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一章 月夜

第四十一章 月夜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想要去尿尿了...白天云老头儿给我吃了不少零食,顺带我也喝了不少甜水儿,所以才会这样生生的被胀醒...一看外面,天还黑着,云老头儿在我身边睡的一直打着呼噜,想必还是半夜。

  我想叫醒云老头儿陪我去,但是又怕他笑我胆子小...

  想起之前,吃完饭收拾的时候,他也带我去上了一个厕所,就在这屋子的厨房旁边,又不远,我就想着自己去。

  这样想着,是再也忍不住,一个翻身,从被窝里爬出来...这样的温差,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却也顾不得匆匆忙忙的朝着厕所跑去。

  摸黑找到厕所,尿完了以后,我长舒了一口气,却在路过厅堂的时候,发现外面嘀嘀咕咕的好像有人在说话。

  原本急着睡觉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就朝着门边走了过去....

  可是这里大门紧闭,也看不到一个什么,但门外的说话声却听得越发清晰...原本我的胆子就不小,经历了‘洞穴’事件的刺激以后,反而被刺激的更加极端的胆大。

  只因为太明白没有搞明白的事情,才会成为彻底的心病,我就一定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在厅堂这边注定是看不到什么了,我‘咚咚咚’的跑向了我和云老头儿住的卧室,这里有一扇大大的窗户,我想也没想的就站在窗户的椅子上,然后朝外看去。

  而窗外,此刻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一弯弯月洒下清冷的银光,映照在积雪之上,如同流动的水银一般的铺满地面。

  风还在继续的吹着,小院儿里昏黄的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

  但是接着这月光也不影响视觉,我看见有一个身影在院中‘忙碌’着...是很忙碌的样子,她不停的在检查放在院子中的那些碗,时不时的就会换上一碗饭,一边换一边像是在和谁聊天一样的嘀嘀咕咕。

  声音不大,一开始我听得不太清楚,云老头儿打呼噜的声音太大,虽然让人安心,也压过了院子外那个人说话的声音。

  看见这无论如何都显得有些诡异的一幕,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害怕,反而觉得很想要听清楚那个人说什么。

  所以,我又跳下了凳子,爬到炕上,去捏了一下云老头儿的鼻子,以前在家我就是那么对付我爸的。

  云老头儿被我捏了鼻子,双手无意识的乱挥了一下,嘟嘟囔囔的喊了一声:“臭小子,敢拔我胡子,看我不收拾你。”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醒了,却不想这个老头儿翻一个身,又睡了..只是那呼噜声倒没有再继续了,我咬牙切齿的,这老头儿做梦都想着收拾我呢,但想着他给我洗脚的那一幕,又好奇外面那个人,我决定忍了。

  再次站在窗前的时候,没有了云老头儿的呼噜声,外面的动静都能听清楚一些了。

  在凝神静听之下,我听见了外面小声说话的那个人竟然是芸姨,她在说:“你也是可怜,多吃一些吧?或许在以后也是有机会转生的,就算是现在这个样子,也可以有善行的。”

  “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既然来我这里,就要放下那些怨气,你放不下什么我是知道的...明天,就能给一个礼物。”

  芸姨不停的笑声说着话,我却发现我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转生啊,怨气啊...那些都是什么东西?

  而且,我感觉她根本不像是在和一个人说话,好像是在和很多人说话一样...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怪异,却拼命的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所以,我就这样穿着秋衣秋裤,连寒冷都忘记了,一直站在窗边看着。

  她在整理完地下那些碗以后,站了起来...终于是不再说话,转身朝着她住的厢房走去,开门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分外的清晰...我以为芸姨不再会做什么了?

  却不想她很快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而手上拿着两个不小的东西,看样子很轻。

  我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她手上提着的是两个纸人,做的栩栩如生,感觉那活生生的程度比云老头儿为我做的纸人还要厉害...之前,我就在厅堂里看见堆着那么一些纸人,所以她拿了纸人出来,我也没有太吃惊。

  芸姨就这样拿着纸人走到了院子的中间,她似乎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我以为她发现我了,连忙缩了一下脑袋,却不想她只是蹲了下来,然后口中念念有词的开始烧着纸人儿。

  “你的儿子我去看过了,按着模样烧一个给你,即便不是他,陪陪你也是好的。”

  “这个是你一直记挂的小姨,也烧来给你吧,带了几句话,都封在这纸人儿里,你也听听吧。”

  “你们这些牵挂了了,就走了吧....你们都还是有机会的,看看这院子里另外的一些可怜人,机会都没有了,飘荡在世间不苦吗?”

  芸姨说这些的时候很认真,虽然话听着非常的诡异,就比如纸人儿还能带几句话?就比如烧一个儿子给别人,但却莫名的有一股慈悲的味道在其中,这股慈悲让人的内心安宁,也就忘记了那话里的诡异。

  我就这样站在寒冷的窗口,有些痴痴傻傻的看着,而芸姨一直背对着我,火光映照着她的背影,有一种凄冷而苍凉凝固成悲伤的感觉,我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很是笃定,芸姨不是她口中所说的是一个死人,而是她很可怜。

  我心中无限的同情着芸姨,却不想她在这个时候,忽然站起了身子来,侧对着我...她没有戴面具,火光映照着她的侧脸,我才发现,芸姨的年纪不小了,看起来是一个中年的妇人,却是漂亮极了,至少比我妈漂亮一些。

  我在心中如是的衡量,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在我心中,只有一个女人比我妈妈漂亮一丁点儿,那就是辛夷的妈妈。

  除此之外,我觉得我妈妈是全世界最好看的...而芸姨得到的评价比辛夷妈妈还高,那么漂亮,为什么要戴着一张面具呢?

  我心中疑惑,却陡然发现,在火光的另一头,站着另外两个人...一个是一个穿着黑衣的老太太,另外一个是一个年轻的男子。

  他们好像都很感谢的看着芸姨,只是那表情无论如何看起来总是很怪异,是苍白了一点儿?还是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我自己都说不清楚,总之,就是一眼就能区别和正常人是不同了。

  他们原本是半低着头的,但好像都感觉到了我在看他们,忽然抬起头来,朝着我笑了一下...我不知道为何,被这样的笑容笑的胆颤心惊,而更恐怖的是下一刻他们就退了两步不见了。

  “啊!”我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但下一刻就下意识的捂住了嘴,云老头儿好像听见了什么动静,又嘟囔了两句,继续的睡。

  而我却是被吓出了汗水,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诡异通道里穿着黄色军装的那些人,我此刻再傻,好像也明白了一点儿什么?正常人哪有这样的,而我肯定我刚才没有看错。

  如果是这样,只能证明我刚才看见的...看见的是鬼?

  这个字,对小孩子的‘杀伤力’还是异常强大的,更糟糕的是想起那些诡异的黄衣军人,原来我早就遇见过鬼了,我更是毛骨悚然。

  我想立刻跳下椅子,赶紧的叫醒云老头儿,躲在他的身后,却不想在这个时候,窗子外面忽然传来了芸姨的声音:“小鬼头,早就知道你躲在窗子后面偷看了,出来吧,有芸姨在,不怕。”

  我有一些犹豫,听了她的声音却又觉得心里平静了许多,此刻她已经转过身来看着我了。

  在月光之下,她带着一点儿笑容,那样子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阿姨...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的感觉,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凄苦。

  莫名的,我就觉得我是该出去一次,陪陪芸姨也好。

  想着,我跳下了椅子,窗外却传来芸姨的声音:“把衣服穿上才出来。”

  我听见了以后,随便批了一件儿外套就往外跑...经过院子的时候,却是想起那两个鬼,不自觉的跑得飞快,几乎是一头就撞进了芸姨的怀中。

  她没有推开我,反而是握住了我的手,责备了一句:“不是叫你多穿一点儿再出来吗?”

  可是,我是不肯再跑回去穿衣服的,因为我想起芸姨在院子里嘀嘀咕咕的样子,总算是反应过来这院子里肯定有很多鬼...芸姨无奈之下,拿了一件儿她的衣服给我披上,然后在院子里生了一堆火。

  火光跳跃着,我总算暖和了过来,嘴里嚼着芸姨特别堆在火堆旁边烤给我的花生,我已经不那么害怕了。

  芸姨似乎有些沉默,让我到院子里来,却只是拉着我,坐在院子里的一块大石头上不说话,弄得我一肚子的问题也不好问...她就是这样拉着我的手,看着院墙之上的月光。

  侧影显得那么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