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七章 晨光

第四十七章 晨光

  我觉得我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家伙,一路上跟着云老头儿颠簸来到此处,一般都是逮哪儿睡哪儿,从来没有认过床。

  到了山上以后,也是很快就入睡了,也没有半分不适应。

  唯一苦恼的就是无论睡的再怎么香甜,我还是会很早就醒来,就像我上辈子是一个不怎么睡觉的家伙一样。

  到了山上的第一个早晨依旧是如此,基本上醒来的时间都不会超过六点半...一个人躺在床上,开始翻来覆去了。

  虽然是过了春节,严格的说来还是很冷,天依旧亮的晚,周围一片黑沉,在我心里,这春节前后也是属于‘冬天’的范畴的,或许只有了到了三月的阳春,我才能真正感受到春天的气息吧?

  在眼睛适应了黑暗以后,我看见正川哥在地铺上睡的很香,抱着被子,双腿呈奔跑的样子,身上的衣服早就滑到背上去了,时不时的会嘟囔两句,那英俊的形象全无,在他身上找不到丝毫的睡姿。

  我看了一阵儿,觉得好笑...但是,看着看着也就无趣了,一个人枕着脑袋躺在床上,听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的鸟儿叫,野兽动静...心里又开始莫名的空落。

  只是几天的时间,我就这样离开家了?然后来到了这个深山深处的地方?一切都像做梦一般的,我心里还是有些恍惚。

  就是不知道我走以后,爸爸妈妈怎么样了?妈妈中午会做什么菜?爸爸早上是不是还打呼噜?周正和陈重这两个家伙还好不好?他们肯定还是会一起上学放学,只是以前都是三个人,现在变成了两个人,遇见打架的事儿,他们能行吗?

  我翻了一个身,丝毫没有察觉想着想着一滴眼泪就从我的脸上滑落。

  尽管我不想承认,我还是想起了辛夷...那个丫头虽然学习好,但是呆呆的,想来也是笨的,也不知道那天我扔给她的东西,她到底拣到了没?

  我想的入神,也不知道自己流泪了,呼吸变得粗重也没察觉,直到正川哥站在我跟前,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我才回过神来,感觉到脸上的冰凉,赶紧一把擦了脸上的眼泪,紧闭着眼睛装睡。

  “臭小子,还装!早就看见你哭鼻子了。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不用做早课,睡个美妙的懒觉,全被你小子给搅合了。”正川哥感觉他就从来没有勤快过,随时都是一副懒懒的姿势。此刻,坐在我床边的样子也是懒洋洋的,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

  竟然被人看见了哭鼻子,我心中一紧,这脸可丢大了...再也装不下去了,一把掀起了被子,装作糊涂的样子说到:“我哭鼻子了吗?其实,正川哥,我偶尔会做梦,梦里会笑会哭的...”

  正川哥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在我额头上又弹了一下,说到:“行了吧,绝对是想家了,别装啊。你爸爸妈妈这么好,你怎么可能不想他们?我没爸爸妈妈,才上山的时候,也会想家,尽管...”

  说到这里,正川忽然沉默了一下,然后一巴掌拍到我的脑袋上,说到:“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话的时候,他胡乱的找了一件道袍批在了身上,又把我的外套给我笼上,然后带着我跑出了这个房间...

  云老头儿的呼噜声越发的‘嚣张’,在走廊上就能听见他从正殿传来的震天呼噜...我和正川哥彼此对望了一眼,都觉得好笑,眼见我要笑出声儿来了,正川哥对我比了一个噤声儿的手势,然后带着我蹑手蹑脚的走过了这一道走廊。

  经过一个转角的以后,木制走廊变成了石走廊,正川哥终于带着我跑了起来...一路上我们经过了很多房门紧闭的黑房间,甚至还有能看见的倒塌的房间...但走廊却打扫的分外干净,看得出来,师父和正川哥住在这里,是很爱惜这里的。

  终于跑出了走廊,我才发现,在正殿的背后,还有着好大的一片儿地方,看起来曾经在这里也有着好一些建筑,但是在如今只剩下了一片片断垣残壁,冬季留下的残雪也压不住这里的荒草。

  我心中有些凄凉的感觉,却架不住正川哥带着我一路狂奔出来,放肆而张扬的笑声,我也忍不住跟着笑了,倒是把心中这片儿凄凉压淡了不少。

  我们在这里停下了脚步,才发现这样一路跑来,惊起了这片儿地方不少的小动物,有兔子,也彩色的鸡(后来才知道是野鸡),竟然还有两头乱窜的小猪。

  这是来到动物园了?正川哥笑完以后,看着我以后的眼神,对我说到:“这都是我和师父散养的一些家禽,没钱的日子,吃食可是指望着它们呢。”

  “散养?不会跑吗?”我疑惑的问到,从来就没有见人这么养着动物的。

  “呵,正凌,你是不知道咱们师门是干啥的?如果愿意,人圈在这片地儿都走不出去,何况是些小动物?”师兄领着我朝前走,一边说一边还对我说到:“这片荒芜的地儿,拿着也没什么办法,我和师父在那边还整理了一片儿菜地,但这冬日,早春的,可是吃不上什么的。至于水果,哎...有空去摘点儿野果子解馋吧。”

  正川哥的语气很是潇洒,说起这片断垣残壁来,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可我就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情绪,忍不住问了正川哥一句:“这里,曾经也是...也是很大的地方吧?为什么会变...?”

  我的话还没有说话,却感觉到正川哥的手重重的拍在我的肩膀上,他对我说到:“师父曾经说过,大到这天地山河,小到这人生百态,都有繁华落尽,尘埃落定的一天,迟早也得学会怎么面对?否则一颗心也会跟着这满眼的繁华凋落而凋落了,那又是何必?怎么过也是日子,繁华也好,苍凉也罢,一颗本心巍然不动的宁静,就是一种境界了。”

  “所以,也就不在意了?”我听个半懂,自己懵懂的说了一句。

  “嗯,有点儿悟性。更何况,要学会感恩天地,而不是抱怨一切。能够传承已经是不错,何必心心念念着往日的盛景儿。那就走不出来了。”正川哥认真的对我说到。

  我有点儿悟性?这话说的我不是太明白,但是正川哥也没有打算要解释的样子,而是带着我径直的穿过了这片荒芜的断壁残垣,走过一个拐角,穿过一道类似于山门一道偏门的门。

  然后带着我沿着偏门背后的阶梯一路往上。

  在阶梯的尽头是一个平台,在踏上那个平台之前,正川哥兴奋的对我说:“这个地方几乎是巍巍秦岭独一处的观景台,在这里可以看见不一样的奇景,特别是冬日里,还有残雪未化的早春。”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里。以前,思念家乡的时候也会来这里!看着这天这地,就觉得自己的心事不算什么了。”说话的时候,正川哥一把把我拉上了这个他口中的观景台。

  只是站上来的一瞬间,我就被震撼了。

  此刻,天已经是亮了...正好是晨光洒落的时候,我发现这个观景台建在一个悬崖之上,绵延的巍峨秦岭一下子跃然于眼中。

  奇特的是我们站在一个交错的位置,一边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深林,绵延不绝,因为站在制高点,能看见其中高耸的古书,奔腾的瀑布,还有石滩上浅浅的流水绵延而下,而在另外一边的山,却是残雪未化,白绿交错,却是一副冬日的景象。

  我没有想到明明是一座山岭,却是能这样交错绵延。

  晨光却不分南北,均匀的洒在秦岭之上,这一边是绿树流水荡漾着晨光,那一边是白雪纷纷映照着晨光...山雾环绕其中,简直不能找出任何的词语来形容。

  “观天地而省自身,这就是这座观景台存在的意义。我还不能看着这天地,领悟太多。但是到了这里,也是什么烦恼都觉得没有了。”正川哥靠着一块观景台上的大石这样对我说到。

  此时,他没有了懒洋洋的样子,而是一副沉思的模样。

  见我被这个美景震撼,他走过来,对着我说到:“跟着我一起大喊一声吧,有什么心闷的地方,就大喊一声,像这样啊,啊...”

  我也跟着大喊着:“啊,啊....”

  山川之间回荡着我们的回音,从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对这个师兄真真的亲近了起来...我们一起在这观景台上大笑,就如他所说,到了这里,大喊了几声,心中郁结也就跟随着解开了。

  “还闷吗?”他问我,我摇头。

  “那就下去吧,今天难得是一个假日,总是要带你四处看看的。明天你就要正式拜入山门...后天开始,你也要正式的早课晚课,还有许多要学的东西,恐怕你这臭小子是要哭鼻子了。”正川哥对我说到。

  “我才不会哭鼻子。”我面色严肃,故作沉稳的保证,却是惹得正川哥笑的飞扬。

  回忆那么重,是要如何去遗忘,如今冰冷的雨,倒在泥泞的水洼...最后的生命,也不能去遗忘,到最后才发现最痛的不是那些疼痛,竟然是那些美好。

  师父,师兄....


(好吧,今天的两更完毕,大家愉快的看书,我愉快的去玩耍了。我家狗好臭,我码字的时候,它趴在旁边,一副沉思状,臭了我一个早上!我决定是时候给它洗个澡,然后踢它出去,让它闯荡江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