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九章 望仙(上)

第四十九章 望仙(上)

  在这里生活久了,我们之间彼此的称呼就随意了,师父给我们排了一个顺序,他是老大,正川哥是老二,我是老三。

  这个排序正川哥之前严厉的抗议过,说谁要是敢叫他老二,他就去跳悬崖,然后化身厉鬼,拔光师父的胡子,并且让我夜夜做梦和母猪谈恋爱,于是我们都不敢叫他老二了,我叫他二哥或者正川哥,师父则叫他二子,虽然听起来像儿子,正川哥思考了一阵儿,还是应了。

  在这里的生活,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我完全没有想过还有上学这回事儿,即便师父和正川哥会时不时的提起。

  所以,正川哥一说的时候,我就愣在了当场,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上学?”

  “是啊,上学!就和普通的小学初中没有多大的区别的,师父说了,道要修,学也是要上的啊。”这个时候,鱼肉烤好了,正川哥盯着鱼肉,片刻之后说了一句:“这是桃儿。”

  然后咬了一口,因为太烫,他不停的对着空中哈气,然后一口咽下了鱼肉。

  舔了舔嘴唇,把鱼肉递给我:“吃,趁热,今天故意弄的辣了一些,你家乡味儿。”

  我接过鱼肉,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大口的吃,而是有些紧张的问到:“我是一个道士啊?那同学会不会有想法?还有学校远不远?”我再傻,这大半个月的生活,也让我知道了我的师门是做什么的,我要学什么,以后会成为什么——那就是道士。

  正川哥莫名其妙的看我一眼:“你上学和你是道士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在那里上学,你就算倩女幽魂也无所谓。”

  “你才是倩女幽魂呢!我是男的。”我不满的抗议了一句,然后啃了一口鱼肉,这里盛产鲑鱼,鱼肉非常的鲜嫩,没有腥味儿,配上正川哥的佐料,和烤的恰到好处的程度,我不用想象是什么水果,也能全部吃光。

  而且那丝丝的辣味,让我回味无穷,就如正川哥说的,家乡的味道。

  我顾着吃鱼,全然没有注意正川哥话里的深意,全当他是开玩笑,再说他平日说话也就这样,和师父一样吊儿郎当。

  其实,他和师父也没有打算告诉我什么,他们好像习惯且喜欢对我隐瞒。

  “也是,就算你是女的,也不可能有王祖贤那么漂亮...也免去了师父老大对你流口水的命运。”正川哥回答的一本正经。

  一想起师父老大,我额头立刻布满了汗水,最近他也不知道从哪儿淘来了一本杂志,天天就对着杂志上的小倩一边斜着眼睛笑,一边流口水...如果,我知道有一个老头儿这么对着我,我觉得我也去跳悬崖好了。

  可是嘴上却不服气的说到:“你是女的,你就有王祖贤漂亮吗?”

  正川哥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冲着我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温柔’的问我:“你说呢?”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却发现自己竟然无可反驳...正川哥却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做为我的师弟,你必须长的好,这一点我承认,但没有我长的好,也是必须的,谁让我是你二哥,你是老三呢?”

  说起他自己的长相,正川哥可以说一个小时,我不想就这个问题和正川哥纠缠,赶紧说到:“二哥,你还没有告诉我学校有多远呢?”

  “你不是很想知道望仙村儿吗?我以前也说过你上学就知道了,这不很明显吗?你就是去望仙村上学啊。那哪能远?走个来回,脚程快些,也就一个半小时吧。”正川哥像看傻子一样的看我。

  “望仙村...”我又一次愣住了,常常是听师父,师兄说起望仙村,我心里真的很好奇。

  其实如果是在家乡,我怎么会在意一个小村子?毕竟只是10岁的孩子,三个人在深山的生活也有些寂寞,总是想要热闹一些的,就算有个村子也好啊?这就是我全部的想法。

  “是啊,望仙村儿,去那里有规矩呢!师父会和你说的。”正川哥翻烤了一下竹鼠肉,刷了一层蜂蜜,很是无所谓的说到。

  去一个村子还有规矩?我心中有点儿奇怪,不过被正川哥无所谓的态度所影响,也就没往心里去了。

  只是再吃了一口鱼肉,我忽然抬起头,有些‘羞涩’的对正川哥说到:“二哥,那望仙村儿的学校有女同学吗?长的好看吗?”

  正川哥盯了我一眼,‘啪’的一声拍在我脑袋上,‘吼’到:“你装什么害羞?跟着师父那老头儿,你还能学了好去?但是说起来望仙村儿有好几个姑娘喜欢我呢,我都知道,就比如那刘二花...”

  我郁闷的低头吃鱼肉,又来了...刘二花那么奇怪的名字!可是,当我想起正川哥说她家有两兄妹,都是按着顺序取名字,有个哥哥叫刘大草的时候,我就沉默了。

  ————————————————————分割线————————————————————

  从上午去洗布幔和衣服,等到我和正川哥回到山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也不用担心师父,早上正川哥多做了一些早饭,他自己知道解决。

  和预料中的一样,回到山门的时候,师父已经把自己又一次的‘灌醉’了,此刻躺在正殿前木长廊他最爱的位置上,已经睡的有些迷迷糊糊。

  只是我和正川哥看到他的时候,都忍不住眉毛跳动,嘴角抽搐...他把那本印有小倩的杂志抱在怀里,嘴里嘟囔着:“贤贤,祖贤,贤贤,嘿嘿嘿...”

  他笑的很猥琐,并且一边说,一边还不停的抚摸着杂志,我和正川哥都有一种打人的冲动。

  只是想到师父老大的身手和力气,我们两个都忍了。

  “二哥,你确定师父老大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我们很是沉默的抖开了布幔和衣服,开始晾晒起来。

  身后是师父老大的笑声和嘟囔声为背景,我发现我忍不了了。

  正川哥望着天长叹了一口气,说到:“以前下山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很丢脸了...还得不停的帮他掩饰,解释。以至于望仙村儿的人都觉得我好懂事,哪个不感慨一句这个孩子不容易啊?人啊,都是被逼的,你习惯了就好。”

  说话的时候,正川哥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面,表情沉重!

  我和正川哥对望了一样,忽然就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我们都沉默了...师父老大恰好又在这个时候又猥琐的笑了几声,我们彼此叹息了一声,沉默的把东西都晾晒好了。

  虽说是早春,但是一旦天晴,总是有些温暖的。

  等我们晾晒完这些东西,微风吹来,扬起布幔衣服蹭蹭‘涟漪’,带来了皂角特有的清香,加上暖阳的味道...之前我们被师父老大搅的郁闷的心情,立刻又变好了。

  正川哥从柴房里拧了一张冰毛巾来,我轻轻的扯着师父老大的胡子!然后,我们对视了一眼,彼此用口型数了一个1,2,3...然后正川哥一把就把冰毛巾扔在了师父老大的脸上,而我一下子就扯住了师父老大的胡子。

  “贤贤...啊,是谁?”我们两个弄了就跑,而师父一下子就翻身而起,看见我们两个笑闹着跑开,他‘愤怒’的站起身来,一边骂着我们小兔崽子,一边就追了过来。

  这老头儿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精力,明明那么老了,却跑的比兔子还快,最后我和正川哥一人屁股挨了一脚,最后老老实实的和他一起坐在了正殿前的长廊。

  “师父老大,老三明天就去上学了,你到底心里有数没有?”正川哥一边对着小泥炉子扇着火,一边对师父抱怨到。

  没办法,这老头儿说是喝多了,必须得解解酒,要喝茶。

  我们穷,好茶也是喝不起,只有一种砖茶,但是也不知道正川哥哪儿去学了一种法子来烹煮,煮出来味道还不错。

  “我怎么心里没有数?我早就准备好了,二子,去...把我房间里给老三准备的东西拿出来,让他高兴高兴,我顺便也给他讲讲规矩。”说话间,师父看了一眼小泥炉子,茶香已经飘出来了,说明火候差不多了,他提起上面的小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喝了一口,满足的叹息了一声。

  而这个时候,正川哥也脸色怪异的拿着手里的东西出来了,坐下来,递给我以后,脸上就只有一个‘果然’的表情。

  我拿着手里的东西哭笑不得,而师父却是捧着他的宝贝紫砂杯,悠悠的说到:“其实呢,去望仙村儿也没有多余的规矩,老三啊,你就记住,只有一个规矩,那就是你的身份就是山里附近猎户的孩子,不得给别人透露你的身份。当然,也不要去打听同学们是哪儿来的,不管是不是村子里的。”

  正川哥看着师父欲言又止,师父则是故作平淡...从回忆中看来,他们一定是在隐瞒着什么?

  可当时的我哪里会注意这些?毕竟这话也说的过去...我只是拿着手里那个东西,疑惑的问师父:“这是什么啊?”

  我的手中是一个黄色的布包,也不知道是谁的手笔,缝的歪歪扭扭,上面还绣着四个‘惨不忍睹’的大字——学习雷锋!

  师父回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说到:“这是你的书包啊,我做的,喜欢吗?”

  “我不要背着这个上学!”

  “老三啊,你忍忍吧,以前我也有一个,上面绣的是为人民服务。”

(我知道,大家很想知道叶少是怎么复活的,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保证很精彩 ,剧透山海百妖图要出现了),但是呢,书要循序渐进,此刻的生活,就是日后的宝贵,看道士的时候,难道不怀念竹林小筑的日子吗?何况这里有一条重要的主线,叶少以后的..咳,不透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