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五章 穷人

第四十五章 穷人

  云老头儿和我正面相对,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总觉得他的眼眶湿润,那水光仿佛倒映了漫天的星光。

  可惜,他很快就回头了,再一次陷入回忆中,我也看不清楚他是否流泪,这简直成为了我一生中的‘谜题’。

  在安静的夜空之下,他牵着我的手走入了山门...山门之后是一个不小的平台,用青石板铺就,大概有我们学校的操场一半那么大。

  在平台之后,是一座正殿,在殿宇的背后周围连接着很多的房间...形成了一片山头的建筑群。

  但是除了一间正殿旁边的房间亮着昏黄的灯光,其它的房间都是一片黑暗,而且和山门一样,有的已经倾塌了,有的也显得破败无比。

  这就是我的牛逼师门?

  我心中充满了疑问,云老头儿却是在快要走近正殿的时候,大喊了一声:“正川儿,我带着你师弟回来了。”

  正川哥?我一下子想起了小时候那个好看的少年...这么多年过去以后,他的样子变了没有?

  正殿里安安静静的没有反应,过了许久之后,才听到正殿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正殿也亮起了昏黄的灯光,一个身影懒散的抱着手臂,倚在了大门前。

  几年不见,正川哥的头发已经长长了,不再是以前那种瓦片儿头,而是头发已经长到了颈窝,额前的刘海也几乎覆盖了眼睛,随着山风飘动,看起来多了一点儿斯文忧郁的样子,好像这样半长的头发更适合他。

  他已经比较像一个大人了,个子几乎有我爸这么高了,脸比起小时候我见到的瘦了一些,没有少年时的那种比较柔和的线条,倒多了一些棱角。

  但他一直很好看,还是像画中,电视里走出的人,这样只是显得成熟了几分。

  这么冷的天,他似乎也不在意,只是穿着一件很干净的白衬衫,随意的套了一件外套,衬衣下摆很随意的露着,下面是黑色的裤子...这么简单的穿着,懒洋洋的神情,懒洋洋的姿态,和少年时那个礼貌的,懂事的,有点点害羞的他好像区别很大。

  而嘴角勾着的笑意,倒是越来越像云老头儿的...不同的只是,他比云老头儿倒是好看了一百倍。

  至少我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老头儿,你总算回来了。”正川哥懒洋洋的说到。

  “嗯?”云老头儿一抬眉毛,然后不动声色的从脚下踢起一颗小石子,随手接了,二话不说的就朝着正川哥砸去。

  正川哥下意识的去躲,但到底没有躲掉,被砸到了额头,捂着额头有些怒气冲冲的喊到:“师父,你这是要杀人吗?”

  “你还知道叫我一声师父?谁教你叫我老头儿的?”云老头儿语气淡淡的说到,我却震惊于云老头儿的身手,脚下也在踢着小石子儿,想学他,踢一个在手里,却怎么也不能成功。

  却架不住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像风一样的冲过来,下一刻就抱住了我。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松开了我,然后望着我‘沉痛’的说到:“师弟,你不知道师父有多么的为老不尊,叫他一声儿老头儿,都算是给了面子?师弟,你还认得我吗?还记得我从前纯真的模样吗?到头来,跟着这师父生活久了,越是长大,就越是变成了他这幅模样,我很痛苦啊。”

  “讨打。”云老头儿好像面子有些挂不住,冲着正川哥吼了一声。

  正川哥一缩脖子,连忙说到:“师父,你不要吃饭了吗?我算着这两天,你也该回来了,从早上就开始熬的大骨汤都已经熟烂了啊,你不吃了吗?”

  “咳...先吃饭再说。”云老头儿再次咳嗽了一声,努力想在我面前保持着他师父的尊严,却是有些绷不住的样子。

  正川哥冲我眨巴了一眼眼睛,然后笑意盈盈的牵起了我的手,说到:“你来了,我这苦日子算是到头了,不然老被师父欺负。说真的,正凌,你还记得我吗?”

  我脑袋一直都有些晕乎乎的,心里倒是有八九分信了正川哥的话,跟这云老头儿呆久了,就会变成他那个样子。

  我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他以前一边大口吞着白饭,一边盯着画册上的女人看,然后笑的异常猥琐的样子...也会想着一路上,发现哪个漂亮的姑娘,他就立刻挺胸抬头,一幅高人风范马上迈着四方步的样子,好几次我跟不上他的节奏,差点摔倒在地上。

  我以后会变成那副样子?我的内心忽然很惶恐。

  但是,我还是听见了正川哥问我的话,点头说到:“记得的。”

  “那你还记得我送你的那一副象棋吗?”正川哥似乎真的很开心,一路牵着我,也不理身后的云老头儿,不停的和我说着话,把我一路牵进了大殿。

  “记得啊,我还带来了...”一开始,还是有些生疏的,我回答的有些拘谨。

  但一听这个回答,正川哥立刻眉开眼笑,在我脑袋上揉了一下,说到:“好小子。”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高兴,却是已经进入了尽管亮起灯光,还是有些昏暗的大殿...自己有些好奇的打量起来。

  这个大殿不小,因为只有我们三个人在其中,所以显得有些空旷,从房梁上垂下了一些黄色的布幔,不过布幔很干净,颜色已经有些发白了,看得出来是常常洗着的。

  地上也不知道铺的是什么木头,有一股好闻的香气,地面也很干净,几乎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能照出人的影子。

  在大殿的正中,供奉着三尊雕像,我认得,因为云老头儿一次在路上看见一个店里贴着这三尊雕像的画儿,就告诉过我,这是三清。

  所有的道家人,都应该首先拜三清,这是不变的规则。

  三尊雕像也是被清理的很干净,虽然色泽已经暗淡,上面的色彩也有一些斑驳了...而在三尊雕像的下面,则挂着一幅很大的画儿,画儿上是一个老者,穿着道袍..第一眼看着却是有些别扭,我说不上来为什么?

  仔细想了一下,才发现这画像里的人,神情和云老头儿简直如出一辙,一丝像不太清醒的笑容,眼神‘精华四射’的,就像是在看美女。

  盯着看的久了,又觉得他身上有种不凡的气度,真正潇洒出尘的气质。

  “师弟,那是咱们的祖师爷,是真正的神仙中人!祖师爷的这画像是咱们师门第九代师祖画的,他可是真正的丹青妙手,也只有他才能画出咱们祖师爷的那股气场,那种气质。”正川哥似乎很热情,看我的目光落在那副画像上,就热心的开始给我讲解起来。

  这就是祖师爷?还是真正的神仙中人?神仙就是这样的?我心中疑惑不已,但既然已经叫了云老头儿做师父,我哪里敢对祖师爷不敬?只能在心里闷着,也不敢说出来。

  其实,我很糊涂,到现在也不知道山门里到底是干嘛的...云老头儿说抓鬼,捉妖,打僵尸,师兄又说神仙中人?我总觉得离我的现实很远的样子。

  只有不说话,继续的看着这个大殿...在画像下面,就是一个非常精美的香炉了,大概有云老头儿两个脑袋那么大,自从他骗我吹泡泡以后,我衡量事物已经习惯用云老头儿的脑袋来衡量了。

  香炉精美,上面插着的清香也不同...是一种流光溢彩的红,那香的香气儿,没有那种烟熏火燎的味道,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清香,让人凝神静气的感觉。

  只是对比起香炉,那些贡品显得‘寒碜’了一些,几个发硬的馒头,一些焉巴巴的苹果,肉什么的倒是上了一大块儿。

  看我注意到这个,正川哥无奈的说到:“没办法,在这山上最难吃到的就是蔬菜还有水果,特别这冬天,哎...而且,穷啊。”说到这里,他伏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到:“不信你看那老头儿在做什么?等一下他绝对开骂!”

  我觉得奇怪,一回头,看见云老头儿果然在做我不能理解的事情,一路吹着蜡烛,灭着油灯,看着师兄牵着我的手回头,他果然跳着脚骂到:“唐正川,这些灯油蜡烛不要钱的啊,你怎么可以那么浪费?”

  师兄一副无辜的样子说到:“师父,这师弟来了,也不能迎接一下吗?我都没有点亮整个大殿。”

  “哼。”云老头儿脖子一梗,倒是不说话,半天才说到:“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我含辛茹苦的养大你,这下又多了一个小毛头儿,你们穿衣要不要钱?读书...”

  正川哥无奈的掏掏耳朵,牵着我走到了供台之下坐着,那里摆着一张矮桌子,桌子下面是几个蒲团。

  他揉了几下我的脸,说到:“别听,没有五分钟不会消停,你以后就习惯了...在这里等着,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

  在这里吃饭?这里不是大殿吗?我爸妈也带我出去玩过,去过什么寺庙,在那些地方,大殿不都是庄严无比的吗?怎么会在大殿吃饭?

  我忍着心中的疑问,老老实实的在大殿等着,本来就对这个地方是陌生无比的...好在,大殿虽然不小,但也十分的温暖,那袅袅的清香,也让人觉得心情宁静,我也没觉得怎么难受。

  云老头儿果然念叨了五分钟,也才走到桌前坐下...这五分钟已经给了我一个坚定的信念,完了,这云老头儿路上的大方是装的...其实,我们很穷,真的很穷,穷到油灯蜡烛都点不起的程度。

  却在这时,正川哥托着一个大盘子到了桌前,放下了一锅汤,一个荤菜,一个素菜和几个碗碟。

  云老头儿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再次惊呼到:“今天竟然吃的那么奢侈?”

  我看了一下,很奢侈吗?汤就是师兄说的猪骨汤,那个荤菜是一盘炒的肉丝,至于素菜好像已经有些焉巴了,是什么菜我也认不出来。

  至少,我家的生活水平这样的菜绝对是平常,并不算得奢侈啊?

  正川哥懒洋洋的坐下,说到:“这猪骨和肉丝都是‘望仙村’的王老爷子送来的,他前些日子进山弄到了一头野猪,给咱们送了一些肉来。至于,这些素菜,也是村子里吴大妈送来的,总能找到一些野菜的。我都收着,就想着你带师弟回来吃一顿好的。不好的消息是咱们这米可撑不住了,总不能让人送米吧?老头儿,你下山把全部钱都带走了,这下你回来了,该你想想办法了,不然咱们三个饿肚子吧。”

  正川哥无奈的说到,云老头儿一阵脸红,也顾不得正川哥叫他老头儿,该收拾正川哥什么的事情了。

  而正川哥一幅懒得理他的样子,给我盛了一大碗饭,然后夹了一大筷子素菜在我饭上,对我说到:“吃,这东西在山上可真是好玩意儿,特别是冬天!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端起碗,心中再次默念到,完蛋了...我们三个是穷光蛋,我走的时候,爸爸给我塞了五十块钱零用钱,也不知道顶不顶事儿。

  而且,望仙村是什么地方?在这种深山老林里,竟然还有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