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二章 英雄

第四十二章 英雄

  这一晚上芸姨沉默的紧,我虽然对她感觉很好,但却不像对云老头儿那样亲切随意。

  她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也不太敢说话,因为觉得她其实很可怜,陪着她或许会好些这样的心理,让我就一直这么安静的坐在她身边。

  却不想火光太暖,香甜的烤花生吃了一个舒服,让我困倦上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我睡在一张烧得暖暖的小炕上,环顾四周,是一间非常干净整洁的房间,这应该就是芸姨的房间吧?我心底暗暗的想着,就忍不住四处打量起来。

  房间的摆设不多,除了这张炕,就是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箱子。

  但就是这么一间素净的屋子,墙上却挂了几张很大的画,我感觉到好奇,一一的看过去。

  却看见画上画的是几个小孩子,第一张画上的小孩子眉目之间有一种清冷的气质,表情恬淡,看起来就很像一个书生的感觉。

  第二张画上却是一个带着笑容的孩子,我觉得他笑的很好看,好像暖进了人的心里,整张脸看起来柔和舒服。

  第三张画儿上却是一个看起来表情很别扭的孩子,只是看一眼就觉得调皮捣蛋的样子,眼睛大睁着,明明是好奇的样儿,却像是在笑,我妈说看起来像是在笑的眼睛,就是什么桃花眼,他的嘴唇比较薄,紧抿着的嘴角看起来唇形很分明。

  我总觉得如果要和画儿里的孩子玩的对味,应该是第三个孩子吧?估计和我一样调皮。

  想起自己调皮在厂区大院颇有‘名声儿’的事,我也忍不住抓着后脑勺笑了一声。

  至于第四章画儿是个女孩子,很大的眼睛,却长着男孩子那样飞扬的眉毛,整个人看起来很英气,倒是像我小时候看过的连环画儿,木兰从军里的花木兰那种感觉。

  我好奇的打量着这些画,却不明白芸姨那么沉默的性格,哀伤的样子,不像是喜欢小孩子的,却弄那么多小孩子的画儿挂在屋子里做什么?

  不过可能她也是喜欢小孩子的,至少对我很好啊。

  炕上太暖,我不愿意起来...但是院子中却传来了云老头儿和芸姨说话的声音,大致是云老头儿在骂我,什么臭小子,昨天半夜咋跑出去了,现在睡那么晚还不起来之类的。

  想起自己以后到底是要跟着他的,总是不好把他‘得罪’的太深,我一个翻身就起来了。

  其实自己不愿意承认的是,跟了他两天,已经从心底产生了一种对他的依赖,就像昨天的深夜,枕着房间里的茶香加烟味儿睡着的安稳那般植入了心里。

  从炕上爬起来,一股冷气就直穿进脖子里,我缩着脖子找自己的衣服,才翻找到一件外套,这才想起昨天匆忙的跑出屋去,却是只穿了一件外套。

  我抖抖索索的穿起外套,刚准备出去。

  却发现房间收拾整洁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一张比较大的黑白照片...我对芸姨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忍不住就拿起了这张照片看了起来。

  黑白照片不如彩色照片那么‘写真’,不过却看得出来照片的背景应该是在一个山谷之中,四周秀竹,流水,风景很是不错的样子。

  我家乡就多竹林,所以对竹林子分外有亲切感。

  而在照片当中,是五个人...其中一个我一眼就认出来是芸姨,虽然是黑白照片,年轻时候的她看起来也是很漂亮的,只是眼中却没有那种莫名的妩媚,反而是显得更加的清秀。

  她在照片当中笑的很甜,挽着其中一个最高大的男人的手,依偎着他。

  这个高大的男人长的很英俊,剑眉凤眼,有一种不怒自威,又有些严肃的感觉,照片中他微微扭头,好像是半看着前方,半看着芸姨,眼神中竟然有那么一些温和。

  在高大男人的另一边,是一个看起来非常温和的男人,虽然浓眉大眼的,带着的笑容却是让整个看起来有一种斯文的感觉。

  至于在芸姨的旁边,则是一个看起来就有让人想乐的男人,他的眉角有些下垂,看起来苦哈哈的样子...嘴角却是有些上扬,让人感觉到某种善良的感觉,又是滑稽。

  而在他们四个人的身前,却是蹲着一个男人,有些无所谓的笑着,却又僵硬,好像很不习惯照相的样子...他的样子很难形容是什么感觉,让人觉得既吊儿郎当,却又莫名的可靠,既有一些自我,飞扬..又有一些严肃稳重。

  总之让人觉得随意,可是骨子里却能支撑的那种人吧?他长的应该也好看吧?我说不上,只能觉得特爷们。

  我感觉有一点儿像我师父给我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照片上的五个人很是吸引我的样子...而照片上还写着四个字——唯一留影。

  是他们唯一的照片吗?我总觉得这五个人相处在一起的感觉很好啊,好的让人都移不开眼睛,为什么只照一张照片?

  我看的有些痴呆了,芸姨却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了:“正凌,你起来了?”

  我一惊,想着自己乱动了芸姨的东西,吓得手中的相框都落在了桌上,放出了哐当一声响声儿。

  芸姨却没有责备我,只是走过来,把照片拿在了手中,对我说到:“天冷,先在炕上躺着吧,等下叫你师父把衣服给你拿过来。”

  我听话的爬上炕去,却发现芸姨拿着照片好像勾动了她的心事,低头看着照片久久的默然不语。

  房间的气氛变得安静,我却是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了,鼓足了勇气问到芸姨:“芸姨,他们都是谁啊?”

  我所指的自然还包括墙上挂着的那些画,应该是出自芸姨的手笔吧,她的纸人都画的那么好,才能把画上这些人都画的栩栩如生吧?

  芸姨被我喊了一声,一下子回过了神,却是因为又戴上了面具,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她把相框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环顾了一下屋子的墙,坐在了我身边,把手放在我的头上,对我淡淡的说到:“除了我,他们都是会开启一个时代的人,而你也会搅动这个时代的风云吧?”

  这话?我不太懂,不过搅动风云,应该是英雄才可以做的吧,我倒是很爱听芸姨这样说。

  不过听了这个话,我心中却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忍不住说了一句:“是不是因为我也会和他们是一样的英雄,所以,芸姨你才对我特别的..特别的温和?”

  英雄自然是我自己加上去的,却惹的芸姨笑了几声。

  她拍拍我的脑袋说到:“你若认为是英雄,那便也是英雄吧?可是英雄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儿,长大你也就懂了。”

  英雄还不是好事儿?我吐了一下舌头...长大的事情我才懒得想,见芸姨这么好说话,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心中虽然还是有些怕,也忍不住问:“芸姨,昨天..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在和鬼说话啊?”

  毕竟经历了洞穴的怪事儿,加上神叨叨的云老头儿,我对这种事情好像接受度已经比普通的小孩子高太多了。

  “小小孩子,就别问这个了...这些事情,你跟你师父跟的久了,自然也就会知道了。你也别心中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就算是鬼,他们曾经也是人啊。”芸姨只是这样评价了一句。

  不过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却是在我心中涌起了奇妙的感觉,对啊...曾经也是人,那就不用那么害怕了啊?

  “但芸姨,你晚上为什么要起来这样做呢?”毕竟像是闯入了一个新世界,我的问题还是比较多。

  “因为我是最没用的一个,只能多做一些这种事情,多累积一些功德福分,好为一些放不下的人祈福。”芸姨只是这样说到。

  这样做就会有功德福分吗?我眨巴了几下眼睛...终于还是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问题:“芸姨,你为什么要一直带着面具?晚上才拿来下?”

  没想到这个问题却是让芸姨一愣,她好像是回答我,好像又是自言自语的说到:“我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去面对这个世界。”

  为什么会没有过去?那张照片不就是过去吗?

  我还想问,可是云老头儿已经在院子里扯着嗓子喊到:“叶正凌,你个臭小子到底起床没有,耽误了车,看我不收拾你。”

(今天的两章完毕,我估计我明天就得加更了...哎,人生呐,真是寂寞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