忍不住‘啊’的吓了一条,眼前的人是个女子,从身段儿上来看,像是个年轻女人,既不佝偻,也没有老年人那种姿态,穿着蓝色的,好像样式有些古老的素色布衣,就站在了门口。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让我叫出声儿的是,她竟然戴着一个面具,白色儿的底色,在眼圈周围有一抹红.....就是这么简简单单。

  可能说不上吓人,但之前我就被云老头儿吓了一次,然后在这夜里,没有心里准备的情况下,忽然出现这么一张脸,谁不害怕?

  云老头儿才不安慰我,反而是笑的夸张,指着我挤眉弄眼的说到:“胆小鬼。”

  我没好气的叹了一口气,忽然觉得跟着这么一个人,好像挺辛苦也挺‘丢脸’的,我再一次同情起正川哥,这些年跟着云老头儿一定是很辛苦的吧?

  “你来了?”面对我们两个这一出闹剧,这个小院儿的主人好像并不怎么在意?只是开口简单的说了一声你来了,好像早就预料到云老头儿会来一般。

  适应了以后,我也觉得她的面具不怎么可怕了,歪着脑袋看着她...觉得她的声音很奇怪,明明是年轻女孩子的身段儿,为什么说话就像一个老太太,但完全说是老太太的声音也不对,只因为她的声调并不像老太太,只是那种沧桑的感觉很像罢了。

  “嗯,来了,来找讨要两件儿东西。”云老头儿好像和这个女人很熟悉的样子,只是这样简单的回答了一句。

  那女人似乎若有所思,虽然戴着面具,我感觉她的目光也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也很自然的看着她,觉得自己跟了云老头儿一两天,脸皮也变厚了。

  更何况,我就是觉得这个女人其实很好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这个孩子?”只是看了我一眼,那女人问了云老头儿一句。

  “你说呢?”云老头儿反问了一句。

  他们两个的对话搞的我云里雾里,那女人却是不回答云老头儿了,只是望着我轻叹了一声,原本微不可闻,只因为带着面具产生的回音,让这个声音明显了起来。

  “进来吧。”她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声,然后让开了身子。

  而云老头儿却是毫不客气的牵着我的手,大大方方的走近了这个院子里。

  一走进院子,我就觉得这个院子里很乱,杂七杂八的堆着很多东西,有乱七八糟的木头,有一些竹子,奇怪的是还有一碗碗摆在院子中的米饭,上面插着三支香。

  我看的有些心惊,因为接着昏暗的灯光仔细看去,那些米饭和我们平常吃的米饭有些不同,好像里面还有黑的,红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

  云老头儿只是看了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还是这么热闹,你这样的安心守在这里,虽然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倒也是累积了不少功德。”

  那女人也没回答,只是自顾自的推开了房门,里面的黄色灯光不暗,还隐隐有那么一些温暖的意思,她说:“谁在意那些功德?也就只是无聊岁月的打发而已,我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她这么一说,我从心底感觉到发凉,我那么纯真善良的小心灵肯定是相信她的话了,忍不住一把就抱住了云老头儿,死人还能说话走路?

  云老头儿发现我的反应,先是一愣,接着又一次很‘无耻’的笑得前俯后仰,我恨不得在他的肚子上咬一口,无奈在这个地方,他是我唯一的依靠,我不敢得罪他。

  在这个时候,那个女人的声音忽然放温和了起来,对着我说到:“小娃娃,你也别怕。一个人心思死了,虽然活着,也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了?我的意思是我是一个心死之人,不是我真的是死人。”

  她的声音比起云老头儿更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说话间,她还伸出了手,对我说到:“不信,你摸摸看?”

  我眨巴了几下眼睛,倒也真的伸出手去摸了一下她的手,软软的,带着一种温暖的温度,但也感觉到了一些粗糙,果然她不是死人。

  “你对这个臭小子倒也不错。”云老头儿好像有些得意,说话间摸了摸我的头,我却‘嫌弃’的别开头,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这样笑我。

  他却更无耻的用手强行‘摁’着我的头,假装是很慈爱的摸来摸去!我在心里骂了他一千次,可惜也不敢骂出声儿。

  那女人好像觉得这些事情很有趣一般,忽然轻轻笑了一声,感觉那笑声让人心底都觉得愉快,外面飘着雪,她对我们说到:“不冷吗?快进来吧。”

  我已经冷的受不了了,趁这个空隙,一下子挣脱了云老头儿,冲进了这间亮着黄色灯光的屋子。

  屋子里也不知道烧着什么炭火,不呛人,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香味儿,闻了让人宁心静气,也暖和的不得了,我原本有些僵硬的手脚,也跟着恢复了感觉,变得暖融融的。

  我舒服的长舒了一口气,这才看清楚这个屋子,看了一眼之后,我心里一堵,转身就朝着屋外跑去,正好就撞上了云老头儿。

  他一把扯着我的衣服,把我拖进了屋子里坐下,对我说到:“你跑啥?没见过是怎么的?忘记小时候我也为你扎过纸人儿?这可是一门民间的好手艺,了不得的手艺,你说你跑啥?”

  也不知道为什么,云老头儿这么一说,我的心情渐渐的有些平静了,心想也对,就是纸人儿有什么好怕的?

  只是之前一进屋没注意,一眼看见那么多栩栩如生的纸人堆在屋子里,好像都在看着我一样,心里一下子就有些害怕了。

  说话的时候,那个女人也走进了屋子,在我们身边坐下,然后慢慢的开始收拾着桌子上的一些杂乱的东西,我注意看了一下,桌子上尽是一些剪成了各种模样的纸片儿,有纸衣服,纸裤子...还有一些什么,总之手艺真的是很巧的。

  另外,就还有一些竹篾条,上面密密麻麻的画着我也看不懂的字啊,符号啊...红色写画在上面,我看着有些不适应,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

  反而是云老头儿颇有兴致的拿起一根竹篾条,细细的看了起来,口中发出‘啧啧’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在惊叹,还是在赞赏?

  那个女人不动声色的收走了云老头儿手中的竹篾条,说到:“别看了,看了你也学不会,何必浪费时间?”

  “我也没有说要学会了去,只是感叹就算是同样的手段,道家的传承却是千百种...种种都有精彩独到之处,产生的效果有相同的,也有不尽相同的,这不是一件儿很神奇的事情?”云老头儿摇头晃脑的说到。

  那个女人却是不说话,收拾好了东西放进了里屋去,出来却是说到:“我这手段儿也是平常,不过是化解一些怨气,期待这世间多些善果。就像我自己注定遗憾了,就不想这世间多一些遗憾。”

  面对女人的话,云老头儿不说话,很是沉默...我也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

  在这个时候,云老头儿忽然开口说到:“做些吃的吧?从下午走到现在也是有些饿了。”


(今天的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