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一章 学校

第五十一章 学校

  在这个牌坊的后面是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不宽,整洁而干净,只是在靠墙边幽绿的青苔,和青石板上的点点痕迹说明了岁月的沧桑。

  在青石板街道的两旁是以木头为主的,充满了古风的木制结构的房屋。

  这些屋子并不显得多么的华丽,但是充满了古风,让我看的很新奇。

  此刻的时间还早,这条街道上并没有多少的行人,我原本以为会是古人,却没有想到在街道上行走的,都是穿着现代衣服的人。

  而且,我之前在厂矿大院儿,虽然没有住在城里,但这里的人们经济条件也算可以,穿的都还不错。

  却没有想到,这个村儿里的人也穿的很流行的样子...至少我看见了一个坐在自己屋子门前啃着煎饼,蘸着辣酱,喝着豆浆的男人穿的是一条牛仔裤,脚上是流行的‘波鞋’。

  这可是我都羡慕的穿着啊。

  这里的人仿佛很淡然,看着我和师兄就站在村子外,也没有过多的注意,而师兄拍了拍我的脑袋,说到:“愣着什么?跟我走吧。”

  “这里,这里...”我对这里的感觉很怪异,却是形容不出来哪里怪异。

  或许明明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地方,怎么又住着充满了现代气息的人呢?其实更加奇怪的是,在深山里怎么会有那么一座村子的存在?只是我表达不来?

  师兄倒是很平常的样子,牵着我的手就朝着村里走去,而这里与其说是一个村子,倒不如说更像一个小镇。

  我好奇的打量着这里,师兄却在我身旁懒洋洋的说到:“别这里这里的了...其实呢,这个村子能在深山里,也有它的道理啊。你也不必太奇怪...就像从这里出山,也不过一两天的时间,脚程快的,熟悉路的,可能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够了。”

  “师兄,你说这个干嘛?”我不明白师兄到底是要解释什么?

  “就是说,其实这个村子里有专门下山负责采购的人,带着马队,把需要的东西运上山来,这个村儿的人生活可不差。总之,不缺什么。”师兄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在我这个年纪也不会想太多,这样的解释也就够了。

  原来如此啊...如果他们能运上来流行的衣服,穿成这样也不是一件奇怪事情,我其实没有主动思考的习惯,很多时候过的像个‘单细胞’动物,师兄这么一说,我立刻就了然了。

  在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妇人,保养的很好的样子,笑着和我师兄打了一声招呼:“正川,来村儿了啊?”

  师兄立刻换上一个羞涩好看的笑容,回应到:“张婶子好。”

  “这孩子,就是懂事儿。对了,婶子这几天从村里的商店买了点儿好吃的,等下有空来婶儿家里拿一些啊。”这个被师兄唤作张婶子的人倒是挺热情的。

  “哎呀,婶子,那怎么好意思?”师兄立刻表情恰到好处的推着,显得既真诚又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还和婶子客...”那张婶子嗓门挺大,却一下子注意到了我,我原本只是无辜的站着,却被她一下子摸了一把脸,夸张的说到:“正川,这是哪家的小孩儿?长的还不错,挺可爱的。”

  “呵呵,这是我弟呢,就崇拜我,觉得我长的比他好看,又厉害。这孩子...”说着,正川哥使劲的揉了揉我脑袋。

  我很郁闷,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但是想起师父对我的告诫,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什么的,我又沉默了。

  毕竟正川哥说我是他弟,哪有弟弟这样反驳哥哥的?

  面对正川哥的话,那个张婶子也没有多在意,又和正川哥随意寒暄了两句,就离开了...

  而我原本也不是太在意正川哥之前的话,所以这么一打岔,我也忘了...正川哥乐得我这样,继续给我讲着这个望仙村的事情。

  只不过他好像对这个村子很熟悉的样子,一路上都有人给他打招呼,每一次打招呼不仅打断他和我说的话,而且只要别人客气的提起我这个小孩儿可爱,好看啊,他总是会强调我觉得他比我好看,我崇拜他诸如此类的话。

  搞的我挺郁闷,发现正川哥骨子里是一个挺臭美的人!

  但不管怎么样,断断续续的,我总算知道了这个望仙村儿大概的事情,反正就是这个村子有一个小市场,供大家买菜啊,交换啊什么的。

  有一个大商店,买卖山下的东西。

  有一个中医坐镇的药房,权当是村民的医院。

  有一个饭馆,一个供来往的人住的旅馆,其实我看见写着的是客栈,我很奇怪,会有什么人跑到深山来住?

  还有村里决定一切事情的祠堂,和一个人们聚集的小广场。

  最后就是还有一所学校,而我要去念书的地方,就是说的这所学校。

  那个时候,我年纪小,也不会思考在深山里怎么就有一所学校?然后莫名其妙来个孩子就能轻易的去读之类的?需要一些什么手续?我的档案之类的怎么办?

  总之有的书读,那就读好了!

  就这样,正川哥带着我在村子里绕了一圈,解释的说得过去,也很简单。毕竟,面对10岁大的孩子这样的解释也的确足够了。

  以后,对于这个村子我也有陆陆续续的一些疑问,又得到了正川哥和师父的一些解释,但在了解了这个村子的模式与其它村子不同以后,我也就没有再过多的追问,毕竟不是影响我生活的事情。

  再到后来的后来,我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疑惑,但在那个时候,我已经被驱逐出师门了。

  师门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何况是那个村子?只不过是我在遥想有一个江湖时,偶尔会冒出来的一个疑惑的念头罢了。

  在参观完这个我一直好奇的望仙村儿以后,我就被师兄带到了学校。

  尽管,一路上师兄和我一样,被那些新鲜的瓜果蔬菜馋的直吞口水,更别说商店儿里的那些小零食了,但怎么也不能忘记带我上学这件正事儿。

  整个望仙村儿给我的感觉也是很好相处的样子,毕竟我这么突兀的出现,正川哥说我是他弟弟,别人除了夸我两句,根本就不打听我的任何事情,而我一向对那些三大姑八大姨之类的特别‘烦’,所以也就定下了望仙村儿的人好相处的论调。

  这样想着,学校已经近在眼前,在我印象中的学校,怎么也是一间间教室,有个操场,下上课打铃什么的样子。

  可是到了这个学校,我又一次的目瞪口呆...它仍然是古建筑,而且是这个村子里最漂亮的一栋古建筑,基本上是三进三出的大院儿的样子。

  但是并没有什么操场,花园倒是有一个,在早春的季节,有些花儿已经开了...几棵绿树就在花园后的池塘。

  至于上课的地方,更像我们在山上的正殿,用木头柱子起高了一小层,离地大概半米的房子,铺着的是木头,木头上面铺着一层精美的草席,没有想象中的课桌椅。

  只是在草席上放着案几和蒲团,教室只有一面有墙,另外一面则是几扇中式的木雕开门...此刻的门敞开着,直接垂着轻纱一般的门帘,风吹起,门帘扬起很高。

  没有学生,因为正川哥说了,今天是带我报名的日子,明天才开始正式上课。

  这里就是学校吗?与其说是学校,还不如说是一个真正的园林,任谁都不会想到在山里有这样精美的建筑,竟然还拿来被当成一所学校。

  正川哥看得出我的惊奇,但不像之前那样,还给我解释什么...而是径直把我带到了这些教室背后的院子里。

  这个院子依旧是园林的布置,假山水池的,围绕着这个假山水池的,有一圈儿房子,比起那做为教室的房子,这些房子小了一些,能看见有好多人在来来往往,正川哥和我说了一声儿,那也是村子里来给自己孩子报名的人。

  说话的时候,正川哥把我带到了假山水池的旁边...在那边有一块儿空地,此刻,在这里站着二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孩子,都在等待着。

  按照这里的规矩,小孩子是不能靠近大人办公的地方的,只能在这个地方等待。

  正川哥叮嘱了我一声,便走开了去办事,而我则是好奇的悄悄打量着这些孩子...之所以,只敢悄悄的,是正川哥一再在路上和我打招呼,在这学校的规矩更严,更不能说自己的来历,问起就只能说自己是附近猎户的孩子,除此之外,更不能打听别人的来历。

  “其实别人也没有什么来历吧,大多也是一些村民的孩子。另外,有的就真的是附近隐藏在山里人家的孩子。那些孩子在上学之前呢,一直都是跟着家人生活,比较内向,没见过世面,也比较自卑,所以贸然打听别人来历是很不礼貌的事情,知道吗?”正川就是如此对我说的。

  我其实是惊奇的,真没想到这茫茫的大山里,还能有单独生存的人家。

  不过,世界这么大,这些事情我又哪里说的准呢?

  而在悄悄打量之下,我还真发现了可能是如此....因为在这里的孩子大部分都穿的比较好,联想起村里人的穿着,我就能明白一二。但有少数的几个孩子还真不是,他们的衣服不是很旧,就是不合身了,难道这就是正川哥说的山里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