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八章 输赢

第五十八章 输赢

  但这一次,也没有人再嘲笑我。

  因为学校体育课的与众不同,在我们这个学校的学生早早也就接触到了武学这个概念。

  虽然只是很浅显的理解,但多少也有些眼力见儿,能看出来我和庄婧这种层次的打斗,不是他们能够做到的。

  我和庄婧无论谁输谁赢,反正都不是和他们同一个层次的人。

  在发呆的人群中,也有那么一些人显得淡定一些,那就是学校的老师,还有一些在学校不是很显眼的学生,这些学生无一不是所谓的山里人。

  相比于我这个‘山里人’的张扬高调,他们非常的低调,只是按照班级抱团,每天沉默的上学放学,也不惹事儿,很没存在感。

  “认输吗?”庄婧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传来,比起之前那种态度,好像莫名的少了一些不屑和高高在上在其中。

  我的肋骨还在剧痛,我也不是没见识的人,知道庄婧这一手的发力方式很厉害,是所谓的寸劲儿,是一种完全利用技巧的发力方式,却是一种陡然能爆发开来的发力方式。

  这个庄婧不简单,我已经不那么愤怒了,这却是我心中唯一的想法。

  可是面对她那句让我认输的话,我却是不肯的,我一咬牙,强行的从地上爬起来,吸了几口气,扭动了一下脖子,手脚...强行的忍住了肋骨处出来的剧痛,喊了一声儿:“再来!”

  我不肯认输,庄婧自然也不肯收手,两句简单的对话,我们又打成了一团。

  只是这股劲力给我带来了很不好的后果,疼痛,呼吸不畅,这种影响让我的动作开始不那么灵活,发力也不是那么流畅了。

  因为这一次的打击,我已经处在了下风。

  打到最后,我已经记不得被庄婧摔倒了多少次,又爬起来了多少次...肋骨间的疼痛也越来越剧烈,全凭心中的一股不服支撑着我绝不肯认输。

  鼻青脸肿,形象狼狈只是预料当中的事情。

  但反观庄婧也好不到哪儿去,平常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也变得散乱,手臂上嘴角也有青紫的痕迹,汗珠儿沿着她的额头滴落下来,而且喘息的很厉害。

  毕竟打斗是一件儿非常耗费体力的事情,她一个女孩子能支撑到现在,估计也只比二花姐差劲儿了。

  又是一次,我被重重的摔倒在了湖边,膝盖以下传来的是湖水冰凉的触感,一丝丝的消解着我因为打斗而带来的身体燥热。

  庄婧也没办法再像平日里那样站的笔直,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了,她一步步走到我身边,半弯着腰,又一次对我说到:“叶正凌,你认输吗?”

  我没有抬头,目光只是落在她的两只脚上,在这个时候,努力的调整着呼吸,趁着这个时机多趴一会儿,缓解着一直疼痛不休的肋骨。

  我的沉默让庄婧不耐烦,她又一次的问我:“你认输吗?”

  “%&*@#%..”我没有抬头,只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什么?庄婧没有听清楚,也可能她实在也是累了,太想我认输了,忍不住又朝着我靠近了一步,下意识的腰弯的更低了一些,再次问了一句:“叶正凌,你说什么?终于肯认输了?”

  我抬起头来,望着她,朝着她一笑,忽然吼了一句:“认什么输?输的是你!”

  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在调整着发力的脚猛然的一蹬,支撑着我的身体一下子如同离弦的火箭一般冲向了庄婧。

  短短的距离,再加上几乎毫无防备的状态,让庄婧根本就来不及躲开,被我一下子抓住了脚踝...倒到底是庄婧,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一个扭身,就想要摆脱我的手。

  可是,我怎么还可能给她机会?在那一刻,我一直保留着的一些力气一下子爆发了,我吼了一声,用力一拉。

  庄婧在我这样爆发的力气下,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而我趁着自己一口力气还在的时候,一把拉起摔倒的庄婧,一下子把她抗在了我的肩膀上,最后狂吼了一声,几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下子把她给使劲摔了出去。

  ‘噗通’一声,庄婧落进了那个池塘里,让这个清澈的池塘荡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几乎见底的池塘中,那些悠闲的鱼儿被惊的成群的逃开,有的还跃出了水面。

  我也在这个时候,一屁股重重的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息着,几乎是耗尽了自己最后一丝力气。

  一直在旁边蹲着,沉默的观战的侯聪,忍不住从地上一跃而起,大声的吼了一句:“好啊,叶子哥!你太牛了!”

  我冲着侯聪一笑,却没有力气说话,在这个时候,庄婧已经从池塘中冒了一个头出头,毕竟这个池塘根本就不算深,而她个子不矮,她愤怒的对我喊到:“叶正凌,你耍诈!”

  这个时候,侯聪跑过来要扶我,我这才想起我的面子问题,逞强的拒绝了侯聪,只是从他身上借了一把力,然后有点儿吃力的站了起来,说到:“我怎么耍诈了?难道我每一次都应该在你认输以后,说句再来,接着再爬起来和你打吗?打架讲究用尽手段,你一个丫头片子,懂个屁!”

  庄婧被我的话刺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站在池塘之中,露出小半个身子,气鼓鼓的看着我。

  池水打湿了她的头发,让她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头上,脸上....衣服同样是如此!此刻的她再也不能用那种居高临下的神态不屑的看着我,让我心里很爽。

  “庄婧,你认输吗?”终于这一次,我可以大声的说出这句话了。

  她一下子愣住了,因为和我相比起来,她的体力始终是处于下风的,再加上被池塘的水那么一泡,身上都湿透了,还怎么打?而且,武学讲究一口气不散,她被池塘水那么一激,那口气早就散了,身体也凉了下来,全身调动起来的肌肉也松懈了,还要怎么提劲再打?

  想到这里,庄婧竟然难过的低下了头,在那一瞬间,我看见她眼睛好像红了,却不想她忽然用池塘水洗了一把脸,倔强的抬头,扭过脸,不看我。

  既不说认输,也不说再打,就只是这么沉默着。

  我忽然就有些心软,但刚才两句大吼扯着肋骨间的疼痛,又让我觉得这个丫头太可恨了,不由得说了一句:“随便你怎样,反正是我赢了。”

  在我说完这话以后,一直沉默着看完整场打斗的几个老师其中之一站了出来,他是学校的一个主任,平日里还是很有威严,说了一句:“大中午的,不好好午休,这样打架,像什么话?以后再看见一次,得处分你们。还有你们这些娃娃,不去教室午休,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都散了。”

  主任这么一说,这些学生就开始一哄而散,我也懒得理庄婧,想起我那没有吃完的饭,肚子饿的要命,也带着侯聪转身朝着教室走去。

  只是经过李小虎的身边时,他犹豫着对我说了一句:“叶正凌,你还算是个爷们。”

  我扔给他一个当然是这样的表情,也不看他悻悻走开的样子,像个骄傲的将军一般,朝着教室走去,只是心里无论如何觉得有些不舒服,不是我想要的那种淋漓尽致的胜利。

  也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响起了庄婧的声音:“叶正凌,你看起来赢了,实际上是我赢还是你赢,你心里有数!什么时候,你能堂堂正正的赢我一次,你才有资格问我一句,庄婧,你认不认输?”

  我心里被这话刺的极不舒服,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还在水中的庄婧,这个时候,已经有个女老师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张干净的布,让庄婧上来了。

  我想说点儿什么来再次证明自己的胜利,可是话梗在喉咙里面,就是说不出来。

  倒是侯聪很激动的在那里辩论着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之类的话。

  庄婧不理侯聪,只是定定的看着我,莫名其妙的对我吼到:“叶正凌,我对你就是不会服气的!除非你是正川哥那么优秀还差不多,连打个架都要用手段,不能赢的堂堂正正,以后...”

  我皱起了眉头,我觉得这个女人太莫名其妙了。

  却在这个时候,旁边那位女老师喊了一声:“庄婧,别站在池塘里一直说话了,快上来,到我那里去洗洗,换件我的衣服。”

  庄婧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低头不说话了,沉默了一秒,不再看着我,而是转身从池塘里朝着那个女老师走去。

  我心里其实很在意庄婧的话,她说的很对,我就是在意的我其实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赢的堂堂正正,干净利落,纯粹是自己的技巧比她高之类的。

  我也清楚,每一次她问我认不认输,也算是一种留手的方式。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有些颓丧,但我好强的不肯在侯聪面前表现出来,只是装作无所谓的搭在侯聪的肩膀上,故意大声的对侯聪说到:“猴儿,你说这女人是不是莫名其妙?一天到晚叨叨着我正川哥,非得拿我去喝正川哥比?”

  侯聪笑的很真诚,但是眼中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躲闪,在我要疑惑的时候,他有换上了熟悉的对我亲近的样子,也大声和我说到:“就是的。”

  然后我们笑着进了教室,而这个午后却因为我有些颓废的心情,变得更加的沉寂。

(我早上是最饿的时候,常常幻觉自己可以吃下一头牛。于是,在今天早上,我再次豪情万丈的去吃早饭,要了一杯豆浆,一根油条,一碗蒸蛋,一个小份素燃面,一个小份口蘑面...最后吃撑了也吃不下了,望着剩下的欲哭无泪,别问我为什么,任性!好吧,今天的更新完毕。)