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六章 情暖

第四十六章 情暖

  我对这山上的生活几乎不报什么希望了,可心里却并不是排斥。

  毕竟和云老头儿一路行来,虽说常常和他‘斗嘴’,但心中其实是充满了亲切感的。

  至于师兄,幼时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但是他刚才往我碗里夹了一大筷子菜的自然动作,还是让我心里狠狠的感动了一把,幼时他对我的好和耐心再次变得清晰起来。

  忽然觉得,和这两个人生活个5年也是不错的,更重要的是,在他们身边我有一种莫名安心的感觉,不再有潜藏在骨子里的惶恐。

  师徒三个就这样坐在蒲团上,围着这一张并不算大的桌子吃饭。

  我就着那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素菜吞了一大口饭,我是饿了,心底也没对这里饭菜的味道报什么希望,毕竟师兄能做出什么好吃的饭菜?

  我这个理论的坚实基础建立在师兄是男的原因上。

  就因为我妈妈偶尔不在的时候,我爸爸做的菜能把我给吃‘哭’,自然是难吃到哭,我妈妈经常也会说,你爸爸一个男人会做什么菜?这在我心中种下了根深蒂固的印象。

  可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我吃下这饭菜的第一口,却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师兄。

  他随手把垂在额前的刘海拢到后面去,冲我眨了一下眼睛,说到:“怎么样,好吃吗?”

  “嗯,好吃!”我拼命的点头,是真的好吃,口中全是那不知名野菜的清香,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知道是来自于哪里。

  “正川做菜倒是不错的。”云老头儿夹了一筷子炒的野猪肉,端着架子说到。

  师兄不理他,自顾自的盛了一碗汤,说到:“也没什么好神奇的,这野菜其实有一点儿苦味的,炒之前得用热水烫一下,去掉苦味。至于绝招就是在炒菜的时候,放一点儿我自制的腐乳,菜就会充满浓香。”

  “你也就这点儿出息了。”云老头儿也大口的扒了一口饭。

  “师父,有本事你别吃啊?我的理想本来就是当一个厨师,你却把我拐到山上来,当个什么道士。”说话的时候,师兄不满的抓了一下头发。

  “你命中注定就要当一个道士的,嚷嚷个什么?”云老头儿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忽然放下筷子,讨好的望着师兄,说了一句:“正川啊,我那个葫芦....”

  师兄的眉头轻皱,但到底是战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返回来的时候,手上就提着一个黄皮葫芦,还端着一个小碟子,放在了师父的面前,说到:“老头儿,你说万事万物不可沉迷,师弟一来,你就要做个负面榜样吗?”

  云老头儿嘿嘿的笑着,也不答话,伸出筷子,从师兄刚才端来的小碟子里夹了一颗看起来黑乎乎的豆子,嚼在了嘴里,然后拔开葫芦的塞子,畅快的大喝了一口,然后沉醉的闭上了眼睛。

  我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香,夹杂着药材的味道,云老头儿陶醉的摇头晃脑,之后才对师兄有些讨好的笑到:“哪有什么负面榜样,只是连续的赶路乏了,喝口酒解解乏。若说起下酒菜来,还是正川你弄的糟黄豆最是鲜美,没有了这个,我在外面喝酒都没滋味。”

  听闻这句话,正川哥忽然低头笑了,那神态倒是和小时候害羞着急的样子有些相似,他也没有多说,只是喊到‘吃饭’。

  “吃饭,吃饭。”师父也这样应到。

  可是两个人说这话的时候,竟然同时夹了一筷子炒的野猪肉,放进我的碗里,同时对我说了一声,多吃点儿。

  正殿之外的山风吹的更加凛冽,我的心中却狠狠的一暖,埋头大口扒饭,也不知道是才到一个新环境思念家乡和父母故人,还是心中感动?

  云老头儿到底做出了一个负面榜样,在带我上山的第一天,就喝了一个半醉。

  饭罢,很直接就躺在正殿里睡着了,师兄让我在正殿里等着...收拾了碗筷以后,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张热毛巾,有些‘嫌弃’的为云老头儿擦了擦嘴和脸,然后又拿过一件厚实的棉道袍盖在了云老头儿的身上。

  然后,拍拍我的肩膀说到:“师弟,跟我走。”

  从这些举动上来看,其实正川哥骨子里没变,还是那个爱照顾人的家伙,我小时候他不就是如此吗?教我这个,那个,又照顾着我。

  只是可能真的和云老头儿学的吊儿郎当了吧?

  我很自然的站起身来,跟着师兄走了,只是听见云老头儿在正殿里打着呼噜,我对师兄说到:“师父就睡这里,没有问题吗?”

  “他能有什么问题?别看咱们这山门很大,实际上能住人的屋子没有几间,不是年久失修,就是腐朽脏乱了。只有这正殿和靠近这正殿的几间房间能住人...师父平日就住在正殿一侧最大的厢房里,但大多时候就睡在这正殿,他习惯了。”正川哥给我解释了一句。

  说话间,已经带着我穿过了正殿,经过背后的一条走廊,就着走廊上挂着的油灯,能看见这里紧紧的相邻着几间房,再远就黑乎乎的一片看不清楚了。

  我有些害怕,他看出来了,又是拢了一下他额前的刘海到脑后,对我说到:“你别害怕,要是咱们这儿不干净的话,这全天下就没有干净的地方了。”

  “不是说腐朽脏乱吗?”我好奇的问了一句,那还怎么称的上干净?

  “哈哈哈,这个干净可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就是随便在这里乱窜...”说话间,正川哥的声音变小了一些,然后又是附在我耳边说到:“也不会遇见什么鬼啊,怪啊的!”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起了一身儿鸡皮疙瘩,他却很是得意的笑,然后很随意的揉了一把我的脸,不顾我‘愤怒’的眼神,把我带到了靠近正殿的左边第一间房。

  房间收拾的很干净,家具摆设什么的,却像武侠电视剧的样子...无论是卧榻,桌子,书柜都是古代的家具样式。

  整个房间也简单,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书架上摆满了书,有很常见的现代书,也有电视里那种线装的古书。

  环顾整个房间,唯一稍显凌乱的就是床前的那个大书桌了,上面堆着几本书,还有翻开的两本书...毛笔架在笔架子上,还有一两篇不知道抄写着什么的纸。

  “晚上就睡这里吧。”师兄靠在门边懒洋洋的对我说到。

  我有些畏惧的吞了一口唾沫,问到:“就我一个人睡在这里吗?”

  “原本想着你要来,师父叮嘱我早早的再收拾一间能住人的厢房出来。房间倒是收拾出来了,就在我和师父房间的中间,就旁边儿那间...但想着你肯定不习惯,这些日子和我一起住吧,等着你习惯了,再单独住一个房间。”师兄这话说的很随意。

  但我肯定是求之不得,怕他反悔一般,立刻大声说到:“一起住,是要一起住的。”

  “哈哈,臭小子。”师兄走过来揉了揉我的脑袋,显得很是高兴的样子。

  然后弄来热水简单,我们简单的洗漱以后,他就让我睡在那个卧榻上,他自己则在地上打了一个地铺。

  “倒也没关系,反正这地是木头的,睡着也不凉。跟了老头儿这么多年,别的不说,身体倒是好了,夏天也不怕热,冬天也不怎么冷。说起来,你这新褥子,新被子可是来之不易的,我是特地到望仙村去买来的。他们常常有人会下山到最近的镇子上赶集,我们下一次山就麻烦咯。”在睡下以后,师兄絮絮叨叨的。

  我躺在卧榻上,睡着厚实的新褥子,盖着厚实的新被子,闻着那股只有新的床被才能发出的特殊味道,眼皮一直在打架,可又听见那个望仙村的名儿了,忍不住问了一句:“师兄,这深山里还有村子啊?”

  “当然有啊,也只是唯一的村子,等你去上学那天就知道了。”师兄平躺在地上,被子随意的盖着,翘着一个二郎腿,望着天花板,随意的答了一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来这里?也还要上学?在山里怎么上学?难道走下山去上学?那可不成...想起上山的艰难,这上学还不得折磨死我?

  可这些问题,也架不住我连夜奔波的疲惫,很快我整个人就已经迷糊了...只是耳边模糊的听见师兄还在说话:“这望仙村儿里啊,其实也有好看的姑娘,师弟,不是我跟你吹牛,好几个喜欢我的,我都知道呢,就比如那刘二花...”

  刘二花?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我在心里嘀咕着,却已经是我熟睡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