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章 芸姨(下)

第四十章 芸姨(下)

  我原本正在香甜的吃着羊肉泡馍,被云老头儿这么突然的一揉,差点把脸栽进碗里。

  我觉得云老头儿是故意的,忍不住瞪了云老头儿一眼...倒是换来那女子的笑声儿,说到:“这些小毛孩子,小时候也真是有趣,到底也不能想象,他们长大了,还要背负很多东西。”

  说话的时候,她忽然转头望向我,问我到:“你吃了我一碗羊肉泡馍,这长大了,不会把我当做敌人吧?”

  我莫名其妙,只是下意识的觉得她很好,然后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把她当做敌人?

  “颜立...”云老头儿立刻的打断了她的话。

  可那女人说话更快,直接是对着我说到:“我没名字,小娃娃,你要想叫我,倒是可以叫我一声芸姨。”

  “嗯,芸姨。”我倒是叫她叫的很快,也不生疏。

  虽然她有时让我觉得怪怪的,而且她这房子里的一切,有点儿让我小小的害怕,但也不能掩盖她其实对我温和,对我很好的事实,我能感觉到,我是一个恩怨分明的‘英雄好汉’。

  云老头儿似乎有些感慨,只是说到:“算了,我也劝不来你,这是你的心结,只是别对着正凌说些胡话,我这一门到底不是非黑即白的,在这世间有法则,更有情谊,我还是相信情谊的。他大了,要是敢六亲不认,我这当师父的,第一个就会打断他的腿。”

  干嘛打断我的腿?我什么时候六亲不认了?我觉得莫名其妙。

  “他是他,按说也不会的,刚才只是我的玩笑话,那性子惹到了,不认天地倒是有可能,绝计不会六亲不认。”芸姨说话的语气似乎温和了一些。

  “世事无常,又要乱了,时代变换,谁知道呢?总之,也是忍不住关心一些你们一脉,这世道,是你口中那些小毛头的时代啊,想着以后我徒弟,忍不住多问两句吧。”云老头儿的眼中流露出担心。

  “你也别没事儿老摆弄你那山门中的惊世大阵,想去看一个未来,你的命有几条?你要问也不该问我来着,难道要我重复一百次,我是一个死人吗?你该去问他们来着,毕竟那些小毛头是他们的徒弟,岂不是更可以交流心得?”芸姨直接这么给云老头儿说了一句。

  云老头儿苦笑了一声,说到:“莫非你也要我重复一百句师门祖训?我怎么去认识结交他们?你也是在笑话我了。”

  “算了,我乏了,先睡了。你们师徒睡西屋吧,记得先把炕头烧热...吃完收拾收拾。”芸姨似乎不想再说下去,开始起身收拾起来。

  云老头儿看着芸姨的身影,再次苦笑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催促我快吃。

  一顿羊肉泡馍吃完,我全身上下都暖了起来...云老头儿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了,看我吃完,就麻利的把这里收拾了一番,让我坐在这小炭炉子前烤着火,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抱出一些柴禾来,直接进了这个厅往西的屋子。

  而这个小院里,还相邻着一个厢房,芸姨出去了,估计就是住的那里。

  我从小在川地长大,不懂什么叫烧炕,觉得新奇,就忍不住要去看,可是云老头儿却说烧炕引火的时候,难免呛人,把我撵了出去,让我在外面呆着去烤火...而我因为吃饱了,放在桌子下的小炭炉子又太温暖。

  白天累了一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趴在桌子上的睡着了。

  等我被云老头儿叫醒的时候,已经是被抱在炕上了,睁开眼睛就看见云老头儿的脸,嘴角的那丝笑意还是那么‘讨厌’,他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对我吼到:“臭小子,起来洗个脸,烫个脚再睡,跟头小懒猪一样。”

  我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起来,还没反应过来,一张热乎乎的帕子就呼在了我的脸上,然后用力的擦了两下。

  揉的我脸生疼,想起在家时,妈妈也经常帮我擦脸,她已经是风风火火那种类型的女人了,相比于云老头儿的动作也算得上温柔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是觉得挺温暖的,但忽然也开始想家了。

  到现在我都还反应不过来,我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已经到了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已经是个离家的孩子了。

  想到这个,我忽然有些伤感,人也变得沉默了起来...云老头儿一边帮我脱着鞋袜,一边问我:“咋了?不是英雄好汉吗?想家了啊?”

  我有些意兴阑珊的,也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家里,现在在做什么?而播完恐龙特急克塞号,电视里又会放什么好看的电视?陈重和周正没有了我,两个人是不是玩的开心...还有,还有辛夷她捡到我扔给她的那个东西了吗?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脖子,脖子上的那个小香囊已经轻了很多,因为之前那个装在里面的怪异东西已经被我扔给了辛夷,现在这里面只剩下小渣的毛了。

  小渣...想起它,总是能想起很多往事,现在的心里依旧觉得悲伤和刺痛,却是在发神的时候,两只脚忽然被云老头儿放进了热水里,没有心理准备之下,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好烫’。

  “好烫?你个臭小子,要你能为我洗个脚,就是油锅我也开心。”云老头儿没好气的说到,然后又开始嘀咕:“这脚怎么这么凉,吃饱了也不暖和,身体底子到底不行...”

  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被这件事情给触动,看见云老头儿蹲在地上,用热水慢慢的为我浇着脚,让我适应这温度,心里很是感动...我已经10岁了,我爸妈也不至于让我这样为我洗脚。

  但到底是不会表达感情的性格,我只能装作不在乎的说到:“我自己来,不要你洗。这有什么了不起,我长大了,为你洗100次脚。”

  云老头儿听得好笑,也就放开了我的脚,叮嘱我慢点儿浸在热水里,然后站起身来,又拿出了他那个烟斗,问我:“真的?洗100次。”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四匹马儿都难追上!”我一仰头,看着他,说的斩钉截铁。

  他再一次笑的非常讨厌,笑完以后,对我说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是你这样解释的?四匹马儿都难追上?八匹呢?追不追的上?”

  “100匹都追不上。”我大声的说到。

  “哈哈哈...”云老头儿似乎笑的很开心,然后念叨着要给我恶补一下文言文什么的,说这些都是基础,不然也看不懂一些师门流传的典籍。

  我那个时候,连古诗都没有接触过几首,谁知道文言文是个什么东西?

  在这个时候,炕头已经烧得热热的了,暖洋洋的很是舒服,虽然相比家里的床硬了许多,我还是麻利的脱了衣服,钻进了被子里,整个人一下子就快要被困意包围。

  云老头儿却是没有急着上炕,而是在旁边的木凳子上坐下了,顺便拿过了自己的一个行李袋,掏出了一些东西放在桌上。

  我也不知道是些什么,反正就看见有个茶叶关子,还有一个罐子好像装的是烟叶什么的。

  然后他开始仔细的在烟斗里装填着烟叶,这个过程好像很有讲究,很繁琐,我看得更加犯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看,所以眼睛还没有闭上,云老头儿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到:“这抽烟斗可是麻烦,要讲究烟草的装填办法,也要讲究点火的办法...”

  “那要怎么点火?”我爸点烟以前都是用火柴,后来是用那一次性的打火机,我不觉得有什么复杂的?只是有些迷迷糊糊的问到,总是觉得云老头儿身上的一切我都是好奇的。

  “最好呢,用长支的火柴点火,就像这个...这火呢,厉害的人一般都要点两次,才能一斗抽到底,不然烟斗会老是熄掉的。”云老头儿一边装着烟叶子,一边儿说到,眯起眼睛,神色中透出怀念的说到:“这些呢,要多做几次才能熟练,我抽烟斗,也是那个送我烟斗的老朋友教我的,没想到,抽上了,就爱上了,戒不掉了。嫌麻烦的时候呢,我就偶尔抽抽旱烟卷儿...”

  云老头儿在说些一些琐碎的事情,而我是再也撑不住,终于是沉沉的睡去,最后只是迷迷糊糊听见他说,抽烟斗的时候最好配一杯茶什么的,而我最后的念头是好麻烦啊...

  后来,在这个小房间里就升腾起了烟斗特殊的香味,混合着茶叶袅袅的香气,竟然融合出一种安静又安然的气氛。

  外面的风大雪大,仿佛都与这个房间无关了...枕着这一股香气儿,我在这温暖的炕上睡的分外沉,原本也是多梦,偶尔还是会梦见穷山恶水之间,一只拿着剑的手...但是在这里,我竟然一觉睡的香甜,也没有做任何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