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四章 山门

第四十四章 山门

  他只是随意的一句话,就让我心中充满了无数的疑惑。

  其实我对山门什么的,根本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他这么一说,我反而一直在想,山门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在山里过夜,原本就是一件很将就的事情,也不可能睡得舒服,加上心思一直在活跃着,我迷迷糊糊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睡着。

  第二天,依旧是爬山,赶路。

  只不过,离开了比较低的山区,埋藏在深山深处的风景就变得分外动人起来...瀑布,石滩上的流水清澈见底,郁郁葱葱的森林,高低不同的山势...拐角就是一处风景,根本就觉得眼睛用不过来,

  而且,到了这种中高山区以后,动物也渐渐的多了起来,那些溪水河流里我就见到了我叫不出名字的怪鱼,还看见了很多小动物,我认识的非常有限,云老头儿会给我讲解。

  甚至,在一处水潭旁边,我还看见了一只在喝水的豹子,我吓了一跳,但又不是真的很害怕。

  远远的看见,觉得其实很瘦弱的感觉...它也没有扑过来,只是喝完水,远远的看了我们一眼就走了。

  云老头儿笑着说我运气好,竟然能够看见豹子!

  这一种新鲜再次抵消了山路难走的疲惫,但随着山势的上升,就算我不疲惫,也很难攀登一些地方,几乎是云老头儿把我半抱上的山。

  我真是佩服他,身上挂着那么重那个行李袋,还带着我爬山,也不是很艰难的样子,就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到他那个程度。

  总之,几乎又是一天的赶路,我们终于是到了接近山顶的地方,隐约也接近了雪线,在这个时候,已经感觉非常的冷了,云老头儿呼了一口气,对我说到:“正凌啊,接下来,你要自己走了,但是必须得跟紧我的脚步,咱们师门的阵法可不是开玩笑的,特别是护门大阵,有些地方要是走错了,我要救你出来,也得费很大的功夫。”

  “你是说师门就快到了吗?”听云老头儿的语气是如此,可是不远处的山头,我都能看见,皑皑白雪,哪有什么师门。

  “嗯,快到了。”云老头儿说话的时候摸了一下我的头,带起了一股冷风。

  在这里很冷,我被包裹的比粽子还要像粽子,而难得是一个晴天,在这夕阳快要西下的时候,映照的整个大山无限美丽。

  我心中疑惑的要命,却也没问,我只是相信云老头儿不会骗我的,因为实在没有那个必要。

  只是短暂的停留了一下,我们又继续赶路...在这里,山势莫名变得平坦了一些,至少我能正常的走路...但这里的山势却不是那么自然,就像有人刻意整弄了一下,把山势变得平坦了一些。

  云老头儿牵着我,我是寸步都不敢远离,努力的让自己跟上他,直到走到一块突兀的山石,看起来就像没路了一般,他却带着我小心的绕着那个山石一转,我竟然在这样的荒山里,看见了一条石板路。

  这个石板路看起来有些年月了,石板上尽是绿色的苔痕...只是中间的部分显得非常的干净,而且有些凹陷进去,显然是有人经常在走动的。

  云老头儿在这里停住了,脸色变得分外严肃的望着我,对我说到:“正凌,走这条石板路,是千万不能出错,我的脚落在什么位置,你的脚就要落在什么位置,一点儿偏差也不能有。”

  我看了一下那石板路,连岔路都没有,蜿蜒的延伸,直接就能看见延伸到了山头那边一处陡峭的悬崖,就是这么一条路,为什么云老头儿会如此的紧张?

  他的紧张自然感染了我,我一下子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接着,云老头儿放开了我的手,稳稳的踏出了第一步...再次对我叮嘱到:“顺着我的脚步。”

  我哪里敢怠慢,在他脚步移开之后,立刻就踩在了他之前落脚的地方...明明只是一条普通的石板路,可是云老头儿带着我,却是走的比在哪里都慢,几乎是一分钟才能挪动出一步。

  在这种紧张之下,我也忘记了看周围的风景,等到路走到一半,我察觉过来的时候,忍不住低呼了一声...在我眼里,整个风景完全的变了,哪里有什么白雪皑皑的山顶?有的只是还保持着郁郁葱葱的深林,甚至流水,深潭...却是被整理的很干净,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蔓藤,一幅人间仙境的样子。

  听到我的声音,云老头儿回头来说到:“等你熟悉了这个大阵的走法,这些地方你都是可以来的,这已经是师门的范围了,只不过,没熟悉的话,普通人可能会永远的迷失其中,就算有本事的人,也脱一层皮,也休想摆脱这个困境。遇见厉害的地方,不是真正的高人,没有走出来的可能。”

  这么厉害?虽然这条路让我觉得神奇,但我还是认为云老头儿在给我吹牛,看见我的眼神,云老头儿就怒了,对我吼到:“咱们师门可是很牛逼的,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求着咱们?你那是什么眼神儿?看我回去不收拾你!”

  对于他所谓的收拾,我一向不放在心上,但是他把这条路说的什么神乎其神,我心中自然也是不敢怠慢的。

  一条看起来不长的路,我们整整走了接近两个小时...在经过了最后一个拐角之后,云老头儿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而我站在路的尽头,竟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在我眼前的竟然真的是一个山门,而且不小。

  能够容十人并行的阶梯直直的往上,阶梯的尽头是一个巍峨的山门,也不知道是不是年久失修的原因,山门竟然是坍塌了一小半,只剩下一大半离在那寥落的山头。

  山门上好像有刻字,但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我也看见,那原本应该是刻字的地方,就像被什么人给故意抹去了一般,留下几个乱七八糟的模糊团状物!

  只是这样,也影响不了这山门巍峨的气势,而我在那一刻有些晃神,仿佛看见曾经在这里,人们熙来攘往的场景,云雾笼罩...一幅仙家门派,隐世避世却挡不住来‘朝圣’的人们的脚步的样子。

  我不知道为何我的眼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就像我亲眼看见了一般。

  我愣愣的站在这里,发现我肯定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夜,漫天就如同覆盖在我头顶的星光之下,我第一次见到山门的震撼。

  这里太美,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天的感觉,这里太神秘,隐藏在深山深处的古老山门...但无论这里怎么样,都掩盖不了这山门沧桑亘古的气势,它穿透压迫了一般的存在着。

  云老头儿见我的样子,很是得意,咳嗽了一声,才对我说到:“和你说了,我们的山门很牛逼,你这下相信了吧?”

  到这个时候,我才回过神来,心中其实是承认了这一说法,嘴上却是说到:“很牛逼,为什么山门都倒了?”

  我以为云老头儿会像之前那样和我嬉笑一番,然后无所谓的又开始‘吹牛’,但是他没有,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牵着我的手,踏上了那更冷静的入山阶梯,半晌才对我说了一句:“有些事情可能你终究会知道,但我希望,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阶梯踩上去有些湿滑,显然比起那条入山的石板路,这个阶梯或者更加的冷清了一些...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也充满了一种悲凉的色彩。

  跟着云老头儿沉默的走了一会儿,就渐渐接近了那道巨大的山门。

  这下借着漫天的星光,我可以看见山门之上那几个团装的模糊物其实是由纵横交错的无数痕迹组成的。

  我痴痴的看着,仿佛是看见好像有一双巨大的爪子,在某一天,刻意的抓烂了山门上的大字....然后,留下一窜窜疯狂的笑声。

  我不敢去问,总觉得这是一件悲伤的往事,我只敢小声的对云老头儿说到:“师父,咱们的山门叫什么名字啊?”

  “名字?”云老头儿走着,忽然抬头看了一眼那倾塌了一小半的山门,然后对我说到:“从某一天开始,咱们师门就没有名字了。”

  他的语气有些落寞,落寞到直接落在我的心头,我的心也一阵阵的难过...我和云老头儿走着,心中像烧着一团火。

  走到了山门之下,我忽然停住了脚步,拉着云老头儿!

  “怎么了?”云老头儿看着我,有些诧异不解的样子,我在路上就一直闹腾,怎么还不到啊,肚子饿了,要休息什么的。

  为什么会忽然走到了这里,就停下了脚步?

  我却握紧了云老头儿的大手,看着山门,认真的说到:“师父,你以后告诉我,咱们山门叫什么名字吧?等我长大了,我会亲自把这个名字给重新刻上去...”

  我没有什么多的想法,只是不想云老头儿这么难过而已,看他难过,我自己也觉得很难过。

  听闻我的说法,云老头儿一下子愣住了,然后忽然望着我放声大笑,之后才把手重重的放在了我的肩膀上,说了一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