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四章 三年

第五十四章 三年

  我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强壮的刘二花是怎么可怜的?

  但是正川哥的一声叹息,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带着我离开的村子。

  在回山门的路上,正川才对我说起,刘二花的可怜就在于她的阳身太过强大,而这种事情发生在女孩子身上的几率就连十万分之一都不到,一般都是发生在男子的身上。

  我才入道门,不太懂得这些道理,甚至连阳身是什么都不是太清楚。

  在正川哥给我解释了阳身就是人的肉身以后,我大惑不解,肉身强大还不好了?就算是一个女孩子吧,强壮一些也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缺点吧?

  想是那么想,但我一想起刘二花的样子,那层运动服之下裹着的隐约是肌肉的手臂,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忍不住想着,女孩子还是不要那么强壮吧?

  看我的表情,正川哥哭笑不得,不由得在我脑袋上打了一个巴掌,说到:“你不许看不起二花这个样子,她是很善良的。”

  这一巴掌打的可重,我忍不住捂着脑袋叫了一声,除了今天匆匆一面,我没有接触过刘二花,但是看见正川哥身上那个大包裹,我相信正川哥的话。

  “天地分阴阳,万事万物都有阴阳之分。男属阳,女属阴...从古至今都是男儿阳身强,女儿灵气足。但你要知道,二花的阳身强大这件事情,就算发生在男人身上也是极严重的,只不过情况比二花好一些,何况是发生在她身上。”正川哥简单的给我解释了一句。

  “那强壮还不好吗?”我之前就有这个疑问,到这个时候终于是问了出来。

  “表面上看是好,但天下哪有白得的强大?就好比一个人眼睛如果是瞎了,听觉就会灵敏一些...一个人如果是文章写的很好,那么算学方面可能就很糟糕,二花的阳身这样强大,原本就是违背她是女儿身这个属性的,她各方面也承受不起这种强大,所以就要付出代价...再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恐怕要师父老大那种层次的才会更加清楚吧。”正川哥叹息了一声。

  “那二花她要付出什么代价啊?”看正川哥说的沉重,我也忍不住同情起刘二花来,对她的称呼也不知不觉从刘二花,变成了二花。

  “她一年之中清醒的时候恐怕都只有半年多一些,其余时候都是昏迷的,或者你认为是在沉睡也好。而且,师父老大曾经看过二花的情况,私下曾对我说,随着年纪的增长,二花一年之中清醒的时间会越来越短。但这些都不是更严重的情况,最严重的情况是,她的寿数会大大的缩短,如果一个人可以活六十岁,那么二花就只能活到四十岁,这些就是代价。”说话间正川哥微微皱眉,神情变得有些忧郁。

  “啊?”我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如果真的按照正川哥所说,那么刘二花真是可怜的。

  想到这里,我有些着急,抓了抓脑袋,对着正川哥说到:“二哥,既然师父老大能看出二花的情况,他为什么不救二花啊?师父老大是不是有办法?”

  虽然云老头儿常常的表现不靠谱,但是在我内心深处我还是崇拜他的,我不可能忘记,我就是他救过来的。

  正川看了我一眼,说到:“传承各有不同,师父老大就算能看出来二花的情况,不见得就能救得了。更何况,缘分未到。”

  “这种事情还要讲什么缘不缘分吗?换我,只要是我想做,只要是对的,什么都不重要,什么也拦不住我。”我认真的说了一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没有仔细思考,几乎是凭借着本能就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在我看来,这只是普通的一句话,却不想正川哥一下子就愣住了,也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带着一种我猜测不透的目光望着我。

  “二哥,怎么了?”我被他看的不自在,忍不住开口询问了一声。

  “哦,没事儿。”正川哥像忽然反应了过来一般,然后把手放在了我的脑袋上,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对我说话的说了一句:“其实这世间的缘分你不可不信的,就算你是一个率性而为的逆天之人,最后说不得也要在命运的安排之中。天地都不能阻拦,这果然也是你啊。”

  我为他的话所疑惑,因为看他的神情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对谁说话?我想问,但是正川哥却忽然回过神来,带着笑容对我说到:“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二花,她呢,现在能去山里生活了,情况就会好一些吧?”

  “山里生活?打猎吗?打猎就能发泄她的力气吗?”我眨巴着眼睛,我不明白为什么把刘二花扔在山里去生活,她的情况就会好一些。

  但是我的想象力一向丰富,竟然被我想出了这么一个理由。

  “啊?”正川哥原本从包裹里掏出了一个梨儿,刚啃了一口,听了我这奇葩的理由,啊了一声,一口梨全喷了出来。

  “难道不是吗?”正川哥的反应也太强烈了吧?

  “是,你真聪明。”正川哥对我比了一个大拇指。

  “嘿嘿。”我抓着脑袋,谦虚的笑了一声,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一脸郑重的看着正川哥,说到:“二哥,如果是这样,那就真的好了。但是我内心一直有一个疑问,我必须要找你问一个清楚。另外,我不会笑你的。”

  “什么?”正川哥停下了脚步,显然我这个样子还有这种奇怪的说法引起了他的兴趣。

  “那就是你常常给我提起刘二花,然后你又这么担心她,你是不是喜欢她?你告诉我吧,我真的不会笑你,她虽然长的壮了一点,但样子不难看的。”我一本正经的问到。

  “我X,你个臭小子。”正川哥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一脚就踢到了我的屁股上。

  哎呀,我转头一看,正川哥是真的‘恼羞成怒’了,马上转身就跑。

  正川哥立刻也开始追,他喊到:“叶正凌,你小子给我站住,我保证不打你。你是个什么臭小子啊?你当真只有10岁吗?竟然敢编排起你师兄来。”

  “我不!”傻子才在这个时候停下来,但想着正川哥恼羞成怒的样子,我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正川在后面追着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也开始笑起来。

  就这样一路笑闹,追逐着,我们冲回了山门...竟然也不觉得累。

  只是,到底我是没有跑过正川哥的,尽管他身上背着那么多的东西,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被他摁在地上,左右两边脸都被他狠狠的掐了几把,才算了事儿。

  回到山门,迎接我们的自然就是师父老大震天的呼噜声...他的身边倒着他心爱的酒葫芦,胸口搭着那本他心爱的有贤贤照片的杂志,手上握着他的烟斗,整个人呈大字型,很没形象的就这样睡在正殿的长廊之上。

  正川哥对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带着我蹑手蹑脚的经过了那条长廊,他小声的跟我说:“不要让师父看见我们带着那么多东西回来了,我们藏几个水果在我们房间去。他那老头儿没计划,到时候三两天吃完了,我们还有得吃。”

  我忙不迭的点头,在这山上的日子其实清苦,零食什么的不要想,最馋的也就是水果...能藏几个,那还不好?

  就在我们穿过长廊,就要顺利走入正殿的时候,我们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正川,正凌,你们回来了啊?背这么多东西,是要去哪里啊?”

  我和正川一下子僵直了身体,站在不敢动了。

  接着,我们身后就响起了老头儿悠闲的脚步声,还有‘哼哼哼’的笑声...我和正川哥对望了一眼,知道完蛋了。

  在那一天,我和正川哥的晚课来得都分外沉重,原本晚课只是以论道解惑为主的内容,硬生生的被老头儿弄成了一堂体能训练课。

  直到我和正川哥都累的趴在了地上,吐着舌头喘气,云老头儿才笑眯眯的走过来,问我们:“你们知道错在哪里了吗?”

  我们累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哪里知道是错在哪儿了?

  老头儿一脸沉痛的对我们说到:“我怎么会有如此两个弟子啊?竟然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犯了欺上瞒下,不尊师重道之错。尽管是心疼,为了让你们更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算了。你们还是继续给我练。”

  “臭老头儿!”我和正川第一次如此的有默契,忍不住同时破口大骂了起来。

  山门的日子就是如此,就算在我重新上学以后,也未曾发生过什么改变...清苦,充实,平静,也温暖的过着。

  在云老头儿不‘变态’,忽然要加重‘课业’的时候,我已经非常的适应这种日子了....甚至在恍惚之间,都快要忘记自己曾经在厂矿大院儿里如此悠闲的日子了。

  那就是云老头儿口中的红尘万丈吧?在这样的山门生活中,我已经觉得离我很远很远了。

  一转眼,三年的岁月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