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六章 庄婧

第五十六章 庄婧

  被经文老师罚抄,‘抢饭’不顺利,我心里原本就郁闷,被庄婧这么莫名其妙‘哼’了一声,我心里那个火啊!

  忍不住饭盒一放,脖子一梗,就对庄婧嚷嚷了一句:“你喉咙里有痰,你就吐出来,阴阳怪气的哼什么哼?要不看你是个女的,我就,我早就....”

  我一吼,我的难兄难弟侯聪也立刻帮腔,跟着吼到:“就是,要不看你是个女的,我叶子哥早就抽你了。”

  面对我的嚷嚷,庄婧只是冷淡淡的看着我,丝毫就不把我放眼里的样子,连看人的角度都是斜着眼睛的,我在那里我就,我早就的说不出来,完全就是已经气急攻心了,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小时候,我好像就对那种强势而‘拽’的女生没辙,长大了一些,我总算想明白道理了。

  那就是真的没辙,因为年纪大些了,觉得欺负女生丢脸了,可是这个心理变化我自己曾经不知道,就以为自己是服软了,因为总不能真的打她啊,再说打了也没用,还被别人看不起。

  如今面对庄婧就是这个原因,我简直气的是火冒三丈,又完全没有办法。

  班里的同学和我关系都不错,特别是男生,被我带着到处去打架,号称打遍学校无敌手,不管是初二的,还是初三的。

  而女生嘛,我人虽然皮,但是不小气,也好相处,她们和我也处的可以。

  唯独这个庄婧,好像处处看我不顺眼,平日里和谁说话,都不怎么和我说话,除非不能避免的情况下,才勉强和我说两句。

  更可恶的是那种看不起一般的不屑,根本丝毫就不掩饰。

  很偶尔,目光对撞的时候,她也不拿正眼看我,而我在课堂上犯错啊,或者调皮捣蛋了,那就更不得了,完全就是一种看小丑的姿态看我,好像我在哗众取宠一般。

  可是,我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她是为什么那么针对我,就好像我得罪了她十八辈祖宗一般。

  “是吗?叶正凌,你要对我动手?”我在那里‘新仇旧恨’一起爆发,急火攻心的说不出话来,但侯聪和我多有默契啊?已经完美的表达了我的意思。

  庄婧自然是听见了侯聪的话,淡淡的放下手中的饭盒,双手抱胸的,下巴微扬的看着我。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就如同黄莺出谷一般,就是对我说话,从来都没有几分感情色彩,冷冰冰的欠抽。配上她那个神态,就像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王,我就是一个真正的小叫花儿。

  我心里那个火大啊,简直快把我整个人都给吞没了,我把手中的饭盒一砸,对着庄婧吼到:“别仗着性别优势在那里拽,你谁啊?我叶正凌在这学校走出去,哪个看我不是一个爷们?就你一个心理扭曲的神经病女人,完全欠收拾。”

  “叶子哥,精彩!”侯聪立刻为我热情的鼓掌,然后跟个猴儿似的蹲在我身后,扒拉着他饭盒里的饭,含糊不清的说到:“特别是那句仗着性别优势,非常点题!作文范文。”

  “呵。”庄婧一副不屑理我们两个的样子,拿起她的饭盒径直走回了自己的座位,打开饭盒,斯文的吃了一口饭。

  我以为她这就消停了,我有一种我胜利了的感觉,也是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继续吃饭。

  却不想庄婧继续冷淡的说到:“正川哥哥呢,就那么优秀,结果这个弟弟呢,就是一个怂包,除了打架犯浑,对着女生也只能逞逞嘴上的功夫。”

  ‘噗’,我一口饭全喷出来了,完全是给气的。

  侯聪就坐在我对面和我一起吃,无辜的被我喷了一头一脸,眨巴着他那双大眼睛,脸上还挂着一片儿我来不及嚼烂的肉,无奈的说了一句:“叶子哥,你何苦呢?别浪费粮食啊?”

  我已经顾不得侯聪了...已经快被庄婧给气疯了,更何况她还拿我正川哥来挤兑我。

  其实,庄婧认识正川哥一点儿都不奇怪,曾经正川哥也在这个学校读书,过了那么些年了,学校后院那一间荣誉室里,现在都挂着正川哥的画像,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是照片,可能是为了契合这个学校的古典吧?

  反正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正川哥的画像挂在那里,是做为历届优秀学生的代表挂在那儿的。

  加上正川哥又是一个好看的连女人都嫉妒的帅哥,他毕业以后,学校也流传着他的传说,他每次来村儿里,如果遇见学生放学,偷看他的小女生,崇拜他的男生都不知道有多少。

  这个学校就100多不到两百人,几乎都是认可正川哥的。

  关于这个我很是为正川哥骄傲,再咋他也是我的师兄,我正应该骄傲...但庄婧这么挤兑我算个什么意思?

  “庄婧,你啥意思?”我是真的怒了。

  “有什么意思啊?你唯一和你哥哥相似的地方就是,模样儿还过的去,但也没正川哥好看。其它地方,完全是在丢你哥哥的脸,不好好上课,课堂上哗众取宠,下课调皮捣蛋,我都替你害臊。”庄婧淡淡的吃着饭,言语却犀利的要命。

  “那也是我哥,用得着你操心我们的事儿?我哥不觉得我丢脸,你这个八婆有啥资格?”我毫不留情的呛了回去,我很疑惑,难道她看不惯我,就是觉得我给正川哥丢脸了?

  侯聪此刻已经把他脸上的饭擦干净了,在旁边帮腔的说了一句:“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庄婧可能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愣了一下,然后那双骄傲的眼睛一下子垂下了眼帘,好像有些伤感的样子。

  我虽然愤怒,但心中还在想,我是不是说过分了?却不想庄婧却一下子抬起了眼皮儿,直直的看着我说到:“叶正凌,你不是说,你走出去,谁都说你是一个爷们吗?怎么?爷们就是光嘴上说说的吗?”

  “你想干什么?”我忽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看着庄婧那张漂亮的脸,我真的不知道她要干嘛!我也有些懊恼,为什么每一次都要被这个女孩子弄得怒气冲冲的。

  “你不是想和我打架吗?我敢,你敢不敢?不要告诉我,你只是嘴上说说的。”庄婧说的轻描淡写的。

  我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莫名其妙?她要和我打架?

  在我身后的侯聪已经夸张的大笑了起来,因为在学校谁不知道我叶正凌打架说自己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早就不是小时候那个小豆芽儿的模样了,这几年在山门里吃的虽然简单,只能饱肚子,但是我的身高却飞窜,比同龄男生能高小半个头,身体也日渐的壮实,加上在山门里,师父教给我那些拳法套路,可不是学校里学那些软绵绵的强身健体的功夫。

  而是真正的武家套路,这个就连正川哥也和我练的不一样!师父却不给我解释原因,只是简单的评价了一句,练个二十年,能勉强算个真正武家的入门级吧。

  毕竟功夫套路是这么回事儿,要到身体的灵活运用之类的,配合身体的协调锻炼,还有气力发劲之类的,是需要时间来锤炼的,更何况,我可不会那真正的内家功夫,那个世面上是失传了,师父却说真实情况是秘密传承,不是人人都可为。

  就算情况是如此,但在练习了快接近三年的情况下,学校还真没有哪个孩子能打赢我?庄婧今天竟然说要和我打架?她还是一女的,我能不奇怪吗?

  看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庄婧的神情再次变得不屑,对我说到:“如果怕了就直说,真没意思。”

  “我怕你?早跟你说了,我是看你是个女的,不想和你动手。”我反倒不是很愤怒了,而是真的觉得奇怪。

  “就是啊,我一女的都愿意,都敢。你不是真男人吗?你还不敢啊?”庄婧这样说了我一句,我才第一次发现这个女的,嘴巴太毒了。

  还不容我开口,她已经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很是利落的朝着我和侯聪走来,在我们面前说了一句:“我就在院子里等你,一直到下午上课,你要不来,以后我见你一次,叫你一次狗熊。要别人问起原因,我就直说。”

  说完,庄婧更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很是潇洒的就走出了教室。

  剩下我和侯聪面面相觑,半天侯聪才说了一句:“叶子哥,你去不去啊?这庄婧真的是在挤兑你,你去的话,打赢了也不是啥光荣的事儿啊?”

  就侯聪心眼儿多,竟然想到了这一层。

  我的脸上犹豫着,最后一咬牙说到:“去,要不去的话,她更要笑话死我,还得讲给同学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