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九章 芸姨(上)

第三十九章 芸姨(上)

  说完这句话,云老头儿神色忽然变得紧张起来,看着那个女人的神色也带着某种期待。

  那个女人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也好,今天天冷,恰好得闲,也做了一些吃的,你们就将就了吧。”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竟然让云老头儿喜笑颜开,我不知道他高兴个什么劲儿,但确实也觉得自己肚很饿了。

  那个女人的动作似乎很麻利,只是过了一小会儿,她就端来了一口锅放在炭炉之上。

  锅里也不知道是烧的什么?一经炭炉的加热,顿时整个屋子里充满了一种化不开的浓香气息,带着一种我玩没有闻到过的特殊味儿,伴随着暖气,弥漫在整个屋子里。

  这样的暖阳和香气,让我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对比起外面的天寒地冻,我似乎又舒服的快要昏昏欲睡。

  “那里面炖的是什么啊?”我忍不住问了云老头儿一句,至少我长那么大,没闻过这种特殊的香气。

  “羊大骨熬的汤啊,这香气儿这么明显,莫非你没有吃过羊肉?”云老头儿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那个年代的饮食还不像现代那么融合的如此之快,要吃某个地方的特色恐怕真的只能到某个地方去...至少,在我的家乡还真是不怎么吃羊肉的。

  “羊肉,好吃吗?”我吞了一口口水。

  “只要是她做的,什么都是好吃的,你小子有口福了,她竟然肯招待咱们一餐饭。”云老头儿说话的时候也是直吞口水。

  在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又端来了三张小凳子,招呼我们坐过去...然后拿来了两个就是农家的大瓷碗,碗里放着各种料,我一个小孩子勉强也只看得出来里面有些许的辣椒酱什么的。

  做好这一切,这个女人也在我们身边坐下了,终于揭开了那口浓香四溢的锅,那香气一下子蒸腾而出。

  待到香气散去,我就看见一口锅里装着的是雪白的汤,汤里翻腾着羊肉,木耳,粉丝等东西...那味道只是闻了一下,就觉得全身暖洋洋的。

  那女人先是拿过我的碗,给我盛了大半碗汤,和碗底的佐料一融合,那汤立刻变得红艳艳的,似乎能感觉到那香喷喷的汤里有着丝丝的辣味儿..里面的羊肉,粉丝,木耳什么的东西泡在里面,一看就让人想立刻抢过碗来吃。

  “别着急。”那女人好像能感觉到我很馋的样子,把碗先放在了那炉子的边缘,又给云老头儿也盛了一碗汤。

  然后再次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拿着一个篮子,和一个簸箕。

  篮子里是烙的白白的饼子,看起来有些硬...而簸箕里则是切好的绿油油的香菜,和一小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她坐下以后,递了一张饼子给云老头儿说到:“你就自便,毕竟是夜里将就,我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一锅煮了,也勉强算是羊肉泡馍了。”

  云老头儿嘿嘿的笑着,接过饼子自己就把饼子一点点的掰开,扔里那碗滚烫的浓汤里...然后自觉的打开那个坛子,里面装的是竟然是豆豉,红艳艳的辣油泡着,那酱香的味道,一开坛子就很浓。

  云老头儿从坛子里弄了一些豆豉浇在自己的碗中,忍不住吸了一下鼻子,赞叹了一句:“好手艺。”

  说话间,又抓了一把翠绿的香菜洒在了碗里,然后也顾不得烫,端起碗来,西里呼噜的就吃了一大口。

  “也没有什么好不好手艺的,一个闲着,也就是打发时候,捣鼓了这些玩意儿。”那女人说话淡淡的,但动作也是很麻利,她没有让我自己动手,而是亲自帮我把面饼子掰碎了,放进了浓汤里。

  也和云老头儿一样,在我碗里加了豆豉和香菜,然后递给了我,对我说了一声:“别学你那师父,烫,慢点儿吃。”

  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就让我觉得她其实是对我很好的,接过碗来,忍着强烈的想吃的冲动,问了一句:“你不吃吗?”

  “我吃过了,不饿。”她坐在旁边,隔着面具也看不清楚她的表情,我只能自己想象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应该是非常温和的样子。

  我早就饿了,当下也不再客气,拿起筷子迫不及待的就吃了一口,只是一口,竟然我差点忍不住惊呼一声好吃...入口先是一股辣味儿,那是我最熟悉的口味,所以也不觉得怎么,只是味蕾被刺激的活了。

  接着就是一股浓浓的豆豉酱香,但也掩盖不住那汤底冲天的鲜味儿,和面饼里最清新的面香融合在一起,简直是说不出的好吃,更别提还融合着里面的一些汤菜,一口下去,连五脏六腑都跟着温暖了起来。

  当下,我哪里还顾得上烫不烫的,立刻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丝毫也没有注意,那女人的目光始终落在我的身上。

  “真的是好手艺,比起城里的一些老字号,也丝毫不差,甚至更好吃。”云老头儿在这个时候,已经吃掉了大半碗羊肉泡馍,额头上冒出了丝丝的细汗,在这个时候才舍得说一句话。

  那女人根本就不接话,好像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你对我这个徒弟挺好的,还亲自给他弄上,真不像你的性格。”云老头儿似乎是故意的,这么说了一句。之前,这女人说他是我师父,我没否认,他也就第一次顺口说了我是他徒弟,我也没有否认。

  其实心中还有一种淡淡的温暖,想起了小时候的某一种想法,如果不和正川哥一样称呼他为师父,我实在不知道叫他什么?我对他,就像辛夷对我一样,是一个话里没有一个名词来称呼的人。

  那个女人似乎听了这句话才回过神来,收回了看着我的目光,沉默的望着翻腾的汤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云老头儿一边吃着,一边说到:“你这遗憾莫不是放在了我这小徒弟身上?”

  “我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多年前我就死了,一个死人不参与这个世间的是是非非。”那个女人似乎有些不自在,站起来身上,从墙上的一个篮子里拿出了一张彩色的纸,又拿过了一把剪刀,开始做起她的活计来。

  “不参与,又不代表放得下,十几年前,终于收入了一个最重要的弟子,你没去看来着?”云老头儿好像一再的要挑动那个女人的底线,不停的问着。

  “悄悄去看了,屁大一个孩子,还不是就是普通的那样儿,能看的出个什么?”她埋头剪着纸,似乎这样的活计能让她安宁,她回答的也自然了起来,似乎有些无所谓的样子。

  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感觉没头没脑的,也不知道说的是谁?

  “他都没察觉到你去了?”云老头儿呼噜一声喝了一口汤,满足的叹息了一声儿,又追问了一句。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他们都没有察觉,收徒的时候,我都去看过,几个小毛头罢了。”那女人淡淡的说到。

  “你这又是何苦来着?真是的...那几个人都是坦荡君子,而且重情重义,你又...”云老头儿似乎有些感叹。

  “好了,这又不关你事,你对我们这一脉好奇个什么?”那女人放下了手中的剪子,直接打断了云老头儿的话,似乎有些恼怒了。

  “我师门隐世,也不代表不知这江湖的纷纷扰扰,你们这一脉名声也是显赫,我一直也想着结交来着。无奈师门就有祖训,不是有个缘法不能主动去结交,不是有个因果责任不能出世,却让我好死不死的遇见了你,多问几句算什么?”云老头儿却似乎不以为意,也不在意那女人似乎有些恼了,自顾自的说到。

  “行了,我早就不是那一脉的人,我就是个死人,你这样说着,不觉得没意思?你想劝我什么来着?”那女人又开始剪着手中的纸,那话我感觉倒不像是说给云老头儿的听的,倒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能劝得动你?只是想说,外在的一切重要吗?一颗心才最重要,是不是?你为什么想不通这一层道理?我想他们也是能想明白的。你若真是不在意,口口声声几个小毛头儿,又何以对我这个小徒弟做出这番行为?原本,按照你的身份,应该是最疼爱他们的人啊。”云老头儿此刻已经吃完了一碗羊肉泡馍。

  也不用那女人招呼,自顾自的盛汤,掰饼子...一切轻车熟路的样子。

  “呵呵,他们现在哪里还是小毛头,早就长大了。你这想法未免也太自我了。”那女人笑了一声,没什么温度的感觉,倒像是在嘲笑云老头儿。

  “是啊,长大了,凭着他们是你们这一脉的传人,这些年搅动风云的就该是他们了!而我这一门,可能过些年,也生生的逃不过命运,在山里的好日子怕是要过到头了...所以,多关心一些又有什么?这江湖不是凭借着一代代的人就传下来了吗?我这是学习经验。”云老头儿这样说到。

  也不知道为什么,说话的时候,忽然放下了碗,揉了一下我的脑袋。

  窗外,风正烈...吹得呼呼作响,却是连雪花落下的细碎声音,也是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